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简单,我要平南宗撤出北区,整个北区,我钱宝商行要了。”刘一一字一句,铿锵有力的道。

    “整个北区,我钱宝商行要了!”好霸道的语气,别说说老者,就是其他势力的各个修士,听到刘一这话语,也是心里一颤,虽然知道钱宝商行底蕴深厚,隐藏实力强大,可是,还真没想到钱宝商行实力居然这么强大,居然对着老者说出了这样的话语。

    “哼,想要整个北区?我要是不答应呢?”老者冷哼一声道。

    老者本来对于刘一敢提条件,就已经很不满了,不过,老者出于好奇,强忍怒火,想听听刘一提的是什么条件,没想到刘一提的居然是这样条件,这样的条件,别说老者没法答应,就算答应了,平南宗也未必答应,更何况,南城没有哪个势力想把整个北区让给钱宝商行,老者答应的话,别的势力也未必会同意。

    “老前辈,你应该知道,我如果灭了他们剩下的几人,然后再灭了平南宗,那么,整个南区也是我们钱宝商行的,如今,只是给老前辈面子,才没有灭了他们,但是,作为他们攻击我们钱宝商行的代价,我要他们让出北区,作为换取他们这些人的性命,这个条件不为过吧?”刘一道。

    “哼,北区,是整个南城的北区,不是他们的,也不是你们的,所以,他们没有权利将整个北区让给你,就算他们同意了让出北区,整个北区也不属于你们,而是属于南城。”老者道。

    “这个就不牢老前辈费心了,只要他们平南宗撤出北区就行,他们撤出了北区,不再踏足北区,我这次就放过他们,至于南城北区,是否是我们钱宝商行的,那是我们的事情了,如果其他势力有意见,想要插足的话,可以,我刘一随时欢迎,不过,插足之前,要想好插足的代价就是了。”刘一道。

    “年轻人有志气,也很有勇气,是好事,可是,你这样对说话,还威胁,你真的很胆大,就不知道你们钱宝商行能否承受的了老夫的怒火。”老者大怒道。

    刘一提要求,说这些话,除了威胁平南宗外,给大家感觉,也在警告老者,似乎在责怪老者多管闲事,让老子心里很不舒服,而且也非常愤怒。

    “前辈的怒火?前辈,我们尊敬你是前辈,才给你个面子,否则,就凭你插手我们之间的事情,就凭你如此偏袒平南宗,我们钱宝商行就可以完全不给你任何面子,继续击杀他们,至于前辈,我知道前辈实力高强,我钱宝商行的这个阵法,未必能够困住前辈,但是,前辈也未必就能够破除我们这个阵法,这一点,我想前辈心里也有数,如果前辈想要不付出任何代价,就将平南宗的这些人带走的话,说不得,我们钱宝商行要和前辈斗一斗了。”刘一盯着老者道,接着,刘一又道:“也许前辈背后还站着厉害的势力,但是,我钱宝商行也不是软柿子,能够随便让人捏拿的,真要斗起来,我们钱宝商行或许没法在南城呆下去了,但是,我想前辈和你背后的势力,怎么也得被我们咬下一大块肉的,至于平南宗,我想也该跟着我们钱宝商行一起消失在南城,前辈要不要赌一把?”

    威胁,赤裸裸的威胁,如果说开始刘一提条件,算是隐性的抗议的话,这就是明显的威胁了。

    “你???”老者只说个“你”字,就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刚才刘一提条件,就让老者心里十分不高兴,他都出面了,居然还有人敢提条件,简直不把他放在眼里,那么,现在的威胁,就是根本无视他,蔑视他了。

    可是,面对刘一的威胁,老者却又不得不承认刘一说的有道理,钱宝商行的那个阵法,说实话,他也没有把握能够破除,最多就是敢保证他自己能够从阵法当中逃走而已,当然了,这是没有外力干扰的情况下,如果钱宝商行还有厉害的高手在阵法中对他出手的话,他就算能够逃走,也一定要付出一定的代价。

    至于说他背后的势力,看着满山的尸体,都是平南宗修士的尸体,就可以看出,就算他背后的势力出手,也许比平南宗修士更加厉害,但是,就算能够战胜钱宝商行,也是要付出不可承受的代价,为了这么一点事情,付出如此代价,是不值得的。

