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匪联盟在这里伏击刘一,也就暴露了盗匪联盟的隐藏之地,如果刘一是盗匪联盟的首领的话,绝对不会这样暴露自己的。

    “呵呵,这个也不牢刘门主操心,想要暴露我们这里,刘门主还是先逃走再说吧,再说了,想必以刘门主的才智,也猜到这里只是我们的一个藏身之地而已,否则,今天围攻刘门主的,就不会只有我们这么一点人手了。”盗匪联盟的首领道。

    这次围攻刘一的人手,刘一粗略的观察了一下,发现除了这个首领之外,首领身后还独自站着五人,那五人能够独自站着那首领身后,显然身份不低,刘一仔细一看,才发现,原来那五人,都是元婴期修士,难怪能够独自站在那首领身后。

    五元婴期修士,加上那首领本身也是元婴期修士,也就是说,这次围攻刘一三人的,一共有六元婴期修士,虽然,对于刘一三人来说,已经是很多了,六个元婴期修士,如果刘一三人是一般人的话,这次铁定要留在这里了,就算刘一三人不是一般人,刘一也不敢肯定自己三人就一定能过逃走。

    但是,相对于这次盗匪联盟攻击西城各个势力所表现出来的实力来看,这次盗匪联盟留在西城的实力,似乎不止这么一点,如果盗匪联盟只有六个元婴期修士在西城,他们绝对不敢如此公然攻击西城的势力,而且,就算西城的弱小势力,也不可能被他们如此轻易迅速的拿下。

    这么一想,刘一也明白,这次这里的盗匪联盟,只是盗匪联盟留在西城的一小部分而已,这么一想,刘一也暗自庆幸,还好这里只是盗匪联盟的一小部分,否则,自己三人还真是连逃走的机会都没有。

    至于现在嘛,刘一虽然不敢说自己一定能过逃走,但是,能过逃走的机会就大多了,至少刘一有六七成把握逃走,只是,就算能够逃走,这次也无法安然无恙的逃走了。

    刘一的实力如何,刘一自己清楚,更何况俏书生和蛮老怪都是元婴期修士,三元婴期修士对六元婴期修士,看起来似乎不对等,但是,对于刘一来说,三对六,似乎也没什么可怕的,至于围住刘一他们的一大群结丹期修士,直接就被刘一给忽略了。

    这里是石林殒,这里阻隔修士的神识查探,因此,这里虽然是很好的伏击场所,却也为刘一他们逃走提供了方便,只要他们三人摆脱了那六元婴期修士,那么,想要从这些结丹期修士眼中逃走,还是很容易的。

    这些结丹期修士,没有了神识查探之后,刘一只要逃走了,那么,就算能够被发现,也只是少量的结丹期修士发现,少量的结丹期修士,根本就拦不住刘一,想要跟上刘一,就更加不可能了,唯一麻烦的就是元婴期修士,元婴期修士,就算不能神识查探,只要发现刘一之后,就能够跟着刘一,然后通知同伴,等同伴到了之后,再动手,因此,对于 刘一三人来说,眼前这六大元婴期修士才是最麻烦的。

    但是,想要解决这六大元婴期修士,却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这六大元婴期修士,作为盗匪,没有宗门势力的修士那么系统的修炼,也能够成就元婴期,说明都不是什么普通的角色,这样的修士,而且看他们的样子,显然成就元婴期已经很久,这样的修士,俏书生和蛮老怪这两个新近晋级的元婴期修士能够一人对付一个,就已经很不错了,也就是说,剩下的四个得刘一对付。

    四个元婴期修士,刘一一人虽然实力比其他元婴期修士强一些,但是,要一次对付四个,刘一心里也是没底,更何况,这四人中,还包括盗匪联盟的首领,他能够成为首领,能够统领其他元婴期修士,证明他的实力肯定比其他几人强,否则,其他几人是不可能听从那人命令的,毕竟,盗匪联盟,是以实力为准则的世界,这和一般的宗门势力不同,一般的宗门势力,有些元婴期修士虽然实力不是很强,但是,他的地位很高,一样让其他实力比他高,却地位不如他的修士听命,而盗匪联盟不一样,他们是谁的实力高,谁的地位就高,实力弱的肯定得听从实力强的安排,否则,别人就会不服,也不会听命。

