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盗贼?”钱宝商行里面,赵飞燕听到这个名字,眉头一皱,这个名字她似乎听过,接着,就舒展开了,并且对身边的人道:“吴盗贼,人如其名,立志要做一名出色的盗贼,是天风马贼团的一名悍将,结丹期巅峰修为,为天风盗贼团立下了无数汗马功劳,有结丹期第一人之称。”

    “结丹期第一人之称?那是指那些领悟法则的结丹期修士除外吧?”俏书生道。

    这时,俏书生也疗伤好了,出关了,站在赵飞燕身边,而他说的那些领悟法则之力的结丹期修士,个个都有元婴期修士实力,自然要除外。

    “嗯,你说的没错,他的实力虽然不及元婴期修士,但是,对于结丹期实力来说,确实达到巅峰了,可以说是结丹期第一人了。”赵飞燕道。

    “那我们怎么办?派谁去应战呢?”俏书生问道。

    结丹期修士叫战,自然要结丹期修士应战了,可是,现在的对方叫战的是号称结丹期第一人,钱宝商行剩余的这些修士,自然找不出相应实力的修士来应战。

    其实,如果刘一在的话,他们也不敢派结丹期来叫战了,谁都知道,第一门的刘一虽然只有结丹期修为,但是,真实实力,却是元婴期实力。

    “派谁?我们现在可是找不出能够是他对手的修士,算了,让他们在外面叫战吧,我们不理他们。”赵飞燕道。

    钱宝商行在西城,一直都是靠着阵法吓住西城的其他势力,其实,钱宝商行的真实实力,一直都不怎么样,也就现在更强大一点,但是,真要和那些顶级势力相比的话,除开百万潜龙军和一万暗龙队,其他修士的实力是不如西城其他势力的。

    “可是,这样做,不是显得我们钱宝商行现在很空虚吗?”俏书生道。

    “空虚?钱宝商行一直都很空虚,相对来说,现在的钱宝商行,才是不空虚的。”赵飞燕道。

    也是,钱宝商行一直都很空虚,只是外界不知道而已,现在的钱宝商行,其实是聚集力量最强大的钱宝商行,要知道,前段时间,钱宝商行横扫各个势力,就训练出了一批不错的修士,同时,也让很多修士在此期间修为猛涨,让钱宝商行的实力更上一层楼。

    至于百万潜龙军和一万暗龙队,他们一直在潜龙城,严格来讲,他们不能算是钱宝商行的实力。

    “哦,那我们不理会他们,会不会给钱宝商行丢脸?”俏书生又道。

    “丢脸?区区一个盗匪叫战,我们应战才叫丢脸。”赵飞燕道。

    明知不是人家对手,还去应战,输了才叫丢脸,如果不应战,西城的修士也不会认为钱宝商行很丢脸,而是认为钱宝商行不把盗匪联盟放在眼里,看人家都攻击盗匪联盟总部了,怎么会在意西城城内零散的盗匪的叫战呢?

    就这样,盗匪联盟的吴盗贼,叫战半天,却没有得到钱宝商行一丝的回应。

    “怎么办?他们不应战,难道他们真的很空虚,不敢应战?”盗匪联盟的修士道。

    “那可未必,也许他们根本没有把你们放在眼里呢?”西陵宗的修士道。

    其实,想想也很正常,人家钱宝商行都直接攻打盗匪联盟总部了,自然没有必要把他们这些盗匪放在眼里。

    “哼,不把我们放在眼里,那好,就你们去叫战吧,看看他们是否把你们西陵宗放在眼里。”盗匪联盟的修士道。

    于是,盗匪了联盟把吴盗贼叫了回来,这样,这次的叫战,就无疾而终了。

    “钱宝商行的修士听着,我乃是西陵宗的狂神子,你们钱宝商行前段时间再西城可是不老实,攻击了不少势力,如今,我要为他们讨回公道,特来叫战,还望你们出来一战。”狂神子道。

    “狂神子?好狂妄的名字。”俏书生道。

    “嗯,狂神子,西陵宗结丹期修士第一人,曾经在一元婴期修士手中逃生,一身实力虽不及元婴期修士,但是,却也胜过刚才叫战的吴盗贼。”赵飞燕道。

    钱宝商行来到西城那么久了,又有万事通的情报系统提供各种情报,对于西城有名的修士,钱宝商行都有他们的情报,因此,赵飞燕一听狂神子,就把他的具体情报说出,也很正常。

    “那我们不是又没法应战了。”俏书生道,接着,俏书生又道:“如果盗匪叫战,我们不理会,大家还以为我们没把盗匪联盟的盗匪放在眼里,可是,如果我们不理会西陵宗的叫战的话,大家就认为我们空虚,或者说我们钱宝商行太自大了,根本不把西陵宗放在眼里,也就是根本不把西城其他 势力放在眼里,这样传出去可不好。”

