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你们就进来吧?”狂神子听到这话也是呆了,他叫战不成,才刚刚开始骂人,说实在的,他后面还准备了好多骂人的话语,只不过为了西陵宗的面子,他不能像个泼妇一样,一上来就骂人,因此,他想着如果钱宝商行的修士拒绝应战的话,他就循序渐进的开始骂人,这样不仅可以骂的痛快,又可以把钱宝是商行的修士骂出来,可是现在,他还能再骂下去吗?肯定不能了。

    “你????”狂神子满脸通红的站在那里,不知道该干什么好,继续骂人不行,退回去更加不行,可是进去?这样进去的话,肯定是又进无出,他又怎么能一人独自进去呢?

    “怎么?不敢进来,不敢进来,就别在外面,像条疯狗一样乱叫了。”俏书生看到狂神子的表现,就更加得理不饶人的开口道。

    “你,你?????”狂神子听到俏书生的话,就更加着急了,恨不得马上冲进去。

    “好了,狂神子,你回来吧,他们打定主意要做缩头乌龟了,你再怎么叫战,他们也不会出来的。”这时,西陵宗的元婴期修士看不下去了,开始开口替狂神子解围。

    毕竟,狂神子越尴尬,他们西陵宗就越丢人,因此,他们也只有叫狂神子回来,替狂神子解围。

    “钱宝商行是吧,你们听着,立刻出来道歉,赔偿被你们攻破的宗门的损失,此事就此结束,我们也立刻回去,否则,我们可就要杀进去了,你们不会真的以为我们不敢进去吧。”其中一个西陵宗的元婴期修士道。

    钱宝商行的阵法厉害,狂神子作为结丹期修士,自然害怕,但是,他们这些元婴期修士,却不怎么害怕钱宝商行的阵法,一来,他们没有见识过钱宝商行的阵法的厉害性;二来,他们作为元婴期修士,已经经历过很多秘境和危险之地,厉害的阵法,他们也碰到不少,他们都能从容的出来,他们不相信,钱宝商行的阵法,还能比他们在秘境中,在危险地碰到的阵法还厉害。

    其实,西城的各个势力的守护阵法也很厉害,但是,一般来说,就算有元婴期修士陷入其中,想要逃走还是可以的,当然了,前提是没有厉害的修士在阵法里面截拦,但是,作为顶级势力,如果有人闯入他们的阵法当中,肯定有厉害的修士截拦,因此,一般来说,就算元婴期修士也不敢冒然闯入别人的宗门阵法当中。

    钱宝商行这个阵法,也未必就比他们这些传承悠久的宗门的守护阵法厉害,因此,在西陵宗的元婴期修士看来,如果钱宝商行真的空虚的话,他们就算闯入钱宝商行的阵法当中,也能够进退自如,就算击杀不了里面的修士,但是,至少想要退出的话,还是没问题的。

    当然了,这一切的前提,都是钱宝商行里面空虚,没有修士截拦他们的情况下,如果钱宝商行不是空虚的话,他们进入里面,也只是给别人送菜而已。

    可是,钱宝商行真的空虚吗?这可不好说,按理来说,钱宝商行正在攻打盗匪联盟总部,那么,这里应该是空虚的,但是,钱宝商行一直以来都是神秘的很,谁也不知道钱宝商行的真实实力,如果钱宝商行的真实实力强大,就算派出很多修士攻打盗匪联盟总部,这里也同样有重兵把守,这也是有可能的,这也是他们想要先试探钱宝商行虚实的原因,可惜,还是没有试探出钱宝商行的虚实。

    “哈哈,你们还真客气,有种,就进来吧,没种,就滚回去。”俏书生道。

    有种,就进?没种,就滚?

    这让西陵宗和盗匪联盟的盗匪非常为难了,钱宝商行的阵法,一直以来都是:进,死!

    从来都没有第二种结果,这次如果不是他们估计钱宝商行内部空虚,他们也不敢来攻击钱宝商行,可是,到了这里,他们又不敢进入阵法当中攻击钱宝商行,毕竟他们虽然猜测钱宝商行现在内部空虚,但是,这仅仅是猜测,他们可不想因为猜测错误而丢了小命。

    “天风山脉的道友,我们该怎么办?”西陵宗的修士道。

    “西陵宗的道友,你们说还能怎么办,我们有的选择吗?不管他们是否空虚,我们都必须派人进去试一试,不是么?”盗匪联盟的盗匪道。

    相对于西陵宗来说,盗匪联盟的盗匪就更加着急了,他们还等着刘一等人撤兵呢,如果连钱宝商行的阵法都不敢进去,他们怎么能够让刘一撤兵呢?

