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一出关后,自然也就召开了会议,召集一群第一门高层,讨论有关事项。

    看着坐在首座上的刘一,第一门的一群高层都有一种很特别的感觉,似乎眼前的刘一和以前不一样了,但是,具体哪里不一样,他们也说不上,反正就是觉得刘一现在变得有些高深莫测了。

    “好了,今天召集大家来,就是了解一下西城的具体状况,飞燕,你说说吧。”刘一看到大家都做好后,就开口道。

    “嗯,在门主闭关这段时间,我们按照门主的吩咐,横扫了阻拦门主的一众普通势力,如今,只剩下西陵宗,西陵宗实力太强大,我们不敢贸然行动。”赵飞燕道。

    “西陵宗?西陵宗,我们暂时不要动他们,对了,其他势力有什么反应没有?”刘一问道。

    毕竟,刘一横扫西城很多普通势力,其他势力肯定不可能无动于衷,毕竟,按照钱宝商行的势头,如果他们要横扫西城所有普通势力,也没有哪个势力能够抵挡的了的,因此,其他势力难免会担心,不过,好在钱宝商行这次行动,横扫的都是曾经阻拦刘一的势力,对于其他势力,钱宝商行没有动任何一个。

    “其他势力?其他势力倒是没有什么反应,我们这次的行动目标很明确,就是曾经阻拦门主的一众势力,其他势力也不愿意为了这些普通势力得罪我们钱宝商行,当然了,在我们行动之时,盗匪联盟留在西城的势力也动作不断,这段时间,不断的有势力被他们剿灭,因此,西城的其他势力,对于我们的行动,倒是没有什么反感,相反,他们还认为我们做的对,毕竟,是那些势力先惹我们。”赵飞燕道。

    其实,这段时间,在钱宝商行出兵攻打其他势力时,西城各个势力都注意到了钱宝商行的动作,那时,看着强悍的钱宝商行,那些势力都担心钱宝商行也像盗匪联盟一样,在西城肆无忌惮的攻击其他势力,直到钱宝商行攻击的都是一些曾经阻拦刘一的势力,他们才安心一些,但是,他们也明白,就算钱宝商行想要攻击他们的势力,他们也没有力量阻止,这时,他们不再责怪钱宝商行惹上盗匪联盟,从而让盗匪联盟攻击西城势力,而是担心钱宝商行也会学盗匪联盟,攻击他们。

    接着,在钱宝商行攻击曾经阻拦刘一的势力之时,盗匪联盟出手了,盗匪联盟出手剿灭了好些势力,让西城那些普通势力一下子担心起来,毕竟,钱宝商行的出手,是有目标的,大家都知道钱宝商行想要对哪个势力出手,但是,盗匪联盟却不一样,他们出手对付的目标,谁也猜不到,也许昨天在剿灭其他势力,今天就轮到自己的势力了,因此,让西城所有普通势力都无比担心。

    这时,那些普通势力开始恨西陵宗,恨各大顶级势力了,上次的西城联盟会议,大家都以为是商讨如何对付盗匪联盟,哪里知道西陵宗以及各大顶级势力在会议上没有商讨如何对付盗匪联盟,而是联合起来对付钱宝商行。

    在各个势力看来,如果上次商讨的是如何对付盗匪联盟,盗匪联盟也不敢如此肆无忌惮了。

    现在好了,由于上次是联合起来对付钱宝商行,让钱宝商行暂时不再对付盗匪联盟,而是向西城其他势力出手,虽然钱宝商行出手的都是一些曾经阻拦刘一的势力,但是,这也无形中削弱了西城联盟的总体实力,让盗匪联盟更加猖狂。

    “哦,这样也好,也正好让其他势力知道谁好,谁坏了,对了,既然只剩西陵宗了,那么,我们暂时就不动手了,把人手都撤回来吧,否则,把他们留在外面,会让其他势力一直担心的。”刘一道。

    其实,刘一说的一点都不错,虽然钱宝商行攻击的目标都是曾经阻拦刘一的势力,但是,在钱宝商行剿灭曾经阻拦刘一的势力之后,是否会向其他势力出手,其他势力心里也一直没底,如今,看到钱宝商行把曾经阻拦刘一的普通势力都消灭了,至于西陵宗,他们也猜测钱宝商行不会立刻攻打西陵宗的,毕竟,要攻打西陵宗,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既然不攻打西陵宗,钱宝商行还不把兵力收回,还让他们留在外面,是什么意思?

    一下子,就让西城其他普通势力紧张了起来,难道钱宝商行留下兵力,是为了攻打其他普通势力不成?

