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西陵子说盗匪联盟是很厉害的,想要对付盗匪联盟是不可能的,如今唯一可做的就是平息盗匪联盟的怒气,让盗匪联盟不再攻击西城其他势力,众多势力的修士都是眼前一亮,是啊,如果能够平息盗匪联盟的怒气,盗匪联盟肯定不会再攻击西城其他势力了。

    可是,如果才能平息盗匪联盟的怒气,自然要找到盗匪联盟发怒的原因,至于盗匪联盟发怒的原因,其实,在场的修士都明白,而且盗匪联盟攻击西城势力之时,也说的明明白白,那就是钱宝商行,钱宝商行前段时间不仅插手盗匪联盟内部的事情,救走双莲盗贼团,更是击杀无数盗匪,击杀盗匪联盟一批精英和击杀盗匪联盟八大元婴期高层。

    对于钱宝商行击杀无数盗匪,盗匪联盟未必会发怒,真正让他们发怒的是,钱宝商行击杀了他们一批精英和八大元婴期修士,不管是一批精英还是八大元婴期修士的损失,对于盗匪联盟来说,都是很大的损失,这一批精英,花费了盗匪联盟无数代价才培养出来的,而且,有些还有可能踏入元婴期,就这样在结丹期被杀,换任何势力,都会发怒的,至于八大元婴期修士,就更加不用说了。

    元婴期修士,很多一流大势力,花费全宗的财力资源,都未必能够培养出一个元婴期修士,而在西城,只要你的势力公开有一个元婴期修士,就可以进入顶级势力行列,当然了,一般来说,这些一流势力,有些底蕴深厚的一流势力,就算有一两个元婴期修士,他们也是隐藏起来,而不是公开,毕竟,虽然公开之后,可以进入顶级势力行列,但是,公开之后,也就暴露了势力的实力,如果一个势力的真实实力被暴露的话,对于这个势力来说,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当然了,除非所在的势力太强了,强大到其他势力都望其项背,否则,没有哪个势力愿意暴露全部实力。

    就是西城的八大顶级势力,他们实力惊人,可是,在明面上,他们也只有一个元婴期修士,至于暗地里隐藏的,就不知道了,但是,最少也隐藏了一两个以上的元婴期修士。

    还有一些顶级的一流势力,虽然,表面上这些一流势力,都没有元婴期修士,但是,实际上,有些势力,却隐藏了一两个元婴期修士,只是他们认为他们这点实力,还不足于让自己的势力进入顶级势力行列而已,因此,只好隐藏实力,让大家误以为他们没有元婴期修士,这样的势力不少,如:李家和西城商会等等一流势力。

    “平息盗匪联盟的怒气,我看就该刘门主出面了,毕竟,是因你们钱宝商行惹怒了盗匪联盟,他们攻击西城各个势力,也是为了平息心中的怒气而已,所有,我觉得刘门主出面最为合适。”其中一个一流势力之人道。

    西城一流势力很多,因此,刘一也只是记住一些比较厉害的一流势力而已,对于普通的一流势力,刘一没怎么关注,因此,对于刚刚说话的修士,是哪个一流势力的,刘一也不知道,但是,刘一知道此人是一流势力出身。

    “是啊,这是钱宝商行惹的祸,自然要钱宝商行自行解决。”又有一个一流势力开口道,这又是一个普通的一流势力,显然,现在盗匪联盟攻击西城的势力,都是攻击西城的普通一流势力和二流势力,对于厉害的一流势力,盗匪联盟是没有攻击他们的。

    普通一流势力和二流势力,本身实力就不强,面对盗匪联盟的攻击,根本就没有抵抗之力,就算其他势力想要支援他们,他们也没法支持到其他势力的支援,而且,盗匪联盟攻击他们,根本就没什么损失,因此,这段时间,盗匪联盟专挑他们这些势力下手。

    这些二流势力和普通的一流势力,才是这段时间最担心受怕的,他们担心哪一天,盗匪联盟就攻击他们了,也许是今晚,也许是明天,也许是后天,总之,他们是最没安全感的,同时,也是朝不保夕的势力。

    因此,对于这次西城联盟的会议,他们是最感兴趣的,同时,他们也是最希望平息盗匪联盟的怒火,让盗匪联盟不再攻击西城势力的势力。

    因此,这次西陵子一说如何才能平息盗匪联盟的怒火时,他们就想到了办法,就是让钱宝商行去平息盗匪联盟的怒火,至于此举会激怒钱宝商行,他们也不在意了,反正与盗匪联盟相比,与被盗匪联盟灭宗相比,他们还是更愿意得罪钱宝商行。

