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平南的话,刘一也知道,平南既然率领平南宗攻击钱宝商行,就一定有所准备,这些被收买的钱宝商行的护卫,只是平南的第一手准备罢了,他们对于平南宗的最大作用是破除钱宝商行的阵法,而非他们的战斗力,如今阵法已破,剩下的这些护卫,作用已经不大了,死了也就死了,对于平南宗的战斗力,并没有多大的影响。

    当然了,这些护卫的自爆,也让平南宗出现不少的损伤,这样影响了平南宗的战斗力,但是,在平南看来,对于大局,是无关紧要的,最多只是局部影响而已。

    这一点,刘一也明白,因此,刘一也不打算拖延下去,平南宗还有什么后手刘一不知道,但是,刘一知道,自己钱宝商行没用什么神秘的厉害高手,这些所谓的神秘厉害高手,都是其他人瞎想的而已。

    “平宗主既然对我钱宝商行志在必得,那就战吧。”刘一道,刘一决定快刀斩乱麻,让平南宗的后手来不及出手,就留下平南的人,于是,刘一接着又道:“诸位,速入自由峰。”

    听到刘一的声音,其他被平南宗包围的修士,不敢怠慢,都拼命进入自由峰,但是,平南宗的修士,却不敢贸然进入自由峰,自由峰的阵法厉害,是大家就早有耳闻的。

    就在平南宗修士犹豫这么一瞬间,整个钱宝商行,突然冒起成千上万光芒,这些光芒,直奔平南宗的修士而去,而且,每道光芒,似乎都散发出结丹期初期修士一击的能量,不过这些能量没有散发出来,而是隐藏在光芒中,这些光芒,也许没有碰到平南宗的修士,是不会释放出其中的威能的,这些光芒,毫无疑问是成千上万的阵法,这些阵法也不是什么厉害的阵法,却是一座座攻击阵法,而且只有一击之力。

    “啊????”

    “啊???”

    “啊???”

    一时间,整个钱宝商行,平南宗的修士惨叫连天,一片惨叫之声。

    平南看着这铺天盖地的的光芒,没道光芒都隐藏着惊人的能量,这些能量,足以抵得上结丹期修士全力一击。

    看此情景,犹如成千上万的结丹期初期修士在攻击他们平南宗,饶是平南宗的修士厉害,也抵挡不了这成千上万的攻击。

    就像个人再强大,也抵挡不了千军万马一样,如今的平南宗修士,就犹如有千军万马在攻击他们,这叫他们如何抵挡啊。

    接着,就看到这些光芒一个闪烁,就没入平南宗的修士群当中,虽然平南宗的修士,在光芒亮起之时,就已经施展了防御功法,形成了严密的防御,奈何这次攻击的规模太过宏伟,以至于他们的防御只是阻挡了一瞬间,就立刻被这些光芒给无情的摧毁。

    光芒摧毁平南宗修士的防御之后,继续朝着平南宗修士攻击而去,在平南宗修士群中炸开,让平南宗修士惨叫连天,伤亡巨大。

    这些阵法,虽然只是一次性阵法,攻击也只有一波攻击而已,但是,就这么一波攻击,就让平南宗损失惨重,比刚才那些护卫自爆,产生的威力大多了。

    “攻击!”刘一道,在一波阵法攻击刚刚结束时,刘一就下达了攻击的命令,而刘一自己也是率先冲了出去。

    在平南宗的一众人当中,平南是元婴期修士,其他都是结丹期修士,而钱宝商行恰恰没有元婴期修士,就连来到钱宝商行的其他势力,也没有元婴期修士的到来,更是让人无奈的是,刚才猛烈的阵法攻击,对于平南宗其他修士,也许伤亡惨重,但,对于平南来说,却是毫发无损,因此,刘一只好对上平南,否则,是没人能够挡住平南的。

    “哈哈,平宗主,没想到我们刚刚比试完,这又开始斗上了。”刘一道。

    刘一一边打量平南,一边查看其它修士的战斗情况。

    在刘一下达攻击命令只好,钱宝商行的所有结丹期修士,都冲出去了,冲出去和平南宗的修士战斗,而其他各个势力的修士,看到钱宝商行的修士都冲出去了,他们也就跟着冲出去,和平南宗的修士战斗。

    这次平南宗的目的很明显,就是要留住这里的所有人,而并非单单攻击钱宝商行,因此,对于其他各个势力的修士来说,这也是没有选择的,如果平南宗只是攻击钱宝商行的话,他们也许不会出手,毕竟,如果只是钱宝商行的事情,他们也就没有必要为了钱宝商行的事情,而得罪平南宗这样的大势力。

