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城血雨腥风,战火连天,但刘一却在会议之后,就选择闭关了,不过,由于刘一这次身受重伤,因此,刘一的闭关还是以疗伤为主。

    进入闭关室之后,刘一就不再想其他的事情,而是开始专心疗伤,这次的伤势很重,如果不是刘一,换个人的话,早就奔溃了,哪里还能够坚持到现在,因此,刘一进入闭关室之后,就立刻盘膝而坐,开始检查自己的伤势。

    丹药,刘一在逃亡的一路上就已经不断的服用,如今体内积累了大量的丹药,很多丹药的药效都还没有完全发挥出来,而是有不少积累在刘一的体内,因此,刘一进入闭关室之后,没有再服用丹药,而是开始检查自己的具体状况。

    逃亡的路上,如果不是刘一把丹药当糖弹似的不要钱的使劲嗑药,刘一三人也回不到钱宝商行了,嗑药太大,又没来的及炼化,只是初略的炼化一点,大量药力还积累在体内,这些丹药,虽然都是一些疗伤丹药,但是,积累太多,对于身体也不是什么好事,最主要的是,刘一现在的身体根本就没有好转,相反,在不断地逃亡路上,他的身体还在不断的恶化。

    这次刘一检查自己的身体,发现自己的身体里面的筋脉有很多都断裂了,导致疗伤药的效果不佳,也导致很多丹药的药力根本没有发挥出来,而是在体内积累了大量的丹药药力。

    “怎么办?”刘一低语道。

    这些筋脉断裂,自然要慢慢的修复,但是,想要修复这些筋脉,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需要时间,也需要刘一耐心的慢慢修复。

    当然了,如果仅仅是筋脉断裂,刘一还不发愁,但是,刘一发现,在这些筋脉断裂处,积累了大量的丹药药力,这些药力积累他多了,让这些筋脉承受不了。

    其实,刘一发现筋脉断裂之后,就开始了修复筋脉,但是,刚刚修复的筋脉,还是很脆弱,在这些药力的作用下,刚刚修复的筋脉有断裂了,这种情况让刘一有些无语。

    什么是虚不受补,以前刘一也许不明白,但是,这次,刘一真正感受到了什么是虚不受补。

    怪不得,民间流传一个故事,那就是如果遇到饿昏了的饿汉子,想要救助他的话,你得先给他喝碗粥,在他调整过来之后,才给他吃饭,而不是一开始就给他吃饭,否则,也许就算给他吃饱了,也只是害他而已。

    曾经,就有人不懂这个道理,遇到了饿了很长时间,饿坏了的饿汉子,于是,好心的给这饿汉子大量的饭菜,甚至还熬汤给这饿汉子进补,结果,没救成这饿汉子,反而让这饿汉子一命呜呼了。

    刘一现在的情况也是一样的,其实,刚开始受伤之后,刘一服用完疗伤丹药之后,只要耐心疗伤,仔细炼化丹药的药力就行了,但是,由于刘一是在逃亡,逃亡路上,刘一没时间耐心疗伤,也没时间仔细炼化丹药药力,而是在需要的时候,不停的服用丹药,然后初略的炼化丹药的药力。

    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丹药的药效很快就发挥了,能够让伤势迅速好转,当然了,这种好转是暂时的,但是,后果却也很严重,那就是大量的药力被积累下来,被留在了体内,同时,那种伤势好转也不是永久性的好转,而只是暂时的好转。

    如今,药效已过,刘一的伤势自然又回到当初状态了,更糟糕的是,积累的药力不仅没有起到有效的作用,相反,积累的药力,还如毒药般的无情的摧毁刘一的筋脉,阻止刘一修复筋脉,不断让刘一的伤势恶化。

    面对这种情况,刘一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刘一如今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断的修复筋脉,虽然经脉刚刚修复,就被无情的摧毁了,但是,刘一这样做,至少不让自己的伤势加重,否则,那些积累的药力就不止摧毁刘一修复的筋脉,还会摧毁刘一那些没有断裂的筋脉。

    好在刘一的身体强度很大,那些药力只能迅速的摧毁刘一新修复的筋脉,对于老的完好的筋脉,那些药力想要摧毁,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也许给他们时间,他们能够摧毁,但,在刘一不断修复之下,那些药力想要摧毁刘一的老的经脉,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成也萧何败萧何,刘一肉体强大,对药力破坏筋脉有很好的阻碍作用,但是,正是因为肉体强大,让刘一修复筋脉也十分困难,往往都是刘一废了很大的力气,才修复一点点,而修复的这一点点,又被药力给无情的摧毁了,如果修复筋脉能够快一点,那么,药力想要摧毁刘一修复的筋脉,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了。

