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南的认命,平南的绝望,却并不能改变平南宗修士的命运,一声声的惨叫之声,依旧在持续,平南宗的修士,一个个的依旧在死亡。

    刚开始,一声声的惨叫之声,或许如一把把尖刀,一刀刀的刺进平南的心房,让平南心疼,让平南难受,可是,此时,平南已经绝望了,已经认命了,他的心已经死亡了,已经没有心了,自然,听着一声声的惨叫之声,也就不再感到任何疼痛了,他已经彻底麻木了。

    “住手,都住手!”突然,外界传来了一个怒吼之声。

    这个声音响彻整个自由峰,让自由峰里面的所有修士都听的一清二楚,也让已经心死的平南,突然间活了起来。

    这个声音,虽然带着怒吼,但是,听在平南的耳朵里,却是仙音,是这个世上最好的声音,不,是天上的仙音,是不存在于世间的声音。

    此声只应天上有,世间能得几回闻?也许这就是现在平南的感受。

    虽然,其实,平南也没有听过这个声音,也不知道来者是否会帮助他们平南宗,但是,平南知道,这个声音的出现,刘一肯定会停手的,只要 刘一停手,让平南宗剩余的修士出了自由峰,那么,就算这个声音的主人不帮助他们平南宗,他平南也有办法把剩余的人全部带回平南宗。

    其实,平南也确实猜对了,听到怒吼的“住手”之声,感受到来者的实力,刘一也不得不住手,同时,刘一也撤去了阵法。

    来者是谁,刘一不知道,但是,刘一知道,来者的实力,来者至少是元婴期后期以上的修士,这对于刘一来说,就是高高在上的修士,刘一也不想得罪如此认为。

    再说了,来者想要救人的话,刘一相信,自己的阵法,也未必能够挡住来者,如果没法挡住来者,却得罪了来者,那么,接下来,倒霉的也许就是他刘一和钱宝商行的修士了。

    因此,听到来者的“住手”之声,刘一不仅让大家住手,更是放开了阵法,让自由峰重新现形在众人的面前。

    看着自由峰的情况,各个势力的修士不由的倒吸了一口气,自由峰的情况,超出了大家的预料,这才多久?自由峰就到处都是尸体,到处都是杂乱无章的尸体,而且,都是平南宗修士的尸体,至于钱宝商行的修士的尸体,一具都没有。

    大家再仔细看了看周围的情况,发现,平南宗带来的修士,结丹期修士,几乎死伤殆尽,只留下不多的寥寥几人,而元婴期修士就更是如此,包括平南在内,平南宗的元婴期修士,只剩下十人。

    原本数十人的元婴期修士,现在只剩下了十人,这对于平南宗来说,不能说不是一个很大的损失。

    不过,对于这损失,平南没有在意,平南在意的是,包括自己在内,有十个元婴期修士没事,这就是平南最在意的事情,剩下的这几个元婴期修士,都是实力强大的元婴期修士,都是可以一个顶俩的元婴期修士。

    有了些元婴期修士,平南相信,至少自己的平南宗保住了。

    当然了,对于这种情况,刘一心里也是暗叫可惜,这些元婴期修士回去后,刘一想要在对付平南宗,就不是你们容易了。

    本来,刘一打算留下来到这里的所有的平南宗的元婴期修士,到时候,在聚集南城所有势力,一起攻击平南宗,彻底拿下平南宗,那时,就算平南没有事,平南一个人逃回去了,也是无济于事的。

    如今,剩下了这么多元婴期修士,而且还是厉害的元婴期修士,那么,他们回去后,刘一就没法组织南城的其他势力一起剿灭平南宗了,毕竟,有了那些元婴期修士,想要剿灭平南宗,必定要付出极大的代价,这个代价,是各个势力都没法承受的代价,就连刘一自己也不愿意承受如此大的代价,就更不要说南城其他势力了,因此,刘一只能在心里暗道可惜,却也无可奈何。

    不过,好在这一次,打出了钱宝商行的威风,经过这次事情之后,刘一相信,南城没哪个势力敢对钱宝商行动手了,哪怕是平南宗,他们虽然记恨钱宝商行,记恨钱宝商行击杀了他们如此多的修士,却也不敢轻易对钱宝商行动手了。

