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轰,轰????

    一道道攻击,各种各样的攻击,铺天盖地的朝着这一队盗匪飞去,这一刻,天地都只剩下轰鸣之声,而这一队盗匪却看到各种各样的攻击朝自己而来,有巨石砸来,有大火烧来,也有水柱冲来,更有各种各样的妖兽朝自己攻来。

    “不好,敌袭,大家防御!”这时,看到普通改的朝自己攻来的各种法术,这队盗匪都明白,自己等人遭遇了敌人的攻击,于是,忍不住大惊的喊了出来。

    其实,这些盗匪虽然大惊的喊了出来,但是,他们心中也很疑惑,不明白他们怎么会在天风山脉遭到敌人的攻击,要知道,天风山脉可是天风盗贼团的总部,也是盗匪联盟的总部,这里不仅天风施虐,让一般修士进入其中而不自觉的陨落,更有盗匪联盟的各种鸣哨和暗哨,可谓被布置的密不透风,任何一个修士,只要一进入天风山脉,就会被盗匪联盟发现,现在怎么进来了如此多的修士,而盗匪联盟却一点消息都没有得到。

    不过,疑惑归疑惑,但是,他们毕竟是盗匪联盟的精英,看到这铺天盖地的攻击,虽然疑惑与吃惊,但是,却也没有惊慌,而是迅速组织防御。

    “天风盾牌,天风无敌盾!”这一队盗匪大吼道。

    随着这一队盗匪大吼,这一队盗匪同时运功,施展一个个怪异的手势,结成一个个怪异的手印,接着,这些手印连在一起,形成一个复杂无比的巨大手印,而巨大手印形成之后,这一队盗匪同时往巨大手印里面输入法力,把自己的法力全部都注入到巨大的手印里面。

    顿时,在这一对盗匪面前,突然刮起了一阵阵诡异的天风,开始时,天风还很小,接着,天风越刮越大,呼呼作响,接着,就是天风肆虐,一道道天风,在这一队盗匪面前,形成一道天然屏障。

    形成天然屏障之后,作为肆虐的天风似乎还不满意,又不断的压缩肆虐的天风,在不断压缩肆虐的天风下,这些肆虐的天风,逐渐的形成一枚盾牌,一枚由肆虐天风组成的巨大的盾牌。

    其实,这一队盗匪施展怪异手印之时,刘一就有发现,不过,刘一也不在意,接着,看到这些手印组成一个巨大的手印,而这一队盗匪往巨大手印里面注入法力之时,让刘一稍微留意了一下,不过,在刘一看来,这一队盗匪不管如何防御,面对百万士兵的攻击,也只有死亡一途,也就没有过多关注。

    不过,当这些盗匪往巨大手印注入法力,在他们作为出现天风之时,就引起了刘一的注意,要知道,这天风山脉的天风,可是天然存在的,人力是不可能生成天风,至少目前的刘一是没法做到,别说刘一,就是到目前为止,刘一还没有听说谁能够利用法术,弄出天风,至少整个西城,乃至这片区域,似乎还没有修士有这个能力,当然了,至于其他地方的厉害修士是否有这个能力,刘一就不得而知了。

    可是,刘一万万没有想到,盗匪联盟的盗匪,居然能够施展手印,无端的生成天风,更主要的是这些天风,似乎和天风山脉的天风连在一起,让这些天风的威力成倍增长。

    当刘一看到肆虐的天风之时,刘一也彻底无语了,刘一也没想到,盗匪联盟占据天风山脉,不仅让天风山脉成了他们的天然屏障,更是让他们透过天风山脉的天风,掌握了其中奥妙,让他们能够施展出天风,让天风防御他们自己。

    “这不可能?”刘一心里想到。

    当刘一看到肆虐的天风,在这一队盗匪面前,直接形成一个巨大的盾牌,一个由天风组成的盾牌之时,刘一也被这一现象给彻底镇住了。

    无端生成天风,利用天风也就罢了,什么时候还能够控制天风,让天风生成盾牌,太不可思议了,要不是刘一亲眼所见,刘一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不过,不管刘一怎么不愿意相信眼前的一切,但是,在事实面前,却也不由得刘一不相信。

    接着,刘一就看到,百万修士的各种攻击,各种法术,朝着这一对修士飞奔而去,最终砸在了他们面前的巨大盾牌之上。

    轰,轰,轰????????

    一道道攻击,毫不留情的攻击在防御盾牌之上,发出了阵阵轰响,同时,碰撞形成的能量漩涡,疯狂的朝着四周扩散。

    天风,能够风化修士的肉体,自然也能够把各种法术给吹散,而由天风组成的盾牌,自然也能够把各种攻击给吹散,同时,由于他们不是天然的天风,因此,他们吹散各种法术的速度,比自然天风厉害多了。

    呼呼!呼呼!呼呼!????

