随着刘一的话语落下,刘一整个人的气息,也是暴涨,一身结丹期中期的气息,暴露无遗,虽然只有结丹期中期修为,但是,给人感觉却是很危险,就是他们这些势力之主,结丹期巅峰修士都有种危险的感觉,那种感觉从刘一释放气息开始,就一直萦绕在心头。

    当然了,不仅刘一释放气息,就是平南也一样,一身结丹期后期的气息,暴露出来,这在大家的意料中,毕竟,平南宗宗主,至少也得结丹期,甚至更高境界,再低的话,就不可能了,不像钱宝商行,不像第一门,第一门的门主刘一,开始才练气期,只是后来慢慢的修炼到了结丹期而已。

    刘一和平南对势起来,似乎一副要动手的样子,让大家议论不一。

    “好厉害的刘门主,才区区结丹期中期修为,就有如此雄厚的气势,一身实力,不下于结丹期巅峰修士。”有人道。

    “平南宗宗主也不赖,结丹期巅峰修为,而且,看他的气势,一身实力,肯定比大多数结丹巅峰修士还厉害。”有人道。

    “就不知道他们两人,谁更厉害一些。”有人道。

    其他人不说,就是刘一和平南,他们两人互相盯着对方,眼神里面都充满着不可思议,刘一在平南身上感受的了危险的气息,而平南在刘一身上,同样感受到了危险的气息。

    “刘门主,果然不简单。”平南道。

    “彼此彼此!”刘一道。

    “刘门主,这里是拍卖会,我想你也不想我们在此战斗一场吧,把他们的尸体给我。”平南道。

    “不可能,他们如此践踏我们钱宝商行,必须把他们挂在城门口示众。”刘一再次拒绝道。

    这里是钱宝商行,在这里动手,对平南没有好处,因此,如果不是实在没办法,平南是不想现在就和刘一动手的,尤其是感觉到刘一的实力,似乎并不比他差。

    可惜,那几个修士是平南宗修士,而且还是平南宗长老之子,被刘一宰了,已经说不过去了,如果还要被挂在城门可示众,平南宗的脸该往哪搁。

    因此,不管怎么样,平南都必须保证他们不被挂在城门口示众。

    可是,对于刘一,对于钱宝商行来说,就不同了,对于刘一,对于钱宝商行来说,他们践踏了钱宝商行的尊严,因此,刘一击杀了他们,他们违反了钱宝商行的规矩,因此,刘一需要把他们挂在城门口示众,以儆效尤。

    在这个时候,平南说要带走他们的尸体,刘一怎么可以同意。

    “看来说是说不通了,既然要战,那就战吧,如果你们认为这里是钱宝商行,就能把我平南怎么样的话,我想你就大错特错。”平南道。

    “呵呵,现在是在拍卖场,我也不想和平宗主动手,不过,平宗主想要动手的话,我奉陪就是了。至于钱宝商行能否留下平宗主,说真的,留下平宗主不难,不过,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并不想留下平宗主。”刘一道。

    留下平南,在秘境开启之前,刘一没有这个把握,但是,从秘境中出来以后,刘一有十足的把握能够留下平南,可是,刘一却并不想留下平南,平南宗平南宗宗主,如果刘一把平南留下,那么,势必要面对平南宗的疯狂攻击,这不是刘一想要的结果,除非平南宗真的准备对钱宝商行开战,否则,刘一是不会留下平南的。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战一场吧,我赢了,他们归我,你赢了,就随便你们,如何?”平南道。

    这里毕竟是钱宝商行,是刘一的主场,如果真的和钱宝商行起冲突,吃亏的还是平南,但是,对于这件事,平南又不能不管,如果真的让刘一把他们几个的尸体挂在城门口,那么,平南宗的脸就丢尽了,因此,平南只希望和刘一战斗一场,赌一场,胜败来决定成果。

    “好!那就战一场吧,不过,你胜了,我可以把他们的尸体给你,但是,如果我胜了,那么,不仅要把他们挂在城门口,而且,那十粒成婴丹归我。”刘一道。

    成婴丹,现在竞价太高了,就算刘一把他拍卖回来,也要花费很大的代价,可是,不拍卖回来,又不行,毕竟钱宝商行的高端实力,还是太差了,因此,如果能够不用灵石,就把成婴丹弄到手的话,那就最好了。

    “不行啊,这是拍卖品,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南极宗宗主道。

    “就是啊,刘门主,还有平宗主,你们要以成婴丹为赌注,我们没有意见,但是,这十粒,却是不行。”南蛮宗宗主道。

    “就是,就是.....”

