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峰里面,以刘一为首,站着一大群修士,这一大群修士,有钱宝商行的一众修士,也有随刘一一起来到南城的西城各个势力的修士,诸如李家家主等人,也有来到钱宝商行,参加钱宝商行举行的七天拍卖会或者其他事务的南城各个势力的修士。

    这些修士,都看着为首的刘一,面露异色,从西城来到各个修士,对于刘一,都是十分信赖,相信刘一能够解决眼前的问题,尤其是自由峰里面,还有个自由修真坊市,虽然现在被弃不用,但是,那个阵法还在,如果实在挡不住那些修士的话,只要躲进里面,就算平南宗那些元婴期修士,却也拿他们没有办法,现在刘一没有叫他们躲入里面,说明刘一还有应敌的办法,因此,他们丝毫不当心。

    南城各个势力的修士,却不相同,南城各个势力的修士,并不知道自由峰里面还隐藏一个厉害的阵法,因此,也不确定刘一是否还有厉害的后手,看到平南宗的修士,欲进入自由峰,脸色自然大变,不过,这时,也没有什么好的应敌办法,毕竟,对方实力太强悍的,这时,也就只期望钱宝商行能够有什么隐藏的厉害后手了。

    刘一和梦小娇,算是这群人当中,神色最为轻松的人了,对于钱宝商行的具体状况,也就属他们两人最为清楚,对于隐藏的后手,也是他们两人最为清楚,正是因为他们自己清楚自己的后手,因此,他们一点也不当心。

    倒是钱宝商行的其他修士,看着刘一,脸上流露出了不一样的神色,似乎在问刘一,是否先退回自由修真坊市再说。

    不过,看着刘一的镇定,平南心里却是流露出了疑惑的神色,道:“大家小心些,我总感觉似乎有些不对劲。”

    还没有进入自由峰,只是在自由峰边缘,马上就要进入自由峰了,平南却说出了这样一句话,让正在前进的平南宗修士一顿,也停止不前。

    “宗主,有什么不对吗?”有人问道。

    刚才,钱宝商行的一次性攻击阵法,给大家的映像太深刻了,让大家现在都不敢掉以轻心,生怕一不小心,又遭到钱宝商行的阵法攻击。

    钱宝商行之前的这些阵法攻击,威力不是很强大,只要小心防备,也不会出什么大问题,但是,没有防备的话,轻则受伤,重则重伤,不小心的话,还可能有生命危险,因此,对于自由峰,平南虽然看到刘一就站在前方,但是,平南也不敢掉以轻心,让大家小心,不要大意,冒然冲入自由峰,以防中了刘一的诡计。

    可是,不冲入里面行么?答案是否定的,如果不冲入里面,就没法把刘一他们怎么样,没法把刘一他们怎么样,他们这次攻击钱宝商行的行动将是失败的行动。

    这次攻击钱宝商行,不仅得罪了钱宝商行,还把南城其他所有势力都得罪了,如果没有把钱宝商行拿下,等钱宝商行晃过劲来,组织南城其他势力一起攻击平南宗的话,平南也不敢保证能够抵挡的了,就算抵挡的了,平南宗也将损失惨重,甚至从此一蹶不振,因此,此次,必须把钱宝商行拿下。

    钱宝商行不仅本身厉害,而且他们的超然性,要是他们愿意联合其他势力一起攻击平南宗的话,南城其他势力肯定会热烈响应,如果灭了钱宝商行,那么,平南宗不仅展现出了自身的实力,让其他势力不敢轻举妄动,还让其他势力没法组织起来,一起攻击平南宗,毕竟,平南宗其他势力,一向谁也不服谁,根本就没法联合起来统一行动。

    “嗯,刘一这么自信的在自由峰等待我们,而没有逃走,肯定还有什么手段,因此,大家不要掉以轻心,不过,我们已经攻击了钱宝商行,这次就必须把他们拿下,否则,他们组织其他势力,一起个攻击我们,我们就麻烦了。”平南道。

    钱宝商行的原则是人不惹我,我不惹人,人若惹我,我必惹人。

    因此,之前平南宗哪怕把南城闹个天翻地覆,只要没有惹到钱宝商行,钱宝商行也不会多管闲事,可是,现在,平南宗攻击了钱宝商行,哪怕现在平南宗退出,说以后不再惹钱宝商行,钱宝商行也是不会答应的,因此,对于平南宗来说,唯一的做法,就只有把钱宝商行给灭了。

    刘一也明白平南宗的处境,因此,刘一站在自由峰里面,只是静静的看着平南宗的修士缓慢小心的前进,却也没有多说什么。

    其实,刘一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说自由峰有陷阱,吓唬平南宗,不可能,就算说了,平南宗的修士,也必须硬着头皮进来,说就此结束,一笔勾销,别说平南宗修士不会相信,就是刘一自己也不愿意就这样一笔勾销,平南宗攻击了钱宝商行,不让平南宗付出一点代价,怎么可能一笔勾销呢?

