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出大家意料,城主府在接管西城之后,就有了行动。

    首先,城主府派人了解了一下西城的现状,然后,就立刻下达命令,命令西城的势力必须马上停止行动,一些正在互相攻伐的小势力,碍于城主府发出的命令,立刻停止了互相的攻击。

    城主的命令一出,果然,西城又恢复到了往昔的宁静,不过,西陵宗和盗匪联盟的盗匪,还是围困在钱宝商行周围,没有撤回去。

    其次,就是西城城主对于西城的之前的状况,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对于西城这段时间的混乱,本人表示非常愤怒,对于被灭的势力,本人表示非常的惋惜,同时,钱宝商行,作为西城的新近势力,居然主动攻击西城其他势力,希望你们能够给我,也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

    “不会吧?城主把矛头对准了钱宝商行?”西城城主的这番话语一出,就在西城掀起了滔天巨浪,大家都没有想到,城主这次对盗匪联盟盗匪的所作所为,只字不提,却直接点出钱宝商行消灭其他势力,需要钱宝商行给出满意答复。

    钱宝商行能给出什么满意答复?无非就是诚服城主府,或者,给出足够的财富,让城主府的人满意。

    “你们说钱宝商行会怎么做?”对于城主把矛头指向钱宝商行,大家都好奇钱宝商行的做法,毕竟,钱宝商行现在空虚,其实,就算不空虚,大家也认为钱宝商行未必是城主府的对手,更何况是现在。

    对于城主的这番话,最高兴的,莫过于西陵宗和盗匪联盟的盗匪了,有了城主这番话,他们与城主,也算同仇敌忾,自然也就不用撤兵了,如果钱宝商行不识趣的话,也许他们还 可以联合城主府,一起攻击钱宝商行呢?

    “赵长老,我们怎么办?城主这不明摆着针对我们钱宝商行吗?”俏书生对赵飞燕道。

    赵飞燕他们虽然在钱宝商行,没有出去,但是,城主的这番话,他们还是知道的,因此,赵飞燕他们都聚集在一起商量对策。

    “嗯,城主的这番话,确实比较奇怪,他们居然不把目标放在盗匪身上,而是盯着我们钱宝商行。”赵飞燕道。

    “那我们怎么办?我们该怎么做,才能给城主满意的答复呢?”俏书生问道。

    “满意答复?城主可没想过我们能够给他们满意答复,除非我们把钱宝商行拱手相让,否则,我们无论我们怎么做,他都不会满意的。”赵飞燕道。

    从城主这番作为,就可以看出,他是打定主意要拿下钱宝商行,所谓的满意答复,不过是一个借口而已,一个对钱宝商行动手的借口而已。

    作为城主,虽然实力强大,而且城主府的势力也很强大,但是,他们也不能随意对付一个势力的,要对付一个势力,必须有一个合理的借口,否则,城主府随便对一个势力动手的话,西城的其他势力也不会答应的,毕竟,如果不用任何理由,就对其他势力动手,很容易在西城造成恐慌,让其他势力也不放心城主府。

    “那我们怎么办?俏书生问道。

    “哼,既然他们想要借口,我们就给他们借口罢了,我倒要看看,城主府究竟能够派出多少实力来攻打我们钱宝商行,他们是否真的能够吃下我们钱宝商行。”赵飞燕道。

    “我钱宝商行来到西城,没有做过任何一件对不起西城修士的事情,至于我们剿灭的那几个势力,那是他们先攻击我们,我们自然有理由消灭他们,我认为,我们钱宝商行不需要给任何人满意答复,如果有人认为我们钱宝商行在攻击盗匪联盟总部,消灭盗匪有错的话,我们钱宝商行接下了,尽管放马过来吧!”钱宝商行也发出了自己的声音。

    “是啊,钱宝商行是没有做过任何一件对不起西城修士的事情,至于攻击盗匪联盟总部,我们都应该感谢他们,否则,我们迟早要被盗匪消灭的。”有修士道。

    “的确,钱宝商行没有做出什么,这次也就钱宝商行在攻击盗匪联盟总部,导致钱宝商行内部空虚,否则,谁敢攻击他们,城主的做法,却是有点趁人之危啊。”有人道。

    “不管了,我是支持钱宝商行,钱宝商行没有做错。”

