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刘一的提醒,万事通也觉得有些诡异,这段时间,因为七天拍卖会,吸引了大量的修士,城中修士密度较大,人员复杂,为了确保安全,以防冲突,刘一特地让万事通负责管理巡逻护卫,同时,也派出了大量巡逻护卫,只要哪里出现了争执,巡逻护卫能够马上知道,并且制止。

    碍于钱宝商行的规矩,巡逻护卫的强硬态度,在刚开始坚决严重的处理了几起事件,并且通告处罚之后,来到钱宝商行的修士,没有哪个敢滋事,就算有天大的仇恨,在钱宝商行,也得忍着,不能报仇,至于闹事者,从来都是没有好下场。

    如今,钱宝商行的工作人员,被平南宗纨绔弟子追赶着,却不见巡逻护卫出现,直到工作人员跑来拍卖会场求救,此事怎么看都觉得诡异。

    “门主的意思是这些巡逻护卫在偷懒?”万事通问道。

    “呵呵,偷懒吗?人家小姑娘跑了那么远,就算偷懒,也该发现了吧?”刘一道。

    “那就他们对此事故意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万事通问道。

    “呵呵,我也好奇,他们怎么就发现不了呢?还有,平南宗的胆子似乎有些大?”刘一道。

    刘一和万事通讨论这次事件之时,平南也带着那三人回去了。

    “说,今天怎么回事?”平南道。

    “宗主,是这样的,我吩咐他们在钱宝商行找点事,别让他们太轻易的完成这次七天拍卖会。”王八道。

    原来,此闹事男子是平南宗大长老王八之子,王小八。

    这次王小八闹事,是奉命闹事,是王八叫他来闹事,否则,他一个人虽然有些无法无天,却也不敢轻举妄动,钱宝商行不是别的地方,是一个不惧怕南城任何势力的地方,在这里闹事,肯定没什么好结果。

    其实,对于钱宝商行,平南宗的修士,早就想对钱宝商行动手了,不过,由于平南的压制,没有对钱宝商行动手,而这次秘境之行,让平南宗得到了大半个南城,也让平南宗的实力大大的增长,让他们更加认为钱宝商行是眼中钉,嘴中肉。

    这次王八让他儿子在钱宝商行闹事,就是想惹起事端,好让他们有对钱宝商行出手的理由与借口。

    不过想想也是,王八的儿子在钱宝商行闹事,受到钱宝商行的处罚的话,他就有理由为儿子报仇,从而调动平南宗的修士去围剿钱宝商行。

    在王八看来,钱宝商行并没有想想的那么厉害,要不是宗主有令,暂时不得对钱宝商行动手,这才让的他们一直没有对钱宝商行动手。

    也正是因为平南宗没有对钱宝商行动手,让大家以为钱宝商行很厉害,厉害到,连平南宗都对他们卧榻之侧的钱宝商行不闻不问。

    虽然平南让大家暂时别和钱宝商行发生冲突,但是,作为平南宗的长老,他们怎么能够对钱宝商行视而不见,听之任之,因此,他们一直在调查钱宝商行,查探钱宝商行。

    可惜,他们调查的结果却是什么发现也没有,在他们调查的资料当中,钱宝商行根本就没有出现什么高级修士,连结丹期修士都没多少,就更不要说元婴期修士了。

    可是,碍于宗主的命令,他们想对钱宝商行动手,却又不敢动手,只能一直关注钱宝商行的一举一动。

    这次他们拿下半个南城之后,在会上也提出了是否对钱宝商行发动攻击,这次,平南没有说不准对钱宝商行动手,因此,平南宗的一众长老的心思也就活跃了起来。

    这次让王八的儿子在钱宝商行闹事,也是在会上决定的,只是,这次由于平南不在宗门,因此,这次的事情,都是各个长老共同决定的,平南不知道这件事而已。

    王八的儿子本来就是个纨绔子弟,让他闹事,正合他意,于是,王八的儿子就领命闹事,在钱宝商行看上那个清秀的女子,就开始打起了那女子的主意。

    王八的儿子这样做,不仅能够做到闹事而不被其他修士发现他的目的,又能满足他的纨绔要求,这些纨绔子弟经常闹事,无非就是寻求刺激与乐趣,在这个无聊的修炼当中,带来一定乐趣而已。

    所以,在钱宝商行闹事,对于王八的儿子来说,这简直不是任务,而是乐趣,要是不让他闹事,他才纳闷呢。

    其实,只要不叫他别闹事,根本不用吩咐他闹事,他只要来到钱宝商行,就一定会闹事,当然了,王八也是为自己考虑,他的儿子在钱宝商行闹事,是个人闹事,还是奉命闹事,这性质不同。

