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陵子自然知道这次会议的内容和目的,他代表的是西陵中,过去,西陵宗作为西城的第一大势力,在西城,除了城主府外,就以西陵宗为尊,因此,西城联盟的盟主是城主府的人,而大长老,就是他们西陵宗的人了。

    这次城主府没有来人,盟主没有到位,会议自然有大长老主持了,虽然,对于会议的内容和决定,而这次西陵宗来人是西陵子,那么,这次联盟的大长老和主持者,自然也就是西陵子了。

    至于说会议的内容和目的,西陵子作为联盟的大长老和主持者自然事先就知道,至于其他七大长老,都是西城其余七大势力之人,虽然不是联盟的大长老,但是,也是联盟的长老,权利比大长老也小不了多少,因此,自然也知道这次的内容和目的。

    在场的其他修士,有些也许被那些顶级势力通知,自然也知道会议内容和目的,有些就和八大顶级势力关系不怎么样的势力,像钱宝商行等,就不知道这次会议的内容和目的了。

    因此,西陵子听到其他人叫他别墨迹,直接说出这次会议的内容和目的,他也就不纠结和废话了,而是直接说出这次会议的内容和目的。

    “既然大家都对这次会议的内容好奇,急切想知道会议内容和目的,那么,我就直说了,这次会议的内容就是有关盗匪联盟攻击西城各个势力之事,而目的,自然就是希望通过这次会议,能够解决这个问题了。”西陵子道,接着,西陵子又道:“这次会议,大家畅所欲言,不要有任何顾虑,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其实,西陵子这些话都说空话,在场的,不管哪个主持这次会议,都会说这些空话,但是,刘一知道,这次西城联盟召开这个会议,绝对不是为了说这么空话来的。

    “大长老,以前盟主在时,都是盟主说怎么办,我们就怎么办,这次盟主没来,就大长老你说了算,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其中一个二流势力道。

    显然,这二流势力是为了讨好西陵子,讨好西陵宗,才这样说的,显然,大家看到西陵子这么年轻,年轻人嘛,就喜欢别人夸自己,因此,大家觉得,此时拍马屁,比较容易获得西陵子的好感和信任。

    “是啊,大长老,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就是,盟主没来,就是大长老说了算。”

    “我们永远支持大长老。”有了带头之人,其他势力自然也就不甘落后的讨好西陵子了。

    “哼!”北陵宗的那人冷哼了一声,显然对于大家奉承西陵子,他感到不爽了,其实,不仅他不爽,就是其他几大顶级势力的人也不爽,以前盟主在,盟主说了算,那也没什么,毕竟,盟主是城主府的人,城主府凌驾于西城所有势力之上,但是,现在城主府没来人,那么,就算是西陵宗的人主持会议,他们也不会说什么,毕竟西陵宗的修士为联盟大长老,但是,如果说会议决策由西陵宗说了算,那么,其他几大顶级势力肯定不同意了,西陵宗虽然名义上是大长老,但是,大长老在联盟的权利,其实和他们这些长老的权利都是一样的,并没有高出这些长老多少,毕竟,都是代表各自的势力,谁也没有比别人权利更大,如今听到大家如此讨好西陵子,他们自然不乐意了。

    “好了,既然让大家说说自己的看法,大家就说说自己的看法吧。”西陵子道,好在西陵子也不是笨人,否则,西陵宗也不会让他代表西陵宗了。

    既然其他修士的讨好,引起了其他长老的不满,西陵子自然就不能让大家继续说下去了,否则,这次会议的目的就很难达成了。

    “就是啊,我们西城联盟,是一个自由发言,共同讨论的联盟,不存在谁说了算的问题,谁说的有道理,支持的人多,那么,谁说的才算。”西城商会的代表说道。

    西城商会,虽然他们实力很强,而且,很多人都认为他们应该有顶级势力的实力,但是,这也只是大家的猜测,并不能作为凭证,因此,西城商会还不是西城的顶级势力,因此,他们的代表还不是长老,只是西城联盟的成员而已,他们自然不希望这些长老的权利太大,毕竟,大家都是代表各自的势力,如果长老的权利太大的话,对于他们这些成员和背后势力来说,也不是什么好事。

    “就是,就是,西城联盟是一个自由的联盟,是大家为了对抗盗匪联盟的威胁,才成立的联盟,大家都有自己的发言权与决策权,因此,联盟的任何人,都有发表意见和看法的权利,至于联盟的每项决策,都应该由联盟的所有势力共同决定,只有支持的人数超过一半,才能生效。”西城李家也在这时开口。

