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个巨树树洞,被这些炮灰给轰没了,好在这些双莲的人在攻击完敌人之后,就已经离开了巨树树洞,因此,虽然巨树树洞被轰毁了,这些修士却没有受到伤害。

    “报告,树洞被轰毁了,可是,发现很多地道,怎么办?”这些炮灰轰毁树洞后,发现,巨树下面,都是一个个地道,这些地道通向哪里暂且不知,但是,毫无疑问,这些敌人,就是逃进了这些地道当中。

    “地道?混蛋,没事不去布置阵法,挖这么多地道干嘛?”一个元婴期修士道。

    一般来说,一个势力,都会在自己的驻地布置一个个阵法,而很少势力,会像双莲驻地一样,挖取一个个地道。

    其实,双莲驻地这么做,也是没有办法的,阵法师虽然不少,但是高级阵法是却不多,而且,这些阵法师,都是在大势力里面,像双莲这样的小势力,是没法请到厉害的阵法师的,没办法,没有厉害的阵法师,无法布置阵法防御驻地,他们只好另想他法,挖树洞,挖地道,利用地形,设置陷阱来防御敌人了。

    这种做法,虽然看起来双莲驻地取得的效果还是不错,其实,对于修士来说,这样的手段,效果一直都是不太好,只是由于那些元婴期修士比较忌惮双莲,因此,不敢冒然进入里面,否则,有他们打头,带领大家进入里面,这些地道也起不来什么作用的。

    不过,对于在这些高级的盗匪来说,生命都是很珍贵的,因此,有炮灰的情况下,他们是不愿意冒险的,这次让这些树洞,这些地道看起来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你们一个个都进入地道中,把他们给我找出来???”命令继续下达,炮灰一个个的进入地道当中。

    “啊???”一个炮灰惨叫一声,就没了气息。

    原来这个炮灰掉到一个巨坑当中,这个巨坑当中,有着一些机关,这些机关的攻击性很强,这个炮灰掉到里面,被里面的机关给杀死了。

    “啊,到尽头了,前面没有路了,我还是返回吧。”一个修士走到一条地道的尽头,发现前面没有去路了,之好原路返回,可是,他刚刚转身,就发现了更加令他惊讶的事情。

    “啊,不可能,后面怎么也没有路了,后面的路呢?”原来那修士看到前路没了,转身返回,却发现来到路也没了,自己被困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面。

    碰!碰!碰!

    莫名的攻击,突然冲四周的冒出,攻向这个炮灰,如今被困住狭小空间的炮灰,本来就心慌意乱,面对突然的攻击,只能慌忙抵挡,连躲避都做不到,实在是空间太小了,攻击又是从四周而来,想要躲避,也没地方躲避。

    “啊???”惨叫之后,这个炮灰,就这样被灭了。

    一个炮灰,站在一个地道的三叉路口,犹豫了一会,就选择一个路口进入里面,只是,这个炮灰刚刚进入里面,就发出了一声惨叫,只有,就再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了。

    原来,有双莲修士躲在其中一条地道里面,以偷袭进入里面的炮灰,而那个炮灰刚好进入的就是双莲修士躲在里面的那条地道,因此,那炮灰刚刚进入里面,就遭到偷袭,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就被灭了。

    在地道中,这些炮灰遭遇着各种各样的攻击,有的是陷阱,有的是机关,也有敌人的攻击,敌人躲在地道里面,等这些盗匪进入地道后,他们轻易绕开陷阱,跑到炮灰的身边,对这些炮灰进行偷袭,让进入地道的炮灰损失惨重。

    前面进入地道的炮灰不断损失,可是,后面,还有源源不断的炮灰,在接到命令之后,继续进入地道里面。

    “你们,你们,还有你们,都快点进入地道???”外面的元婴期修士,不断的命令炮灰,继续进入地道。

    地道里面有什么危险,大家都不知道,但是,听着里面的一声声惨叫之声,让大家明白,地道里面是很危险的,而前面进入地道里面的炮灰,恐怕已经凶多吉少了,可是,后面的炮灰,碍于命令,还不得不继续进入地道。

    “啊???”

    “啊???”

    “啊???”

