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龙军听令,听我命令,结战阵!”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我,手指之地,便是你们的攻击之地,看好了,攻击。”

    说完,刘一便用灵力在空中凝聚着一根根的手指,这些手指指着阵法中的一个个破绽,让潜龙军攻击这一个个破绽。

    轰,轰,轰?????

    一道道战阵的攻击,跟着一根根手指,轰向那个阵法的各个薄弱点,轰向那些破绽。

    “不好,他们有阵法高手,快点转移阵点,改变阵法!”看着空中的一根根手指指向阵法的破绽,看着一道道攻击,跟随着这灵力手指,轰向阵法的破绽之处,天风大惊道。

    显然,阵法,在不懂阵法的修士眼中,是很神秘的东西,也是很让人忌惮和畏惧的东西,但是,在懂阵法的阵法师眼中,任何阵法都是有破绽的,但是,能否找出阵法的破绽,就看自己的能力和阵法水平了,当然了,就算找出了阵法的破绽,能否破除阵法,还是另外一回事。

    就像刘一现在找出的这些破绽,虽然是阵法的薄弱点,但是,也不是一击就溃的,如果只是被攻击那么一两下的话,还是用的,只有聚集力量,不停地攻击,才能影响到在阵法的运行,最终攻破阵法。

    当然了,这个阵法虽然是死的,但是,由于有人主持阵法,而不是无人主持的死阵法,因此,破绽和薄弱点,也是会随着主持阵法的人改变阵法而改变的。

    而天风殿的阵法,就是由盗匪联盟的阵法师主持,因此,天风看到第一门的修士的一个个攻击攻向阵法的破绽和薄弱点时,立刻下令改变阵法,转移阵点。

    一个大型的阵法,往往都有好多阵点,而这些阵点,有些是固定的,有些是移动的,一般来说,固定的阵点,都有高手看护,是最难以攻破的地方,而移动的阵点,看护的人的实力就相对弱了一些,毕竟,一个阵法,阵点很多,但是,大部分都是移动阵点,而固定阵点,就那么几个,否则,哪里有足够的高手来看守所有的阵点。

    轰,轰,轰????

    在天风话语刚落,刘一指挥的各种攻击,就攻击在了阵法的破绽和薄弱点上,让天风殿都一阵颤抖,而整个阵法,更是摇晃不已。

    不过,好在这个阵法毕竟不是一般的阵法,想这样一击,就要击破这些薄弱点和破绽,从而破阵,显然是不可能的。

    “好厉害的攻击!”看着整个大阵一阵摇晃,天风心里也是一颤,好在大阵没有被破,这些阵法破绽就被转移了。

    看着接到自己命令的阵法师,迅速把阵法的薄弱点和破绽转移,同时,改变阵法,天风心里也是松了一口气。

    “嗯?这么快就转移了阵法的薄弱点和破绽,他们果然也有厉害的阵法师。”刘一道,不过,就算转移了阵法的薄弱点和破绽那又如何,把他找出来就是了。

    好在刘一刚才已经透析了这个阵法,因此,就算转移了阵法的破绽和薄弱点,但是,刘一通过阵法的改变,还是能够找到点点蛛丝马迹的。

    “好了,大家休息一下,恢复一下,等我找出破绽,再攻击吧。”刘一道。

    虽然阵法转移,留下了蛛丝马迹,但是,并不是说刘一通过这么一点痕迹,就能够瞬间知道这个阵法的破绽和薄弱点,如果真的如此的话,那么,转移阵法的破绽和薄弱点,也就失去了作用。

    “嗯?在那里?”刘一低语道,接着,刘一又道:“潜龙军听令,结战阵,攻击!”

    话语刚落,刘一又在空中凝聚一根根手指,手指指向一个个破绽和阵法的薄弱之处,而潜龙军的攻击,也随着刘一的手指,攻击在这些破绽和薄弱点上。

    轰,轰,轰?????

    一声声轰鸣之声,各个战阵的攻击,都攻击在阵法的一个个破绽和薄弱点上,互相撞击形成了声声轰鸣之声,同时,整个阵法,也在各个攻击之下,一阵摇晃。

    “糟糕,快,快点转移!”天风看到一个个攻击,轰在阵法之上,顿时大惊道。

    显然,天风也没有想到刘一这么快就找出了他们的阵法破绽和薄弱点,而且迅速组织了第二次攻击。

    其实,不用天风说,在这些阵法师看到第一门修士攻击的各个方向之时,就知道不妙了,可是,他们虽然是阵法师,同时也主持阵法,但是,真的要转移这些破绽和薄弱点,还是很吃力的,否则,如果很容易的话,他们看到攻击的第一时间就转移,那么,这些攻击,根本就威胁不到这个阵法。

