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我们中计了???”突然,一元婴期修士大惊道。

    “怎么?有什么发现?”其中一个元婴期修士道,其他元婴期修士也看着那位,显然,不明白他说的中计是什么意思。

    “就是,就是我们被他们给耍了。”那元婴修士红着脸道,接着又道:“这些地道,都是普通的地道,和一些普通的机关,对于这些炮灰来说,还有些麻烦,但是,对于我们来说,根本就不会有任何作用,因此,只要我们直接杀上去,毁了这些地道就行,这样,我们就可以直接对他们出手了。”

    这些普通的地道,对于他们这些元婴期修士来说,并不能带来多少麻烦,但是,由于他们的胆小,不,对他们自己来说,是由于他们的谨慎,才让炮灰进入,从而导致炮灰损失严重,却也没把敌人怎么样,这简直就是送炮灰去给敌人毁灭,也难怪那元婴期修士会脸红。

    其他元婴期修士听到这个解释之后,也忍不住老脸一红,接着,一个元婴期修士道:“这也不能怪我们,只能说敌人太狡诈了,敌人挖这些地道之时,肯定想到了我们会忌惮,会派炮灰进入地道,从而很好的消灭我们的炮灰。”

    “是啊,这只能说敌人太狡诈了,别说我们,就算其他人来,也照样会中计,还好道友发现的早,否则,我们的炮灰可就因为这地道,而损失的一干二净。”又一元婴期修士道。

    “好了,既然发现了,那么,我们就撤出炮灰,直接动手吧。”有一元婴期修士道。

    显然,如果可能,他们也想尽可能的减少炮灰的损失,而不是希望炮灰损失的越多越好,也许他们心里可以不在乎炮灰的死伤,也许他们心里希望炮灰灭绝才好,但是,他们却不希望炮灰死在这里,如果在这里,所有的炮灰都死了,那么,也只能显现出他们的无能,就算他们最后赢了,回去后,还是脸上无光,毕竟炮灰死的太多了。

    “晚了,只能让还没有进入地道的炮灰别进入里面,至于里面的,我们出手时,能救多少,就救多少,至于让他们退出,时间也来不及了,况且,我想他们的出路都已经被敌人堵住了,这些地道,应该是只能进不能出的地道。”那发现中计的元婴期修士道。

    “好诡异的地道,能够设计这样的地道,也是个人才,可惜,是我们的敌人,对了,我们还是赶紧动手吧,希望能够多救一些炮灰,否则,我们的老脸就丢尽了。”一元婴期修士道。

    于是,这些元婴期修士也就没有多余的话语,而是立刻行动,先阻止其他炮灰进入地道,接着,他们就率先冲入双莲驻地,开始救助地道中的炮灰。

    他们可不知道,当这些还没有进入地道的修士,听到上级让这些炮灰不用进入地道之时,这些炮灰有多高兴。

    以前一直担心进入地道,从而丢了性命,如今不用担心了,因此,以前极为害怕的命令,这次却感觉是仙音,太好听了。

    这些元婴期修士也真是不含糊,既然出手了,各个都施展手段,开始凝练一个个法术,想要以大法术,击毁双莲驻地的地道。

    “不好,危险,大家快撤!”突然,一道急切的声音,在双莲盗贼团的各个修士耳中响起,听到这个声音,双莲盗贼团的修士,一个个都无比遵从的迅速撤出了地道。

    这个声音,在是双莲首领的声音,在双莲盗贼团的修士眼中,是至高无上的声音,是不容置疑的声音,因此,听到这个声音后,双莲盗贼团的修士,虽然舍不得眼前的敌人,却也不得不放弃,从而迅速离开地道。

    轰!轰!轰!????