    “不好久不好吧,只要门主他们攻破了盗匪联盟总部,灭了西城的盗匪,那么,就算我们钱宝商行傲慢一些,我想西城的修士也不会在意的。”赵飞燕道。

    钱宝商行攻击盗匪联盟总部的消息传出后,西城的其他修士,虽然对于西陵宗和盗匪围攻钱宝商行,没有前去帮助钱宝商行,但是,很多势力都很感激钱宝商行的行为,同时,也反感西陵宗的做法,因此,在赵飞燕看来,就算钱宝商行怠慢了西陵宗,西城的修士还是站在钱宝商行这边的。

    “怎么?钱宝商行没人敢来应战?是怕了吗?钱宝商行怎么说也是西城的强大势力,怎么这会却做缩头乌龟了呢?”狂神子看到钱宝商行没有修士出来应战,就有种不祥的感觉,于是,有开口道。

    “啊,钱宝商行这次也没有出去应战,不会他们现在真的很空虚吧?如果真的空虚,我们怎么办?要不要帮钱宝商行一把?”有围观的修士道。

    “是啊,也许钱宝商行这次真的把主要力量都派出去了,西陵宗也真够卑鄙的,钱宝商行在攻打盗匪,他们西陵宗不仅不去消灭盗匪,居然还和盗匪联合在一起,居然一起攻击钱宝商行,太可恶了。”又有围观的修士道。

    “真想帮钱宝商行一把,可惜西陵宗参加了围攻钱宝商行,如果去帮助钱宝商行的话,日后肯定要遭到西陵宗的报复,还想祈祷钱宝商行能够挺过这次难关吧。”有修士道。

    “能的,我相信钱宝商行一定能够挺过这次难关的,不是说好人有好报吗,钱宝商行这么好,肯定有好报的。”

    钱宝商行没有理会西陵宗狂神子的叫战,并没有让西城的修士反感,也没有让西城的修士认为钱宝商行是缩头乌龟,相反,他们认为现在钱宝商行是很空虚的,因此,就算躲在里面,不出来应战,也是应该的,人家的主力都在为西城服务,在为西城修士服务,在剿灭盗匪。

    围观者或者认为钱宝商行不出去应战,也没什么,但是,对于西陵宗的修士来说,这就是赤裸裸的打脸了,要知道,他们刚才还说,钱宝商行没有应战盗匪,那是钱宝商行眼里没有盗匪,这盗匪联盟太菜了,如今,钱宝商行也不理会他们的叫战,那么,按照刚才的说法,这次,钱宝商行也是没有把西陵宗放在眼里,西陵宗在钱宝商行眼里,还是太菜了。

    “怎么?你们钱宝商行真的要做缩头乌龟了,你们钱宝商行真的没人了?”狂神子大吼道,接着,狂神子又道:“如果你们钱宝商行真的没人了的话,我就降低一点要求,我一人挑战你们两人如何?你们派出两人来一战,可敢一战?”

    “哇塞,狂神子好霸道,居然一人挑战钱宝商行两人,不知道钱宝商行应不应战?”

    “西陵宗不愧是西城的顶级势力,居然敢一人叫战两人,这次钱宝商行该出战了吧?”

    “狂神子果然厉害,一人居然敢叫战钱宝商行两人。”

    听到狂神子的话语,围观之人都一阵窃窃私语,显然,先前也没想到狂神子居然会一人挑战钱宝商行两人。

    不过,大家也好奇钱宝商行怎么应付,是继续不理会,还是真的派两人出战,把狂神子给灭了,不过大家看来,这次钱宝商行是无论如何都会应战的,否则,就是怯战,就是丢人了。

    然而,出乎大家的意料,这次,钱宝商行还是一如既往,没有任何反应,根本就没有派人前来应战,甚至,从吴盗贼叫战到现在,钱宝商行里面 没有发出任何一点声音和回应。

    “怎么?钱宝商行的修士,没人敢来应战吗?你们是怕了,还是里面的修士都死绝了?”狂神子大骂道,接着,又大骂道:“如果你们怕了的话,现在立刻出来磕头道歉,我们也就不追究了,如果里面的人死绝了的话,就当我什么都没说。”

    没想到,狂神子叫战不成,居然开始骂人了。

    “哼,哪来的疯狗,在我们钱宝商行乱叫,别乱叫了,有种,你们就进来吧。”俏书生听到狂神子的叫骂之后,忍不住开口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