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不仅普通的凡人如此,就连修士也是如此,就拿这次钱宝商行救援双莲盗贼团,灭杀盗匪联盟的八大元婴期修士和一大片联盟精英来说吧。

    这次事件之后,大家都以为,钱宝商行必将面对盗匪联盟的雷霆猛烈的攻击,也许,在盗匪联盟的攻击之下,钱宝商行也将成为历史,因此,大家都选择观望,既不帮助钱宝商行,也不放在盗贼联盟,当然了,他们是正派修士,自然不可能帮助盗匪联盟了。

    甚至有些势力,还在谋算,在盗匪联盟攻击钱宝商行之时,他们是否有机可乘,趁机获利,因此,一些势力,都在期盼着盗匪联盟快点攻击钱宝商行,而且应该攻击的猛烈一些,凶悍一些。

    然而,盗匪联盟攻击钱宝商行的行动却迟迟没有到来,一个月,不知不觉都已经一个月了,但是,盗匪联盟的报复还是没有到来。

    甚至很多修士都失去了耐心,以为盗匪联盟怕了钱宝商行,不敢报复钱宝商行了,不过,更多的势力和修士坚信,盗匪联盟是不可能就此放过钱宝商行的。

    一个月时间,盗匪联盟都没有攻击钱宝商行,也让钱宝商行得到了喘息的机会,刘一利用这一个月时间,和梦小娇一起带领钱宝商行的修士,一起把整个东区修布置了很多阵法,尤其是钱宝商行,更是被刘一布置了好多道阵法,现在的钱宝商行,简直就是一个战争堡垒,可攻可守,无懈可击。

    还有就是双莲虽然还没有突破,但是,她们的伤势也没有进一步严重,而且,刘一也是去看了她们几次,刘一发现,她们的气息也是越来越强,这么看来,刘一知道,她们离突破不远了,这让刘一明白,也许这次的决定是对的,也许不久的将来,钱宝商行就将多两个元婴期修士,而且还是两个不一般的元婴期修士,她们在结丹期就能够击杀一般的元婴期初期的修士了,等她们突破之后,刘一相信,就算她们不能击杀元婴期中期修士,但是,至少不惧怕元婴期中期修士了,也许对于一般的元婴期中期修士,她们还是能够击杀的。

    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刘一的心情也是越来越好,刘一相信,照这么发展下去,钱宝商行在西城就将成为真正的巨无霸,而不是像以前一样的纸老虎,只是吓唬吓唬其他势力而已,但是,真实实力却不怎么样。

    “门主,不好了,西城出大事了!”这天,刘一无所是事的喝着茶,万事通突然闯进来道。

    “何事?”刘一问道。

    这段时间,盗匪联盟一直没有找钱宝商行麻烦,甚至派个使者来抗议一下都没有,让刘一十分不解,但是,刘一知道,盗匪联盟肯定在策划什么,不过,刘一猜不到他们在策划什么而已。

    不过,对于刘一来说,不管盗匪联盟策划什么,刘一只要见招拆招,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行了。

    没想到,如今,他们终于出招了。

    “门主,西城很多势力都被盗匪联盟给灭了。”万事通道。

    “西城很多势力都被盗匪联盟给灭了?”刘一疑惑的道。

    这盗匪联盟倒是很特别,钱宝商行灭了他们的高层和精英,他们没有去报复钱宝商行,却把西城其他势力给灭了,这不要说刘一没想到,就是那些在观望的势力也是没有想到。

    这些被灭的势力更加没有想到,也想不明白,明明是钱宝商行招惹了你们,你们不去报复钱宝商行,怎么跑来灭我们呢?

    “是的,盗匪联盟把西城很多势力都被灭了。”万事通道,接着,万事通又道:“本来,很多势力都在观望,想要观望我们和盗匪联盟之间的战斗,他们都摆着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面孔,可是,这次之后,把他们都吓坏了,他们再也没有心情观望了。”

    的确,大家以为盗匪联盟会攻击钱宝上,可是,等来的却是盗匪联盟攻击其他势力,而没有攻击钱宝商行,这让西城其他势力都紧张起来,毕竟,现在盗匪联盟没有攻击他们的势力,但是,谁知道下一次盗匪联盟是否攻击他们呢?