    “门主,怎么办?”俏书生的脸色彻底变了,这还只是盗匪联盟留在西城的一部分力量,就已经如此强大了,要是盗匪联盟的全部力量都聚集在这里的话,还怎么让人活啊。

    “别当心,他们人数虽然很多,如果在其他地方,我们或许没法逃走,但是,在石林殒嘛,人数的作用就已经不是很大了,对于我们来说,对于我们有威胁的,也就是那六个元婴期修士,只要解决了那六个元婴期修士,那么,剩下的结丹期修士都不足为虑。”刘一道。

    话虽如此,但是,看着黑压压的一片结丹期修士,也是让人头皮发麻的,更何况,就算那六个元婴期修士,对于刘一三人来说,就已经是很大的麻烦,如果没有解决这 六个元婴期修士,那么,刘一他们就算逃走,也要面临无休止的追杀,有元婴期修士在后面组织,那么,面对结丹期修士的截杀阻拦,刘一他们也没法轻松摆脱,因此,对于刘一三人来说,解决那六个元婴期修士,才是最这次逃走的关键。

    但是,六个元婴期修士,想要解决,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也许刘一他们能够从六人手中逃走,但是,想要解决六人,说真的,刘一也没把握。

    “嗯,解决了那六人,其他结丹期修士却是不足为虑,但是,我们能解决他们六人吗?”俏书生道。

    “很难,不过,总要试一试的,如果实在不能解决他们六人,我们也只能趁机逃走了,只是这样一来,我们的逃亡之路,有他们六人跟着,就麻烦多了。”刘一道。

    “怎么?刘门主还在想着从我们手中逃走的事情,不过,刘门主认为可能吗?”盗匪首领看到刘一他们在一旁传音嘀咕,就知道他们应该在商量逃走的事情,不过,在他看来,刘一三人这次是插翅难逃。

    “不可能吗?没试一试,又怎么知道不能逃走呢?说实话,如果出了石林殒,你们这么多人马,我们三人也许是插翅难逃,但是,在石林殒嘛,可就不好说了。”刘一听到盗匪首领的话,就开口回答道。

    逃走,其实,以刘一的实力,就算这样横冲直闯,也有可能逃走,但是,俏书生和蛮老怪可就没法逃走了,因此,刘一才没有采取这种逃走方案,而是考虑是否能够解决六大元婴期修士,就算不能解决,也得解决几个,给他们两人创造逃走的机会,这就是刘一的想法,还好盗匪首领不知道,如果盗匪首领知道刘一是这个想法,不知道心里该作何想法。

    “呵呵,自信是好事,但是,自信过头,却是愚蠢的,都说刘门主虽然只是结丹期修为,一身实力,却比一般的元婴期修士还强大,据说在南城,还力战平南宗宗主而不败,现在,我倒想领教刘门主的神功,看看刘门主是否真的有传言那么厉害。”盗匪首领道。

    盗匪首领的实力,同样比一般的元婴期修士更加强大,否则,他就不会成为这一小部分盗匪的首领了,可是,他的实力和平南相比,谁强谁弱,他们也没有比过,因此,也不知道他们谁强谁弱,虽然知道刘一比一般修士强,能够和平南战平,但是,他却也自信自己不会比平南差,因此,他也就不惧刘一,甚至认为自己比刘一更加强大,当然了,刘一才结丹期,而他已经是元婴期修士了,因此,就算他认为自己比刘一强大,却也不得不承认刘一的天赋,这也是他们发现刘一之后,就准备灭了刘一的原因,哪怕知道灭了刘一之后,要承受钱宝商行的怒火,但相比灭掉一个天赋惊人的刘一来说,承受钱宝商行的怒火还是很划算的。

    “都说了,是否厉害,试一试就知道,只是不知你打算一人上来,还是和你后面的五人一起动手?”刘一道。

    刘一倒是希望盗匪首领能够一人上来,这样的话,刘一如果趁机解决了盗匪首领,那么,面对剩下的五人,也就轻松多了。

    “一人上来?呵呵,虽然我对于自己的实力很自信,也相信自己不比你差,但是,为了保险,为了不出意外,我们还是一起出手的。”盗匪首领道。

    作为首领,除了实力之外,其他方面自然也不能太差,否则,盗匪联盟在西城也不会如此猖狂而不被人发现他们的踪影。

    “那就战吧,看看是你灭我们,还是我们灭你们。”刘一道,说完,刘一就率先冲向盗匪首领和另外三个元婴期修士,而俏书生和蛮老怪一人冲向一个元婴期修士。(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