    因此,不管他们愿意不愿意,他们主持的这个阵法的薄弱点和破绽,都得承受刘一他们的一击之后,才来得及转移破绽和薄弱点。

    不过,好在刘一他们的一击,也没法击破这些破绽和薄弱点,没法一击破绽,而在他们转移破绽和薄弱点之后,由第一门修士损坏的破绽和薄弱点,他们也有时间一点点的恢复,等他们恢复之后,由相当于一个完好无损的阵法了。

    就这样,刘一一次次的命令潜龙军一次次的攻击阵法的破绽和薄弱点,而盗匪联盟的阵法,却一次次的改变阵法的破绽和薄弱点,让刘一一次次无功而返。

    毕竟,刘一他们的每一次攻击,都能够让这些破绽和薄弱点受损,但是,在这些破绽和薄弱点转移之后,盗匪联盟的阵法师就立刻修复这些被破坏的破绽和薄弱点。

    看到这种情况,天风也不再惊呼了,而是露出了笑容,看样子,刘一想要破阵是不可能的了,毕竟,这样子耗下去,也不可能破阵,但是,刘一真的没法这样子耗下去。

    “怎么办?这样子耗下去,就看谁坚持不住吗?“刘一低语道。

    这样子耗下去的话,就看谁坚持不住,谁救失败了,毕竟,不管是刘一他们的攻击,还是盗匪联盟的阵法师的转移阵法破绽和薄弱点,以及修复这些受损的薄弱点,都需要消耗精力与法力,同时,也要消耗大量的灵石。

    阵法的运转需要灵石,阵法受到攻击,需要消耗的灵石就更加惊人了,当然了,刘一他们施展战阵,也会用到灵石,否则,这些战阵的威力就没有那么强悍了。

    “不行,不能这样下去,毕竟这里是盗匪联盟总部,这样耗下去的话,说不定先坚持不住的是自己。“刘一低语道,接着,刘一又低语道:“算了,既然没法一次性把整个阵法破除,我就把这个阵法一点一点破除好了。”

    “潜龙军听令,结战阵,攻击!”刘一大声道。

    不过,这次,刘一凝聚出来的手指,不再是先前那般多,而是只有先前的四分之一,也就是说,先前每道战阵攻击一个薄弱点的话,现在就是四个战阵攻击一个薄弱点。

    轰,轰,轰?????

    一道道攻击,攻击在阵法的薄弱点之上。

    咔咔,咔咔,咔咔????

    这次,阵法上传来了咔咔之声,同时,大家就看见,原本坚固的阵法,瞬间就奔溃四分之一。

    “啊,不可能?怎么可能?”一声声惊呼之声从盗匪联盟总部传出。

    显然,盗匪联盟的修士,包括这些阵法师,都没想到刘一这次的攻击,居然只攻击四分之一的大阵,同时,还被他们瞬间击毁了四分之一的大阵。

    大阵瞬间被毁四分之一,让整个大阵运转都受到了影响,导致这次的其他薄弱点也没有及时转移出去,而且,其他盗匪还在发呆。

    “继续,攻击????”刘一道。

    既然看到他们的薄弱点没有及时转移,而他们又在发呆,刘一自然不会放弃这样的机会,于是,命令大家继续攻击其余的薄弱点。

    轰,轰,轰????

    一声声轰响,一道道攻击,朝着其他薄弱点攻击而去,这次,又有四分之一的阵法被毁。

    “不好,快转移剩下的薄弱点???”一众盗匪联盟的修士大惊道。

    看着阵法瞬间就被破除一半,盗匪联盟的修士也是大惊,瞬间就从发呆中清醒过来,并且疾呼瞬间转移薄弱点。

    不过,为时已晚,阵法已经破除一半,剩下的,刘一自然也不会放过。

    “攻击,给我全力攻击。”刘一道。

    这次,刘一指挥大家攻击剩余的所有破绽和薄弱点。由于阵法被破一半,其他各个方面都受到了影响,破绽和薄弱点就显得更加明显和脆弱。

    轰,轰,轰????

    这次,没有侥幸,在这次的攻击下,天风殿的阵法,应声而破,轰的一声巨响,整个天风殿的阵法,终于被刘一他们给破除了。

    扑哧,扑哧,扑哧???

    阵法被破,盗匪联盟的阵法师,遭到反噬,顿时,狂喷鲜血,在吐了几口鲜血之后,一个个倒地昏迷不醒了。

    不过,这时,阵法被破,盗匪联盟即将面临钱宝商行的全灭围剿,因此,也就没人理会他们这些遭到反噬的阵法师,毕竟,他们这些阵法师,已经失去作用了。(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