    甚至刘一都期待着平南宗的修士快点进入自由峰,进入自由峰后,刘一好和他们算算账,让平南宗修士,甚至整个南城的修士知道,得罪钱宝商行的代价是什么?

    “宗主,好像没什么危险?”平南宗的修士,走入自由峰后,没发现什么危险,就开口对平南道。

    “嗯,我看到了,你们小心一点。”平南道。

    由于平南忌惮刘一,因此,平南没有让所有平南宗的修士一起进入,而是让部分修士在前面开路,如果没有危险的话,其他修士再跟着进入。

    其实,这样做,也没什么很好的效果,毕竟,如果有阵法,也是受刘一的控制,刘一没有激发阵法,阵法就不会启动,阵法不启动,前面探路的人也就发现不了。

    不过,这样做,至少让平南心里安心一些,毕竟,如果有什么危险,也有前面开路的修士先挡一下,由此可见,先前的一系列动作,确实让平南心里有些害怕了,否则,以他的才智,不应该这样做。

    看到平南如此小心谨慎,刘一笑了:“哈哈,平南,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胆小了?”

    刘一这么一句话,让跟在刘一身边的修士,都放松了下来,刚才的紧张全都消失不见了,不过也是,大家一听刘一的话,在看看平南的做法,就明白,平南对于自由峰,其实十分忌惮,这样的话,就算刘一没有其他的后手,面对这样紧张兮兮的平南宗修士,他们也有了逃走的可能。

    气势,这就是气势的作用。

    平南宗修士现在气势全无,而刘一他们,他们则气势高涨,对于接下来的战斗,也充满了信心,不再像刚才那样,只是期待刘一的后手。

    双方气势的变化,平南也注意到了,可是,这时,他也改变不了什么,更何况,他对于刘一有后手,也是一直深信不疑,只是一直不明白刘一的后手是什么,而且,为什么刘一现在还在隐藏后手。

    甚至,平南这次都有些后悔,后悔如此冒然的攻击钱宝商行,在平南看来,钱宝商行就算隐藏了一些元婴期修士,有他们平南宗出动的数十个元婴期修士,也能够解决,谁曾想到,刘一的后手还没有见到,刘一就让他平南和平南宗修士如此狼狈不堪,甚至,现在数十个元婴期修士出现了,也不见刘一出动什么后手,更可气的是,刘一就这么站在自由峰,却让自己等人对刘一,对自由峰,不得不小心翼翼。

    纵然平南忌惮刘一,忌惮自由峰,但是,这时,他还不得不进入自由峰,随着平南的进入,平南宗的修士,全部都进入了自由峰。

    进入自由峰后,发现没什么异常,平南也不自觉的呼出了一口气,刚才的紧张谨慎,现在终于放松了。

    至少,从目前看来,刘一没有设置什么陷阱,再说了,就是自由峰有一些一次性攻击的阵法,刘一现在也不敢轻易激发,除非刘一打算和大家一起同归于尽,但是,这显然不可能的,这里只是南城的钱宝商行,钱宝商行,除了南城外,西城还有,更何况刘一还有个第一门,因此,对于刘一来说,保命要紧,一般来说,是不会轻易和大家同归于尽的。

    而且平南也相信,就算他能够把这里的钱宝商行给灭了,最多就算把刘一他们赶出南城而已,并非灭杀刘一,平南相信,以刘一的手段,要逃走的话,还是很轻易可以逃走的。

    “刘门主,我上来了,如何?如果有什么手段,就使出来吧,否则,钱宝商行你是没法保住了。”平南道。

    “呵呵,平宗主,你很自信啊。”刘一道。

    “怎么?刘门主打算激发阵法,来个同归于尽?”平南道,接着,平南又道:“我相信刘门主是个聪明人,不会做这种傻事的。”

    “呵呵,平宗主,你说对了一半,我确实要启动阵法,不过,却不和大家同归于尽。”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不知平宗主有没有听过请君入瓮一说。”

    说完,刘一就立刻启动了阵法。(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