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宝商行主力在天风山脉,钱宝商行内部空虚。”这样的消息,让西城所有修士都大吃一惊,但是,也只是让他们大吃一惊而已,却并没有什么过激的行动,大家都是选择观望。

    但是,就在大家都选择观望,准备等待城内的盗匪攻击钱宝商行之时,西陵宗却发出了异样的声音,那就是西陵宗宗主突然对外宣布:鉴于钱宝商行前段时间再西城施虐,攻击了不少属于他们西陵宗的势力,因此,西陵宗准备找钱宝商行要个说法。

    在西陵宗宗主发话之后,西陵宗的修士也在迅速调集起来,一队队的西陵宗修士,西陵宗精英,自西陵宗而出,目标,直奔钱宝商行。

    “这下有好戏看了。”北陵宗宗主道。

    “是啊,没想到这次西陵宗会这么主动出击。”北陵宗一高层道。

    “是啊,盗匪还没有出动,他们西陵宗就先出动了,可不是什么好主意。”又有人道。

    其实,不止西陵宗,西城所有势力,对于西陵宗的出击,都是不看好的,毕竟,枪打出头鸟,西陵宗这么主动攻击钱宝商行,能否拿下钱宝商行不好说,就算拿下了钱宝商行,也要付出一定代价,而且,拿下钱宝商行之后,其他势力肯定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西陵宗拿走钱宝商行的所有财富,其他势力肯定也要分一羹,如此的话,西陵宗很可能只是为他人作嫁衣而已。

    付出巨大代价,却只是为他人作嫁衣,这是一种愚蠢的做法,因此,各个势力,对于西陵宗这种做法,都认为是愚蠢的做法。

    不过,不管西陵宗这种做法是否愚蠢,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这次有热闹可看了,毕竟,只是城内的盗匪,大家认为这些盗匪不能把钱宝商行怎么样,哪怕是钱宝商行空虚,想要拿下钱宝商行,凭城内大家所知的这些盗匪,还是有些不可能的,毕竟,钱宝商行虽然空虚,但是,钱宝商行的盟友,像李家等势力,肯定不可能看着盗匪攻击钱宝商行而无动于衷,说不定还有其他无关势力也会参与攻击盗匪,让盗匪无功而返,但是,加上一个西陵宗就不一样了,有了西陵宗的参与,除了钱宝商行的联盟势力之外,其他势力就不敢参与了,再说,钱宝商行作为西城最强大的势力,他们要攻击钱宝商行,别说空虚的钱宝商行,就算是全胜时期的钱宝商行,也未必能够挡住,当然了,那是因为大家不知道钱宝商行的真实实力,而钱宝商行表现出来的实力,除了阵法厉害之外,其实钱宝是商行的修士在大家眼里并不怎么样。

    西陵宗动了,盗匪联盟自然也不甘寂寞,也开始行动,迅速朝着钱宝商行的方向飞去,显然,他们的目标也是钱宝商行,而且看他们的架设,似乎有和西陵宗同时攻击钱宝商行的想法,毕竟,按照盗匪的速度,也许和西陵宗同时到达钱宝商行。

    “西陵宗也出动了?”消息自然也就传递到了刘一那里,而且还是赵飞燕亲自传递的。

    “那你们是否有把握挡住他们?”刘一问道。

    其实,钱宝商行并不空虚,钱宝商行的力量并没有减弱多少,而刘一现在攻击盗匪联盟总部的力量,主要都是从潜龙城调集过来的,只是,钱宝商行的一众高层都在这里,钱宝商行只留下了赵飞燕一人,刘一担心赵飞燕一人有些调集不过来。

    “放心吧,我们钱宝商行的实力可不弱,更何况还有那么多阵法相助,现在担心的只是他们的元婴期修士,如果他们出动太多的元婴期修士的话,我们还是没法抵挡的,只是,这次据消息传来,似乎西陵宗的元婴期修士并没有出动多少,大部分都是结丹期修士而已,这不可怕,至于这些盗匪,就凭他们这几只三脚猫,我们就更加不怕。”赵飞燕道。

    也是,这次西陵宗决定攻击钱宝商行,并且派出了元婴期修士,但是,派出的元婴修士并不多,同时,这些元婴期修士的实力也不怎么样,毕竟,他们以为钱宝商行已经很空虚,因此,不需要派出太多的元婴期修士,只需要派出少量元婴期修士主持大局就行,其他的,多派一些结丹期修士就行,也就是说,西陵宗小看了钱宝商行。