    “好,就按你说的办吧,我们派人进去,进去一探虚实,你我各派一半修士进入,如何?”西陵宗的修士道。

    “嗯,只能这样了,如果还不行的话,我们只有等待援军了。”盗匪联盟的修士道。

    “等待援军?”西陵宗的修士有些疑惑,他们盗匪联盟的盗匪,总部被人攻击,而城内的盗匪,为了解救总部,估计都派来攻击钱宝商行了,哪里来的援军?不过,虽然非常疑惑,但是,西陵宗的修士并没有把心中的疑惑问出来,而是分派人手去了。

    毕竟,这句话,也说到西陵宗的修士的心口上去了,盗匪联盟的盗匪是否有援军,他们不知道,但是,他们西陵宗,肯定有援军,只是这次大家都不太重视钱宝商行,因此,派来的修士虽然看起来很多,实力也很强大,但是,相对于总个西陵宗来说,也不算什么的。

    “你们,你们,还有你们,都跟我一起进入里面?????”一个西陵宗的元婴期修士点着一个个结丹期修士道。

    “你,你,你???????跟我进入里面????????”又一个西陵宗的元婴期修士道。

    这次,西陵宗来了八个元婴期修士,就有四个点着其他修士,准备进入钱宝商行的阵法当中,而盗匪联盟的盗匪也是如此。

    “弟兄们,你们跟我一起进入里面????”一个元婴期盗匪,看着身后的一队盗匪道。

    “是,首领。”

    盗匪联盟的盗匪,这次来的元婴期修士就多了一点,多达十六个,,可以说,在西城,目前被暴露出来的盗匪,全部都赶来了。

    不过也是,上次在石林殒,这么一小队盗匪,就有四五个元婴期盗匪,那么,这次聚集十六个元婴期盗匪,也就不足为奇了。

    十六个元婴期盗匪,虽然西陵宗的修士说各派一半人马进去,但是,这十六个元婴期修士,倒是只有四个带队进入阵法当中,其余的没有进去,只是结丹期盗匪,倒是有一半准备进入钱宝商行的阵法当中。

    “好了,既然准备好了,那就进入吧。”

    于是,各个元婴期修士带领一部分修士,进入了钱宝商行的阵法当中,而其他没有进入的修士,却死死的盯着里面的动静。

    里面风平浪静,似乎什么动静也没有,让西陵宗和盗匪联盟的盗匪,都松了一口气。

    “看来他们是真的空?????”一个盗匪开口道,可是,他话还没说完,里面就有动静了。

    “啊,???”

    “啊,???”

    “啊,???”

    钱宝商行的阵法,看起来还是静静的,没有任何动静,但是,此时,里面却传出一声声惨叫之声。

    阵法的平静和惨叫的激烈,让外面的修士听的都一颤一颤,显然没有想到,在这平静的阵法当中,会传出激烈的惨叫之声。

    这些惨叫之声,其实,不用说,能够发出如此激烈的惨叫之声,毫无疑问,这些惨叫之声,都是西陵宗修士和盗匪联盟的盗匪发出的。

    其实,以现在钱宝商行的实力,除了元婴期修士有些不足之外,光是结丹期修士,钱宝商行就算正面出击,这些西陵宗修士和盗匪联盟的盗匪,这也是赵飞燕不把这些修士放在眼里的原因。

    不过,不管怎么说,敌人元婴期修士太大了,如果主动出击的话,就算能赢,也是惨胜,损失太大,这是赵飞燕不愿意看到的,因此,她才没有让人主动出击,而是守在阵法里面,如今敌人进入了阵法里面,他们自然要借助阵法的力量,将敌人无情的抹除。

    “啊?????”

    “啊?????”

    “啊?????”

    惨叫之声一直持续着,持续了一段时间之后,就变得断断续续,最终,惨叫之声终于消失,惨叫之声虽然消失了,但是,进入里面的盗匪联盟的盗匪和西陵宗的修士,却没有任何一人出来,哪怕是带队的元婴期修士,也没有出来。

    “这,这就完了?”别说盗匪联盟和西陵宗的修士,就连围观之人,都觉得不可思议,这样太快了,而且,居然还能把元婴期修士留下,太不可思议了。

    “钱宝商行太厉害了,谁说他们空虚,这不是骗人的鬼话吗。”

    “是啊,钱宝商行的阵法,还是一如既往的又进无出啊???”

    钱宝商行的阵法,进,死!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