    至少,钱宝商行来到西城这么久了,也没有什么恶例的行径,只要不去攻击钱宝商行,钱宝商行时不会拿他们怎么样的,因此,他们才敢得罪钱宝商行。

    “这次祸是钱宝商行惹的,理应钱宝商行去平息盗匪联盟的怒火。”一个二流势力的人道。

    “是啊,就是应该钱宝商行去平息盗匪联盟的怒火。”又一个二流势力的人道。

    有了一流势力的修士带头讨伐钱宝商行,二流势力自然也就加入了讨伐的行列,至于这样做会得罪钱宝商行,钱宝商行会因此讨伐他们,他们才不担心,法不责众,那么多势力指责钱宝商行,钱宝商行总不能把他们所有势力都灭了吧?

    先不说钱宝商行是否有实力灭了这些一流势力和二流势力,就算有能力灭了这些势力,钱宝商行也不敢如此做,如果钱宝商行真的想要灭了这些势力的话,西城其他势力肯定不会答应的。

    他们相信,钱宝商行就算厉害,也不敢和西城所有修士为敌,因此,他们就算讨伐钱宝商行,钱宝商行也不敢把他们怎么样。

    如果钱宝商行真的顶不住压力,自己去找盗匪联盟商谈,去平息盗匪联盟的怒火,那就再好不过了,只要盗匪联盟的怒火得以平息,他们就不会攻击西城其他势力,他们不攻击西城其他势力,西城其他势力也就安全了。

    面对其他势力的讨伐之声,刘一坐在那里,一声不吭,只是认真的听着别人的讨伐之声,大家看到刘一无言以对,没有出声,以为刘一怕了,以为如此的话,钱宝商行真的会去平息盗匪联盟的怒火,因此,就让更多的势力加入了讨伐钱宝商行的行列当中。

    “钱宝商行去死,得罪了盗匪联盟,却害苦了西城其他势力,还不快去求得盗匪联盟的谅解?”有的修士道。

    “就是啊,他们简直是西城的败类,自己惹祸了,却要连累西城的其他势力。”有人道。

    “我觉得我们应该让钱宝商行立刻道歉赔偿盗匪联盟,求得盗匪联盟的谅解。”有人道。

    “就是,就是,如果钱宝商行不去的话,我们就灭了钱宝商行,灭了钱宝商行,我想能够平息盗匪联盟的。”有人道。

    “是啊,只要灭了钱宝商行,盗匪联盟一定会高兴的,他们一高兴,就不会再攻击西城势力了,至于钱宝商行厉害,他们在厉害,还能够比西城所有势力厉害?只要我们联合起来,消灭钱宝商行也是很简单的。”有人道。

    “灭了钱宝商行,平息盗匪联盟的怒气,还西城一个太平。”有人道。

    一时间,参与大会的修士情绪十分激动,都恨不得灭了钱宝商行来平息盗匪联盟的怒火,当然了,也有少数几人例外,其中,那些势力的代表,基本上都是和钱宝商行比较亲近的势力。

    看到这种场面,西陵子脸上也露出了笑容,同时,嘴角也微微翘起,憋了瘪嘴道:“刘门主,大家都要你去平息盗匪联盟的怒火,你觉得怎么样?”

    “是啊,这次的事情,本就是钱宝商行引起的,我认为刘门主去平息盗匪联盟的怒火,最合适不过了。”北陵宗的那个中年修士道。

    随着北陵宗的那个修士开口后,又有几个顶级势力的代表开口了,而且开口都是如出一辙,都是要求刘一去平息盗匪联盟的怒火。

    现在盗匪联盟正在气头上,如果刘一真的去的话,说不定盗匪联盟还真的会立刻宰了刘一,因此,现在让刘一去平息盗匪联盟的怒火,和让刘一去死没什么两样。

    “我认为不妥,盗匪联盟如此明目张胆的攻击西城势力,这分明是看不起我们西城的修士,也看不起我们西城联盟,因此,我觉得我们不应该让刘门主去平息盗匪联盟的怒火,而是应该联合起来共同抵抗盗匪联盟,让盗匪联盟不敢乱来,同时,也是打压盗匪联盟的气焰,我们西城联盟,并不怕盗匪联盟。”李家代表道。

    “对,盗匪联盟如此猖狂,我们绝对不能退缩,我们必须和他们硬抗到底。”西城商会的代表道。

    他们开口之后,又有一些势力的代表发布了自己的意见和建议,可惜,他们也只是少数几个势力的代表而已。

    “刘门主,如今几乎所有的势力都认为由你们去平息盗匪联盟的怒火,你怎么看?”西陵子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