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钱宝商行的一众修士被平南宗修士围困了起来,更让人吃惊的是,在钱宝商行的很多修士,被平南宗的修士一批批的分割隔离,并且包围起来,这样的话,只要一动手,在钱宝商行的所有修士,都将被平南宗修士围剿消灭。

    看到这情景,不仅刘一,就是在钱宝商行的所有修士都明白,原来平南宗是早有准备,是准备把他们所有人都一网打尽。

    可惜,明白归明白,但是,却也无济于事,虽然在钱宝商行的修士比较多,但是,其实多是一些从秘境里出来的结丹期修士和其他参加拍卖会的修士。

    除了秘境里面出来的修士实力高强之外,其他修士,虽然带有大量的钱财和物资,却也没什么实力,在很多势力看来,他们只要筹集足够的钱财,来到钱宝商行购买需要的物品就行,至于安全问题,他们相信,有他们势力从秘境里面出来的修士,就足够保证他们的安全。

    因此,钱宝商行的修士,虽然也是人山人海,人数众多,但,相对平南宗派遣出来的大部队相比,却也显得稀少。

    看到此种情况,刘一也是忍不住开口道:“平宗主,果然厉害,如果把这里的修士都留下了,我想整个南城,对于你们平南宗来说,就是囊中之物了吧。”

    “哈哈,客气了,怎么样,刘门主,只要你们答应投靠我们平南宗,我可以给你们一条生路,就此放过你们,如何?”平南道。

    “呵呵,平宗主,你太自信了,你真的觉得就凭你们这些人,就能够把我们全部吃下?就算你们吃下了我们,你又能确定你们还剩你人?”刘一道。

    虽然平南宗来的修士比较多,而且把大家都分割开来,包围起来了,但是,留在平南商行的修士,不乏高手,尤其是从秘境中出来的修士,各个都是好手,还有刘一等人,也各个都是厉害高手,真的拼起来的话,平南宗修士虽然人数众多,却也未必能够占多少便宜。

    话虽如此,但是,钱宝商行的各个修士,都已经有些慌张了,好在他们听到刘一的语气,似乎也没有害怕惊慌,也就明白,也许钱宝商行还有什么后手,至少从刘一的表情可以看出,刘一并不惧怕。

    这也让在钱宝商行的所有修士,心里都安心,都在等待刘一的行动,他们明白,平南宗这次行动,虽然说是要把大家一网打尽,但是,他们的主要目的还是钱宝商行,在没有解决钱宝商行时,他们不会对钱宝商行的其他势力的修士轻易下手的。

    “剩下几人,我也想看看究竟能够剩下几人,动手!”平南道。

    “啊!”

    “啊!”

    “啊!”

    一声声惨叫之声,在平南说动手之后,在钱宝商行的各处响起。

    “你们?????”

    “怎么会是你们?????”

    “这不可能,不可能是你们?????”

    在一声声的惨叫声之后,又是一声声的震惊之声,满是难以置信,似乎碰到了不敢相信的事情。

    听到四处传来的惊呼和难以置信的声音,在看到倒地的一个个修士,刘一也是满脸震惊,事情出乎刘一的意料,刘一也没想到会是这样。

    原来,平南喊动手之后,平南宗的修士没有动手,却是钱宝商行的护卫,各个朝着其他修士出手,这些护卫,原先的实力并不是很强,但是,在经过前几天的特殊训练之后,他们的实力都有了很大的进展。

    本来这些护卫,是刘一训练出来,为了应付在七天拍卖会,在巨大财富面前,一些抵不住诱惑的修士,可是,刘一怎么也没想到,现在这些训练出来的护卫,不仅没有保护钱宝商行,还对钱宝商行里面的各个势力的修士动手。

    现在所有修士都明白,钱宝商行和平南宗是对立的,现在平南宗修士把大家围困了起来,在大家看来,钱宝商行的护卫,是值得信赖的,是可以把后背刘一钱宝商行的护卫,可是,谁也没有想到,钱宝商行的护卫,会给他们背后捅刀子。

    好在钱宝商行的护卫,虽然经过了训练,但是,实力还是太低,而来到钱宝商行的修士,一个个的实力都不会太差,因此,经过了一阵慌乱之后,也很快就稳定阵脚,各自严防了起来。

