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风听到刘说西城城内的盗匪是三脚猫,发愣之后,也反应过来了:他们留在西城城内的力量隐藏的太好,没有让西城城内的任何势力发现,钱宝商行自然也就不知道他们的具体实力。

    刘一认为城内的盗匪是三脚猫,自然也就不把城内盗匪放在心上,因此,他们想要围魏救赵,通过围攻钱宝商行,让刘一立刻回去的计划自然也就落空了。

    “哈哈,刘门主,我们在城内的人是否三脚猫,很快你就会知道了。”天风道。

    盗匪联盟留在城内的力量如何,城内的各个势力不知道,甚至很多盗匪都不知道,但是,天风知道,因此,天风相信,只要他们留在城内的力量开始攻击钱宝商行,钱宝商行自然会为他们的力量大吃一惊,到时候,他们自然会把这个消息汇报给刘一,而刘一接到消息之后,肯定会大吃一惊,而后,也就一定会火速回援。

    只是,到那时,回援还来的及吗?肯定来不及了。不过这也是天风想要的效果,天风想要刘一迅速回援钱宝商行,放弃攻击他们盗匪联盟总部,又要刘一来不及救援钱宝商行,在回援的路上,钱宝商行就被他们盗匪联盟给拿下。

    “呵呵,多谢提醒,看来我也要快点拿下你们了。”刘一道。

    对于天风的话,刘一有些相信,又有些不信,让刘一自己都很矛盾,但是,刘一知道,自己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迅速解决他们,然后,快点回去。

    不过好在,钱宝商行没有给刘一传递什么坏消息,这让刘一安心些,至少刘一相信,现在的钱宝商行还是安全的,没有遇到钱宝商行不能解决的难题。

    不过,刘一不知道的是,此时,西城城内已经风起云涌,草木皆兵了,当然了,最惊人的莫过于西城突然传出的一则惊人的消息。

    “钱宝商行所有力量都被困在天风山脉,如今钱宝商行内部空虚。”

    就这么一则消息,凭空产生,却迅速蔓延整个西城城内。

    “不可能吧?钱宝商行所有力量怎么会被困天风山脉?”有人不信的道。

    “就是啊,钱宝商行怎么可能空虚,肯定是有人放出假消息。”有人道。

    “就是啊,天风山脉如此危险,钱宝商行去那里干什么?那里不是据说是盗匪联盟的总部吗?”有人道。

    “难道钱宝商行在攻打盗匪联盟总部?没听说啊?如果真的是在攻打盗匪联盟总部的话,我一定前去帮忙。”有人道。

    “也许钱宝商行为了替双莲盗贼团报仇,才去攻击盗匪联盟总部的吧。”有人道。

    “真没想到钱宝商行的所有力量会被困天风山脉,不过也是,天风山脉诡异的天风,除了这些盗匪外,其他修士哪里敢去那里啊,钱宝商行去那里,被困那里也很正常。”

    “可惜了,城内距离天风山脉太远,不然我都想去救援钱宝商行了。”

    “没想到钱宝商行,居然会个攻击盗匪联盟总部,比西城联盟好多了。”

    “是啊,钱宝商行不愧是钱宝商行,居然有勇气独自攻击盗匪联盟。”

    “钱宝商行攻击盗匪联盟怎么不叫上我呢?如果叫上我,我也好出一份力气啊。”

    钱宝商行所有力量被在天风是山脉,如今钱宝商行内部空虚,这则惊人消息,自然就是盗匪联盟留在城内的力量释放出来的。不过,他们也很聪明,没有说钱宝商行正在攻击盗匪联盟总部,而是说钱宝商行被困在天风山脉,不过,就是他们不说,大家也明白,钱宝商行一定是攻击盗匪联盟总部,才被困天风山脉的,只是大家没有想到钱宝商行的力量不是被困天风山脉,而是正在围剿盗匪联盟总部而已。

    当然了,相对于其他修士相信这则消息,西城各个大势力就不太相信这则消息的真实信,而且,他们得到了更加具体的消息。

    西陵宗,一众高层聚集在一起,此时,西陵子开口道:“门主,据传回来的消息说,钱宝商行的主要力量正在天风山脉攻击盗匪联盟总部,如今钱宝商行内部空虚,我们怎么办?”

