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那些筑基期护卫的威胁,钱宝商行里面的各个势力的修士,脸色都非常难看,但是,他们也没有投降,毕竟,他们也是各个势力当中有头有脸的人了,不可能因为他们几句话,就投降的。

    “好了,收起你们那丑陋的嘴脸吧,这里是钱宝商行,只要我刘一在这里,就容不得你们放肆。”刘一大吼道。

    刘一吼声一出,果然就吼住了那些筑基期护卫,这些护卫,虽然背叛了钱宝商行,但是,对于刘一等人,他们还是很害怕的,想到刘一当初居然不惧怕以前自由修真坊市的人,还和自由修真坊市作对,硬是从自由修真坊市的人手里夺走了自由修真坊市,他们心里就更加害怕了。

    “呵呵,你们不用害怕,你们已经是我们平南宗的修士了,他刘门主再厉害,也没法把你们怎么样的。”平南似乎看出了大家害怕刘一,于是就开口安慰道。

    “宗主说的对,我们是平南宗的人了,我们怎么会害怕呢?大家都挺起胸膛,从今以后,我们不要害怕任何人,我们不能给平南宗丢人。”那唯一的结丹期巅峰修士开口鼓励大家道。

    “对,我们是平南宗的修士,我们怕个毛啊。”

    “就是,钱宝商行算什么,我还是平南宗的。”

    “兄弟们,都给我准备好,等会我们争取多宰几个钱宝商行的结丹期修士,看他们以后还敢不敢再吼我们。”

    果真,他们对于刘一的惧怕,在想到自己是平南宗修士时,就不再害怕了。

    “唉!天作孽,尤可活,自作孽,不可活,你们难道不知道,背叛是没有好下场的吗?”刘一道。

    “好了,刘门主,你也不用再吓唬他们了,如今,他们体内的禁止已经被解除,你也没法控制他们了,所以,你这些威胁的话就不要说了,说了也是没有用的。”平南道。

    “吓唬?威胁?我刘一是这样随便吓唬威胁别人的人吗?”刘一道。

    虽然,刘一确实是经常吓唬威胁别人,尤其是以前的钱宝商行,为了在西城和南城立足,可是自身实力有不强,只好装着很强大的样子,吓唬威胁别人,让被的势力认为钱宝商行的实力很强大,不敢轻易招惹钱宝商行。

    到如今,大家也不知道钱宝商行的具体实力,只知道钱宝商行的实力很强,钱宝商行隐藏的很深,其实,钱宝商行的真实实力很菜,一切强势,都是披着虎皮的老鼠和兔子之类的弱小动物,却一直吓唬这老虎狼豹之类的凶悍动物。

    不过,对于这些,刘一是不会承认的,而且,就算刘一承认,在没有确实的证据之前,大家也不会相信的,大家更多的是以为刘一又想打什么坏主意。

    “好了,刘门主,别说这些没用的,我再说一遍,你们是投降还是负隅顽抗?”平南道。

    “呵呵,平宗主,你太自信了,而且,你也太不把我们钱宝商行放在眼里了,你认为,只靠他们这些垃圾护卫,我们钱宝商行能够发展到这个程度?”刘一反问道。

    钱宝商行在南城的发展,除了几个主要人物发挥作用之外,其他的,都是依靠在南城招收的修士,至于西城来到这里的钱宝商行的修士,他们似乎没有发现,这让所有南城的势力都不明白,钱宝商行来南城的修士,究竟有多少,要是只是几个重量级的人物来了,其他修士没来,打死他们,他们也不相信,可是,如果其他修士来了为什么大家发现不了呢?

    这让大家觉得钱宝商行很神秘,大家对于神秘的事物,一般都 保持警惕与敬畏的态度,因此,对于钱宝商行,南城的修士都采取能不得罪,就尽量不得罪的态度。

    尤其是随着南城的越加混乱,而钱宝商行在南城却飞速发展,这就更加让大家认为钱宝商行肯定隐藏有厉害的高手和势力没有露面,否则,钱宝商行也不敢如此发展。

    如今,听到刘一这么一说,钱宝商行里面的各个势力之人,也是心里一宽,虽然大家猜测钱宝商行有后手应对这种危机,但只是猜测,没有可信的证据,如今听到刘一亲口承认,那么,这就错不了,钱宝商行果然有后手,这次大家不用死了,平南宗要倒霉了。

    “还有什么后手,尽管使出来吧,我也知道,你们钱宝商行不可能只凭借他们,就发展的如此迅速。”平南道。

    “你会见到的,不过,在你见到这之前,我们还是先处理这些叛徒再说吧,我们我要处理我们钱宝商行的叛徒,平宗主,你不会有意见的吧?”刘一道。

    “呵呵,刘门主说笑了,他们可不是你们钱宝商行的叛徒,而是我们平南宗的修士,如果刘门主要对他们出手,我平南宗肯定不会袖手旁观的。”平南道。

    如今,钱宝商行的这些护卫投靠了平南宗,如果平南对这些投靠过来的修士,在众目睽睽之下不管的话,那么,以后还有谁会投靠他们平南宗呢?