    如今,留在钱宝商行的修士,不管是和平南宗有仇也好,和平南宗无怨也罢,这次只是为了活命,他们就必须拿出全力,全力攻击平南宗的修士,只有击退了平南宗,他们才有活命的机会,除非他们愿意投靠平南宗,这显然不是他们愿意的事情。

    各个修士面对损伤惨重的平南宗修士,虽然数量不如平南宗修士,但是,在战斗之下,却也没有落入下风,而是攻防有据,陷入平衡,大家都占不了便宜。

    看到这种情况,刘一也就流露出来一丝笑容,原先只有被屠杀的局面,到现在双方持平,谁也占不了上风,对于刘一来说,这是难得的结果,也是刘一一直想要的结果,至于取胜,刘一觉得很难,毕竟这次平南宗有备而来,钱宝商行想要取胜的话,付出的代价肯定不小,如果可以让平南宗知难而退的话,那就最好,否则,就算取胜很艰难,刘一也只有努力争取了。

    “哈哈,平宗主,看来,你们平南宗这次也没有多少胜算啊。”刘一道。

    刘一的实力,不说强平南多少,但是,刘一自信,至少不会差平南多少,因此,平南想要战胜刘一很困难,只有其他人战斗,也是如此,不管哪方胜利,都是惨胜,刘一相信这也不是平南想要的结果。

    “哼,倒是小瞧了你,没想到你竟然让人在钱宝商行布置了如此多的一次性攻击阵法,不过,就算如此,我们照样拿下你们钱宝商行。”平南冷哼道。

    这次的阵法攻击,令平南宗损失惨重,导致原本可屠杀钱宝商行的平南宗修士,现在只能和平南宗修士打个平手,平南心里自然也就怒火冲天,可惜,却也无法改变事实。

    至于和刘一动手,平南倒是没有第一时间对刘一出手,双方都知道对方实力,知道他们是没法很快分出结果,大家实力相当,因此,只要牵制对方,没法让对方加入战斗当中就行了。

    “也许吧,不过,就算拿下了我们钱宝商行,不知道你这次带来的这些修士还剩多少,损失了这么多修士,我想对于你们平南宗,也是有一定的影响吧,再说了,你也知道,这些修士,可是没法拿下我们钱宝商行,想要拿下我们钱宝商行,你们要付出的代价,可不仅仅是这一点点,不如你们就此退去如何?”刘一道。

    现在的钱宝商行,正处在高速发展时期,刘一真的不希望因战斗而影响钱宝商行的发展,如果在过几年或者几十几年,那么,钱宝商行可以不惧南城任何势力,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只是虚张声势。

    “退去?不可能,虽然我们这次没料到你们钱宝商行居然布置了如此多的阵法,让我们损失惨重,但是,这点损失,对于我们平南宗来说,还是能够承受的了的。”平南道。

    “好啊,我就看看你是如何承受的了的。”刘一道。

    在刘一刚说完,平南发现,虽然平南宗修士和其他修士斗个旗鼓相当,但是,平南宗修士在钱宝商行结丹期修士的手底下,却是根本不是钱宝商行修士的对手,不一会,钱宝商行的结丹期修士,就解决了大量的平南宗修士,照这样的速度下去,要不来多久,平南宗的修士,就会被钱宝商行的修士解决,看到这里,平南心里也是大惊,他根本没有想到,钱宝商行的修士,居然各个都是那么厉害,居然比起其他势力的修士,强大了好多好多。

    看到这里,平南知道,不能再这么下去,再这么下去的话,说不定还真的没法胜利,因此,平南对着刘一道:“刘门主,你们钱宝商行果然厉害,不仅经商厉害,连训练修士也是很厉害,同级修士的实力,都比别的势力的修士,厉害一筹。不过,你们再厉害,也到此为止吧。诸位长老,你们还不出手?”

    平南话语刚落,就看到数十道人影飞入钱宝商行,这数十道人影,各个散发出惊人的气息,从这些修士的气息可以看出,这些修士,都是元婴期修士,真没想到这次为了对付钱宝商行,平南宗居然派出了数十个元婴期修士。

    就那数十个元婴期修士,就足以灭南城任何势力,可以说,在那数十个元婴期修士面前,钱宝商行没有了反抗的本钱,而各个势力的修士,也是个个面如死灰。(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