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那元婴期修士被刘一一脚踢爆脑袋,被刘一一脚踢死,众人心里也是凉飕飕的,感觉刘一那一脚似乎就是踢在自己脑袋上似的,而一众拦住刘一等人的护卫就更是如此。

    刘一很强,这是大家早已知道的事情,但是,刘一强成这样,却是大家都没有预料到的事情,元婴期修士,老牌元婴期修士,就被刘一这么给踢死了,这也死的太憋屈了。

    别说这些结丹期修士,就是剩下那个元婴期修士也被刘一一脚踢爆同伴的脑袋的血腥场面给吓呆了,什么时候,他们这些老牌元婴期修士这么弱了,就这么被人打了几拳,在踢一脚,就被踢爆了脑袋?

    此时,那剩下的元婴期修士脑袋还在嗡嗡作响,一脸难以置信,他的同伴不是刘一的对手,从和刘一对拳开始,他就知道,他和他的同伴都不是刘一的对手,但是,他和他的同伴好歹也是元婴期修士,在他看来,就是他们联手不敌刘一,被刘一击败,但是,至少也不被刘一击杀,至少能够逃走,哪里想到,刘一这样一脚,就把他的同伴给踢死了。

    这些修士发呆震惊,可刘一不发呆,不震惊,刘一踢爆那元婴期修士之后,又朝着另一个元婴期修士飞去,准备解决另一元婴期修士,在刘一看来,既然都已经杀人了,而且杀的还是元婴期修士,那么,杀一人和杀两人也没什么区别,反正这次是彻底得罪西陵宗了,不过,话又说回来,从西陵子举行西城联盟会议,针对刘一,针对钱宝商行之时起,刘一和西陵宗之间,就已经不可调和了,因此,对于击杀西陵宗的元婴期修士,刘一一点压力都没有,西陵宗的元婴期修士,被杀的越多,对于钱宝商行,对于刘一来说,就是越好。

    “啊,这是要斩尽杀绝啊!”突然,有人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发现了继续飞向剩下的那个元婴期修士,忍不住惊呼道。

    其实,就算那人没有惊呼,也有很多修士震已经从惊中慢慢恢复过来,并且迅速发现了这一幕。

    其他人都发现了刘一的行动,对于场中仅剩的唯一元婴期修士,他自然也发现了刘一的动作,看到刘一冲向自己,那人心中不由苦笑,这次不仅踢到铁板上了,更是一个不好,自己就该把命丢在这里,就像同伴一样。

    这时,剩余的那个元婴期修士都有些后悔,后悔听从了西陵子的蛊惑,贪图刘一身上的灵药,如果不是听从西陵子的蛊惑,贪图刘一身上的灵药,同伴也不会死去,而且自己也不会陷入绝境,说真的,这一次,能否从刘一手中逃走,他一点把握也没有。

    不过,看到刘一飞来,那元婴期修士也不愿意就此待毙,于是,那元婴期修士大吼道:“你们还站着干什么/还不给我拿下这个联盟的败类!”

    “啊???”听到那元婴期修士的大吼,一群早已口呆目瞪的结丹期护卫,一时间就更加不知所措,想要听从那元婴期修士的命令,又惧怕刘一的实力,可是,想要反抗,不听从命令,却也觉得不妥。

    不过,纵然很多修士都处在纠结当中,但是,却也有很多护卫,在听到命令之后,想也没想,就冲了出去,冲向了刘一,准备把刘一这个联盟的败类给拿下。

    “找死!”刘一大怒道。

    看到这时,居然还有护卫不要命的冲向自己,刘一也很恼火,于是,刘一毫不留情的朝着冲向自己的修士挥出几拳。

    轰,轰,轰????

    一声声的轰响,飞向刘一,想要阻拦刘一,并且准备拿下刘一的那些结丹期修士全部被刘一轰飞。

    碰,碰,碰????

    被刘一轰飞的修士,一个个的砸在地上,地上都被他们砸出一个个的人形巨坑,而那些修士则倒在人形巨坑里面,一个个都身受重伤,倒地不起了,更有倒霉者,被刘一一拳给轰死,简直就是死的太冤了。

    轰飞那些冲向自己的结丹期护卫之后,刘一原本冲向那元婴期修士的身体也不由一顿,这么一顿,刘一再抬头看向那元婴期修士,准备继续冲向那元婴期修士,解决那元婴期修士时,却发现,那元婴期修士在刘一的一顿时间里,匆忙逃走了。