    要知道,平南宗要统一南城,也只是统一南城,而不是屠杀南城,因此,就算统一南城之后,也需要各个势力的修士来替他管理南城,因此,对于投靠之人,平南绝对不能不管他们。

    “哈哈,叛徒就算叛徒,就算他们躲到你们平南宗,还是叛徒,再说了,他们既然背叛了我们钱宝商行,难道平宗主就不害怕他们有一天也背叛你们平南宗?”刘一道。

    “哈哈,刘门主,你就不必再离间我们了,我和你不同,你是奴役他们,给他们下禁止,因此,他们才会背叛你的,而我,我没有奴役他们,我就是真心当他们是我们平南宗的弟子,因此,我相信他们不会背叛平南宗的。”平南道。

    “对,宗主说的对,我们是不会背叛平南宗的。”

    “我们做钱宝商行的护卫,也只是被迫而已,如今加入平南宗,也只是摆脱虎口,并不存在背叛一说。”

    “就是,钱宝商行奴役我们,我们现在有机会反抗,自然要反抗,怎么能说我们背叛呢?”

    总之,听说了平南不会放弃那些护卫之时,那些护卫胆气也上来了,于是,开口就为自己辩解,声称自己不会叛徒,毕竟,谁也不想背上叛徒的罪名。

    “呵呵,平宗主,你大概还不知道,我刘一要谁的小命,没有人能够保住他,更何况还是背叛了钱宝商行的叛徒。”刘一道。

    “哦?是吗?我也想知道,在这种情况下,你是怎么要他们的小命?”平南道。

    现在,如果平南不管这些护卫,也许凭借钱宝商行这些结丹期修士,还真的能够解决这些护卫,可是,有了平南宗修士的帮忙,别说解决这些护卫,就是钱宝商行的结丹期修士,都未必能够逃走,未必能够保的了性命。

    除非刘一能够派出钱宝商行隐藏的神秘力量,否则,这次钱宝商行是在劫难逃,对于钱宝商行隐藏的力量,平南一直在猜测,也一直在调查,可惜,就是没用一点消息,好像就是钱宝商行没用隐藏力量一样。

    其实,钱宝商行也确实没有隐藏力量,他们的力量,都暴露在各个势力当中,可是,这些势力都不相信眼前的,刘一也没什么办法,再说了,这种情况,也是刘一乐意见到的,也只有这样,刘一他们才有时间来发展,对于现在的钱宝商行和第一门来说,最缺的就是时间,只要有足够的时间,刘一相信第一门能够不惧怕任何势力。

    “呵呵,要他们的小命,其实很简单。”刘一笑呵呵的道,接着,刘一又道:“爆!爆!爆!????”

    轰!

    轰!

    轰!

    钱宝商行的护卫,一个个自爆起来,把周围的平南宗修士个炸伤,炸死。

    “啊!????”

    “啊!我的腿???”

    “啊!我的胳膊!????”

    “啊!,门主,小额死了????”

    随着一个个护卫自爆,平南宗的修士也是惨叫一片,这些修士,原本是靠近这些护卫,准备保护他们,以防钱宝商行的结丹期修士对他们动手,哪里知道,他们突然自爆,炸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好在这些都是筑基期修士,就算自爆,造成的威力也是有限的,否则,平南宗的修士,也许大部分都要交代在这自爆当中。

    “你!????”平南看着自己带来的修士,虽然死亡的不多,但是,受伤的也不少,不由的怒吼着看着刘一。

    “呵呵,这就是背叛下场,有什么好奇怪的,既然我们敢给他们下禁止,更放心他们,相信他们不会背叛,自然就有处罚背叛的方法,怎么,平宗主,你不会以为我们钱宝商行下的禁止就那么容易解开吧?”刘一道。

    “倒是小看了你们,不过,你以为没了他们,我们就不能把你怎么样了吗?实话告诉你吧,这次,我是志在必得。”平南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