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到刘一说“请君入瓮”四字之时,平南就知道自己中计了,既然是“请君入瓮”,那么,接下来毫无疑问就是“瓮中捉鳖”了。

    “快退!”平南大吼道。

    没有犹豫,平南自己就率先行动,急速后退,可惜,刘一启动的阵法速度太快了,平南刚刚后退,就发现,自己处在了一个陌生的环境里面,不用说,平南也知道,自己已经陷入刘一布置的阵法当中,只是,让平南想不通的是,自由峰的阵法,明明被破坏了,刘一怎么还能启动阵法,把他困住。

    随着阵法的启动,眼前景色大变的不仅仅是平南,就是随平南一起进来的平南宗修士和原本就在自由峰的各个势力的修士,都发现自己眼前的景色变了,变得十分陌生,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其实,对于这种情况,大家都明白,眼前的陌生景色,只是阵法形成的效果,而非大家真的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大家其实还在原来的地方,可惜,明明知道自己还在原来的地方,眼前的陌生景色都是假的,可是大家就是找不出破绽,也不敢轻举妄动,大家都明白,也许现在大家都在原来的地方,可是,一动的话,也许就不知道出现在什么地方,对于他们来说,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站在原地,以不动应万变。

    这突然的变故,不仅让平南脸色难看,就是与平南一起进来的数十个元婴期修士,也是脸色狂变,一副担心的模样,显然,对于这个阵法,他们有些担心,但是,却没有多少害怕,他们都是元婴期修士,他们自信他们能够闯出去,之所以担心,是担心平南宗的其他修士,担心其他修士没法闯出去。

    平南宗的其他修士,也不出大家意料,在被阵法困住之后,就顿时惊慌失措,惊恐不已,钱宝商行的阵法,早已深入人心,大家都知道,钱宝商行的阵法厉害无比。

    倒是南城其他势力的修士,被阵法笼罩之后,非但没有害怕,还一个个兴奋不已,钱宝商行的阵法被破之后,居然还有阵法困住平南宗的修士,这太出人意料,也让大家明白,也许这次平南宗真的要铩羽而归,那么,他们就真的得救了,他们怎么能够不高兴呢?

    “动手!”刘一在阵法一启动,就开口吩咐道。

    阵法困住的只是平南宗修士和南城各个势力的修士,至于钱宝商行的修士,和跟随刘一一起来到南城的西城的各个势力的修士,却没有被阵法困住,当然了,这也是控制阵法的刘一有意为之,否则,只要在自由峰的修士,都会被阵法困住。

    而南城的各个势力的修士,却被刘一用阵法困住了,说实话,经历了南皇宗等势力投靠平南宗,破坏钱宝商行的阵法之后,刘一已经不相信南城的任何势力了,因此,在刘一看来,还是把南城的所有修士都困住,才是最为安全的。

    至于出手,就由钱宝商行的修士和跟随刘一来到南城的各个势力的修士出手足以,他们人数虽然不是很多,但是,各个都是好手,各个都是一个顶俩的的好手,在这种情况下,最适合他们出手了。

    “啊????”

    “啊????”

    “啊???”

    一个个的平南宗修士惨叫,而后倒地死亡。

    在刘一下令动手之后,钱宝商行的修士和跟随刘一一起来到南城的各个修士,都朝着平南宗的修士出手。

    平南宗的修士,还在慌乱当中,就被钱宝商行的修士以及跟随刘一一起来到南城的西城各个势力的修士偷袭,一个个惊呼惨叫,接着,一个个在惨叫之后,就陨落了。

    出手的各个修士,本来就是结丹期修士中的佼佼者,就是不用偷袭,就是公平正面的战斗,他们也不惧怕平南宗的修士,更何况现在还是偷袭慌乱中的平南宗修士,简直就是手到擒来,轻而易举。

    “大家小心,不要乱动,站在原地,小心防御,应付敌人的偷袭。”平南听到一个个修士的惨叫之声,就知道他们遭到了钱宝商行修士的攻击,这时大家都在阵法当中,唯一能做的就只有站在原地,以不变应万变了,也只有这样,才可能抵挡敌人的偷袭,否则,他们乱动的话,引起阵法的变化,将会让他们更加难以应付。