    “怎么办?当然是趁他们空虚,攻击他们了。”一个高层道。

    “就是,钱宝商行居然跑去天风山脉攻击盗匪联盟,别说他们拿不下盗匪联盟总部,就算他们拿下了盗匪联盟总部,也是损失惨重,如果我们现在攻击钱宝商行,趁机拿下钱宝商行的话,他们这些剩下的残兵败将在西城也就没有立足之地了,我觉得我们应该趁机攻击钱宝商行。”又一高层道。

    “门主,我觉得不妥,钱宝商行去攻击盗匪联盟总部,肯定会考虑到钱宝商行内部空虚的问题,可是,他们依然去攻击盗匪联盟总部,不说他们能否拿下盗匪联盟总部,至少,他们在钱宝商行内部留下了足够的力量,否则,他们是不敢冒然攻击盗匪联盟总部的。”有高层反对道。

    “就是,钱宝商行也不是傻子,他们怎么可能留下空虚的钱宝商行让我们攻击呢?我想,就算我们攻击其他势力,也一定会在宗内留下足够的力量,而不会留下一个空虚的西陵宗,把所有力量都派出去吧?既然如此,钱宝商行怎么可能空虚呢?”有人道。

    “钱宝商行一直都行事诡异,也许他们就是考虑到我们的顾忌,才把所有力量都派出去,不然,他们哪里来的力量攻击盗匪联盟总部,要知道,就算我们西陵宗,就算所有力量派出去,也不敢攻击盗匪联盟总部的,天风山脉可不是闹着玩的,因此,我认为钱宝商行是空虚的,我们可以趁机拿下钱宝商行,毕竟,我们不仅和钱宝商行结仇了,更是因为钱宝商行的巨大财富,如果拿下了钱宝商行,好处不用我说,大家都明白吧?”西陵宗道。

    “这样吧,是否攻击钱宝商行,我们说也了不算,毕竟,要攻击钱宝商行,哪怕是空虚的钱宝商行,也必须派出太上长老,因此,这些事情就让太上长老自己决定吧,我们配合太上长老的决定就行了。”西陵宗宗主道。

    西陵宗,各个顶级势力的高层与长老,都是结丹期巅峰实力,至于元婴期修士,一旦晋级元婴期,那么,就自动升为太上长老,不过元婴期修士,也就是太上长老,一般是不会管宗门事务,都在努力修炼,只有宗门的高层处理不了的事情,才会汇报给太上长老,而现在想要攻击钱宝商行,西陵宗至少也得派出元婴期修士,也就是说这事,也只有太上长老点头,才能够实施。

    其实,这事不仅西陵宗在讨论,就是其他顶级势力也在讨论。

    北陵宗,一众高层也聚集在一起,讨论着钱宝商行的事情。

    “钱宝商行主要力量在天风山脉攻击盗匪联盟,如今钱宝商行空虚,这事,你们怎么看?”北陵宗宗主道。

    “宗主,盗匪联盟留在城内的力量虽然 不怎么样,但是,他们也确实太猖狂了一些,我觉得钱宝商行攻击盗匪联盟总部,是一件好事。”

    “是啊,门主,这是一件好事。”

    “门主,钱宝商行如此富有,你觉得我们是否可以趁机拿下钱宝商行,毕竟钱宝商行如今空虚。”

    “不妥,钱宝商行虽然攻击盗匪联盟,但是,他们怎么可能空虚呢?你别被钱宝商行的财富给迷惑了。”

    “是啊,钱宝商行所有力量被困天风山脉,钱宝商行空虚,一看就是盗匪联盟的盗匪放出的消息,他们既然放出消息,就是希望大家去攻击钱宝商行,我们不可上当。”

    “是啊,我想盗匪联盟总部肯定不容乐观,否则,他们不会放出这样的消息,我们还是别攻击钱宝商行了,再说了,盗匪联盟总部被攻击,为了救援盗匪联盟总部,这些留在城内的盗匪,想要赶回天风山脉是不可能了,那么,他们只有攻击钱宝商行了,钱宝商行是否空虚,只要这些盗匪一攻击钱宝商行,一切都明了了。”

    “是啊,门主,让盗匪去攻击钱宝商行吧,如果钱宝商行真的空虚,被盗匪联盟的盗匪攻破之后,我们再去攻击盗匪,抢夺盗匪联盟手里的财富,不是更好吗?”

    “嗯,你们说的有道理,就这样,我们按兵不动,我们不去攻击钱宝商行,但是,钱宝商行被盗匪攻破的话,我们就拿下盗匪,这时,就算我们拿走了钱宝商行的财富,钱宝商行也不会怪我们,而是感谢我们灭了盗匪,替他们报仇的,就这么决定了,我去汇报给太上是长老。”北陵宗宗主道。

    其实,除了西陵宗没有做出具体决定之外,其他势力都做出了和北陵宗差不多的决定,就是先观望,再做其他打算。

    至于钱宝商行的盟友,他们自然是支援钱宝商行了,不过,他们没有马上行动,他们与钱宝商行有直接联系,如果需要支援的话,钱宝商行会通知他们,他们现在做好支援的准备就行了。(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