    钱宝商行,在西城修士眼里还是很不错的,尤其是对于那些小势力和一般的一流势力,他们随时都面临着被盗匪消灭的威胁,对于钱宝商行的做法,就更加赞赏和感激。

    其实,别说小势力,就算那些顶级势力,除了和钱宝商行有仇的西陵宗外,都很佩服钱宝商行的行为,不过,他们虽然佩服钱宝商行的行为,但是,对钱宝商行,也保持警惕,也害怕钱宝商行发展过快,威胁到他们。

    对于钱宝商行这样的答复,自然也就没法让城主满意了。

    西城城主,在西城乃是至高无上的存在,他的命令,在西城就像圣旨一般,是不允许违抗的,如果不太过分的要求,其实,就是西陵宗等八大顶级势力,也会听从城主的命令,然而,这次,一个小小的钱宝商行,却违逆了他的命令。

    虽然城主原本打算,不管钱宝商行给些任何答复,他都不会满意的,可是,他没想到钱宝商行居然会违逆他。

    什么没有做错,什么没有对不起西城任何修士,他们不需要给任何人答复,这不是完全针对他的吗?

    “好,很好,主力都在天风山脉,居然还如此硬气,待我破了你们的阵法,攻陷你们之后,我看你们还如何硬气。”城主道。

    对于钱宝商行的这番回答,西城修士满意了,但是,城主却不满意,城主府的修士更是叫嚣着要赶紧灭了钱宝商行。

    多少年了,多少年没有势力敢如此对待城主,敢如此无视城主府。

    “钱宝商行作恶多端,多次引起西城的混乱,甚至还亲自动手,消灭西城不少无辜势力,为了西城的稳定,为了各个势力的安危,本城主决定讨伐钱宝商行,本人用城主的名义,命令西城所有势力,一起讨伐钱宝商行这个恶势力。”西城城主,在得到钱宝商行的答复之后,向西城所有势力发布了城主令。

    城主府管理整个西城,在必要的时候,城主有权发布城主令,命令西城所有势力,听从城主府的安排,统一调遣,当然了,发布城主令,必须是一些重大的事情,其他势力才可能听从调遣,如果只是一般的事情的话,其他势力也可以拒绝的,否则,城主想要消灭那个势力,就用城主令,调动其他势力,去攻击那个势力,那西城还不乱套。

    不过,此时,在城主眼里,钱宝商行自然是一个恶势力,是一个对西城所有势力都有威胁的势力,因此,他发动城主令,他相信,其他势力一定会响应的。

    要讨伐钱宝商行,光凭借他城主府的力量,就足够了,但是,如果能够调动其他势力,一起攻击钱宝商行,那不是可以减少城主府的损失么,至于攻击钱宝商行会造成其他势力的损失,那就不是他城主考虑的事情了,在他的眼里,也许其他势力损失惨重一点,那才好呢,只要城主府损失小就行。

    城主令一出,整个西城都震惊了。

    “没想到,城主为了对付钱宝商行,居然连城主令都发出了。”

    “是啊,城主发出城主令,居然只是为了对付钱宝商行。”

    “太可恶了,城主怎么能够这样,他怎么不发出城主令,命令大家对付盗匪呢?”

    “这下钱宝商行可就真的完了,他们能够不惧西城任何势力,但是,如果和西城所有势力作对的话,他们也没有好下场的,这次城主下达城主令,也许钱宝商行就要面对西城所有势力的攻击,在西城所有势力的攻击下,哪怕钱宝商行再怎么厉害,也只有败亡一途。”

    “真没想到,不仅城主府讨伐钱宝商行,城主更是命令西城所有势力讨伐钱宝商行,城主难道不是以前的城主了吗?”

    城主府讨伐钱宝商行,这在大家的意料当中,在城主把矛头指向钱宝商行时,大家就知道城主要对钱宝商行动手了。

    只是大家都没想到,城主会下达城主令,命令所有势力一起讨伐钱宝商行。

    “赵长老,我们怎么办啊?如果西城所有势力都来讨伐我们,我们肯定挡不住的。”俏书生道。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们做好战斗准备就行了,如果实在不敌,大家就逃走吧,我们的根基是在第一门,不是这个钱宝商行,这个钱宝商行没了,我们以后还可以再建立一个或者更多的钱宝商行,因此,大家也不用太过担心与难过。”赵飞燕道。

    抗衡整个西城所有势力,赵飞燕没想过,再说了,刘一也说了,如果实在不敌,可以逃走,只要人没事就行,钱宝商行的财富,丢了就丢了,当然了,没有丢就更好。(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