    因此,王八的儿子闹事,尤其是奉命闹事,让他更加开心,也更加肆无忌惮,否则,就算他打那清秀女子的主意,也不敢这样追着女子,一路追到七天拍卖会的。

    至于说为什么追了那女子那么久,都没有巡逻护卫出现,王八的儿子也不知道了。

    如果他不是奉命行事,而是个人爱好,他肯定是快速拿下那清秀女子,拿下之后,想要做什么,还不是他说了算,可惜,这次是奉命闹事。

    既然奉命闹事,自然把事情闹得越大越好,因此,王小八在看到那清秀女子反抗逃走,却没有护卫出现时,他也就不着急拿下那清秀女子了。

    如果拿下太快,钱宝商行都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就把那清秀女子拿下了,也就达不到他闹事的要求。

    因此,在清秀女子逃走之后,他并没有急着拿下女子,而是慢悠悠的跟在女子后面,一边戏弄女子,一边追击女子,不过,追击也不是全力追击,就是为了让女子成功的到达七天拍卖会。

    据说那里聚集了南城所有势力的修士,因此,只要把那清秀那女子追到那里,就能达到闹事的效果,其实,在追击女子时,王小八还是有些抱怨巡逻护卫,抱怨他们怎么不出现,否则,他也不用一直追击女子到七天拍卖会。

    可是,进入七天拍卖会场之后发生的事情,却是大大的出乎他的预料,他原本以为钱宝商行最多也就惩罚他们,哪里想到刘一这么干脆,直接宰了他们。

    王八看着平南带回来的三具尸体,也是满脸悲愤,可是,又是他自己下令让自己的儿子闹事,虽然是为了宗门,经过了会议的讨论,但是,不管怎么样,这都是他王八亲自下的命令,因此,也怪不得别人。

    “宗主,事情就是这样子,小八他虽然爱闹事,如果不是我们给他命令,他也不会在钱宝商行闹事的。”王八道。

    现在,儿子已经死了,悲愤也没有用,还不如给他换来一点名声,让大家知道他是奉命闹事,为宗门做事而丢了性命,是宗门的英雄。

    “好了,既然是会上决定的事情,那就是为了宗门而牺牲的,宗门不会忘记他的,对了,你也节哀吧。”平南道。

    “谢谢宗主,只是这次小八闹事不成,不仅把性命丢了,还让宗主损失了成婴丹,倒是我们决策的错误。”王八道。

    这次的事情,王八绝对想不到会这样,如果先前知道的话,王八肯定不会让自己的儿子去做,原本只是想给儿子赚点功劳而已。

    对于纨绔子弟来说,闹事是最擅长的事情,既能获取功劳,有能在闹事中获得乐趣,简直就是为他儿子专门打造的任务,他自然就给他儿子了。

    “好了,放心吧,既然小八是为宗门牺牲的,宗门一定不会让他白白牺牲的。”平南道。

    “怎么?宗主打算对钱宝商行动手?”王八道。

    对钱宝商行动手,这是平南宗一众修士期待已久的事情,可惜,一直都被平南阻止,因此,一直都没有采取行动,没想到这次平南准备动手了。

    “恩。这时你知道就行,其他的你就不用管了。”平南道。

    平南在和王八讨论时,其他几大顶级势力也是在一起讨论今天发生的事情。

    “诸位对于今天发生的事情,有什么看法?”南极宗宗主道。

    “很强,不仅刘一很强,平南同样很强,都有元婴期实力。”海家家主道。

    “是啊,他们的实力这么强,钱宝商行和平南宗能够凌驾于我们的势力之上。”南蛮道。

    “连掌门实力,都比我们高了一个层次,整天实力,肯定也比我们所在的势力高了一个层次。”南皇宗宗主道。

    “好在他们今天结怨了,否则,他们两家联手的话,南城早就是他们两家的天下了。”南极宗宗主道。

    “一山不容二虎,他们既然同处南城北区,那么,他们之间的战斗是不可避免的。只是还没到他们双方相互敌对的时机而已。”海家家主道。

    “好了,说真的,这次事件,倒是帮了我们一个大忙,大家看看,能否把钱宝商行也拉进我们联盟来。”南蛮宗宗主道。

    南蛮宗最可能面临平南宗的攻击,因此,他也就最需要盟友,这才迫不及待的提出是否可以拉刘一进来的要求。

    “难,......”海家家主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