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放心吧,少不了你们的。”刘一道,对于这些结丹期修士的想法,刘一自然知道,他们就是想要战斗。

    如今,快到双莲盗贼团驻地了,他们碰到的盗贼团实力也是更加强大,因此,继续前进,随着碰到的盗匪团实力强大,就算那些筑基期修士不想出手,刘一也会命令他们出手,更何况他们想要出手,刘一又怎么不满足他们的。

    刘一他们一路前来,遇到的匪盗,都被刘一他们给解决了,因此,也没有修士知道,刘一他们正在往双莲驻地前进,准备就有双莲驻地。

    此时的双莲驻地,被匪盗联盟的盗匪围了好长一段时间,好在这些盗匪只是围住双莲盗贼团,没有攻击双莲盗贼团。

    此时,双莲盗贼团驻地,双莲盗贼一个个都紧张的盯着外面的一个个联盟的盗匪,做好了随时战斗的准备,不过,对方没有发动攻击,他们没有接到命令,也不敢冒然出击。

    而双莲驻地的一个大厅内,坐在一众双莲高层,其中,首座上坐的是两个一模一样的美女修士,他们就像并蒂莲一样,坐在一起,让人分辨不出两人有何区别。

    而,此时,一个结丹期后期的修士开口道:“首领,现在我们被匪盗联盟的盗匪围困了好些日子,我们要不要先动手,把他们解决了再说?”

    “是啊,首领,我们应该把他们解决了再说,否则,等到他们的人数越来越多,对我们也就越来越不利。”有一个长满胡子的结丹期后期修士道。

    双莲盗贼团,结丹期修士也不少,否则,也不敢对抗匪盗联盟,同时,他们能够进入高层的,都是结丹期后期修士,否则,是没有资格进入高层的。

    在这里坐在的有十人,也就是说,除了两个美女外,双莲盗贼团,有十个结丹期后期的修士,再加上双莲,她们两人相当于两个元婴期修士,因此,他们不比一般的顶级势力弱。

    这也是他们敢反抗匪盗联盟的原因,匪盗联盟想要剿灭他们,肯定要付出无比沉重的代价。

    “不了,我们就守在这里,如果他们敢进入我们的驻地的话,我们让他们有去无回,如果他们只是围困的话,就随他们去吧。”其中一个美女道。

    “是啊,也许他们早就在外面埋伏好了,正等着我们出去呢?”另一个美女也开口道。

    完了,她们两人的声音都一模一样,这可怎么分辨他们啊,好在对于双莲盗贼团来说,不需要分辨她们谁是谁,反正见着她们,叫她们首领就行了。

    “可是,首领,这样等下去也不是办法啊,他们人数越来越多,到时候,就是我们有些准备,也架不住他们人多啊,我想匪盗联盟命令其他匪盗前来,就是想让其他匪盗当炮灰,让其他匪盗替他们开路。”又一个结丹期后期修士道。

    “哼,既然他们愿意做炮灰,就让他们做炮灰得了,我们听从首领的,守在这里,别出去逞强就是了。”又一个结丹期后期修士道。

    显然,看着外面聚集的匪盗越来越多,双莲的高层,也分成两派,一派是建议出去击杀一部分盗匪,一派是建议一直守在驻地。

    而双莲两首领都是倾向守在驻地,毕竟,守在驻地更安全一些,而出去的话,谁也不知道外面是否有埋伏,如果外面有埋伏,专门等她们出去的话,她们冒然出去,可就惨了。

    可是,就算守在驻地,看着外面的匪盗越来越多,她们也是有些当心,当心她们受不住驻地。

    毕竟,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如果他们继续守在驻地的话,匪盗联盟似乎打算用大量低级匪盗作为炮灰,用大量的低级匪盗来开路,从而消耗双莲驻地的防御,最终达到剿灭双莲的目的。

    至于说这个过程中,需要死亡很多匪盗,对于天风盗贼团来说,这些死亡的盗贼,都是一些修士低下,而且都是其他盗贼团的盗匪,又不是他们天风盗贼团的盗匪,就算死亡再多,他们也是不会心痛的。

