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南很干脆,说完不要隐藏实力,就迅速把自己的实力表现出来,只见平南的修士迅速暴涨,很快,就由结丹期巅峰修为,暴涨到元婴期修为。

    “这?这平南宗宗主的修为居然是元婴期?”

    “怎么可能,不是各大势力之主,都是结丹期巅峰修为吗?”

    “太厉害了,原来平南宗宗主是元婴期修士,难怪他们能够迅速占领南城半壁江山,从平南宗主是是元婴期修士,其他势力之主却是结丹期修士,就可以看出,平南宗比南城别的势力高一档。”

    平南不再隐藏实力,让大家大吃一惊,就连刘一也是感到意外,刘一以为,平南就算隐藏实力,也是像刘一这个隐藏各种手段,而不是直接隐藏修为。

    “哈哈,原来平宗主早已是元婴到期修士啊。”刘一道。

    “刘门主,你也显示你的真实实力吧,堂堂第一门门主,怎么可能只有结丹期中期修士?”平南道。

    平南看到自己都显露了真实修为,刘一却还没有显露真实修为,因此,开口催促,毕竟,在他看来,刘一也是和他一样,隐藏了真实修为。

    其实,对于刘一对于这个猜测,早就有人提出来了,不过,反正又没人证实他是隐藏修为,大家虽然好奇,不过,刘一不说,大家也就不确定,也不好刨根问底,久而久之,大家也不放在心上。

    如今,听到平南这么一说,大家也没什么惊奇的,毕竟,平南都元婴期了,刘一元婴期也很正常。

    “哈哈,平宗主,来吧,让我看看你这元婴期修士究竟有多厉害。”刘一道。

    刘一的修为就是结丹期中期,根本就没有隐藏修为,但是,他的实力太变态了,他的法力本来就比一般的修士更加雄厚,再加上他在结丹期中期,就领悟了法则,因此,现在的真实实力,不低于元婴期初期的修士。

    “飞龙在天。”平南道。

    接着,就看到一条巨龙飞在空中,同时,空中飘起了磅礴大雨,巨龙在空中行云施雨,让巨龙的威力强大了许多。

    而刘一在大雨当中,明显感觉到,大雨淅淅沥沥,不仅影响刘一的视线与视觉,就连刘一的实力,都受到压制。

    原来,平南领悟的是雨之法则,此时的磅礴大雨,就是雨之法则的体现,否则,灵力凝聚出来的巨龙,哪有行云施雨的本领。

    “漫天火海!”刘一道。

    现在平南是元婴修士,并且用了法则之力,刘一自然不会用拳头和他对战,而是同样运用法则之力,对战平南。

    只见刘一的漫天火海一处,瞬间,刘一周身,就出现一片火海,火海不仅围绕着刘一,还把平南也圈在里面。

    磅礴大雨淅淅沥沥的下,漫天火海,在雨中燃烧,雨中有火,火中有雨,飞在空中的巨龙,也受到火海的影响,变得行动不便。

    “火球,爆!”刘一道。

    光是漫天火海,虽然降低了巨龙的威力,可是,并没有被火海消灭,因此,巨龙还在朝着刘一飞来,准备攻击刘一。

    刘一看到空中飞来的巨龙,自然也就施展火球术,让火球砸中巨龙后,爆炸。

    轰!轰!轰!

    一个个的火球击中巨龙,而后爆炸,让巨龙在火球的攻击下,还没有到达刘一的面前,就已经被火球给炸没了。

    “飞龙在天。”平南道,有施展出了这一招,在巨龙刚刚消失之时,天空又出现一条巨龙。

    “火球术,爆,爆,爆...”刘一道。

    飞龙出来了,刘一的火球术自然不会停止,而是砸在刚刚出现的巨龙身上,一个个火球,在刚刚出现的巨龙身上,让巨龙无法承受火球爆炸时带来的伤害。

    就这样,平南一次次的施展飞龙在天,被刘一一一拦住,一时间,巨龙在雨中肆虐,火球在火海中咆哮,一个个火球砸向巨龙,让一条条刚刚出现的巨龙,都遭到无情的打击,一条条巨龙被灭。

    平南的施展的巨龙,不像刘一的火球,一次就出现好几个,而是一条接着一条,这条刚刚被灭,又有一条出现,虽然接连不断,却也让火球给炸的不断消失,好在平南施展的巨龙,也不是好惹的,一条巨龙,往往要一堆堆火球爆炸,才能把一条巨龙给炸没,因此,刘一和平南也是一时僵持着。