    不过,好在钱宝商行的修士也没有攻打其他势力,只是按兵不动,让其他势力好受一些,但是,其他势力也一直提心吊胆的。

    “嗯,我马上就把人撤回来,对了,铁血将军和牛一牛一他们的人马也到了西城,你准备让他们做什么?”赵飞燕道。

    “他们?他们暂时不急,对了,小娇她们还没出关?”刘一问道。

    “还没有,不过,我想她们应该突破了,只是在巩固修为,也快出关了。”赵飞燕道。

    “好,既然这样,不打扰她们了,对了,等下飞燕留下,等到其他修士的回归,他们回归之后,就让他们守护钱宝商行吧,至于其他人,就跟我走,跟我一起去看看铁血将军他们,看看我们消耗了巨大资源,打造的兵力如何?”刘一道。

    就这样,会议结束了,刘一带着一众第一门高层,一起去看望铁血将军他们,而赵飞燕则留在钱宝商行处理钱宝商行事务和等待钱宝商行修士的回归。

    随着赵飞燕的命令,留在外面的钱宝商行的修士,钱宝商行的兵力,迅速撤了回来,回到了钱宝商行。

    在钱宝商行的修士回到钱宝商行之后,西城的其他势力也大大松了一口气。

    “呼!钱宝商行终于撤兵了,真是吓死人了。”有的势力之主道。

    “是啊,幸好他们撤兵了,如果他们再不撤兵,我都坚持不住了,说不定就去投降了。”离钱宝商行兵力驻扎较近的势力之主也开口道。

    与其等待钱宝上杀上门,不如直接去投降,虽然,没有哪个势力愿意向别的势力投降,但是,直接去向钱宝商行投降的话,也许能够争取到一些好处,如果等钱宝商行直接杀过来,那么,等待他们的只是被灭,等待他们的只有死路一条。

    不过,现在钱宝商行撤兵了,他们也就不用去投降了,他们自然也就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

    “钱宝商行就是钱宝商行,果然和其他势力不同,这次只攻击曾经阻拦刘门主的势力,对于其他无关势力,他们果然不会动。上次真的错怪他们了。”有人道。

    “是啊,上次大家还说都是钱宝商行惹了盗匪联盟,盗匪联盟才会攻击西城势力,现在看来,就算钱宝商行没有惹盗匪联盟,盗匪联盟照样攻击西城势力,倒是因为钱宝商行对盗匪联盟的出手,让盗匪联盟不敢如此肆无忌惮,如今,钱宝商行在攻击得罪他们的势力,没空理会盗匪联盟了,你看这段时间,盗匪联盟多嚣张啊。”有人道。

    “是啊,西陵宗等顶级势力真不是东西,盗匪联盟猖狂,他们不去理会,倒是钱宝商行一直好好的,他们却一直想要对付钱宝商行,这下好了,钱宝商行也不理会盗匪联盟了,让盗匪联盟更加猖狂了。”有人道。

    “嗯,如果钱宝商行开口要对付盗匪联盟的话,我第一个支持,我一定第一时间加入到对付钱宝商行的行动当中。”有人道。

    “你啊,就别做梦了,你也不想想,上次钱宝商行对付盗匪联盟,大家都怪人家,这是典型的做了好事还挨骂,你说他们怎么可能再次对付盗匪联盟呢?除非盗匪联盟不要命,再去惹他们。”有人道。

    “是啊,有些可惜了,以前钱宝商行对付盗匪联盟,我们不珍惜,还怪他们,现在,我们自己知道盗匪联盟的危害,想要钱宝商行去对付时,钱宝商行却不去对付了,真的很可惜啊。”有人道。

    “不说了,总之,西陵宗就是个祸害,不去对付盗匪联盟,却对付曾经对付盗匪联盟的钱宝商行,如果哪天钱宝商行和西陵宗干起来的话,我一定支持钱宝商行的。”有人道。

    “这还用你说,我们肯定都支持钱宝商行,西陵宗,就让西陵宗灭亡去吧。”有人道。

    “好了,不用担心钱宝商行了,大家还是小心盗匪联盟吧,也不知道下一个别灭的势力是哪个势力?”有人道。

    “是啊,盗匪联盟的攻击太没规律了,希望他们没来灭我的势力,真的,真希望有哪个势力能够组织起来,灭了盗匪联盟。”有人道。

    钱宝商行的撤兵,获得了西城各个势力的称赞与拥护,也让因盗匪联盟攻击西城势力,给钱宝商行带来不好的形象彻底扭转过来了,同时,大家开始痛恨西陵宗了。

    不过,对于以上的一切,刘一就不知道了,刘一和第一门的一众高层,一起出城,去看望铁血将军等人马了。(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