    一道道攻击在天风盾牌上的法术,别天风盾牌里面的天风吹散,吹散的能量肆虐的向着周围扩散,形成呼呼狂风,朝外翻滚奔腾。

    “天风盾果然厉害!”刘一低语道。

    看到这里,刘一也不得不感叹天风盾的厉害,这样的防御盾牌,比一般的防御盾牌知道强悍了多少倍,也只有如此强悍的防御盾牌,才让这些盗匪面对如此铺天盖地的攻击而面不改色。

    “不过,想要凭借这天风盾牌,抵挡这百万士兵的攻击,那是不可能的。”刘一又低语道。

    显然,刘一虽然看到天风盾牌里面的天风吹散百万士兵的一道道攻击,但是,刘一对这百万士兵有信心,刘一相信,区区一个天风盾牌是没法挡住百万士兵的攻击的。

    果然,刘一话语刚刚结束,就看见天风盾牌迅速缩小,让人明白,天风盾牌里面的天风,虽然吹散了一个个攻击,但是,在吹散一个个攻击之时,这些天风也在不断的减少,只是由于刚刚开始,减少的不太明显,大家没有发现而已,时间久了,整个天风盾牌都变小了,大家自然也就注意到了那种情况。

    “不行,这样下去,我们是挡不住这些攻击的。”这些盗匪道。

    显然,看到天风盾牌不断缩小,这些盗匪也发现了这个问题,如果再这么下去,他们的天风盾牌肯定是挡不住这些攻击的,如果他们不想出办法的话,等到天风盾牌不断缩小,最终消散之后,他们也就只有被这些攻击淹没,最终消散在这些攻击里面。

    “大家不要保留,快点往盾牌里面输入全部法力,同时,燃烧精血,维持盾牌。”其中一个盗匪道,接着,就见那个盗匪率先把自己全部法力注入盾牌里面,同时不断的往盾牌里面吐精血。

    其他人看到这样,也不再保留,而是各个都把法力都注入盾牌里面,同时,也往盾牌里面吐精血、

    轰!的一声巨响,盾牌得到这些盗匪的法力和精血之后,迅速变大,迅速扩张,与一道道攻击而来的法术相抗衡,抵御这一道道攻击而来的法术。

    巨大盾牌,迅速吹散这一道道攻击而来的各种法术,可惜,百万士兵的攻击,百万法术的攻击,巨大盾牌就算再次变得巨大,吹散了不少法术攻击,但是,最终,却也抵挡不了这些法术,最终,盾牌各种法术给轰散了。

    扑哧,扑哧,扑哧?????

    盾牌被轰散,一个个已经喷吐精血的盗匪根本承受不起这种盾牌被破的反噬,一个个口吐鲜血,受伤颇重,然而,这还仅仅只是开始,在他们口吐鲜血之时,还有不少法术,朝着他们攻击而去,这时,一个个口吐鲜血的盗匪,根本没有能力抵挡这一道道的攻击。

    啊,啊,啊????

    一声声的惨叫,这一队盗匪,一个个的被各种法术给消灭了。

    人多力量大,百万士兵的攻击,完全将人多力量大体现的淋漓尽致。

    随后,刘一他们在天风山脉,又遇到不少这样的一队队盗匪,不过,都被刘一他们无情的个消灭了,当然了,这天风山脉的鸣哨与暗哨,也被第一门的一众修士消灭的干干净净,让刘一他们一路挺进天风山脉,却没有让盗匪联盟没有发现他们。

    当然了,这一切都是次要的,最主要的还是这次进入天风山脉的所有修士包括刘一,都获得了不少好处,炼体功法提升了不少,同时,各个修士的肉体也强大了不少。

    不过,刘一这次来只是为了剿灭盗匪,至于提升他们的实力,那只是顺带之事,因此,他们虽然发现这里修炼炼体之术,环境极佳,但是,却也只是一边修炼,一边挺进,迅速包围着盗匪联盟总部。

    “门主,我想我们也该到盗匪联盟总部了吧。”双莲中的一人问道。

    这次挺进天风山脉,双莲作为元婴期修士,收获虽然没有百万士兵那么大,但是,却也让她们的肉身强大了不少,但是,她们也明白,这次大家的修炼也即将结束了,接下来,也就该是检验成果的时刻了。

    “嗯,快到了。”刘一回答道,接着,刘一又大吼道:“大家迅速准备,给我包围盗匪联盟,别放走一个盗匪。”(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