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如何?我觉得不怎么样啊,盗匪联盟攻击西城各个势力,本应西城联盟联合起来对付盗匪联盟,可是,到了你西陵子这里,却是帮着盗匪联盟对付西城的各个势力,你真的认为这很好吗?”刘一道。

    开玩笑,本来西城联盟会议是为了联合对付盗匪联盟的,可是,到了这里,在西陵子的引导下,却成了对付钱宝商行了,刘一能够赞成才怪。

    “就是,现在大家来参加西城联盟会议,是为了商讨如何联合抵抗盗匪联盟的事情,不是商讨如何苛求盗匪联盟,如何向盗匪联盟磕头弯腰,如果你们西陵宗愿意做盗匪联盟的走狗的话,你西陵宗自己去给盗匪联盟磕头算了,不要连累大家,让盗匪联盟以为我们西城所有势力都愿意给他们磕头弯腰。”李家代表在刘一话语刚完,就开口说道。

    反正李家和钱宝商行关系密切,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如今刘一开口了,他自然也得帮助刘一。

    “是啊,我们这次来参加联盟会议,是来商讨对付盗匪联盟的,不是来讨好盗匪联盟的,西陵子,你要讨好盗匪联盟,就带走你西陵宗的人去讨好盗匪联盟,别拉着西城其他势力跟你一起讨好盗匪联盟,我们西城其他势力丢不起这个人。”这时,西城商会的代表也发言了。

    西城商会,对于盗匪联盟一直就不怎么感冒,平常不愿意和盗匪联盟发生冲突,是不想扩大损失,并不是他们实力弱,不敢把盗匪联盟怎么样。

    如今,如果能够和西城各个势力联合,一起对付盗匪联盟的话,他们是一定赞成的,可是,没想到开会开到这里,居然不是为了对付盗匪联盟,而是如何请求盗匪联盟的原谅,是向盗匪联盟低头,他们怎么愿意。

    “就是,我们是来商量如何对付盗匪联盟的,不是来商量如何向盗匪联盟低头的。”

    “是啊,我们绝对不能向盗匪联盟低头,否则,我们以后怎么做人啊,我们西城的修士,我们西城的势力,何时惧怕过盗匪联盟啊。”

    “对,就是和他们拼了,也不能向他们低头,大不了就是和他们同归于尽。”

    一时间,刚才还在叫嚣着要钱宝商行去平息盗匪联盟的怒火的很多二流势力和普通的一流势力,这时也立刻改变话语,开始说一些有骨气的话了。

    他们,本来就是一些实力弱小的势力,平常也是跟着大势力,大势力说什么,他们就说什么,大势力说怎么做,他们就怎么做,因此,听到西陵子说要钱宝商行去平息盗匪联盟的怒火,他们也跟着一起说,如今,听着西城商会说不能向盗匪低头,他们觉得有理,也就跟着西城商会说,不能向盗匪联盟低头。

    这些人,这些势力,都是一些墙头草,风往哪边吹,他们就倒向哪边,根本就没有自己的立场,不过,这样的一群人,也有他们的好处,就是谁能够让他们倒向自己这边,那么,他们就是自己的力量。

    “哈哈,西陵子,看到了吧,大家都不希望向盗匪联盟磕头,我看你作为联盟的大长老,还是先为联盟考虑,再为盗匪联盟考虑吧,否则,很让人怀疑你是否加入了盗匪联盟。”刘一道。

    既然西陵子已经率先找钱宝商行麻烦了,刘一也就立刻反击,同时,刘一出手也是毫不留情,一开口就是西陵子投靠盗匪联盟。

    这真要给西陵子按上一个投靠盗匪联盟的罪名的话,不仅西陵子,就算西陵宗,在未来的日子里面恐怕也不好过了,西城的势力或许不能拿盗匪联盟怎么样,但是,如果西陵子或者西陵宗真的投靠了盗匪联盟,那么,西城的其他势力,也不介意联合起来,先解决西陵宗再说,西陵宗虽然强大,但是,还是没有强大到可以和西城所有势力为敌的地步。

    因此,不管西陵宗和西陵子有没有投靠盗匪联盟,他们都不敢承认,就算投靠了,这时也不能承认,打死也不能承认。

    “刘门主,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讲啊,我们西陵宗作为西城的代表,怎么可能投靠盗匪联盟的。”西陵宗子道。

