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一在离开西城联盟之后,就急速往钱宝商行赶路,不知道为什么,刘一总感觉有些不对劲,似乎这次的有些太顺利了,因此,刘一才催促俏书生和蛮老怪,三人都急速赶路。

    从西城联盟赶回钱宝商行,路途比较遥远,而且路途之中,有些险地,当然了,这里的险地,不是路途中地势本身有危险,而是有些地方,地势险要,容易埋伏,途径这样的地势,就容易遭到敌人的伏击。

    其中,石林陨就是这么一个地方,石林殒,是一个怪石凌立,奇石丛生的地方,这个地方,到此都是一块块巨石,一块块巨石形态各异,组成一个巨大的石林。

    这些奇石之间,不仅组成石林,更是形成一种奇怪的力场,让进入石林的修士,不能神识查探,即使神识强大的修士,神识查探的距离,也不会比自己眼睛看到的更远更清晰,因此,修士在石林之中,神识就失去了查探的效果。

    而修士想要通过石林殒,就必须从这些形态各异的奇石之间穿过,而穿过奇石之时,也就容易遭到敌人的埋伏,有时,敌人会事先埋伏在石林殒,躲在奇石林里面,让其他修士没法发现他们。

    曾今就有厉害的修士经过石林时,被敌人伏击,从而毙命,而且这样的修士还不少,更是一些实力强大的修士被伏击,陨落于此,因此,此地才叫石林殒。

    “前面就是石林殒,大家小心一些。”刘一来到石林殒后,比没有立即进入石林殒,而是停下来提醒俏书生和蛮老怪道。

    元婴期修士,神识都十分强大,因此,想要伏击一个元婴期修士,十分困难,一般来说,是没法伏击成功的,毕竟,有了这么强大的神识,在老远就能够发现敌人,发现不对,就会立刻逃走,因此,根本就不可能被伏击。

    但是,这石林殒就不同了,石林殒能够阻隔神识,神识不能深入石林殒里面,因此,就没法查探里面是否有埋伏,如果进入里面,才发现有埋伏,那么,已经晚了,想要逃走是不可能的了,只有靠自身实力,如果实力强悍,自然能够杀出去,如果实力不强,也只能含恨陨落于此了。

    “门主担心有埋伏?”俏书生问道。

    “还是小心一点好,我感觉西陵宗为了对付我们,不可能就这么轻易的放我们离开,肯定还有后手。”刘一道。

    其实,在西城联盟,两元婴期加一众结丹期护卫,对付刘一他们三人,而且在西陵宗看来,刘一三人只是结丹期修为,就算刘一有着元婴期实力,却也改变不了结丹期修为的事实,因此,派出如此阵容,已经不简单了。

    但是,刘一眼里,这些人却不怎么样,被他两下就灭了一元婴修士,吓跑一元婴期修士,至于其他修士,更是吓得不敢动手。

    “嗯,我们小心些。”俏书生道。

    其实,说小心也好,不小心也好,他们都必须从这里经过,这里是他们的必经之路,也就是说,他们必须从石林殒经过,才能到达钱宝商行,因此,不管灵石殒是否有埋伏,他们都必须前进,只能在进入石林之后,小心一些罢了,如果遇到伏击的话,就只有靠实力,强行闯出去了。

    刘一他们进入石林殒之后,速度猛降,不再像之前那样快速赶路,而是慢慢飞行,说实话,如果不是这里的奇石太高大,又坚硬,刘一都会从上空飞过或者毁掉这些奇石。

    可惜,这些奇石,就犹如一座座高耸入云的山峰,就算刘一他们想要从石林上空飞过,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想要毁掉石林,就更加不可能了,如果能毁掉的话,石林早就被人毁掉了,这里的奇石,也不知道是什么石头,就算刘一现在全力一击,也没法击落石林殒的一块石头。

    这些石头,似乎比各种金属还坚硬,各种奇形怪状的奇石,屹立在奇石林也不知道多少年了,风吹雨淋这么多年,可是,他们却还是老样子,一点都没有改变,一如从前。

    “门主,似乎没有敌人伏击我们。”三人在石林殒飞行了好长时间,可是,预想之中的敌人还是没有出现,俏书生就忍耐不住开口道。

    “小心点,只要我们没有出石林殒,就不能掉以轻心,更不要说现在连一半都没有走到。”刘一道。

    这一路上,要途径的险地不少,刘一一点都不敢大意,这里才第一个险地而已,如果这里因大意而受伤的话,那么,后面的险地,想要从容通过,就没那么简单了。

    刘一是门主,刘一的话,俏书生还是要听的,虽然这么长时间了,都没有受到攻击,但是,刘一让他们小心,他们还是很小心的。

    说实话,这石林殒,在刘一看来是最适合伏击的地方了,毕竟这里阻隔神识,神识不能查探,也是一众险地中,刘一最忌惮的地方,因此,刘一才如此小心,至于其他险地,虽然也是险地,但是,在刘一看来,危险程度远远不及这石林殒,

