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风看着刘一,看着兵临宫殿的黑压压的百万士兵,虽然天风感觉不出这些士兵的具体数量,但是,看着这黑压压的一片,就知道数量肯定不少。

    更主要的是,这些士兵,居然在天风里面来去自如,虽然天风他们选择这座巨山作为他们的落脚点,这座巨山上的天风,相比于附近其他巨山上的天风,是弱了不少,但是,也不是一般修士可以抵挡山上的天风,而第一门的这些修士,居然能够在天风中来去自如,就凭这一点,天风盗贼团自己的修士也没法如此来去自如,天风对于第一门的天然屏障就失去了效果。

    如果失去了宫殿的阵法防护,在天风中和第一门的修士交战的话,天风不仅没有成为第一门修士的屏障,限制第一门修士,反而,天风成了第一门修士的助手,帮助第一门修士现在盗匪联盟的盗匪的行动。

    因此,天风也在考虑,如何才能坚持到援军归来,毕竟,宫殿的阵法虽然厉害,但是,面对如此多修士全力攻击的话,天风相信,宫殿的阵法,也坚持不了多久的,在失去了阵法的作用之后,他们这些盗匪就得面对面的和第一门的修士交战了。

    如果短兵相接的话,盗匪们肯定挡不住第一门的修士,就像刘一说的这样,刘一既然敢攻打这里,那么,他们就有一定的把握,如果短兵相接,都没法拿下盗匪们,那么,刘一他们剿灭盗匪也只是空话一场,来此根本就不是剿灭盗匪,而是给盗匪送菜了。

    “怎么样?你们说我们这宫殿的阵法能够坚持多久,在阵法被击破之后,我们又能够坚持多久。”天风传音给盗匪联盟总部的盗匪高层道。

    这时候,也只有集思广益,让大家一起想办法了,否则,光靠天风一人,天风还真的想不出什么好方法,否则,天风也不会和刘一废话了。

    “盟主,这个宫殿阵法比较厉害,我相信他们没有那么容易攻破的,再说了,他们在外面,虽然看起来他们在天风里面来去自如,但是,我想他们为了抵抗天风,也要付出不小代价的,因此,他们在天风里面也呆不了多久,只要短时间内他们攻不破我们的阵法,那么,他们是必然退去的。”有一个盗匪联盟总部的高层道。

    “是啊,盟主,他们肯定没法短时间内攻破我们的阵法,到时候,他们必然退走,我们说不定还可以趁机追杀他们,没什么好担心的。”又一个高层道。

    “哼,你们别大意,钱宝商行可不是西城那些废物,他们既然能够悄然潜入这里,就说明他们有过人的本事,他们是否能够迅速击破我们的阵法,我不知道,但是,我想他们肯定有方法让他们长时间呆在天风里面,否则,他们也就不敢来这里攻打我们了。”又一个持不同意见的盗匪联盟高层道。

    “没错,如果他们能够长时间呆在天风里面的话,就算他们没法短时间内攻破我们的阵法,但是,在长时间里,我们的阵法总有被他们攻破的时候,在阵法被攻破之后,我们想要抵挡他们,就不是那么容易了,而我们的援军,也不知道能否及时赶到?”又一个高层道。

    “盟主,我们虽然不确定他们的实力,但是,他们能够悄然到达这里,说明我们在天风山脉的哨兵,全部被他们解决了,而且还是迅速解决,从这方面来讲,他们的实力一定不弱,我想换成我们,就算我们事先知道那些哨兵在哪里,但是,想要悄然解决他们,恐怕也办不到吧?”又一个高层提出了自己的观点。

    “是啊,这么来看,他们的实力肯定很强,我们也就没法支持到援军的到来”有盗匪附和道。

    在天风他们暗中讨论之时,刘一也在趁机观察这整个宫殿的阵法,对于阵法,刘一虽然不如梦小娇,但是,刘一也是个阵法高手,钱宝商行,乃至潜龙城第一门,都有很大阵法出自刘一之手,可以说,除了梦小娇外,整个西城,就属刘一的阵法最为厉害。

    因此,这个宫殿的阵法,虽然厉害,但是,刘一相信自己能够破除,只是自己需要时间观察而已,但是,对于时间,如果百万士兵把整个宫殿都包围了,刘一也有时间来观察这个宫殿的阵法,刘一唯一担心的就是,自己观察阵法,耽搁时间太久,还有就是就算破除了阵法,里面的盗匪实力很强,如果他们一心拖延的话,自己想要短时间解决他们,也要付出不小的代价,这是刘一有些不愿意看到的。

