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战?”

    不管是盗匪联盟的盗匪,还是西陵宗的修士听到这个提议,都是一愣。

    叫战,的确是战场中的一种战斗方式,这是战斗方式,是双方都不愿意消耗太大,又想提升自己的士气,打压敌人时,提出的一直战斗方式。

    一般来说,叫战有几种方式,有些是将领之间的叫战,也有些是勇士之间的叫战,其实,说白了就是一方出来一个或者一小队人马,叫战对方一个或者一小队人马。

    这种叫战,其实,在很多时候都会用到,很多战斗,都是先叫战一方,消耗敌人的力量之后,在进行大规模的战争。

    当然了,叫战也是一直拖延时间的方法,有些战斗,需要准备,又不愿意让敌方看透自己的意图,就采用叫战的方式。

    其实,到如今,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在很多战斗当中,都是先叫战,然后再开战,甚至很多战斗的叫战,其实也没有其他的目的,只是战斗前的一种号角罢了。

    当然了,对于修士来说,大规模的战斗就比较少,因此,在大规模的战斗中,叫战也比较少,一般来说,如果一个势力攻击令一个势力,如果时机成熟的话,就会直接出手,如果时机不成熟的话,就不会轻易出手,也不会叫战了。

    所以,不管是盗匪联盟的盗匪还是西陵宗的修士,听到这个建议,都有些发愣,接着,就大呼妙哉。

    “好,不错,我们就去叫战!”

    “是啊,我们去叫战,看他们如何应对。”

    “叫战,很好,很好,这样一来,我们就能够查探出钱宝商行的虚实了。”

    其实,叫战,也是最符合盗匪和西陵宗修士的心意了,一来,他们对于钱宝商行都比较忌惮,虽然猜测钱宝商行目前空虚,可是,他们也不敢冒然进入钱宝商行,二来钱宝商行一直以来,都是以利害的阵法著称,就算钱宝商行的所有修士都离开了钱宝商行,但是,只要钱宝商行的阵法还在,那么,就没有那个修士敢轻易闯入钱宝商行,因此,他们既不敢轻易闯入钱宝商行,又想要查探清楚钱宝商行的虚实,这个方法无疑是最好的。

    尤其是盗匪联盟的修士,他们想到,叫战,不仅可以让他们不闯入钱宝商行,就能够打探出钱宝商行的虚实,又能够拖延时间,同时,还能震慑钱宝商行,让天风山脉的刘一感受到钱宝商行的危机,从而立刻回援。

    “那就这样吧,我们双方一次派一人前去叫战,如何?”盗匪联盟的一个盗匪道,接着,盗匪联盟又道:“这第一个叫战之人,就是我们的人吧。”

    盗匪联盟的盗匪做事也很干脆,既然叫战是己方提出的,那么,己方首先派人前去叫战,也是应该的,同时,也是让西陵宗的修士安心和他们一起对付钱宝商行,而不用担心他们这些盗匪。

    其实,对于西陵宗的修士来说,谁第一个叫战都没有什么关系,毕竟,他们来剿灭钱宝商行,需要叫战的话,自然得有人带头,至于是他们先派人还盗匪联盟的修士先开始,都差不多,不会因为先带头叫战,就会损失更大,不过,盗匪联盟能够主动提出他们的人先叫战,让西陵宗的修士觉得更有面子而已。

    “好吧,那就有劳各位道友了,至于第二个叫战的修士,我们西陵宗会安排的,至于挑战顺序,就是单为你们挑战,双为我们挑战吧。”西陵宗的修士道。

    一方派一人轮换叫战,这是合作双方最为公平的处理方式。

    “各位道友,各位朋友听着,我西陵宗为了替前段时间被钱宝商行所灭的势力报仇,因此,我们即将对钱宝商行进行攻击,往无关的修士,赶快离开钱宝商行。”西陵宗的一个元婴期修士大吼道。

    “什么?西陵宗杀来了?这么快?”

    “不可能吧?虽说听说西陵宗派出修士,准备对钱宝商行动手,但是,也没有这么快吧?”