    更何况,就凭平南宗现在的状况,真的要呆在北区,而钱宝商行愿意付出代价的话,也未必不能灭了平南宗,只要灭了平南宗,整个北区还是钱宝商行的。

    当然了,这一切都是老者根基现有的情况,猜测的,至于钱宝商行的实力具体怎么样,老者也是不知道了,不过,在老者看来,能够布置如此厉害的阵法,同时,能够在短短时间内解决平南宗如此多的修士,这钱宝商行一定不简单。

    更何况,外界一直传言,钱宝商行藏有厉害的高手,只是一般情况,隐藏的高手不用出手而已,就像现在,没有隐藏高手出手,钱宝商行照样解决了麻烦,如果隐藏高手出手的话,也许早就解决平南宗。

    其实,在阵法当中,平南宗修士损失这么惨重,平南在心里一直猜测,是否钱宝商行的隐藏的高手,借助阵法的隐藏,已经出手了,只是出手的很隐蔽,让大家没有发现而已,否则,就凭钱宝商行这些结丹期修士,似乎无法解决平南宗那么多元婴期修士,而且还是在如此短的时间里,解决如此多的元婴期修士。

    当然了,平南不知道钱宝商行有林平和十三这两个刺杀高手,他们虽然只有结丹期后期修为,但是,就刺杀而已,就算刺杀元婴期高手,也不是什么难事,更何况还是被阵法困住的元婴期修士,这样刺杀起来,又方便了很多。

    其实,更让平南没想到的是梦小娇,梦小娇已经领悟法则,一身实力就不弱于一般的元婴期修士,配合她的符篆,她的实力更加飙升,就连刘一都未必是她的对手,好在她的战斗经验少了一点,而且下手也心软了一点,否则,光一个梦小娇,就够平南他们喝一壶了。

    最后就是黄玲的实力,其实,黄玲也有元婴期实力,这也是平南没有想到的。

    这样一来,看是没有元婴期修士的钱宝商行,其实,有四五个拥有元婴期实力的高手,也就相当于钱宝商行已经拥有了四五个元婴期修士,这才让被困的平南宗元婴期高手,在如此短的时间了,被刘一他们解决掉了大部分,只剩下一些实力高强的元婴期修士。

    “好,我答应你们,我们平南宗撤出北区。”平南道。

    平南也明白,这时,他必须舍弃一些地盘,就是他没有舍弃北区,也得舍弃其他地方,这次损失太大了,他能够保住平南宗就已经很不错了,至于保住所有的地盘,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如果他们继续呆在北区,说不定他们的损失更大,同时,老者已经很偏袒他们平南宗了,平南也不想让老者太为难。

    听到平南答应刘一的条件,老者虽然脸色依旧不好看,但是,却也没说什么,说实在的,对于平南让出北区,老者也没什么,只是要老者自己开口,让平南答应让出北区,老者怎么样做不到,如果老者这样做了,很明显会让人觉得老者很害怕钱宝商行,老者可不希望让人觉得他很害怕钱宝商行,说实在的,他也确实不害怕钱宝商行。

    但是,面对如今正在发怒的钱宝商行,他也不想把钱宝商行惹的太急,不过也是,换任何人,自己的势力被人攻击,而在自己即将拿下攻击之人时,被他人横插一手,也是很不高兴,更何况,要不是钱宝商行确实厉害,说不定就已经被灭了,因此,刘一有怒火,也是可以理解的。

    “好吧,既然双方都答应了,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不过,有一条,我必须警告你们,那就是,南城是个和平的南城,我不希望再发生这种乱战的事情。”老者依旧冷声道。

    “南城和平?不希望发生乱战?”也就是说,他不希望南城有战争了,可是,怎么可能,别说平南宗需要继续吞噬南城,就是其他被平南宗侵占的势力,有些势力保存了很强的实力,也希望能趁现在平南宗很虚弱,把失去的给夺回来,可是,如果南城不允许发生战争,怎么夺回失去的地盘呢?

    “哈哈,这话说的好,我钱宝商行也希望南城和平,希望南城没有战争,如果真的如此的话,那就太好了。”刘一道。

    老者实力高强,但是,他的这个要求,却是刘一希望看到的,不过,大家对于老者这些话的权威性,还是有些怀疑,怀疑他的话,是否有人愿意听。

    “敢问前辈你是?”有人问道。

    显然,有人不满老者这些话,却又不敢明说,只好先打听老者的身份了。(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