    在双莲盗贼团的修士刚刚离开地道,就听到一声声的轰响之声,接着,他们就看到,一条条的地道,颤抖起来,震动起来,接着就是不断的倒塌。

    顷刻间,双莲驻地的所有地道都被毁灭了,而这些炮灰,却在地道倒塌之时,从地道中一一跳跃而出。

    其实,这些元婴期修士毁灭地道的手段很简单,就是控制法术,轰击双莲驻地,当然了,他们控制了力度,只是让轰击到驻地的法术,带动地道震动,地道因震动而倒塌。

    这些震动,不是一般的震动,震动之力,让地道四周的泥土都变得松散,泥土松散了,地道自然也就坍塌了。

    而里面的炮灰,开始泥土结实,他们没法逃走,如今泥土松散,地道倒塌,他们自然能够利用法术,击穿松散的泥土,从而逃出地道。

    因此,在地道震动坍塌之时,除了飞出一个个炮灰之外,还有大量的尘灰飞扬而起,让双莲驻地到此都是尘土飞扬,灰蒙蒙的一片。

    刚刚从地道中逃出的炮灰,各个都心有余悸的看着这一切,同时,他们也迅速飞出双莲驻地,与其他没有进入双莲驻地的炮灰,站在一起,脸色苍白的看着这一切。

    还好地道被毁,否则,他们这些人也许就没命了。

    不说逃出来到炮灰,就是其他人,看到逃出来到炮灰也脸色一变,这些逃出来的炮灰,不仅各个脸色苍白,惊慌失措,更让人吃惊的是,这些炮灰逃出来的数量太少了,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进入那么多炮灰,最终逃出来的,只有寥寥无几的少数炮灰,当然了,这里说的寥寥无几,是说相对于整个炮灰的数量来说的,别开进入里面的炮灰数量,光讲逃出的炮灰的话,还是数量不少的,这还是元婴期修士出手的结果,否则,也许这些炮灰将要全军覆没。

    不说他们,就连双莲盗贼团的修士,看着眼前的情况,也是脸色一变,心中想:还好,当时听从了首领的命令,没有冒险贪功,否则,没有及时退走的话,那就惨了。

    他们想的一点都没错,如果没有及时逃走,他们就将和这些炮灰一样,在地道倒塌时,破土而出,如果破土而出的话,他们就将陷入这些炮灰的围攻之中,没有地道的掩护,没有地道把这些炮灰的分割,他们陷入炮灰当中,只有死路一条。

    “多谢首领!”这些修士逃得一命后,都开口道谢。

    这次,这些加入双莲盗贼团的修士,如果以前都是佩服他们首领的为人的话,那么,现在,大家都欠他们首领一命,因此,对于首领就更加拥护了。

    “好了不用谢我们,我们虽然这次救了你们一命,但是,真正危险还没过去呢,如今没了地道的掩护,接下来只能靠我们自己了,也不知道这次之后,大家有多少人能够活下了。”双莲首领道。

    “我们誓死保卫首领!”一众双莲盗贼团的修士道。

    其实,这次双莲首领能够提前让大家提前撤离,主要还是因为双莲首领虽然修为只是结丹期巅峰修为,却领悟了法则,而这次这些元婴期修士,为了击毁地道而不伤及里面的炮灰,他们只有运用法则之力,让整个驻地震动,从而震送泥土,让里面的炮灰能够击毁松散的泥土,逃脱升天,同时,也因为泥土松散,导致一个个地道倒塌,毁灭了所有的地道。

    在那些元婴期修士一动用法则之时,双莲首领就已经感悟到了法则的波动,因此,她们明白,外面的元婴期修士出手了,这些地道能够阻挡炮灰,却阻挡不了这些元婴期修士,因此,她们就急忙下令,让双莲盗贼团的修士迅速撤离,撤出地道。

    好在双莲盗贼团的修士都比较听从命令,没有一人贪功违令,因此,也就让大家及时撤离了。

    这次地道被毁了,双莲驻地的修士都知道,真正考验大家的时刻到了,这次,他们再也没有任何优势可言了,有的只是和盗匪联盟的盗匪拼命了。

    看着漫天尘土弥漫双莲驻地,匪盗联盟的元婴期修士,不仅没有担忧,而且还露出了笑容,他们也明白,双莲盗贼团的最后一道阻碍也被他们破除了,在尘土消散后,他们就可以直接面对双莲盗贼团的修士了。

    对于直接面对双莲盗贼团的修士,他们一点都不害怕,他们害怕的只是双莲盗贼团是否有什么隐藏的手段,是否耍手段阴他们,如今,双莲盗贼团已经黔驴技穷了,他们也就没有什么好害怕的了,因此,看到双莲驻地尘土弥漫,他们也没有急着进攻,而是在外面静静的等待,等待尘土消散之后,再动手。

    现在的双莲盗贼团,在他们看来,如今已是到嘴的肉,不会在飞了,因此,也没有必要着急,而是等满驻地的尘土消散后,再攻击也不迟。

    于是,就可以看到双莲驻地中央,双莲驻地的所有修士聚集在一起,而双莲驻地外面,围着密密麻麻的修士,他们当中,只有漫天的尘土阻隔。

    接下来,就将硬碰硬的战斗了,不过,看情况,双莲驻地怕是凶多吉少了。(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