    “就是啊,以前盟主在,盟主是城主府的修士,他们代表城主,那么,他们自然可以决定联盟的决策,但是,现在联盟盟主不在,没了盟主的决定,那么,联盟的决策,就应该通过投票来决定,只有获得支持过半,才能通过。”又有一个一流势力的修士道。

    相比二流势力,一流势力,尤其是一些强大的一流势力,自然不是很惧怕顶级势力,因此,在西城商会开头之后,其他一流势力也迫不及待的表达了自己的意愿。

    “好了,大家也就不要那么多废话了,这样吧,说吧,大家觉得该如何对付盗匪联盟,是大家联合起来消灭他们还是如何?我想西陵子你心中一定有个方案吧,既然你有方案,就说出来,让大家参考参考,看看这个方案的可行性与其中的有点和缺点,以及这个方案还有哪些需要补充。”刘一道。

    刘一这么一开口,就让西陵子脸色一沉,西陵子是有一个方案,但是,那也不是消灭盗匪联盟的方案,而且,这个方案,西陵子也不希望出自他西陵子之口,而是希望借助大家之口,把这个方案说出来。

    “啊,哈哈,我们还是先说说盗匪联盟为什么攻击我们西城的势力吧。”西陵子道。

    “那还用说,盗匪联盟攻击西城势力,那是因为我们西城有势力破坏规矩,不仅干涉盗匪联盟内部的事情,更是灭了盗匪联盟不少修士,其中就包括一些精英和太上长老。他们要是不报复我们西城,他们就不是盗匪联盟了。”有个修士道。

    “那个势力,好像是钱宝商行吧。”

    “就是钱宝商行,就是钱宝上不顾规矩,干涉盗匪联盟内部事情,才让盗匪联盟出手报复西城势力。”

    “没错,西城这么多势力被灭,都是钱宝商行害的。”

    “就是,钱宝商行就是盗匪联盟攻击西城势力的罪魁祸首。”

    随着西陵子解释盗匪联盟攻击西城的原因之后,大家就立刻想到,盗匪联盟攻击西城的势力,乃是盗匪联盟为了报复钱宝商行不受规矩,为了报复钱宝商行消灭他们这么多精英和高层。

    于是,大家就把盗匪联盟攻击西城势力的责任推到钱宝商行身上。

    “好了,既然大家知道盗匪联盟攻击西城势力的原因了,就好办了,知道原因,我们就能够从根源上解决这个问题,接下来,我们就来讨论如果解决这个问题,如何才能让盗匪联盟不再攻击西城的势力呢?”西陵子道。

    听着西陵子的话语,刘一心中也是冷笑一声,到了此时,刘一自然知道西陵子不安好心,在算计钱宝商行了。

    盗匪联盟攻击西城势力的原因是什么,其实,只要聪明的人都明白,但是,因为有西陵子的有意引导,大家都把盗匪联盟攻击西城势力是因为钱宝商行救援双莲盗贼团一事上。

    “这个事情,既然是钱宝商行引起的,自然有钱宝商行解决。”有人道。

    “就是,既然是钱宝商行惹的祸,就该钱宝商行承担所有责任。”

    “我觉得,钱宝商行应该赔偿大家损失。”

    很多人知道原因之后,就开口说钱宝商行的不是,当然了,也有人觉得钱宝商行没有做错,而是盗匪联盟太可恶了。

    “那件事只是钱宝商行和盗匪联盟的事情,和西城势力无关,盗匪联盟凭什么攻击西城的势力。”有人道。

    “是啊,那只是钱宝商行和盗匪联盟之间的矛盾,和我们西城势力无关,他们凭什么攻击我们西城势力啊。”

    “我觉得我们应该灭了盗匪联盟,这样,我们才能安心。”

    “就是,只要灭了盗匪联盟,西城也就彻底平静了。”

    对于各个修士的看法,西陵子又来了一句。

    “盗匪联盟不是那么好消灭的,如果真的很好消灭,我们早就消灭了,我们何必组成西城联盟,因此,我觉得还是如何消除盗匪联盟的怒火,如果让他们答应不再攻击我们西城的势力吧。”西陵子道。

    如何消除盗匪联盟的怒火?接下来不用西陵子说,大家也明白如何才能消除盗匪联盟的怒火。(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