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平宗主如此自信,不知我把平宗主等人都留在钱宝商行,平南宗是否还能继续掌控半个南城?”刘一问道。

    从现场可以看出,平南宗这次为了剿灭钱宝商行以及拿下钱宝商行的所有修士,派出了平南宗至少一半以上的修士,甚至是全宗出动,如果真的全灭在这里,平南宗是否灭宗,刘一不敢说,但是,平南宗至少没有能力掌控他刚刚掌握的半个南城。

    “哈哈,如果刘门主真的能够把我们留在这里,我们平南宗自然没法继续掌控整个南城,不过,刘门主确定能够留下我们所有人?”平南道。

    既然平南敢于率众攻击钱宝商行,自然有一定把握拿下钱宝商行,因此,平南一直很自信,只是刘一不明白平南凭什么认为平南宗能够拿下钱宝商行,如果只是平南现场的这些平南宗修士,至少在刘一看来,是没法拿下钱宝商行的。

    “平宗主,你们来的修士确实很多,而且实力也很强大,在其他地方,你们足以灭我们钱宝商行数十次,但是,你别忘了,这里是钱宝商行,是我的地盘,我的地盘我做主,你认为你们这些修士还能把我们钱宝商行怎么样么?”刘一道。

    钱宝商行的阵法,是非常非常厉害的,这点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如今平南宗的修士,虽然数量很多,实力很强,如果是攻击其他势力,也许很容易把其他势力拿下,但是,这是钱宝商行,平南宗修士都在钱宝商行内部,在钱宝商行阵法的范围之内,只要刘一启动钱宝商行的阵法,那么,平南宗修士就成了瓮中之鳖,可以让钱宝商行的人随意宰割了。

    “哈哈,你的地盘你做主,可惜,从今以后,这里就是我的地盘了,因此,从现在开始,这里由我做主。”平南道。

    听到平南的话,刘一也是心里一沉,在刘一看来,平南不是没有心机之人,既然如此,他说出了此话,就说明他有一定的把握,可是,无论刘一怎么猜测,都没法猜到平南为何如此有把握。

    “好,难得平宗主如此有自信,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气了。”刘一道。

    虽然刘一对于钱宝商行的阵法很自信,但是,阵法的运转需要能量,尤其是运转大型阵法,更需要大量的能量,因此,如果可能的话,刘一暂时并不想和平南宗为敌,说真的,刘一虽然自信能够留下这里的所有平南宗修士,但是,刘一知道,就算留下了这里的所有平南宗修士,钱宝商行的消耗也是海量的。

    平南宗损失大量修士,而钱宝商行损失大量能量,这些能量,都是由灵石提供,也就是说,要留下这些平南宗修士,钱宝商行要损失海量的灵石。

    这在刘一看来,就算留下了平南宗修士,也是一个失败的战争,是一个两败俱伤的战争,刘一真的不想现在和平南宗战斗。

    不过,既然平南宗不愿意收手,那么,刘一虽然舍不得这海量的灵石,也只有运转阵法,不计灵石的耗费,尽全力击杀平南宗修士,争取把平南宗修士全部留下了。

    “起阵!”刘一道。

    钱宝商行的阵法,虽然最核心部位由刘一和梦小娇控制,但是,各个阵基还是由其他护卫守护。

    只要刘一或梦小娇启动阵法之后,就好激活阵法,让阵法运行,这时,阵基出的灵石就会随着阵法的运行,急速消耗,在灵石消耗完之时,就需要守护阵基的护卫更换灵石,以保证阵法的持续运行。

    当然了,护卫守护阵法,除了更换灵石之外,也有保护阵法的作用,要知道,阵法的基础,就是这些阵基,如果阵基被人破坏了,那么,阵法也就失去了效果,而阵基之处,往往又是阵法的薄弱之处,因此,只要有修士找对阵基,稍微一攻击,就能够击毁阵基,好在一般的阵基,都被阵法师隐藏起来,一般人是找不到阵基的。

    像守护阵法,这类重要的阵法,他的阵基虽然很隐秘,一般人是不可能发现的,但是,对于那些势力来说,为了绝对安全,一般都会拍弟子守护阵基。

    钱宝商行的阵基,自然也有修士时刻守护,这一点刘一也不敢大意,虽然刘一也自信,就算没人守护阵基,也不会让其他修士找出阵基,找不出阵基,自然也就没法破坏阵基了,但是,刘一还是派人时刻守护阵基,以保钱宝商行的安全。

    “啊,我在哪了?”