    刘一疗伤了一段时间,外面的血雨腥风,刘一没有心思去想,但是,不用想,刘一也知道,外面肯定刮起了战争的风暴,外面肯定是血雨腥风。

    “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刘一低语沉思道。

    疗伤了这么长的时间,刘一也只是把伤势稳住,没有让伤势继续恶化,但是,却也没有让伤势好转,照这样下去,想要彻底康复,还不知道要等到何年马月?

    更让刘一忧心的是,就算等到何年马月,也不一定能够完全康复,别说时间太久,刘一等不起,就是刘一等得起,刘一也没有把握完全康复。

    “看来得想其他办法了。”刘一低语道。

    既然这种疗伤效果不佳,那么,刘一必须改变疗伤方法,寻求一种更佳的疗伤方法,可是,想要寻找更佳的疗伤方法,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如果刘一有更佳的疗伤方法的话,刘一 早就用更佳的疗伤方法疗伤了。

    刘一看着自己体内的筋脉,自己不断修复,又被药力不断的摧毁,刚刚修复一点,就被摧毁一点,这才是刘一一直疗伤,却没有效果的真正原因。

    看着这些,刘一也是有些无语,刘一不知怎么办才好,于是,刘一认真思考,不断的想着不同的方法。

    可是,想的一个个方法,都被他无情的否决了,其他的那些方法,还不如现在这样的方法,现在这样的方法,虽然没有什么效果,但是至少能够稳住伤势,不让伤势恶化,而其他的方法,刘一感觉不管是什么方法,最终都会让伤势不断恶化,这才是刘一否决的原因。

    “难道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吗?”刘一皱眉低语道,接着,刘一又自语道:“不对,还有一个方法,也许可以让我的伤势迅速好转,甚至还能让我的修为更进一步,只是,这样做的话,太冒险了,一个弄不好,自己就被交代在这里了。”

    显然,刘一突然间想到了一个方法,只是这个方法,刘觉得风险太大而已。

    其实,刘一想到的方法也不是别的方法,而是刘一想到了紫青双莲,前段时间,紫青双莲筋脉尽毁,但是,现在紫青双莲不仅完全恢复,而且修为实力都更上一层楼。

    刘一现在的伤势没有紫青双莲那么重,一开始刘一也觉得自己没有必要冒险,毕竟,紫青双莲的疗伤方式是选择突破,带伤突破,而且还是重伤期间突破,这是十分危险的事情,要知道,多少人就算在全胜状态下突破,也很容易失败,重伤期间突破,基本上就是和失败画上了等号。

    其他突破,也许失败了也没什么,但是,重伤期间突破,失败的话,就不是伤势加重那么简单了,也许失败了,那就的把自己交代在那里,当然了,风险是大了一些,但是突破成功的话,不仅伤势能够完全康复,更是让自己的修为和实力都更上一层楼。

    刘一一开始没有往那个方面想,一来是因为刘一自己也没把握自己能够成功突破,如果突破失败,后果是什么,刘一最清楚不过了;二来是因为刘一当时也觉得其他方法也能够让自己康复,因此,也没有必要冒险。

    其实,如果刘一体内没有这些积累的药力,刘一用自己的方法完全能够使得自己康复,也确实没有必要冒险了,如今,有了这些药力的阻碍,让刘一自己方法功亏一篑,让刘一的努力也只是保持伤势没有恶化而已。

    “看来只有采取这种方法了,不然,我的伤势未必好得了,而且,就算好得了,我也没有那个时间去等到伤势的好转。”刘一低语道,同时,刘一的目光变得越来越坚定,最终,刘一目光一凝,自信道:“对,就用这种方法,富贵险中求,更何况双莲都能够成功,没理由我刘一会失败。”

    决定,其实,做出一个决定很简单,但是,真正要做出一个决定,却需要勇气,没有足够的勇气的话,做出一个决定就十分困难的了。

    就像现在的刘一,也只是刘一才敢做这样的决定,如果刘一把自己的决定说出去的话,其他人一定会阻止刘一的,毕竟刘一有勇气,不代表其他人也有这样的勇气。(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