    这次盗匪联盟攻击的势力都是和钱宝商行没有任何关系的势力,而和钱宝商行有着密切联系的势力,盗匪联盟却没有攻击,让西城很多势力都很惊慌,钱宝商行惹你们了,你们不去找钱宝商行麻烦,却来找这些和钱宝商行没有任何关系的势力的麻烦。

    这让很多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势力,开始为自己的势力的前途担忧了,这次他们也明白了,这次再也不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了,而是和自己密切相关了。

    “这是好事啊,免得让他们整天想着坐收渔利,不过,盗匪联盟为什么要这样做?他们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刘一疑惑的问道。

    “不知道,我也不知道他们这么做的目的,不过,外面很多传言,当然了,传言最多的就是说盗匪联盟害怕我们钱宝商行,因此,才拿西城其他势力开刀。”万事通道。

    盗匪联盟害怕钱宝商行?这肯定不可能的,盗匪联盟可是可以和整个西城势力抗衡的联盟,怎么会害怕钱宝商行呢?

    其他人信不信刘一不知道,但是,刘一第一个不信这种传言,刘一相信,盗匪联盟这样做,肯定有什么目的,只是,刘一现在还不知道盗匪联盟这样做的目的罢了。

    “好了,这种传言,别当真,盗匪联盟肯定有什么其他的不可告人的目的,我们还是小心点,做好随时面对各种意外的准备。”刘一道。

    “门主,放心吧,我会派人盯着盗匪联盟,如果他们有什么异动,我们一定能过第一时间知道。”万事通道。

    “别大意,这次盗匪联盟攻击其他势力,你们不就是什么消息都没有收到么?”刘一道。

    “可是,门主,这次真的很奇怪,我派出去的人传回来的消息,盗匪联盟那里确实没有任何行动,他们的修士是怎么出现在西城,又怎么消失的,我们的人居然一点消息都没有收到。”万事通道。

    “算了,这也不怪你们,盗匪联盟这样做,肯定有我们不知道的秘密,至于密切关注他们就行,他们没来攻击我们,我们暂时就没必要多管闲事了。”刘一道。

    盗匪联盟攻击西城其他势力,万事通没有收到任何消息,但是,如果盗匪联盟攻击钱宝商行的话,也许盗匪联盟还没有到达钱宝商行,就会被钱宝商行发现,毕竟,钱宝商行外围,布满了各种暗哨,别说盗匪联盟攻击钱宝商行,就算西城任何势力,只要靠近钱宝商行,钱宝商行就能够发现,因此,刘一不担心被敌人偷袭,既然不被敌人偷袭,钱宝商行有阵法做依靠,刘一可以不惧西城任何势力。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再说了,这次盗匪联盟攻击其他势力,对于我们钱宝商行来说,未必不是一件好事。”万事通道,接着,万事通道:“这样一来,大家的目光放在盗匪联盟上,就再也不会只盯着我们钱宝商行了。”

    “呵呵,无所谓了,反正我们又不耍什么阴谋诡计。”刘一道。

    钱宝商行可以无所谓,刘一可以无所谓,但是,西城其他势力不可以无所谓,这段时间以来,从盗匪联盟开始攻击西城的势力以来,西城就不断的有势力被盗匪联盟攻击,这让西城各个势力人心惶惶,害怕哪天就轮到自己的势力。

    “西城各个势力不是和盗匪联盟有过约定,双方都不得攻击各自的势力吗?怎么盗匪联盟接连攻击西城势力,西城势力联盟却无动于衷呢?”

    “这还用说,盗匪联盟以及统一了所有盗匪,而西城联盟,其实名存实亡,他们当然不会管盗匪联盟的攻击了,而且也管不了。”

    “不对,据说西城联盟派来修士前往盗匪联盟谈判,可是,盗匪联盟不予理会。”

    “不对,据说是钱宝商行先坏规矩,因此,盗匪联盟才破坏规矩,攻击西城各个势力。”

    “原来是钱宝商行先坏规矩,难怪他们会不顾规矩,攻击西城的其他势力。”

    “你说错了,是钱宝商行先坏规矩没错,但是,他们怎么不攻击钱宝商行分明是害怕钱宝商行,如果不是钱宝商行实力强大,他们早就攻击钱宝商行了。”

    “是啊,说钱宝商行先回规矩,只是他们的接口而已。”

    “但是,不管怎么样,都是钱宝商行先坏规矩,否则,他们也找不到借口。”

    盗匪联盟不断的攻击西城势力,而西城联盟却没有采取措施,导致西城各个势力人心惶惶,也让西城各个修士议论纷纷。

    听着各种议论,刘一都不予理会,反正在刘一看来,只要他们不惹到钱宝商行,刘一就不去管,哪怕外面闹翻天,对于暂时不想惹麻烦的刘一来说,刘一也没心情去管。

    然而,刘一不想麻烦,却又麻烦找上了刘一。(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