    “啊,身边的其他修士呢?”

    “刘门主,我们不是平南宗的修士,你放我们出去吧,你把平南宗的修士困住就行。”

    在刘一刚刚启动阵法之后,大家就发现,自己不知到了什么地方,自己的眼前是一片迷雾,没有方向,更让人惊讶的是,自己身旁的其他修士,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钱宝商行的阵法,果然有几分玄妙,还好我准备充足。”平南看着周围的修士,全部消失在眼前,并没有任何紧张,而是低语自语道。

    显然,平南对于钱宝商行的阵法有一定的了解,同时,他也找到了应对之策,否则,不会如此自信。

    轰!轰!轰!

    在平南低语,其他修士惊慌之际,突然,钱宝商行内响起了几声轰轰之声,接着,众人就看到,前方的迷雾慢慢消失,同时,也发现自己等人还在原地,并没有移动半步。

    “这.....”

    “这是阵法被破了.....”

    “这么厉害的阵法,还好被破了.....”

    “怎么可能,我刚才都跑了好远,怎么可能还在原地.....”

    “.......,........”

    阵法被破,众修士也能够清晰的看清眼前的情况,只是,眼前的情况,让大家觉得不可思议罢了。

    在阵法刚刚开启之时,大家发觉情况不对,还四处跑动,希望找到同伴或者其他修士,可是,不管大家跑的多使劲,就是没有碰到其他修士,现在阵法被破,却发现自己还在原处,也就是说,刚才的跑动,其实根本就没有跑动。

    怎么可能,刚才明明跑动了,甚至有些修士,都应为跑动而使得满身是汗,现在还是满身是汗呢,如果没有跑动,满身的汗是怎么来的,一众修士想不通,却也冷汗直流,还好阵法被破,否则,......

    阵法被破,毫无疑问是有人破坏了阵基,而刚才那几声轰响,就是阵基破坏时产生的响声。

    当刘一听到那几声响声之时,刘一就知道坏了,果然,还没等刘一做出其他反应,整个阵法就失效了。

    阵法失效了,钱宝商行赖以生存的阵法失效了,这让钱宝商行的所有修士都是一惊,心里一沉,现在阵法失效了,钱宝商行怕是受不住了,这次众人怕是凶多吉少了。

    “哈哈,刘门主,怎么样?这份大礼如何?”平南道。

    “不错,的确不错,没想到我们钱宝商行的阵法,就这么被你们破除了,难怪你们能够拿下半个南城,有如此的手段,哪个宗门是你们的对手?”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不过,平宗主认为只是破坏我们钱宝商行的守护阵法,就能够轻易拿下我们钱宝商行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

    “哦?难道凭我们这些人,还拿不下你们钱宝商行的区区结丹期修士?”平南道。

    这次平南带来的平南宗修士不管是结丹期修士还是筑基期修士,都比钱宝商行多多了,多了钱宝商行好多倍,面对这些修士,钱宝商行没有了阵法的掩护,根本就没有一丝获胜的机会,甚至,连拼个两败俱伤的资格都没有。

    “呵呵,区区结丹期修士,我们钱宝商行的结丹期修士确实没有多少,但是,你别忘了,兵在于精而不在于多,我们的结丹期修士数量虽然少,但是就算我们不能把你们全部留下,却也能够和你们拼个两败俱伤。”刘一道。

    也许在进入秘境之前,钱宝商行的区区结丹期修士,整体实力不怎么样,面对现在这样阵容的平南宗修士,绝对是被灭的份,如今,进入秘境之后,平南宗结丹期修士的实力,有了巨大的提升,各个都实力强悍,对付这些平南宗的修士,刘一相信,就算没把没法把平南来这里的修士全部留下,却也能让平南宗修士死伤惨重。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就凭你们这区区几个结丹期,也想和我们拼个两败俱伤?哈哈,你也不看看,我这次带来了多少结丹期修士?”平南一边大笑,一边指着一众平南宗的修士道。

    刘一仔细一看,确实如平南说的一样,筑基期修士不说,就是那些结丹期修士,平南宗也多了好多倍,如果这样打起来的话,也许平南宗五六个结丹期修士,围攻一个钱宝商行修士,还有不少结丹期修士空闲,由此可见,平南这次带了多少修士前来。

    这是根本就不给钱宝商行活路的杰作。(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