    “不行,钱宝商行和西陵宗斗,我还是先出去为妙,否则,被他们的战斗殃及,那就不好。”

    “快走,快走。西陵宗杀来了。”

    “天啊,西陵宗不去管盗匪城内作乱,却来攻击钱宝商行,太可恶了。”

    “希望钱宝商行能够躲过这次,希望他们能够挺住。”

    一个个在钱宝商行闲逛的修士,听到西陵宗修士的大吼之后,都一边发表自己的议论,一边急忙走出钱宝商行。

    钱宝商行和西陵宗,对于这些在钱宝商行闲逛的修士来说,那是两个庞然大物,如今他们发生了冲突,发生了碰撞,那结果肯定是地动山摇,震动不已,他们这些逛钱宝商行的修士,多是一些没有多少势力或者实力的修士。

    如果他们不快点离开,还留在钱宝商行内部的话,他们很可能就会被双方战斗的余波给波及,从而被灭。

    “各位,敌人已经来了,我们也做好战斗的准备,只要他们敢进入我们钱宝商行,我们就要让他们又去无回。”赵飞燕道。

    “让他们有去无回!”

    “让他们又去无回!”

    “让他们又去无回!”

    一个个钱宝商行的修士在听到赵飞燕的话语后,情绪激荡高昂的大吼道。

    这次刘一派出潜龙军和暗龙队攻打盗匪联盟总部,钱宝商行内剩余的修士,除了赵飞燕外,其他修士一概不知。

    不过也是,刘一调动潜龙军和暗龙队,都是秘密进行的,再说了,钱宝商行的修士也不知道暗龙队和潜龙军的存在,而这次攻击盗匪联盟总部,又是以潜龙军和暗龙队为主,至于第一门的其他高层,其实更多的是辅助这百万雄师。

    既然刘一没有调动钱宝商行内部的修士,又没有让人知道刘一的潜龙军和暗龙队,那么,别说西城其他势力的修士没法知道刘一的这次行动,就是钱宝商行内部的修士,也不知道刘一的这次行动。

    因此,对于这次西陵宗来袭,他们一点也不害怕,毕竟,在他们看来,钱宝商行的实力一点都没有减弱,他们完全能够把敌人给挡住。

    至于钱宝商行的一众高层不在,他们也不在意了,其实,对于钱宝商行的一众高层,平常都很少留在钱宝商行,各有各的事情,因此,大家在不在也无所谓了,再说了,就算他们这些高层在一起,也很少一起出手,因此,对于钱宝商行的一众高层的离开,钱宝商行的修士也没感觉怎么样。

    看着一个个的修士陆续的离开钱宝商行,个个都是匆忙走出,生怕慢了,就会遭到攻击,西陵宗的修士和盗匪联盟的盗匪,脸上都露出了满意的表情,其实,他们就害怕这些修士不会离开钱宝商行,毕竟,如果他们不离开钱宝商行的话,他们攻击钱宝商行,那么,就难免会击伤或者击杀这些修士。

    这些逛钱宝商行的修士,虽然很多都是小势力的修士或者散修,但是,却也有不少是各大势力的修士,他们的低级修士历练回来,在逛钱宝商行。

    如果西陵宗和盗匪联盟攻击了那些低级修士,虽然各大势力也未必会为他们报仇,但是,各大势力把他们记恨在心里那是肯定的。

    对于盗匪联盟的盗匪来说,就是西城各大势力记恨他们,那也没什么,但是,对于西陵宗来说,就不同了,如果记恨西陵宗的势力太多,那么,就不利于西陵宗以后的发展了,因此,西陵宗就比较顾忌,如今看到这些不相关的修士离开,他们自然高兴了,这样一来,他们要攻击钱宝商行的时候,就没有顾忌了。

    在其他修士都出了钱宝商行之后,西陵宗和盗匪联盟的盗匪也就开始叫战了。

    “钱宝商行的修士听着,我是天风盗贼团的盗贼,叫吴盗贼,乃是结丹期巅峰修为,欲和你们的结丹期巅峰修士一决高下,有不怕死的,就赶紧下来,和我大战三百回合。”盗匪联盟派出一个结丹期巅峰修为的结丹期修士,叫战道。

    叫战了,听到盗匪联盟的盗匪叫战,这些刚刚走出钱宝商行的修士也是大吃一惊,他们本来以为,在他们离开钱宝商行以后,这些盗匪和西陵宗的修士会立刻冲进钱宝商行,攻击前面商行,可是,哪里想到,这盗匪和西陵宗修士居然不按常理出牌,居然叫战了。

    “叫战了,他们居然叫战了,就不知道钱宝商行如何应付?”有修士道。

    “是啊,不知道钱宝商行如何应付,不过我想,钱宝商行应该会派人出来,和那人大战三百回合。”有人道。

    “如果钱宝商行真的派人出来和那人大战三百回合,那么,就有得看了。”有人道。

    “是啊,真希望钱宝商行派出厉害修士,好好教训教训他们,免得他们在西城猖狂,也给西城的各个势力出口恶气。”有人道。

    钱宝商行会如何应付他们的叫战呢?大家都期待着。(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