    自从炮灰进入地道之后,里面的惨叫之声,就没有断过,一声声的惨叫之声,一次次的撞击着外面那些炮灰的心房,让外面那些炮灰心惊胆战,只是期望自己能够在最后进入里面。

    可是,随着越来越多的炮灰进入里面,剩余的炮灰越来越少,剩下的炮灰也明白,照这么下去,他们很快也将进入地道当中。

    “地道里面怎么回事?”其中一个元婴期修士道。

    “不知道,不过,按理来说,进入了这么多炮灰,应该探明了里面的情况才对,至于遭受攻击,就是他们能攻击,也不可能攻击如此多炮灰吧?”一个元婴期修士道。

    “是有些奇怪。”又一个元婴期修士道。

    其实,他们哪里知道,由于里面的地道千变万化,而且地道众多,进入里面的炮灰,都被分散开来了,而双莲驻地的修士,就是在地道中,把这些被分散开来的炮灰,一个个给灭了。

    就算有些炮灰是大家一起探寻,但是,在双莲驻地的修士有意的指引下,他们也一个个不小心的分开了。

    他们有的是走着走着,掉到地洞里面去了,有的是走着走着,就走叉了,更有的是走着走着,突然中间出现一堵墙,把他们分隔成两部分,如此往复之下,一个偌大的团队,最终却被分隔成了一个个小小的个体。

    对于一个个小小的个体,双莲驻地的修士轻易就能够消灭他们,而双莲驻地的修士,却专门找这些落单的炮灰,专门消灭这些落单的炮灰。

    因此,地道里面才响起一声声惨叫之声。

    更可气的是,有些炮灰意识到了危险,想要退走之时,发现没有退路了,退路被封死了,这让这些炮灰很无奈,只有继续前进,虽然知道前进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被分散,然后被灭,可是,没了退路,不前进也不行。

    “哈哈,爽快,首领,你们当时怎么想的挖这些地道的?”双莲盗贼团的高层,看着自己的手下,取得的成果,也是开心的笑了。

    “我也只是想稍微给敌人制造一些麻烦,让我们战斗起来,更有利而已,哪里想到他们如此胆小,也正是他们胆小,才让我们的这些地道发挥出了如此惊人的效果。”双莲首领道。

    “是啊,这个问题也许他们很快就会发现,等他们发现之后,地道也就将失去他的作用了,希望他们晚些发现吧。”其中一个高层感慨道。

    说真的,不管是树洞偷袭,还是地道里面的战斗,取得的效果,都超出了双莲驻地修士的预料,他们也没有想到,这些普通的地道,能够发挥出如此惊人的效果,在地道的干扰下,他们能够消灭如此多的敌人。

    虽然,炮灰还在源源不断的进入地道,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双莲驻地的修士,却是越战越有信心,越战越兴奋。

    他们相信,如果只是派炮灰进入地道的话,他们有信心解决所有的炮灰,对于这些进入地道的炮灰,有多少,他们就能够解决多少。

    只是,这种情况会一直持续下去吗?也许不会吧?那些修士虽然比较胆小,但是,却也不是笨蛋,时间一久,肯定能够发现问题的,等到发现问题之后,那么,地道对于他们来说,作用就不是很大了,因此,他们只是期望他们发现问题的时间不要太早。

    可是,发现问题,也只是迟早的问题。

    “嗯?似乎有些不对劲啊?我们派出去那么多炮灰,好像也没有取得什么效果?”有一个元婴期修士皱着眉头道。

    “好像是啊,我们派出一批批炮灰,可是,到现在只有源源不断的炮灰进入里面,却没有任何消息传出来,看来还真的有些问题。”又一元婴期修士道。

    “好像这些炮灰,只能进去,不能出来,否则,这么久了,还没有取得效果,至少也会把里面的情况汇报出来?”有一元婴期修士道。

    现在的情况确实如此,只能听到炮灰的惨叫,却听不到敌人的惨叫,更让人不安的是,派出了如此多的炮灰,却没法传递出里面的情况,这也太诡异了。

    如果再这么下去,那么,再多的炮灰也经不起这样的消耗,如果消耗了这些炮灰,还没法弄清楚这些地道的作用,让他们不敢进入双莲驻地,那么,他们就没法剿灭双莲盗贼团,没法剿灭双莲盗贼团,他们盗匪联盟也就成了一个笑话,他们几人更是会成为别人的笑话。

    “必须想办法,否则,不仅我们几个惨了,就算联盟,也将受累。”有一元婴期修士道。

    “那我们就仔细想想怎么回事吧?”有一元婴期修士道。

    “不好,我们中计了???”突然,一元婴期修士大惊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