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宝商行攻击盗匪联盟总部,大部分实力都在天风山脉,如今的钱宝商行,是最为虚弱的钱宝商行,这一点,在西城所有修士心里都明白,但是,就算是最为虚弱的钱宝商行,也一样让人不敢小看。

    钱宝商行一直以来都很神秘,他们的具体实力如何,大家也不清楚,只知道他们不好对付,如今更暴露出他们在攻击盗匪联盟总部,敢于攻击盗匪联盟的总部,其实力怎么也不比西城其他顶级势力差,甚至比其他顶级势力强多了。

    钱宝商行如此强大,就算派出了大量修士前往天风山脉,攻击盗匪联盟总部,现在比较虚弱,但那也只是相对于钱宝商行而言,相对于其他实力,也许钱宝商行留守的实力,就已经不惧任何势力了。

    其他势力,对于钱宝商行的忌惮,不敢趁机攻击钱宝商行,而西陵宗,这次西陵宗虽然派出了大量的修士攻击钱宝商行,但是,相对于整个西陵宗来说,他们派出的实力还是小部分势力,毕竟,他们这次攻打钱宝商行的目的,主要还是以试探钱宝商行如今的虚实为主,而且,他们也怕派遣过多的实力攻打钱宝 ,会让其他势力有机可乘。

    西城八大顶级势力,平常看起来和里和气的,但是,真要哪个势力露出破绽,出现总部空虚的话,其他势力也不介意趁机拿下那个势力,因此,这次西陵宗攻击钱宝是商行,自然也不可能不计后果的全宗出击。

    不过,西陵宗,作为西城的第一大宗,就算没有尽全力,就算只是派出一部分实力,对于其他势力来说,也是一股无法抵挡的实力。

    这次西陵宗攻击钱宝商行,如果钱宝商行真的空虚的话,肯定没法抵挡西陵宗和盗匪联盟的盗匪联手的,如果钱宝商行挡住了西陵宗的这次攻击,那么,就表明钱宝商行的强大超出了大家的想象,就算最虚弱的时刻,也不是他们这些势力可以轻易拿下的。

    其实,由于钱宝商行一直以来很神秘,又一直很强势,让大家都很忌惮钱宝商行,好在钱宝商行没什么野心,也不会无端攻击其他势力,因此,大家只是忌惮钱宝商行,而不是惧怕钱宝商行。

    如今,西陵宗之所以会试探钱宝商行,也是因为钱宝商行和他们已经是敌非友了,这让西陵宗对钱宝商行感到恐惧,尤其是听到钱宝商行居然敢攻击盗匪联盟总部,就更加让他们感到恐惧了,敢攻击盗匪联盟总部,说明有抵抗盗匪联盟的实力,甚至钱宝商行的实力,比盗匪联盟还强大

    盗匪联盟的实力如何?不用说,大家也知道,盗匪联盟能够抗衡西城各个势力的联合,实力自然不弱,至少也不会比西城各个势力联合差很多。

    这么一想的话,也就是说,钱宝商行的实力,也不会比西城各个势力联合差很多,如果真是如此的话,西陵宗得罪了钱宝商行,那么,就算现在钱宝商行现在没有理会西陵宗,但是,在灭掉盗匪联盟之后,谁也不敢保证他们不会对西陵宗出手,而且,在大家的认知当中,钱宝商行在剿灭盗匪联盟之后,向西陵宗动手的可能性很大很大。

    如此一来,西陵宗就真的惧怕钱宝商行了,甚至对钱宝商行都感到恐惧,在这种情况下,又知道现在是钱宝商行最空虚,最虚弱的时刻,他们怎么能够不出手呢?

    如果这次不出手,错过这次的话,他们想要等到钱宝商行再次空虚,几乎是不可能的了,以后的钱宝商行,只会越来越强大,因此,这次钱宝商行不管是真空虚还是假空虚,他们都必须出手试探一番,如果钱宝商行是真空虚的话,他们不介意趁机灭了钱宝商行,如果是假空虚的话,那也没什么,最多就是得罪钱宝商行而已,他们已经得罪了钱宝商行,就不怕再得罪一次了。

    因此,这次攻击钱宝商行,不管是真攻击也好,是试探也罢,他们都必须小心对待,把钱宝商行当成是假空虚来对待。

    这样一来,来到钱宝商行外围,却也没有立刻攻击钱宝商行,而是先去和盗匪联盟的盗匪汇合,汇合之后在商量攻击钱宝商行的事情。

    “天风山脉的各位道友,我们是西陵宗的修士,希望这次我们能够联合攻击钱宝商行,你们觉得如何?”西陵宗的修士,找到盗匪联盟的盗匪道。

    当然了,盗匪联盟的盗匪,虽然是盗匪,但是,他们也是修士,西陵宗的修士自然不能当着他们的面,叫他们盗匪,而是尊称他们一声道友,否则,别联合之事还没谈,他们自己就先干起来了。