    “那我就放心了,不过,你还是小心一些,如果实在守不住,就放弃吧,只要把大家带出来,人没事就行了,至于钱宝商行,丢了就丢了吧,大不了到时候我们再建立一个钱宝商行就行了。”刘一道。

    钱宝商行里面虽然财富很多,但是,刘一更关心的还是这些修士,至于钱宝商行的财富,对于刘一来说,如果能够守住就更好,如果守不住,丢了也就丢了,反正以钱百万他们的赚钱速度,丢了一个钱宝商行的财富,也是 很快就能够赚回来的,再说了,只要成功拿下盗匪联盟总部,刘一相信,获得的财富,肯定不比现在留在钱宝商行的财富少,甚至比现在留在钱宝商行的财富多多了,不过,能够守住钱宝商行的话,那就更好了。

    “放心吧。只是盗匪联盟的几只三脚猫和西陵宗派出的那么一点修士,还不能把我们怎么样的,你安心攻击天风殿就行了。”赵飞燕道。

    其实,对于刘一他们攻击盗匪联盟总部的消息泄露之后,很多人认为钱宝商行目前空虚也很正常。

    而大家认为钱宝商行目前空虚,又由于钱宝商行很富有,钱宝商行里面有巨额财富,让有些修士,有些势力心动,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财帛动人心,面对钱宝商行的巨额财富,又知道钱宝商行空虚,要是大家不心动,那才是怪事,这也是刘一悄然攻击盗匪联盟,而不愿暴露的原因之一。

    当然了,刘一虽然想到有修士,有势力在知道钱宝商行空虚之后,会忍不住对钱宝商行动手,但是,刘一没想到动手的会是西陵宗。

    在刘一看来,钱宝商行的财富,在西城其他势力面前或许很惊人,但是,在西陵宗等顶级势力面前,也就财富比较多而已,钱宝商行在他们眼里也只是个暴发户而已,钱宝商行那点财富,他们虽然也会有些心动,但是,为了那点财富,就和实力惊人的钱宝商行作对,那是很蠢的,毕竟钱宝商行很强,更何况钱宝商行背后,还有个神秘的第一门,因此,就算拿下了钱宝商行,还得面对第一门的报复,虽然他们这些顶级势力未必会害怕第一门的报复,但是,真的惹来第一门的报复,那就得不偿失了。

    而这次没想到西陵宗居然率先出手了,不过,转念一想的话,其实,也就没什么奇怪的,毕竟,先前西陵宗就伏击过刘一,现在听说钱宝商行空虚,趁机攻击钱宝商行,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毕竟,西陵宗已经和钱宝商行为敌了。

    既然都已经和钱宝商行为敌了,还被刘一宰了个元婴期修士,那么,只要一有机会,就攻击钱宝商行,也就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了。

    所以,对于西陵宗这次趁机攻击钱宝商行,既超出了大家的意料,却又在大家的意料之中。

    听到赵飞燕说西陵宗派出的修士不怎么样,她们能够应付,刘一也就放心了,既然城内的钱宝商行不用刘一担心,那么,刘一决定还是快点解决了盗匪联盟总部再说吧。

    “哈哈,天风,原来你打算和西陵宗一起出手,一起对付我们钱宝商行啊,可惜了,西陵宗这次派出的修士实力也不怎么样,就算在加上你们留在城内的几只三脚猫,也不能把我们钱宝商行怎么样,因此,你还是安心认命吧,别再做什么无所谓的挣扎了。”刘一道。

    研究了怎么久,虽然离得比较远,但是,以刘一的阵法造诣,而那个阵法又是开启的,刘一就很快能够找出破绽,找到破解之法。

    既然找出了破解之法,又不用担心钱宝商行,那么,刘一自然就决定别再废话,还是快点拿下盗匪联盟最好。

    不过,刘一知道,就算破除了阵法,想要消灭里面的修士,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先不说这里是盗匪联盟总部,这里的盗匪的实力普遍高了一层,就是这里的元婴期修士,就有好多好多,想要解决这些元婴期修士,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再说了,刘一还发现几个元婴期中期的修士,这些盗匪,才是最麻烦的盗匪。

    “哼,我们认命?你能否攻破我们的阵法还不一定,就算你攻破了我们的阵法,你认为你们就一定吃定了我们吗?我们这里修士虽然没有你多,但是,我们的元婴期修士比你们多多了,真的打下去,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我们只是不想损失太大,才没有出去跟你们决一死战。”天风道。

    元婴期修士,打不过可以逃,而且他们熟悉这里的地形,这才是天风最大的底气。(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