    这次的慌乱,有些修士不慎死亡,但是,更多的修士,却也是不小心受死而已。

    “刘门主,你们?????”剩下的各个势力的修士,稳住阵脚之后,吃惊的指着刘一问道。

    “各位,抱歉,这事我会给大家一个交代,但是,现在,还请大家稍安勿躁,度过眼前的难关再说吧。”刘一道。

    看那护卫的情形,不用说,刘一也知道他们背叛了,其实,不仅刘一,就是其他人也看出了,钱宝商行的护卫,似乎已经背叛了钱宝商行。

    “为什么?”刘一看着这些护卫问道。

    这些护卫,都是刘一来到南城,在这自有修真坊市,解救的各个散修,他们为了害怕别人报复,投靠了钱宝商行,而且,刘一也在他们体内设置了禁止,只要他们背叛的话,刘一随时可以控制禁止,让他们立刻死亡。

    “为什么?你说的是给我们下的禁止吧,实话告诉你吧,你给我们下的禁止,我们已经解除了,现在,我们是平南宗的修士了。”一个结丹期巅峰的护卫道。

    原来,在刘一他们进入秘境之后,平南就找到钱宝商行的唯一结丹期巅峰修士,诱惑结丹期巅峰修士加入平南宗,同时,解除那结丹期巅峰修士身上的禁止。

    结丹期巅峰修士身上的禁止解除之后,又去游说其他护卫,钱宝商行的那些护卫,都是一些贪生怕死之徒,只是被刘一下了禁止,才老老实实的做护卫,对于钱宝商行,那些人实在是没有什么真诚可言。

    就算刘一平常也很照顾这些护卫,但是,在这些护卫看来,刘一这样做,也只是为了他们能够更好替钱宝商行办事而已。他们认真做事,也是因为体内禁止,害怕不认真做事,刘一会随时启动禁止,让他们随时丧命。

    如今,有人替他们解除禁止,还让他们加入平南宗,平南宗的实力,他们也听多了,能够成为平南宗的也的大势力的弟子,他们也是很乐意。

    于是,对于那结丹期巅峰修士的劝说,他们毫不犹豫的答应了,结丹期巅峰修为护卫都背叛钱宝商行,更何况他们这些筑基期护卫。

    不过,想要加入平南宗,他们也需要投名状,而投名状,就是等秘境之行结束之后,他们配合平南宗修士,偷袭钱宝商行的修士。

    刚才的阵法,也是他们这些护卫炸毁的,而偷袭这些在平南宗的各个势力的修士,也是他们投名状的内容之一。

    不过,可惜他们的实力还是太弱了,虽然他们的偷袭,让大家都没有预料,但是,除了伤了大部分修士而已,死亡的修士,其实没有多少。

    “哈哈,你们以为投靠了平南宗,你们就没事?你们以为我刘一布置的禁止,就那么好解除?”刘一看着这些护卫道。

    同时,刘一也暗中庆幸,庆幸他把所有的结丹期修士都带走了,这些结丹期修士,才是刘一现在的主要战力,如果没有带走这些结丹期修士,那么,后果不可设想。

    现在反水的只是一些筑基期修士和一个结丹期巅峰修士,对于他们反水,刘一并不在意,大不了就把他们全部都灭了,仅此而已。

    可是,不管怎么样,这些护卫的背叛,还是让刘一脸色难看,这些修士,虽然被刘一下了禁止,但是,刘一也没有区别对待,而是把他们当做钱宝商行的修士,认真坦陈对待,在看来,就算没有给他们下禁止,他们也不应该背叛才对,如今,下了禁止,他们就怎么背叛了呢。

    更重要的是,这些修士背叛之后,就算宰了他们,对于钱宝商行来说,以后就有些人手不足了,尤其是护卫,以后也许就没有足够的护卫巡逻了。

    可是,这些护卫已经背叛了,就算不宰了,刘一也不敢再留用他们了,因此,这些护卫,无论如何,钱宝商行都将损失,这才是刘一脸色难看的原因。

    “哈哈,刘门主,变色了吧,我还以为你能一直这么平静呢?原来只是希望我们这些护卫去替你们拼死啊。”其中那个结丹期巅峰修士看到刘一脸色变得难看,就笑着道。

    “是啊,我们虽然只是筑基期修士,可也不想被你们这样奴役,更别想拿我们去拼命,还有你们各个势力之人,平南宗统一南城是迟早的事情,我劝你们还是找点投降,早点为自己谋条出路吧。否则,等到平南宗灭了你们的宗门之后,你们也只有被奴役的份了。”在那结丹期巅峰修士说完后,就立刻有筑基期护卫接口道。

    “就是,就是,赶快投降吧,识时务者为俊杰,早点投降,好处多多,投降晚了,死路一条。”(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