    “原来是西陵宗的各位道友,你们客气了,至于联合攻击钱宝商行,我们求之不得,怎么会拒绝呢?我们还是来商量一下该如何攻击钱宝商行吧。”盗匪联盟的盗匪道。

    对于西陵宗的联合攻击钱宝商行之事,盗匪联盟的盗匪自然不会拒绝,毕竟,他们这次攻击钱宝商行,除了要拿下钱宝商行外,更主要的是让天风山脉的钱宝商行的修士知道,西陵宗和他们盗匪联盟的盗匪正在攻击钱宝商行,希望天风山脉攻击盗匪联盟总部的钱宝商行的修士听到消息后,会放弃攻击盗匪联盟总部,而且迅速回援。

    这样,两方势力就暂时汇合在一起,一起商量着该如何拿下钱宝商行。

    “天风山脉的各位道友,你们觉得我们该如何才能迅速拿下钱宝商行呢?”西陵宗的修士道。

    “哈哈,西陵宗的各位道友,想要迅速拿下钱宝商行,我们也没什么好的建议,毕竟,我们对于钱宝商行并不了解,你们对钱宝商行比较了解,有什么好办法吗?”盗匪联盟的修士道。

    什么好办法,对于盗匪联盟的盗匪来说,他们恨不得立刻杀进去,直接灭了钱宝商行,但是,他们知道他们不能这么做,不管这里是否空虚,钱宝商行的大部队在攻击盗匪联盟总部,那是事实,既然如此,就算这里是很空虚,在刘一他们没有迅速回援之前,他们都不能拿下这里,他们要给刘一一种这里现在岌岌可危,需要救援,但是,却又不会马上被攻陷的感觉,否则,刘一知道这里会被他们分分秒秒给消灭,肯定不会回援的,毕竟,这样的话,回援也来不及了,又何必回援呢?

    不过,盗匪联盟心里的这些想法,他们自然不会对西陵宗的修士说,说了肯定要影响双方的合作,因此,他们现在只是不会出太多的力气,这样才好让西陵宗不能立刻灭了钱宝商行而已。

    当然了,这一切的一切,都得确定这里是空虚的才行,如果这里不空虚的话,他们也只有配合西陵宗,全力攻击这里,否则,攻击力量太小,威胁不大的话,刘一他们也根本不会回援的。

    “天风山脉的各位道友,你们太谦虚,不过,说的对钱宝商行的了解,不怕你们笑话,其实,我们也和你们一样,对于钱宝商行一点都不了解,这次要不是你们放出消息说他们的主力在天风山脉,我们还不知道钱宝商行的主力出了西城呢。”西陵宗的修士道。

    “就是啊,何止我们西陵宗不知道,就是整个城内的其他修士,也不知道钱宝商行把主力派遣到了天风山脉。”

    “别说知道钱宝商行把主力派遣到了天风山脉,就是钱宝商行的主力如何出城的,我们也一点都不知情,这段时间,钱宝商行也没有任何异样。”

    “钱宝商行,在城内一直都很神秘,让大家对他们一点都不了解。”

    西陵宗的各个修士你一句,我一句的说道。

    “原来西陵宗的各位道友也不了解钱宝商行啊,那就不好办了,我们对他们不了解,如果冒然攻击的话,恐怕会损失很大的。”盗匪联盟的盗匪道。

    “是啊,我们对他们一点都不了解,如果冒然攻击,说不定我们就中计了。”

    “我们这次虽然是来攻击钱宝商行,但是,我想大家都明白,其实这次只是一次试探而已,如果钱宝商行真的很空虚,我们就趁机拿下,如果钱宝商行不空虚,我们搞不定的话,我想我们也没有必要因一时大意,而把自己交代在这里吧。”

    “是啊,我们还是想想如何才能让我们既试探出钱宝商行是否空虚,又不让我们处于危险之地,从而损失惨重。”

    盗匪联盟的盗匪,在听到西陵宗的各个修士也不了解钱宝商行后,也开始你一句我一句的说道。

    “那怎么办?我们都不了解钱宝商行,强攻也不是好办法,可是,不强攻的话,我们也没什么好办法了。”西陵宗的一修士道。

    “强攻的确不是好办法,不过,如果实在没有办法的话,我们也只有强攻了。”盗匪联盟的盗匪道,接着又道:“不如我们先叫战,如果他们不应战或者不敌的话,我们就强攻,如何?”(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