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敌袭.....”一道震惊而洪亮的声音,自钱宝商行的上空响起。

    是夜,钱宝商行却热火朝天,灯火通明,对于修士来说,本来黑夜和白天也区别不大,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修士都更喜欢用神识去感受周围的空间。

    当然了,修士也是人,因此,大家还是更喜欢白天,对于黑夜,就算有神识,毕竟漆黑一片,对于修士的行动,多少有些不便。

    修士到了晚上,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的话,一般都会选择睡觉,虽然修士睡不睡都一样,但是,毕竟都是人,都有睡觉的习惯,更何况睡觉更能养足精神。

    因此,晚上虽然也是热火朝天,但是,相对于白天来说,却也安静了不少,其实,更多的修士是安心的睡觉或修炼。

    可是,此时,三更半夜,钱宝商行的上空居然响起了“敌袭”二字,这让很多修士都没有反应过来。

    钱宝商行,一个不惧怕平南宗的商行,这时怎么可能敌袭,谁敢袭击他们?

    当然了,也有人认为钱宝商行这次遭袭,因这次秘境开启靠近钱宝商行,让钱宝商行聚集了大量的灵石和灵药,更有成婴丹,财帛动人心,也许有势力眼红了也不一定,要钱不要命的,也不是没有。

    因此,一声“敌袭”惊动了钱宝商行的所有人。

    嗖!嗖!嗖!....

    一道道人影飞出房屋,想看看谁这么胆大,居然敢偷袭钱宝商行,难道不知道钱宝商行的大阵是南城最厉害的大阵,陷入阵中,基本上就是等于死路一条,哪个势力,如此不要命,居然敢直接偷袭钱宝商行?

    “啊!啊!啊!....这不可能?”飞出来的修士,看到外面的情况,十分震惊,怎么也没想到,偷袭钱宝商行的居然是他们?

    原来,飞出房间的修士,看到钱宝商行的大街小巷,到处都站满了平南宗的修士,这如何不让大家震惊,平南宗的修士什么时候来的?来了这么多修士,钱宝商行怎么没有发现?居然还把他们全部都放进钱宝商行里面来了?

    其实,不止其他修士震惊,就连刘一也是很震惊,平南宗来了不少修士,刘一是知道的,但是,刘一没想到平南宗来了这么多修士,而且,这些修士是怎么混进城里的,刘一也十分好奇。

    在拍卖行期间,刘一特地让万事通负责巡逻事宜,就是严防有的势力眼见钱宝商行此次利润太大,抵不住诱惑,对钱宝商行不利。

    可是,没想到平南宗居然混进了如此多的修士,刘一居然一点也不知道,这让刘一如何不震惊。

    “平宗主,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刘一问道。

    说真的,平南宗虽然混进了如此多的修士,但是,刘一却并不害怕,毕竟,钱宝商行布满阵法,只要刘一开启阵法,这些混进钱宝商行的修士,就成了待宰的羔羊,任刘一宰割。

    刘一就是不明白平南宗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偷袭钱宝商行,难道是因为先前刘一宰了几个平南宗修士?

    可是,看着钱宝商行各个方位,站着大量的平南宗修士,是个人都明白,这次的攻击,怕是平南宗蓄谋已久,根本不是一时起意。

    “哈哈,刘门主,对不住了,实在是钱宝商行在这北区,让人不放心,如果不把你们给赶走,我们就算拿下了整个南城,也是不安心的。”平南道。

    也是,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

    一山不容二虎,这个很正常,只是大家都没有想到平南宗会在这个时候,对钱宝商行动手。

    “哈哈,这样啊,我就说,你们拿下了半个西区,眼看南蛮宗和海家都唾手可得,怎么却无动于衷,对他们不闻不问呢?原来是看上了我们钱宝商行。”刘一道。

    一语惊醒梦中人,刘一这么一说,大家忽然发现,原来大家不解,平南宗怎么没有趁机拿下南蛮宗和海家这两个势力,这一下子就解释的通了,原来平南宗把精力都放在了钱宝商行,难怪他们没有精力顾及南蛮宗和海家。

    “哈哈,南蛮宗和海家,表面上看起来,他们更容易拿下,实则不然,而且,拿下他们,我们平南宗获得不了多少好处,却一定会损失惨重,而钱宝商行就不同了,不说别的,就今天的拍卖会,拿走今天拍卖会上的灵石,就是一笔巨大的财富,你说拿下整个钱宝商行,我们平南宗能获得多少财富?”平南问道。

