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个个面如死灰的各个势力的修士,刘一知道不能再战斗下去了,再战斗下去,也只有自取灭亡,于是,刘一大声道:“大家快随我进入自由峰,赶快进入自由峰。”

    听到刘一的命令,大家毫不犹豫的进入了自由峰,对于各个修士来说,在数十个元婴期修士面前,根本就没有抵抗的能力,如果进入自由峰,靠着自由峰的阵法,也许还真的能够抵挡这数十个元婴期修士,毕竟,钱宝商行的阵法,是出了名的厉害。

    当然了,究竟有多厉害,大家也不知道,只是听那些从西城来到修士说,钱宝商行的阵法是非常非常的厉害,而且,从前面几个阵法也可以看出,钱宝商行的阵法确实很厉害。

    钱宝商行的防御阵法如何,大家不知道,毕竟这个防御阵法,被破除了,但是,攻击阵法的厉害,大家是知道的,就这么一波阵法攻击,就让平南宗损失惨重,要不是来了数十位元婴期修士,最终胜利的是谁还未可知。

    如今,自由峰的阵法,比钱宝商行的阵法,更加厉害,这是每个来到钱宝商行的修士都知道的,既然自由峰的阵法更加厉害,那么,抵挡数十个元婴期修士,似乎也不是没可能的事情。

    “刘门主想要靠这些阵法阻挡我们?”站在自由峰外,平南看着自由峰的阵法,开口道。

    “怎么?不可以吗?这个阵法,可不是外面的阵法,那么容易破坏。”刘一站在自由峰里面开口道。

    自由峰的阵法,一直都开启着,虽然开启阵法要耗费很多能量,但是,自由峰是整个钱宝商行的中心,也是钱宝商行的根基所在,因此,对于刘一来说,为了以防万一,一直开启自由峰的阵法,是必要的。

    更主要的是,自由峰的阵法的阵基守卫森严,不是一般人能够破坏的,刘一相信,就算他们能够破坏钱宝商行的阵法,也没法破坏自由峰的阵法。

    “呵呵,你认为我们所有人都进入里面,你这个阵法,能够困住我们所有人吗?”平南问道。

    “不能,有了这数十个元婴期修士,想要困住你们所有人,肯定不可能,不过,你别忘了,我开启阵法,也不是为了困住你们所有人,只要困住你们这些元婴期修士一时半会,在那一时半会时间里面,我亲自出手,宰杀你们这些元婴期修士不就行了。”刘一道。

    只要有阵法的干扰,刘一在阵法中宰杀这些元婴期修士,也不是没有可能,因此,被刘一这么一说,平南也不敢冒然带人入阵。

    这些元婴期修士,可不是结丹期修士可以比拟的,元婴期修士,是平南宗强大的根本,就算损失一个,平南都要心疼不已,如果全部损失的话,就算拿下了钱宝商行,对于平南来说这也是得不偿失的事情。

    刚才,死伤那么多结丹期修士,平南都不怎么心疼,但是,元婴期修士却不同,那是老祖宗级别人物,一个都是了不起,更何况多个。

    “是啊,如果有阵法,我们确实不能把你们怎么样,可是,如果没了这阵法呢?”平南道。

    “没了这阵法?怎么?又有人背叛了?”刘一疑惑的问道。

    就在刘一话语刚落,就听到:“轰!轰!?????”

    几声轰响之后,钱宝自由峰的阵法应声而破。

    “这????”

    “这,怎么可能????”

    “怎么会是他们????”

    阵法被破,自由峰里面的修士都有些不知所措,别自由峰里面的其他修士,就连钱宝商行的其他修士,也是有些口呆目瞪,不知怎么办才好。

    同时,大家也将目光看向阵基处,看到的居然是南皇宗等势力带领大家攻破的阵基,而此时,他们正带领大家逃出自由峰。

    南皇宗宗主等人也明白,他们破坏了阵法,如果不尽快逃出自由峰的话,必须要面对钱宝商行的修士在阵法被破时的怒火,这个怒火,是他们承受不了的。

    到了此时,不用说,大家也明白,南皇宗等东区势力都已经投靠了平南宗,难怪平南宗敢打钱宝商行的主要。

    “怎么样?刘门主,现在我们平南宗有资格拿下你们钱宝商行了吧?”平南看着刘一道。

    此时,阵法被破,钱宝商行赖以生存的阵法没了,就等于断了钱宝商行的手和脚,因此,在平南看来,要拿下钱宝商行,不是什么难事了,唯一麻烦的是,不知道钱宝商行隐藏的势力如何?

