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城主府讨伐钱宝商行,并且命令其他势力一起讨伐钱宝上,钱宝商行的修士在赵飞燕的带领下,做好了战斗的准备,如果实在抵抗不了,他们也做好了逃跑的准备。

    不过,要赵飞燕带领大家不战而逃,赵飞燕做不到,钱宝商行的修士也做不到,他们可以让出钱宝商行,可以让敌人占领钱宝商行,但是,他们就算逃走,至少也要让敌人付出惨痛的代价,让他们知道,钱宝商行不是好惹的,就算钱宝商行实力不行,敌人也要后悔攻击他们钱宝商行的。

    “诸位,我想大家都已经知道了,城主府要讨伐我们,并且,很可能西城所有势力,碍于城主的命令,都会来攻打我们,但是,我们也不是好惹的,我不要你们把命丢在这里,但是,我要你们给我狠狠的攻击敌人,如果实在不敌,大家就一起逃命吧。”赵飞燕战前动员道。

    “赵长老放心,我们不是怕死之人,我们不会逃走的,就算死,我们也拉他们一起陪葬,杀一个不亏,杀两个赚一个,杀三个赚一双,我们是不会逃走的,钱宝商行就是我们的家,我们愿意用生命保卫它。”钱宝商行的修士大吼道。

    钱宝商行的修士,都是在西城招收的一些散修,这些散修,以前作为散修,独自修炼,缺少资源,又让其他势力的修士欺负,如今,加入了钱宝商行,他们不仅获得了海量的修炼资源,让他们的实力直线上升,就算走在外面,也没人敢欺负他们,对于他们来说,钱宝商行就是他们的保护伞,就是他们家,他们自然不愿意钱宝商行就此被灭。

    虽然,赵飞燕也说了,他们可以先行逃走,逃走之后,以后有机会,再建立钱宝商行,但是,他们对于第一门不了解,不知道建立钱宝商行是否容易,不过,看其他势力这么眼馋钱宝商行,他们也明白,想要再次建立钱宝商行,肯定没有那么容易,否则,其他势力也不会那么眼馋钱宝商行了。

    而这次城主府攻击钱宝商行,如果不是眼馋钱宝商行的财富外,他们想不出还有什么原因,让城主府拉下脸来攻击钱宝商行,并且还命令其他势力一起攻击钱宝商行。

    钱宝商行的修士做好了战斗的准备,但是西城其他势力,对于城主的命令,却是态度不一。

    西陵宗,西陵宗宗主看到城主的命令,大笑道:“哈哈,看来真是天要亡钱宝商行,这次你们想要不亡,都不可能了。”

    接着,西陵宗宗主道:“西陵宗的修士听着,为了响应城主的号召,大家立刻准备,我们马上出发,消灭钱宝商行。”

    西陵宗是第一个响应城主的命令,派出强悍的阵容,去攻打钱宝商行,钱宝商行的实力如何,他们已经感受到了,如果这次没有消灭钱宝商行的话,那么,灭亡的就将是他们西陵宗,因此,他们才那么积极,而且,这次可以把所有实力都派出,不用当心其他是势力攻击西陵宗了。

    “城主令,你们怎么看,我们是否派出修士,攻击钱宝商行?”北陵宗宗主道。

    “攻击钱宝商行?我看我们就没有必要响应城主令了,如果这次城主命令我们攻击钱宝商行,我们去了,下次再命令我们攻击其他势力,我们也去?”高层道。

    “是啊,如果这次我们去了,下次,我们就没理由拒绝,如果这样的话,我们北陵宗,迟早要被城主府给灭了的。”又有一高层道。

    “就是,这次无论如何,都不能响应城主令,否则,我们以后都得听从城主令了。”

    “我们就直接拒绝吧,再说了,钱宝商行也不是什么恶势力,钱宝商行在西城,也没有做什么对不起西城的事情,这次都是城主有意污蔑钱宝商行,如果这次大家响应了,那么,下次,城主再污蔑我们北陵宗呢?大家是否也会响应?”