    刘一想要的是在盗匪联盟的援军到来之前,以最小的代价解决这里的盗匪,这样,刘一他们就可以从容的从这里退走,而不至于影响第一门的整体实力。

    当然了,刘一虽然是个比较厉害的阵法师,但是,这个宫殿的阵法也比较厉害,刘一想要不入阵法当中,就凭远远的观察,想要找出其中的破绽,也不是短时间能够办到的事情。

    不过,对于时间充足的刘一了来说,花费一点时间来找出阵法的破绽,让第一门的修士减少一点损失,也是一件值得的事情。

    “门主,这个阵法看起来比较厉害,有没有什么办法破除?”双莲中的一人问道。

    “破除的方法倒是有,但是,还是让我仔细看看,仔细看看这个阵法再做决定吧。”刘一道。

    其实,凭借刘一的阵法造诣,就算带领第一门的修士闯入阵法当中,然后再趁机破除阵法,也不是什么难事,但是,这样一来,刚一进入阵法,第一门的修士肯定会面临对方的严厉攻击,这样一来,第一门的修士的损伤就会很大,这是刘一不愿意看到的,如果先破除阵法,再让大家和盗匪联盟的盗匪交手的话,损失将会减少很多很多。

    就这样,双方都没有立即动手,而是一边对势,一边商量对策,思考对策。

    “盟主,再这样讨论下去也没有结果啊。”其中一个盗匪联盟的高层对天风道。

    盗匪联盟,在讨论如何应对刘一他们的攻击之时,出现了很多不同的想法,但是,这些想法,很快都被别人否决,总之,就是没有一个方法让大家信服,也没有一个方法让大家都觉得可行。

    “是啊,盟主,我们说来说去,还是我们的援军想要赶回来,耗时太多,这么长时间,可能出现的意外太多了,还有就是我们不知道钱宝商行的具体实力,如果他们实力太强,很快就攻陷这里的话,我们的援军也根本就来不及救援我们。”其中一个高层总结大家的意见道。

    “嗯,现在这么看来,我们只能听天由命了,我们尽量坚持,坚持到援军到来,希望援军快点到来,不过,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了,我们只有祈祷钱宝商行的修士的实力不要太强,让我们多坚持一段时间吧。”有盗匪道。

    “盟主,这样不妥啊,这样讨论来,讨论去,似乎我们都没法坚持到援军的到了,既然如此,我们不如直接杀出去,虽然我们会被他们剿灭,但是,我们也别让他们好过。”有一个脾气火爆的盗匪道。

    显然,这讨论来,讨论去,越讨论,盗匪联盟的这些盗匪,就越觉得没有希望,既然没有了希望,那还不如直接杀出去,这样的话,至少可以轰轰烈烈的战斗一场,而不至于死的太冤枉。

    “对啊,盟主,杀出去吧,让我们和他们拼杀,盟主你们正好趁机逃走,到时候,盟主再替我们报仇就是了。”立刻,就盗匪附和道。

    说到底,这些盗匪的脾气都是很暴躁,让他们这样窝囊的守在宫殿里面,而且还是没有希望的守在宫殿里面,他们更加愿意出去轰轰烈烈的战斗一场,这样,就是死了,也可以死而无憾。

    “让我想想,其实,你们也没有必要太悲观,他们也未必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厉害,还有,就是我再联系一下西城的那些家伙,看看他们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快速赶回这里。”天风道。

    被人围攻老巢,这对于天风来说,是从来就没有想过的事情,可是,现在却偏偏发生了,更可气的是,对方居然把自己的老巢给包围了,自己才发现,而且,自己能够发现,似乎都是因为对方发现自己的老巢之后,没有隐藏,才让自己发现,如果对方隐藏,那么,就算对方包围了自己的老巢,自己也未必能够发现,想想就让人觉得憋屈。

    “盟主,我倒有个方法,也许能够逼退他们,只是这个方法有些冒险。”突然,一个盗匪打断天风的沉思,开口插嘴道。

    “哦?什么方法?”天风道,现在已经山穷水尽了,天风哪管冒不冒险,只是想要先听听方法再说。

    “就是让西城那些人攻击钱宝商行,我们来个围魏救赵,说不定既可以逼退他们,更能让西城那些家伙趁机拿下钱宝商行。”那盗匪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