    看到那元婴期修士已经逃走了,刘一也没有追去,而是停了下来,看向那些结丹期的护卫,这些结丹期的护卫,虽然被刘一轰飞几个,但是,轰飞的也只是冲在前面的这些,还有不少还在继续冲向刘一,想要阻止刘一,可是,看到刘一停下来,不再往前飞时,他们也不由的急忙停下来,没有继续冲向刘一,而是朝着刘一望去。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原来刘一停下来不是因为别的,而是下令让他们攻击刘一的那个元婴期修士跑了,刘一失去了目标,才不得不停下来。

    看到这些,剩下的结丹期修士心里不由大骂那元婴期修士,居然叫他们这些结丹期修士去送死,为的只是能够拖住刘一,好让他自己逃走。

    “前辈,误会!”看到刘一看向自己,那些结丹期修士心里大惊,同时,开口求饶道。

    显然,刚才冲向刘一,阻止刘一,也只是碍于命令,不得不听从上级的命令,否则,就凭刘一踢爆元婴期修士的脑袋这一幕,借他们那些结丹期修士一百个胆子,他们也不敢向刘一出手。

    如今,首领都跑了,他们自然也就不必执行刚才的命令了,既然不必执行刚才的命令,他们又何必和刘一动手,这不是嫌命长么?

    “误会?你们不是来缉拿我这个联盟的败类么?”刘一道。

    “前辈误会了,前辈怎么可能是联盟的败类呢?这绝对是污蔑,对,这就是污蔑,这是有人污蔑前辈,绝对是这样的。”护卫道。

    “是啊,前辈这样的英勇神武的修士,怎么可能是联盟败类呢?”

    “就是啊,如果谁说前辈是联盟的败类,我第一个不同意。”

    一个个的结丹期修士护卫,不再拦住刘一,而是开始讨好刘一,刘一看着这些修士的变脸,如此快的变脸速度,还是让刘一很吃惊的,不过,本来刘一就没有准备把他们怎么样,他们只要不拦住去路就行,如今听到他们的话语,刘一也是心中苦笑,不过,刘一也正好趁机放过他们。

    “好了,既然你们不是来抓我们的,那么,我们要离开这里,你们还不快让开?”刘一道。

    “让开,快让开,别挡前辈的路!”

    “对,对,快让开!快让开!”

    “前辈请,前辈慢走!”

    听到刘一不再追究他们,而是让他们让开,他们自然很开心的让开,而且还催促别人快点让开,别阻拦了刘一,他们害怕如果有人阻拦了刘一,刘一会因此反悔,继续追究他们。

    看到这些结丹期修士这么识相,刘一也没多说什么,而是带走俏书生和蛮老怪,从这些结丹期修士的面前,从容的离开。

    不过,在离开之时,刘一回过头来,向里面看了一眼,刘一想看看自己离开时,西陵子是什么表情,可惜,刘一失望了,原来,刘一发现,里面已经没有了西陵子的身影,也就是说,在刘一和那元婴修士战斗间,西陵子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趁机逃走了。

    “逃得倒是蛮快的。”刘一低语道。

    如果西陵子没有逃走的话,刘一不在意在临走之前,给西陵子一下,已经灭了西陵宗一个元婴期修士,吓跑一个元婴期修士,如果能够顺手再解决掉西陵宗的下任宗主,那也是很不错的。

    其他修士看到刘一回头,也是大吃一惊,生怕刘一反悔,对他们进行动手,不过,看到刘一只是看了一眼,没有动手时,心里才安慰一些,接着,他们就顺着刘一的目光方向望去,发现刘一看的方向是西陵子原先所在的方向,不过此时,西陵子早已不见踪影,显然,西陵子先前偷偷跑了。

    “原来是看西陵子,真吓我一跳,不过,西陵子逃得还真快,什么时候逃得,我居然一点一没有发现。”大家心里想到。

    刘一看到西陵子早已逃跑了,不能在给西陵子一下,刘一也就没有出手,而是带着俏书生和蛮老怪,一步一步,从容的离开西城联盟,慢慢的消失在众人的眼中。

    刘一离开之后,联盟会议也没有继续召开了,毕竟,这次会议只是为了对付刘一,而不是为了对付盗匪联盟,各个势力都没有心思开会了,更何况这次会议的牵头人西陵子已经逃了,而会议的主脚刘一也离开了,会议继续下去,也没有意义了。

    “门主,真没想到这次的会议,居然是为了对付我们。”离开联盟之后,俏书生一边跟着刘一往回走,一边开口道。

    “好了,别废话,赶快走吧。”刘一道,并且带走俏书生和蛮老怪迅速往钱宝商行方向赶路。(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