    “是啊,我觉得我们应该联合其他势力,一起拒绝城主令,至于城主府要攻击钱宝商行,让他们攻击就好了,我们还是做个旁观者最好。”

    “好,既然这样,我们就拒绝城主令吧,同时,也联合其他势力,一起拒绝,这次城主府做的太过了。”北陵宗宗主道。

    接着,北陵宗就发布了通告:我们北陵宗由于前段时间西城混乱,损失惨重,没法响应城主令了。

    北陵宗的通告一发出,让还在纠结的其他势力,纷纷看到了曙光,于是,一个个势力,都找各种理由,拒绝城主令。

    本来,各个势力,尤其是小势力,对于城主令,很是纠结,他们知道,城主要他们攻击钱宝商行,肯定是让他们做炮灰,再说了,钱宝商行也不是什么恶势力,他们根本就不愿意攻击钱宝商行,可是,如果不遵守城主令,那么,他们就要面对城主府的不满了,如果城主府因不满他们,而消灭他们,他们也是没有实力抵挡的。

    如今,有了北陵宗带头,那么,他们跟着北陵宗走,就算城主府有意见,就算城主府不满,最先找麻烦,也是找北陵宗麻烦,因此,一个个都跟着北陵宗,拒绝城主令,而且还是迅速拒绝,害怕慢了,连拒绝的机会都没有了。

    “哈哈,哈哈,不错,不错,想不到这么多人拒绝城主令,看来这下城主丢脸就丢大了。”李家家主看着一个个势力拒绝城主令,就开心的笑了起来。

    他们李家,是钱宝商行的盟友,自然不可能响应城主令,而且,他们不仅不响应城主令,如果钱宝商行有危险的话,他们还得前去支援,可是,一想到要面对西城所有势力,他也是头皮发麻,头疼的很,他甚至一度以为,他李家,也许这次也跟着钱宝商行栽了,不过,不管怎么样,他李家都是钱宝商行的盟友,这时候,自然要支援钱宝商行了,如今看到这么多势力拒绝城主令,他自然很开心了。

    “哈哈,看来也是我李家发出声音的时候了。”李家家主低语道,接着,李家就发表了自己的声明:钱宝商行,是西城最正义的商行,给西城带来了无法想象的好处,如今,更是替西城其他势力着想,独自前往天风山脉,攻击盗匪联盟总部,剿灭盗匪,是西城最好的势力,如今,钱宝商行空虚,李家作为西城的势力,不能看着钱宝商行就此消失,如果有势力攻击钱宝商行的话,李家一定奉陪到底。

    李家声明一出,西城的其他和钱宝商行联盟的势力,自然也发表声明,称如果钱宝商行有危险的话,他们一定会支援的。

    “哈哈,这下有看头了,西城其他势力都拒绝了城主令,只有西陵宗响应,李家等势力更是表明要支持钱宝商行,与钱宝商行共进退。”

    “是啊,城主府和西陵宗响应剿灭钱宝商行,恐怕没那么容易了。”

    “其实,我觉得李家说的不错,钱宝商行从来没有做对不起西城修士的事情,相反,他们钱宝商行,还让西城修士获益不少,如果更是在攻击盗匪联盟总部,替西城修士除害,这是当之无愧的好势力,不知道城主怎么忍心消灭他们?”

    “不知道,城主这次不仅不联合大家消灭盗匪,却联合盗匪消灭钱宝商行,太怪异了,让人想不通。”

    “何止想不通啊,简直就是让人失望,如果西陵宗攻击钱宝商行,还可以说钱宝商行和西陵宗原本就是敌对势力,现在有机会下手,自然不会手软,但是,城主和钱宝商行没有任何过节,如果城主真的为西城修士考虑的话,不仅不应该攻击钱宝商行,还应该表扬钱宝商行,奖励钱宝商行,帮钱宝商行度过难关,怎么可以联合西陵宗和盗匪,攻击钱宝商行呢?”

    “不管了,这些事,我们这些小人物是管不了的,我们不去攻击钱宝商行就行了。”

    “哼,不帮钱宝商行,我已经很过不去了,想要我攻击钱宝商行,打死我,我也不攻击钱宝 商行。”

    “希望钱宝商行能够度过这次难关。”

    对于钱宝商行,尤其是在李家发表声明,说明钱宝商行的伟大之后,西城的修士都希望钱宝商行能够度过这次难关,同时,对于城主,也没有了以前那样的尊重了,毕竟,这次的事情,城主的做法,让大家太失望了。

    “混账,混账,北陵宗,还有李家,你们好,你们很好,等我解决钱宝商行之后,下一个就是你们。”城主大怒道。

    他发出城主令,没想到北陵宗拒绝的如此干脆,有了北陵宗的带头,其他势力也拒绝,而李家就更绝,李家不仅拒绝城主令,还说钱宝商行是西城最正义的势力,他们为了维护正义,居然还有支援钱宝商行,这不和他作对吗?

    如今,只有一个西陵宗响应城主令,于是,这次的城主令,倒是闹了一个笑话,响应者寡。(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