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你们要往哪里走,再见?你能活下去再说吧。”就在刘一刚刚说完,带走俏书生和蛮老怪转身,准备离开之时,一个声音传来。

    接着,刘一就看到两道人影出现在自己的等人的前方,拦住自己等人的去路,毫无疑问,那两人,肯定是西陵子所说的西城联盟的护卫了。

    刘一认真一看,发现那两人都是元婴期修士,果然,知道刘一有元婴实力后,敢来截拦刘一的,至少也有元婴期修士参加。

    “两位两位前辈,你们幸好你们及时赶来了,否则,还真让他们给跑了。”这时,西陵子跑到两元婴期修士身边,向两元婴期修士问好道。

    刘一在那两元婴期修士出现后,也没有急着逃走了,毕竟,他们来了,想要拦住自己一时半会,很简单,因此,自己就不必急着逃走了。

    此时,听到西陵子的问好,刘一仔细一看,发现那两人虽然是联盟护卫,但是,其实,两人还是西陵宗的元婴期修士。

    也就是说,这次对付刘一,西陵宗不仅牵头,而且也是对付刘一的主要力量,其他势力,最多也就是帮凶而已,这也让刘一心里安心了一些,如果其他势力也像西陵宗一样,派出元婴期高手来击杀刘一的话,刘一还真的不敢肯定自己等人这次真的能够逃走。

    “哈哈,元婴期实力,不是你们这些结丹期修士可以理解的。就凭你们这些结丹期修士想要挡住他,是不可能的。”其中一个元婴期修士道。

    在西陵子和那两个元婴期修士说话间,刘一发现,那两个元婴期修士背后突然传来了阵阵破空之声,同时,一道道身影也一一浮现。

    果然,西陵子叫来西城势力联盟的护卫,不可能只叫来两元婴期修士,肯定还叫了其他护卫一起来,那两元婴期修士不过是担心出意外,于是,先其他修士一步到来而已,也好在那两元婴期修士先一步来,否则,刘一他们还真的逃走了。

    “门主,怎么办?”俏书生问道。

    看到突然出现的大批人马,俏书生虽然自信自己等人能够从容逃走,但是,刘一先前不是嘱咐他们别暴露实力,如果不暴露元婴期实力的话,他们可没有把握从这些修士当中逃走,毕竟,来的护卫都是结丹期修为,而且数量众多,除非元婴期实力,否则,任何一个结丹期巅峰实力的修士,也不能从这么多结丹期修士手中逃走,更何况是特别训练出来的护卫手中逃走。

    至于那两元婴期修士,俏书生和蛮老怪是没放在眼里,他们相信,以刘一的实力,就算不能解决两元婴期修士,但是,拖住两元婴期修士,最后从容离开,是没有问题的。

    “你们暂时别出手,等我解决两元婴期修士再说,如果实在不行,你们就出手吧,虽然不想你们暴露实力,但是,如果实在没办法的情况下,暴露就暴露吧。”刘一道。

    隐藏实力,那也只有在没有生命危险的情况下,才隐藏实力,如果生命受到了眼中的威胁,不暴露实力,就会陨落,那么,也就没有必要隐藏了,毕竟,如果真的失去了生命,那么,隐藏的实力再多也没用了,活着,就是暴露了实力,最多只是让人针对,总比没有生命强多了。

    “是,门主,我们知道该怎么做了。”俏书生道。

    而俏书生和蛮老怪,他们一年轻一年老,一爱说话,一沉默寡言,在刘一身边形成了两种极端,而对于刘一的话语,一般也只是俏书生发问或者回答,而蛮老怪只是一声不吭的执行而已。

    听到俏书生的回答,刘一也就放心了,于是,看向两元婴期修士道:“两位,你们拦住我们的去路,意欲何为?”

    “哼,死到临头,还居然如此镇定,不错,是个人物,可惜,你们钱宝商行太傲了。”一个元婴期修士道。

    “我们钱宝商行太傲了?我看是你们太贪得无厌,看上我们钱宝商行的财富了吧?”刘一道。

    显然,对于他们对刘一动手,也就表明他们即将对钱宝商行动手,他们既然选择这时候动手,除了忌惮钱宝商行的飞速发展外,更多的是看上了钱宝商行的财富。

    西城钱宝商行的财富不说,在南城,钱宝商行收集了很多灵药,这些灵药,有不少对元婴期修士都大有用处,因此,要是西城各大势力对这些灵药没有兴趣,那是不可能的,至于是否还有其他原因,刘一就不得而知了。