    听到平南的话,平南宗的修士,也是没有那么慌乱,更加安心一点,剩下来的修士,都小心翼翼的防备着,这样一来,钱宝商行的修士,想要偷袭他们,也是更加困难了。

    “大家小心,别急,慢慢偷袭!”刘一道。

    刘一来了个请君入瓮,让平南宗的修士都进入了自由峰,如今启动阵法,把平南宗的所有修士困住,刚好可以瓮中捉鳖,因此,刘一也没有急着要把平南宗的修士解决,而是让大家小心一点,偷袭时,别大意,而是找准机会,再偷袭。

    反正平南宗的修士被困住,逃也逃不掉,因此,只要小心一点,发现破绽,就偷袭他们,没有发现破绽,也就不急着偷袭,反正在刘一看来,自己有的是时间,就算慢慢玩,也能玩死他们。

    刘一对于这自由峰的这个阵法,有着相当的自信,自信能够彻底困住平南的进入自由峰的所有修士,不然,怎么叫做瓮中捉鳖呢?

    “啊?????”时不时的,有着一声惨叫出现。

    平南宗的修士有了防备,想要偷袭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此,像刚才那样惨叫一片的情况是不会出现的,不过,时不时的出现一声惨叫之声,还是时常有的事情。

    而平南听到时不时的惨叫之声,也是脸色苍白,这样下去,平南宗的修士,迟早要被钱宝商行给解决的。

    “刘门主,这次我们钱宝商行认栽,只要你放过我们这次,我们之前的事情,就一笔勾销,大家从今以后,井水不犯河水,如何?”平南大声道。

    “不怎么样,我们解决掉你们之后,在把你们平南宗拿下,也就不用当心你们再对我们钱宝商行出手了,这样能够彻底解决问题,我又何必现在放走你们,让你们回去后,我们还得时刻提防你们,你觉得我们钱宝商行是吃多了撑着吗?”刘一道。

    对于这次平南宗的偷袭,刘一非常气愤,以前平南就和刘一说话,平南宗和钱宝商行井水不犯河水,大家谁也不惹谁,刘一一直以为平南是个守信的人,因此,也不是很防备平南宗,没想到这次平南宗来了这么一手,不仅偷袭钱宝商行,还趁着刘一等钱宝商行的高层不在,收买钱宝商行剩余的护卫,让那些护卫破坏钱宝商行的阵法,同时,和平南宗一起偷袭钱宝商行的修士。

    如今,刘一自然不再相信平南的话,在刘一看来,解决威胁的办法,就是把平南宗连根拔起,只要把平南宗给拔掉了,那么,钱宝商行的威胁,自然也就不存在了。

    “留下我们?刘门主,你太异想天开了一些,我相信,你们能够把我带来的这些结丹期修士给留下,但是,我们这些元婴期修士要走的话,你们这个阵法,还是困不了我们多久的。”平南道。

    平南说的有理,钱宝商行的阵法很厉害,能够困住平南宗数十个元婴期修士,但是,也只是简单的困住,如果这些元婴期修士想要逃走的话,给他们一点时间,他们还是能够逃出自由峰的,只是这样一来,平南宗带来的结丹期修士,就将全部交代在这里了,因此,他们这些元婴期修士没有急着逃走,而是在思量着破除这阵法。

    这阵法,也许没法把数十个元婴期修士全部一直困在阵法里面,但是,这些元婴期修士想要破除阵法的话,也基本上是 不可能的事情。

    修士陷入一个阵法中,付出一些代价,从阵法中逃出来容易,但是,想要破除这个阵法,却是很难,尤其是越厉害的阵法,就越加难以破除。

    不过,对于结丹期修士多如牛毛的平南宗来说,只要这些元婴期修士逃走了,这些结丹期修士,就是全部留下,对于平南宗来说,也只是心疼而已,却没有伤及根本。

    当然了,既然决定留下平南宗修士,那么,刘一自然也就没有放过平南宗的元婴期修士的打算,因此,刘一道:“林平,十三,小娇,我们去对付这些元婴期修士,别让他们逃走了。”

    说完,刘一不等他们回答,就扑向一个元婴期修士。

    “啊?????”

    一声惨叫,那个元婴期修士,正在攻击阵法,准备破坏钱宝商行的阵法,就被刘一偷袭,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就被刘一解决了。

    “啊????”

    “啊???”

    ??????,?????

    在那之后,又有几声惨叫之声,显然,林平他们也动手了。

    在了刘一他们动手之后,平南听到惨叫声之后,脸色彻底苍白了起来,他知道,这样下去,也许他们所有人都将留在这里,没谁能够逃走。(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