    如果用这些低级的其他盗贼团的盗匪,能够消耗双莲驻地的防御,能够让他们成功的小命双莲盗贼的话,他们认为,死亡再大,都是值得的。

    其实,这次双莲还真是猜对了,天风盗贼团为了全部剿灭双莲盗贼团,更是为了不让她们的两首领逃走,早早就在外面埋伏好了好些元婴期修士。

    只是他们这些元婴期修士,虽然数量不少,但是,却也不敢轻易闯入双莲驻地,他们也害怕双莲驻地的陷阱,如果他们冒然进入双莲驻地,他们能够剿灭双莲难说,就算能够剿灭,像他们这些元婴期高手,也得死亡不少,毕竟,驻地的环境,没有谁有双莲两首领熟悉,双莲两首领,完全可以凭借对驻地的熟悉以及驻地的陷阱,把他们一个个给灭了。

    因此,在他们看来,和双莲战斗的最好方法,就是把双莲引出驻地,在驻地外和双莲战斗,可惜,双莲里面的修士,没有一个走出驻地,和他们战斗,这让他们也很无奈,只好自己等待其他盗贼的到来,等到到来的盗匪数量多了以后,他们就让那些盗匪去消耗双莲驻地的防御。

    只要把双莲驻地的防御给消耗了,那么,他们就算冲入双莲驻地,把双莲盗匪全部灭了,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也就这样,双方都忌惮对方,却又不知道对方的手段,因此,才这样僵持下去,双莲盗贼团的修士不敢轻易出双莲驻地,而盗匪联盟的盗匪,却也不敢冒然进入双莲驻地,毕竟谁都知道,双莲驻地肯定危机重重,如果谁先进入,那么可以肯定,谁就会先死,他们是盗匪,不是傻子,这种情况,他们还是明白的,因此,他们只是围困在双莲驻地外围,而不敢轻易进入双莲驻地。

    “我们怎么办?等下直接冲进去吗?”其中一个盗匪团的首领问道。

    他们都是一些小的盗匪团,他们迫于匪盗联盟的压力,不得不来,可是,来了之后,他们也明白,他多半是炮灰,因此,他们也聚集在一起,商量着这事。

    “还能怎么办啊,匪盗联盟的命令我们是必须听的,等下他们下令要我们冲进去的话,我们也不能不冲进去。”其中一个道。

    “是啊,等下命令来了,我们不得不冲进去,不过,我们往前冲的速度可以放慢一些,还有,我们几个的人手,到时候,让大家聚集在一起,这样也好有个照应。”又一个道。

    “嗯,只能这样了,早知道联盟这样的话,我们还不如直接加入双莲,加入双莲,至少死了,我们也是英雄,可是,我们现在这样,死了都没有人会在意我们。”又有一人道。

    “好了,废话就不要讲这么多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我们还是好好准备一下,等下大家相互照应,如今聚集了这么多盗匪,我想联盟也快要下达命令,让我们冲进去了吧?”一人道。

    就这样,这些小势力的盗匪,他们也明白他们是炮灰,因此,他们也是聚集在一起,商量着如何自保的问题。

    随着时间推移,外面来的匪盗越来越多,大战的气息也是越来越弄,各个修士都感觉到了,战争马上就要开始了,只是不知道这次,双莲是否能够保住自己的驻地,如果这次双莲保住了自己的驻地的话,匪盗联盟也只有让步,承认双莲的独立存在了,不过,双莲这次想要胜利,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了,这次双莲相当于以一个势力,对抗所有的盗匪,这样还想胜利,至少在西城,是没有这样的势力存在,就是西城那些顶级势力,也抵抗不了所有匪盗的攻击。

    “首领,等下如果我们败了,实在受不住了,就由我们挡住他们,首领你们先逃,到时候,首领记得给我们报仇就是了。”其中一个结丹期后期修士道。

    “是啊,首领,到时你就看准时机逃走,以首领年纪轻轻就有如此实力,逃走之后,相信很快就会突破到元婴期,到时候,光凭首领的实力,就可以灭了整个匪盗联盟,替我们报仇的。”又一人道。

    “是啊,等下我们尽量拖住他们,首领趁机逃走。”有人道。

    显然,随着时间推移,不仅匪盗联盟的盗匪们感到大战即将临近,总攻在即,就连双莲驻地的各个修士,同样能够感受的浓浓的大战气息,他们也知道外面的围困,也围困不了多久,就将发动总攻了。

    因此,他们除了安排战斗方式之外,也开始安排后路,毕竟,他们也该考虑大战失败后,他们应该怎么办?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失败的话,他们很可能要葬身此地,也许双莲首领能够逃走,至于其他人,逃走的希望实在太渺茫了。

    而且,他们也希望他们的首领逃走,毕竟,他们的首领是修炼天才,只要逃走,以后肯定可以修炼到更高的境界,到时候,就有机会替大家报仇。(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