    “真没想到,你们平南宗居然悄无声息地统一了东区,看来你们要统一整个南城,简直轻而易举。”刘一道。

    凭借平南宗现在表现出来的实力,刘一想不出,在南城,还有哪个势力能够阻挡他们的步伐。

    “不,其他势力或许不算什么。可是你们钱宝商行不同,没有解决钱宝商行,我就一天都不放心,因此,我觉得我们还是先解决钱宝商行再说,只要解决了钱宝商行,我想南城再也没有任何势力可以阻挡我们的了。”平南道。

    钱宝商行的实力,一直传的比较传奇,一直以来,大家都以为钱宝商行很厉害,大家都不敢轻易招惹钱宝商行,就连平南宗,一开始也是不敢招惹钱宝商行,只是如今,平南宗有了一统南城的本钱,而且,快要统一南城了,可以说,如果不是为了解决钱宝商行,说不定都已经统一了南城,如今,平南相信,只要解决了钱宝商行,那么,统一南城,也只是分分秒秒的事情。

    “哈哈,承蒙平宗主看得起我们钱宝商行,不过,想要灭我们钱宝商行,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我记得平宗主曾今说过,我们钱宝商行和你们平南宗互不干涉,你们统一你们的南城,我们钱宝商行继续做我们的生意,没想到平宗主这么快就失言了。”刘一道。

    刘一经验南城钱宝商行,只是为了做生意,因此,对于平南宗他们各个势力之间的战斗,刘一是不感兴趣的,本来刘一还以为可以和平南宗和平共处,现在看来是不可能的了。

    不过,刘一想要和平南宗和平共处,但是,对于平南宗来说,平南宗是不愿意看到一个实力强大的势力,就在自己的势力旁边安家落户,因此,对于平南宗来说,解决钱宝商行也是正常的事情。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我想刘门主也应该明白。”平南道。

    钱宝商行虽然只是个商行,是以商业为主,可是,钱宝商行背后站着第一门,钱宝商行只是第一门的一个部门,因此,任何势力可以不在意钱宝商行,却不能不在意第一门,因此,解决钱宝商行,以防第一门趁机而入,这是必须的。

    “好吧,既然如此,那就战吧。”刘一道。

    刘一虽然说战,但是,刘一没有冲出自由峰,而刘一没有冲出去,其他修士,自然也就不会冲出去。

    刘一没有冲出去,平南宗的修士,也不敢第一时间的冲进来,毕竟,开始的那一波攻击阵法,那一波攻击波,给了平南宗修士一个很大的教训,他们再也不敢小看钱宝商行的阵法了。

    “怎么?平宗主,不敢让你的人进来?”刘一看到平南宗的修士,不敢上前,就开口道。

    “你????”平南听到刘一的话,也不知道说什么好,说实话,他也确实有点忌惮刘一的阵法,开始那个阵法,那一波攻击波,给了平南太大的震撼了。

    还好刚才那一波攻击波的每一道攻击,都只有结丹期初期的威力,如果是结丹期中期或者后期,平南都不敢想象下去。

    可是,平南不相信刘一布置不出结丹期中期或者后期威力的攻击阵法,只能说刘一没想到阵法会破,没想到要用到这些阵法而已。

    这自由峰里面,说不定就是有结丹期中期或者后期的阵法,这才是平南不敢冲进去的原因,如今的平南,已经是进退两难了,不过,平南不愧是平南宗宗主,他很快就有了决定,也判断出了现在的形势。

    “刘门主,我想自由峰里面就算有一波很厉害的攻击波,他也是不分敌我的攻击吧,既然如此,那我们就进去又如何,大不了大家同归于尽罢了。”平南道。

    到了现在,平南已经没有退路了,他必须做出选择,如果就此推出的话,他也很不甘心而且,他也相信,就是里面有一波攻击,那么,最多他带来的这些结丹期修士全部死亡,但是,他相信,这些元婴期修士,还是能够活下来的,因此,他决定闯入里面。

    “那你们就进来试试吧。”刘一道。

    “试试就试试,走,大家跟我进入自由峰,我们合力宰了他们,我还不信他们能够再玩出什么花样来。”平南大手一挥,开口道。

    于是,平南宗修士连同东区的各个势力的修士,都冲入了自由峰,准备拿下刘一等人,只要拿下了刘一等人,那么,钱宝商行也就完了。(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