    “哈哈,平宗主,看来我们是没法分出胜负了。这样的话,我继续把他们挂在城门口,你继续拍卖你的丹药。”刘一道。

    出手之后,刘一和平南都明白,他们想要分出胜负很难,甚至要大家拼到底,也许才能惨烈的胜利,这种结果,都不是他们想要的。

    没法分出胜负,就赌约也就作废,刘一继续把那小子挂在城门口示众,而平南的十粒成婴丹也就继续拍卖。

    对于这种结果,是大家最愿意看到的结果。

    如果平南胜,那么,平南宗的威信将更上一层楼,本来平南的已经强大的难以遏制的地步了,再上一层楼的话,就真的没法遏制平南宗的发展了,因此,不管怎么样,大家都不想平南宗胜。

    如果刘一胜,那么,平南宗的威信受到一点损伤,至少大家明白,钱宝商行是可以稳稳压制平南宗,如此的话,平南宗行事也能收敛一点,至少不至于把南城统一,不说其他势力,就算钱宝商行也未必愿意平南宗统一南城,可是,大家虽然不用担心平南宗统一南城,但是,这十粒成婴丹,也就意味着将来将诞生十个元婴期高手,钱宝商行已经这么强大了,再诞生十个元婴期的话,对于南城其他势力来说,也不是什么好事。

    如今,平南和刘一不分胜负,那么,也就意味着钱宝商行可以压制平南宗,平南宗也制衡钱宝商行,让他们互相制约。这样一来,平南宗行事也就不会那么嚣张,更何况平南宗和钱宝商行同处北区,因此,平南宗时刻都得在老巢留守足够的人手,以防被人端了老巢,因此,平南宗也许就没有足够的人手继续攻击其他势力,更主要的是,钱宝商行把平南宗的修士挂在城门口,也打压了平南宗的气焰,让平南宗与钱宝商行结怨,而且,大家还可以继续拍卖丹药,虽然刘一说了,钱宝商行对于十粒丹药志在必得,但是,花费灵石太多的话,钱宝商行的发展也受到限制不是,因此,对于大家来说,最好的结果就是刘一现在说的这个结果。

    “哈哈,的确,如果继续打下去,也很难分出胜负,再说了,刘门主也不愿意完全暴露自己的真实实力与底牌,因此,这次确实是平手,不过,刘门主,我们是否可以打个商量,我们交换赌注如何?”平南道。

    “交换赌注?”刘一还是第一次听说交换赌注这个说法,不过,刘一明白,所谓的交换赌注,就是用十粒丹药,换取平南宗的名声,否则,就凭那男子的身份,还换不了那么多,别说那男子身份,就是平南宗的各个长老,也不值这十粒丹药,更何况还是死人。

    如今,平南之所以愿意换,主要是为了平南宗的名声,不然,对于已死之人,何必再付出如此代价。当然了,也许还有其他的打算,这些就不是刘一能够知道的了。

    “对,就是交换赌注,你把他们三人交给我,我把十粒成婴丹给你,如何?”平南道。

    “好,成交!”刘一道。

    刘一算是看出来了,平南是铁了心要带走他们三人的尸体,因此,刘一也不打算和平南死磕,更何况,他们三人的尸体对于刘一来说,一文不值,能够换来十粒成婴丹,怎么算刘一都赚了。

    就这样,拍卖会结束,大家也各自做各自的事情了。

    “门主,似乎有些不对劲啊?”万事通道。

    “哦?哪里不对劲啊?”刘一问道。

    “就是平南宗宗主花如此巨大的代价来换取他们三人的尸体,这代价也太大了?”万事通道。

    “代价大,未必吧?你也不想想,如果把他们三人挂在城门口,平南宗这次丢脸算是丢彻底了,如果平南不在这还说的过去,如今,平南本人在这,如果他不阻止的话,就不仅仅是丢面子这么简单了,因此,换回他们三人的尸体,平南宗也算丢人,但是,还是能够接受的,如果真的被用来示众,平南宗就真的没脸见人了。”刘一道。

    “门主说的有道理,也许我多心了,可是,门主,我总感觉有些不对劲,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万事通道。

    “哈哈,万先生,你掌管情报,什么事情能够逃脱你的法眼,就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你也能第一时间发现。”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那小姑娘不是拍卖会的工作人员吧?”

    “不是,他是这条街的一间商铺的工作人员。怎么了,门主,难道这个小姑娘有问题?”万事通问道。

    “她没问题,不过,你不觉得很奇怪,她怎么可能被人追到这里,却没有巡逻护卫现身?”刘一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