    更何况,经过这次的损失,让平南宗损失惨重,已经扩张无力了,刘一相信,现在平南就算回去了,也不是想着如何扩张,而是想着如何巩固自己的势力,如今损失这么大,让平南的实力降低到了最低点,他们如何巩固他们刚刚得来不久的半个南城的地盘,都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至于攻击其他势力,他们这次之后,真的就是有心无力了。

    甚至,平南宗很可能要放弃一些原本已经被他们拿下的地盘,来稳固平南宗,好在他们这次保住了一些元婴期修士,否则,他们平南宗也许就将彻底从南城除名吧。

    而平南宗的现状,是否能让其他势力有机可乘,抢夺一些原本平南宗抢下来的,现在却没有实力去看管的地盘?各个势力的修士,都急速盘算着,同时,也把这里的情况,一五一十的传递回去,传回宗门。

    当然了,除了这些之外,大家也好奇这声“住手”之声,在这个时候,眼看平南宗就要被灭了,却突然冒出个多管闲事的修士,而且看样子还是个实力强大的修士,让大家对于这个修士充满好奇,难道这也是平南宗的修士不成?不过,看样子也不太像平南宗的修士,否则,就是直接冲入战场,击杀钱宝商行的修士,而不是区区一句“住手”,只是让钱宝商行住手这么简单而已。

    不仅其他修士,就连刘一也是十分好奇,好奇来人的身份。

    说实话,要不是来人实力强大,也许刘一也不会让大家住手,都到了这个份上了,能够把平南宗给一举消灭,刘一怎么可能轻易住手呢?

    可是,来人实力强大,让刘一十分忌惮,别说来人自己就已经强大无比了,更何况刘一还不知道来人是否有什么背景,在刘一看来,如此强大的修士,难保没有强大的背景,如果来者有强大的背景的话,刘一如果不住手,就算灭了平南宗,却因此惹上一个更加强大的势力,那么,就有些得不偿失了。

    “住手”之声,是从好远的地方传来的,过了几分钟之后,才看到远方有一道身影,正从南方急速赶来。

    看来者的速度,就知道来者不是简单的人物,而且,能够在大老远,就把声音传递过来,而且是清晰的传递过来,甚至能够让每个修士都感受到他愤怒的情绪,可见来人实力之强,绝非一般修士可以比拟的。

    人影一闪,刘一就发现,远处急速赶来的人影,已经站在了眼前,高手,果然是高手,刘一知道,现在的自己,根本不是对方的对手。

    这时,刘一才看清楚,来人居然是一个衣着华丽的老者,老者不仅衣着华丽,而且还散发出一股难以言明的威严,这是久经高位之人才有的气势,显然,来人也是一个久经高位的修士。

    老者来到之后,没有针对任何人,而是看向满山尸体,越看,脸色就越阴沉,怒气也在不断上升。

    “说,这是怎么回事?”老者怒吼道,并且指着满山的尸体。

    听到老者的话,刘一脸色一沉,这老者刘一不认识,而且看其他修士的情形,似乎也不认识,因此,刘一也是不知老者是什么意思,不过,既然老者问起了,刘一也就阴沉着脸色,把事情的经过都解释了一遍。

    听到刘一说事情的经过,老者不由的看了看刘一,同时,又看了看满是的尸体,脸上露出了一丝不可思议的表情,并且问其他修士道:“可是他说的这样?”

    “是,就是这样,这次平南宗不仅要把钱宝商行给灭了,而且还想要把我们也给一起灭了。”各个势力的修士,听到老者的问话,就开口回答道。

    “好了,此事就到此为止吧。”老者道。

    听到老者的话语,大家都呆了,原本大家以为老者知道事情的经过之后,会替大家讨回公道,却没想到老者居然来了这么一句。

    “老前辈,你这样处理此事,恐怕有些不妥吧?”刘一道,虽然刘一有些忌惮老者的实力,但是,刘一也不愿意弱了自己的气势。

    “哦?你有意见?”老者盯着刘一道。

    刘一挺着身子,同样盯着老者,毫不退让的道:“对,平南宗攻击了我们钱宝商行,如今想要这样毫发无损的回去,我不同意。”

    虽然刘一知道,想要再留下平南等人,似乎不可能了,但是,刘一也不想让他们这样轻易的离开。

    “哦?你欲如何?”老者道。

    但是,任谁都能够从老者话语中,听出怒火。

    “很简单,我要平南宗撤出北区,整个北区,我钱宝商行要了。”刘一一字一句,铿锵有力的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