    “小心,有埋伏。”刚刚走到石林殒的中间,刘一就发现不对劲了,于是,就大声道。

    “哈哈,不愧是第一门的门主,就是厉害,这都被你发现了。”刘一声音刚落,就有一道声音在刘一他们前方响起,接着,刘一就看到,他们前方出现了大批的蒙面人,这些蒙面人从石林殒各个地方跑来,把刘一他们围住。

    显然,这些人早就在这里等着刘一三人了,不过也是,他们只要守在在石林殒中央,就一定能过等到刘一三人,至于其他的偷袭,其实他们也没有想过,想要偷袭刘一三人,是不太现实的,他们在这里设伏, 只是为了防止刘一三人提前发现他们,从而逃走而已。

    如今,刘一三人被围困,自然没有那么容易逃走了,更何况还在这石林殒,想要逃走就更加困难。

    看着前方不断出现的人影,刘一三人脸色一沉,果然,刘一早就想到这次没那么容易回到钱宝商行,可是,没想到他们派出了如此阵容。

    “你们?是你们?没想到你们藏身这里,我就说,怎么整个西城,都没有发现你们的踪影呢?”刘一道。

    刘一看着眼前不断出现的人影,却发现原来对付不是自己想象中的西陵宗的修士,而是刘一没有想到的敌人,盗匪联盟的盗匪。

    盗匪联盟的盗匪,在西城作恶多端,灭了不少势力,但是,却没有任何势力查出盗匪联盟藏身何处,虽然,大家猜测盗匪联盟可能和西城的某个大势力有联系,有某个大势力为盗匪联盟隐藏行迹,但是,大家也觉得盗匪联盟隐藏的太好了,要知道,如果盗匪联盟隐藏在某个大势力里面,肯定会露出一些马脚,也是有迹可循的,不可能像现在这样,西城所有势力都不知道他们藏身何处。

    如果他们藏身这里,那就说的通了,只要有势力帮盗匪联盟隐藏外面的行迹,那么,盗匪联盟进入石林之后,其他势力就别想找出他们了,自然也就发现不了盗匪联盟的行迹。

    “呵呵,刘门主以为我们是谁?也是,据说刘门主在西城也得罪不少势力,有其他势力伏击刘门主也是很正常的事情。”盗匪联盟的首领道。

    这次盗匪联盟伏击刘一,这是完全说的通的,钱宝商行上次救走双莲,并且击杀了不少盗匪联盟的精英,盗匪联盟对于钱宝商行,对于刘一都恨之入骨,可惜,惧怕钱宝商行的实力,他们不敢冒然攻击钱宝商行,就把怒气发泄在西城的其他弱小的势力身上。

    如今,得到刘一离开钱宝商行,刘一落单了,他们自然不会放过刘一,他们惧怕钱宝商行,不敢攻击钱宝商行,但是,并不代表他们惧怕落单的刘一,相反,他们天天都期望刘一落单,只要刘一落单,他们就可以趁机灭了刘一。

    至于说灭了刘一之后,他们要承受钱宝商行怒火,他们也不在意,现在他们与钱宝商行已经是敌对势力了,有轻易能够消灭对付实力的机会,双方都不会轻易放过,而刘一是第一门的门主,在钱宝商行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因此,如果能够灭了刘一,盗匪联盟是毫不犹豫的会选择出手,哪怕付出一些代价,在盗匪联盟看来,也是完全值得的。

    其实,盗匪联盟更想要的是灭了钱宝商行,但是,他们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就算搭上整个盗匪联盟,也未必能够把钱宝商行给灭了,因此,他们只好退而求其次,选择灭了刘一,灭了第一门门主再说。

    “呵呵,我在西城得罪不少势力,这就不用你们操心了,倒是你们,如今你们公然现身,暴露了你们的隐藏之地,我想以后,西城将再也没有你们的藏身之地了。”刘一道。

    显然,这次盗匪联盟暴露自己,要么,他们就把刘一三人留在这里,要么,就是刘一逃走,他们暴露。(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