    “哈哈,知道就好,不说别的,灵石我们可以 不在乎,但是,你们收购了不少对元婴期修士有帮助的灵药,我们却必须得到,毕竟,我们的修为已经很久没有提升过了。”一元婴期修士道。

    其实,刘一不知道,西陵子之所以能够叫那两元婴期修士动手,就是因为刘一身上有灵药对元婴期修士有用,否则,别说西陵子还不是西陵宗宗主,就是西陵子是西陵宗宗主,也没有资格调动元婴期修士的。

    西城的元婴期修士,在哪个势力当中,都是老祖宗级别的人物,这样的人物,就是各宗宗主也没法命令他们做事,很多事情,各宗宗主还得请示这些元婴期修士,听从这些元婴期修士的安排,其他人就更加没有资格命令的元婴期修士了。

    不过,这也不能怪各宗宗主无能,而是各宗宗主,都只是结丹期修为,他们之所以做上宗主职位,是因为这些元婴期修士都更在乎自己的修为,不愿意因琐事而耽搁修炼,因此,才将宗主职位交给后辈修士,这样的宗主,自然也就没有资格命令元婴期的老祖了。

    “哈哈,原来如此,我们两位作为元婴期修士,怎么甘愿做西陵子这个结丹期修士的走狗,原来是为了灵药,看来,你们作为元婴期修士的高傲都丢了。”刘一道。

    元婴期修士都要元婴期修士的高傲,一般情况下,是不会轻易出动的,向这次对刘一动手,就算他们灭了刘一,他们还得承受钱宝商行的怒火,毕竟,在大家的认知当中,钱宝商行还隐藏着厉害的高手,而刘一,只是钱宝商行明面上的主人而已,对这样的人动手,不管最后成功还是失败,都将面临严重的后果,如果没有什么东西吸引他们,让他们抵抗不了诱惑,甘愿冒险一试的话,他们是不愿意动手的,没见其他几大势力的元婴期修士就没有参与吗?

    其实也是,正是因为西陵子告诉他们,刘一身上有着有助于元婴期修士突破修为和修炼的灵药,才让他们心动,他们才决定冒险行动。

    “哼,废话少说,赶紧交出灵药,交出灵药,我们留你全尸,否则,呵呵????”一元婴期修士否则之后,呵呵两声,就没有再说了,但是,大家都明白他们是什么意思。

    他们虽然知道刘一有元婴期实力,但是,不管怎么样,刘一也只是结丹期修士,就算有元婴期实力,在他们看来,刘一的实力,也就和刚突破到元婴期的修士一般,实力不是太强,而他们都是成名已久的元婴期修士,突破元婴期好久了,他们的实力可不是刚刚突破到元婴期的修士可以比拟的,就更不要说刘一这个结丹期修士,只是靠特殊手段才有元婴期实力的修士了,因此,别说他们还有两元婴期修士,就算只有一人,他们也有信心把刘一留下。

    “哦,原来如此,原来你们是西陵子骗来的,我说呢,我说你们怎么急着赶来送死,原来西陵子没告诉你们,我的实力。”刘一道。

    刘一在南城一战,他的实力如何,很多修士都清楚,西陵子自然也就清楚了,可是,没想到那两元婴期修士居然不知道,显然,西陵子没有告诉他们刘一的真实实力,而他们自己,作为元婴期修士,很少关注外界的事情,就算外界发生了大事情,也得后辈告诉他们,他们才能够知道,但是,刘一没有想到的是,西陵子居然不把刘一的具体实力告诉他们,而且,西陵在宗居然也没有人告诉他们刘一的具体实力。

    其实,这是刘一想错了,西陵宗的宗主是让西陵子把这事告诉西陵宗的元婴期高手,但是,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西陵子没有按照西陵宗主的命令,把这件事汇报给西陵宗这些元婴期高手。

    也就是说,西陵子把西陵宗的宗主给骗了,西陵宗宗主也没想到,自己定下的接班人会骗自己,因此,西陵宗宗主自己也就没有去汇报这种情况。

    至于其他修士,他们很难见到元婴期修士,再说了,就算见到了,他们也会以为宗主在第一时间汇报了,也就不会多言了。

    “哼,废话还挺多的,不过,小子,既然你不肯主动交出灵药,那么,我们自己来取好了,不过,后果,待会你就会知道的。”其中一个元婴期修士有些不耐烦的道,并且朝刘一出手。(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