    “哼,既然每天投靠盗匪联盟,怎么大家来了这么久,你们不开口讨论如何对抗盗匪联盟,而是讨论如何向盗匪联盟磕头道歉呢?”刘一道。

    “就是啊,作为联盟的大长老,居然不为联盟好,而是教唆大家如何向盗匪联盟低头道歉,这样的大长老,不要也罢。”有人道。

    “就是,也不知道西陵宗怎么回事,居然派这么一样无知的小辈来主持会议,这不是诚心让人看我们西城联盟的笑话吗?”有人道。

    “我看不如换个大长老,让刘门主来做大长老好了,刘门主多次和盗匪联盟作对,对于盗匪联盟也是极为了解,有他的带领,我们一定可以击败盗匪联盟,把盗匪联盟彻底赶出西城的。”有人道。

    一时间,整个会议厅议论纷纷,众说纷沓,各种议论之声络绎不绝。

    “好了,大家静一静,静一静。”突然,北陵宗的那个中年修士开口道。

    顿时,大家都安静下来,大长老在大家心里是个小屁孩,是不靠谱的,但是,北陵宗,由于长年和西陵宗作对,因此,也混到了一个二长老的职位,而且,这个北陵宗的修士,也就是西城联盟的二长老,看起来也就是一个中年人,怎么感觉都更靠谱的样子,让大家明白,西城联盟大长老虽然不靠谱,但是,不是还有二长老么,只要二长老靠谱,大家跟着二长老走就行了,于是,大家都安静下来,听从中年修士的话语。

    “诸位,我们这次会议,召集大家来此,是为了商讨如何解决盗匪联盟在西城施虐攻击其他势力的事情,不是和去剿灭盗匪联盟,也不是向盗匪联盟低头,希望大家要明白这两点,盗匪联盟能够在西城立足这么多年,如果能够轻易剿灭的话,我想城主大人早就带领大家剿灭盗匪联盟,因此,想要剿灭盗匪联盟,大家就不要奢望了,但是,既然不能剿灭,也不能向盗匪联盟低头,我们西城修士,虽然不能剿灭盗匪联盟,但是,我们也不惧怕盗匪联盟,因此,我们没有必要向盗匪联盟低头。”北陵宗的那个中年修士道,接着,他又道:“刚才大长老说的由钱宝商行去平息盗匪联盟的怒火,也并非向盗匪联盟低头,而是和盗匪联盟商谈,大家谈条件,谈互不侵犯的条件而已,这只是条件,大家不要误会,误会我们向盗匪联盟低头。”

    “看看,成年人,就是成年人,说话就是清晰,如果西陵子当时也这么说,我们就不会误会他,以为他是要我们向盗匪联盟低头了。”有人道。

    “就是,听二长老这么一说,西陵子说的似乎也有道理,由钱宝商行去平息盗匪联盟的怒火,也说的过去,这样的话,大家都能够接受,也算公平交换了。”有人道。

    “对啊,原来我们误会了大长老,还好二长老解释清楚了。”有人道。

    其实,西城的其他势力,对于拿钱宝商行去平息盗匪联盟的怒火,并没有什么反感和不同意,他们只是不愿意被人说成害怕盗匪联盟,向盗匪联盟低头而已,如果不是向盗匪联盟低头,那么,牺牲个钱宝商行算什么,就是多牺牲结果西城的其他势力,只要不是牺牲自己的势力,他们也不会心痛的。

    “哼,盗匪联盟肆虐攻击西城的势力,我们不仅不要求盗匪联盟给个说法,还自己跑去给盗匪联盟个说法,这还不是向盗匪联盟磕头认罪,是什么?”刘一道。

    现在,到了这里,其实,很多势力都看出来了,这次的会议,其实就是以西陵宗为首的各大顶级势力要对付钱宝商行,从而召开的会议而已,至于大家心中的召开会议是为了对付盗匪联盟,只能说大家太天真而已,但是,那又能怎么样,他们是西城的各个顶级势力,就是其他势力有意见,也不敢说。

    因此,这时,刘一虽然说得很在理,大家也不敢随意接口了,随意开口的话,不是得罪各大顶级势力,就是得罪钱宝商行。

    西城八大顶级势力,可以说是西城的天了,大家不敢得罪他们,而钱宝商行,钱宝商行虽然只是一个商行,但是,钱宝商行表现出来的力量,也一点不弱与八大顶级势力,因此,哪一方他们都不敢得罪。

    “这不叫低头,我们这是交出罪魁祸首,让大家得以安宁。”西陵子道。

    可惜,这次西陵子的话语,和先前刘一的一样,同样没人接口,毕竟,其他势力也不想招惹钱宝商行,没看见盗匪联盟都不愿意对钱宝商行出手吗?

    “哼,说的好听罢了,谁看不出你是在向盗匪联盟低头认错?你这分明是在向盗匪联盟磕头,讨好盗匪联盟。”刘一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