    平南还没开口,其他势力之人,就开口了,开玩笑,拍卖的话,只要灵石足够,都有可能买到,可是,如果平南答应了刘一的要求,把这丹药给了刘一,那么,他们却是肯定得不道成婴丹了,因此,他们才这么激烈的反对。

    “好了,诸位,成婴丹是我的,我有权决定它。”平南道,接着,平南又道:“我答应你,只要你赢了我,这十粒成婴丹,就是你的了。”

    “刘门主,你不能这样破坏拍卖规矩。”

    “就是啊,刘门主,这.....”

    ....,.....

    “好了,诸位别说了,其实,这十粒成婴丹,我们钱宝商行准备自己拍下,如果不是平宗主拿出作为拍卖品的话,我根本就不会拿来拍卖,而是我自己和平宗主悄悄谈价钱了,如今,就算拍卖,我们也会不惜一切代价,把他们拍下,你们不用怀疑我钱宝商行的财力,我们绝对有这样的财力拍下他们的,只是付出的代价多少而已,因此,对于诸位来说,这虽然是压轴物品,但是,这十粒丹药,是不可能到你们手里的,对于你们来说,这十粒丹药,拍卖不拍卖,都是一样,因此,不管拍卖与否,价格高低,其实,都是我钱宝商行和平南宗的事情,与诸位无关,因此,还请诸位别那么激动。”刘一道。

    听到刘一这话,其他人也是没说什么了,拼财力,他们比不上钱宝商行,最终丹药也是归钱宝商行,现在刘一和平南打赌,就算最终刘一赢了,损失的也是平南宗而已。

    “哈哈,那我们就祝贺刘门主旗开得胜。”

    “祝刘门主旗开得胜。”

    “刘门主加油,刘门主一定赢。”

    “....,....”

    在这些修士知道丹药没有他们的份后,也就不再打丹药的主意了,而是希望刘一能够获胜,毕竟,平南宗现在虽然掌握着南城半壁江山,但是,这些都是攻占其他势力得来的,让其他势力修士,对于平南宗很不满,可惜,平南宗实力太强,也只是敢怒不敢言,因此,大家对于平南宗,并没有好感,因此,都希望钱宝商行能够赢。

    “好了,谢谢大家的支持,对了,拍卖会就到此为止吧,既然大家这么支持刘某,那么,我会平宗主的战斗,就有请大家一起到演武场观看吧。”刘一道。

    刘一和平南宗的战斗,肯定要在特殊的地方,而不是在拍卖场,否则,还不把钱宝商行给拆了。

    演武场,这是刘一和梦小娇特别设置的地方,布置了厉害的阵法,就算元婴期修士战斗,都不会破坏其中的禁止。

    因此,平南和刘一的战斗,肯定是在演武场了。

    “哈哈,好,既然刘门主这么大方,我们就不客气了。”

    “就是啊,能够看到两位宗主级人物战斗,我们也是乐意之极。”

    “呵呵,可要看看刘门主是如何大发威风。”

    ......,.....

    于是,刘一就带着参加拍卖会的所有修士,进入了演武场,其实,演武场就是一个巨大的广场,广场中央有好好几个擂台,擂台周围都有一个厉害的禁止罩着,让擂台上的修士的战斗波动不至于泄露到外面,从而伤到别人,而整个演武场的广场,都有一个隐藏阵法,把整个广场都隐藏起来了,因此,大家才没有发现演武场而已。

    进入演武场后,刘一和平南,也很干脆,直接进入其中一个擂台,站着擂台之上,调整自己的状态,而其他人,看到刘一两人都到了擂台之上,也很自觉的围着擂台,站在擂台外,观看刘一和平南的战斗。

    “平宗主,准备好了没有。”站了一会,把自己状态调整好了之后,刘一开口问道。

    “准备好了,你呢?”平南道。

    其实,他们根本就不用怎么准备,之前有没有战斗,也没有消耗,这次准备,也只是调整一下心情与战斗状态而已。

    进入了战斗状态,那么,战斗起来,也就更容易发挥出自身实力。

    刘一和平南都是厉害的修士,对于战斗状态,随时都能够进入,这次这样调整,只是因为这只是比赛,而非生死搏斗,因此,双方都尽量公正,让对方在最好的状态战斗,才给对方调整时间而已。

    “那就开始吧。”刘一道。

    “好,开始。”平南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