    “也是,只要你们拿下了我们钱宝商行,拿下了在场的所有修士,那么,你们不仅可以获得海量的灵石,更是可以把这次秘境中带出的灵药,几乎全部带回平南宗,总共获得的财富无法估量,也许有了这些财富的支持,你们拿下整个南城就不在话下。”刘一道。

    如今的钱宝商行,可不仅仅是钱宝商行的财富聚集在一起,更多的财富是来自这里的修士,很多修士,为了参加拍卖会,都在之前,聚集了海量财富,希望能够在钱宝商行购买足够的灵药。

    甚至很多修士,尤其是没有进入秘境的修士,都恨不得把自己身上的所有家当全部换成灵石,然后去钱宝商行,购买能够提升修为的丹药或者灵药。

    此时,这钱宝商行,聚集了南城的大部分财富,只要把这里的修士全部拿下,刘一都无法想象,平南宗将获得多少财富,也许是个天文数字。

    “哈哈,财帛动人心,没办法,如果不是这次钱宝商行聚集的财富太多了,我也不想冒险,对你们钱宝商行动手。”平南道。

    “呵呵,也是,虽然猜到有势力会抵不住诱惑,在钱宝商行动手,却没想到是你平南宗,更没想到的是你的目标不仅仅是我们钱宝商行,而是钱宝商行和这里的每一个修士。”刘一道。

    “没办法,这次拍卖会,基本上的修士,都把自己的全部家当带来了,甚至有些势力,都把自己的大部分家当带来了,为的只是获得需要的灵药。,你可以想象,这次整个钱宝商行聚集了多少财富?”平南道。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你就不怕把你的小命,不,是把整个平南宗都丢在这里?”刘一道。

    “我的小命?整个平南宗?你认为可能吗?”平南道,接着,平南又道:“据说你们钱宝商行没有带多少高手来,不知道是否属实?”

    “哈哈,原来把我们钱宝商行当成软柿子了,难怪敢来捏我们。”刘一道。

    “刘门主,不是我小看你们,而是从你们来到南城以来,就没有出现过太多的厉害高手,至于元婴期修士,更是没有见到,我实在忍不住想知道你们是究竟没有高手,还是把高手藏起来了,这次,刚好试一试,看看你们是纸老虎,吓唬人,还是真的有那么厉害。”平南道。

    钱宝商行,来到南城,大家只知道和钱宝商行一起来的是一群西城一流势力的修士,组成的联盟势力,这股势力联合在一起,确实是一股很强的实力,但是,再强也只有结丹期而已。

    至于钱宝商行,平南早就调查清楚了,钱宝商行只有三个结丹期巅峰修士和几个结丹期中期修士以及几十个结丹期初期修士,这样的实力,就算一般的一流势力,都能够把他们给灭了。

    不过,钱宝商行的阵法还是比较厉害的,就凭这些阵法,只要不是元婴期修士来犯,其他修士来犯的话,基本上是有去无回。

    至于平南的背后势力警告他不要轻易惹钱宝商行,在平南看来,也许是钱宝商行在西城的实力很强,但是,这是南城,这么一段时间,平南一直在调查钱宝商行,发现钱宝商行西城来的修士根本就没有多少,因此,南城钱宝商行的实力并不是很强。

    至于钱宝商行的阵法,平南也承认,钱宝商行的阵法确实很厉害,厉害到结丹期修士进入阵法当中的话,就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了。

    不过,既然平南决定攻击钱宝商行了,那么,钱宝商行的阵法,平南只能呵呵一笑了。

    “平宗主,我们钱宝商行是否厉害,其实,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平宗主好不容易打下的半个南城,如果因为攻击我钱宝商行,从而丢失的话,就太不划算了。”刘一道。

    平南宗这次选择的时机太好了,趁大家进入秘境,宗门势力一时实力减弱到最低点,一时不备,被他们偷袭,从而拿下了半个南城。

    但是,毕竟还有很多被平南宗剿灭的势力的修士,从秘境中出来,这些修士肯定很仇恨平南宗,刚出来,拿平南宗没办法,但是,平南宗和钱宝商行拼个两败俱伤的话,也许那些修士就好趁机反扑,重新夺回自己的势力也很正常。

    “哈哈,这个就不牢刘门主操心了,我平南宗既然选择攻击你们钱宝商行,自然就好想到这些问题,如果解决不了这些问题,那么,我们也不敢贸然攻击你们。”平南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