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主令已发出,但是,响应者寡,只有西陵宗响应了城主的号召,愿意与城主府一起出兵,攻击钱宝商行。

    虽然响应者寡,但是,既然城主下达了攻击钱宝商行的命令,那么,别说还有西陵宗响应,就算没有一个势力响应,城主府也得出兵,讨伐钱宝商行。

    既然响应者寡,那么,城主也不愿意耽搁时间,迅速派出城主府的精英,派出城主府的战士,前往钱宝商行,讨伐钱宝商行。

    此时,城主府内院,聚集着海量的城主府卫兵,一个个都是实力惊人,煞气冲天,显然,这些修士,都是经过特殊训练的修士,是用于战场的战士。

    “诸位,想必你们也知道了,钱宝商行如此无视我们城主府,你们说,该怎么办?”城主对着海量的卫兵道。

    “犯城主天威者,杀无赦!”

    “犯城主天威者,杀无赦!”

    “犯城主天威者,杀无赦!”

    一声声大吼之声,从这些卫兵口中吼出。

    这些卫兵,在进入城主府,成为卫兵之时,就明白自己的任务是什么?他们的任务就是在城主需要时,随时替城主杀伐战场。

    他们都是城主府经过精挑细选的真诚的修士,而且是不畏惧生死的士兵,是城主府的精锐力量。

    平时,这些卫兵,一个个都潜藏在城主府内院深处,或者,在其他不为人知的地方进行训练,只有在城主需要之时,他们才会显现在世人面前,展现他们的力量。

    如今,钱宝商行无视城主,不把城主的命令放在眼里,那么,就是他们出力的时候了,也是他们打出威风的时候。

    犯城主天威者,杀无赦!这是这些卫兵,在进入城主府,成为卫兵之时,必须牢记的第一件事。

    清一色的结丹期巅峰修士,而且数量也有数十万,这些修士,如果在平时,暴露在世人面前,那么,西城的其他势力就别想安宁了,尤其是这些顶级势力,他们就算知道城主府厉害,可是,也没有想到城主府的实力居然如此强大。

    如今,他们聚集在内院,毫无疑问,城主不打算隐藏他们了。

    “不错,犯城主府天威者,杀无赦!”城主道,接着,又道:“既然钱宝商行如此无视我们城主府,那么,我们就让他们知道犯我城主府天威者的下场,也让其他势力明白,不听我城主府令者,下场如何!”

    就这样城主带领数十万卫兵,杀向了钱宝商行,当然了,除了数十万卫兵外,还有大量的元婴期修士。

    “看,城主府出兵了。”关注城主府一举一动的各个势力的探子,看到城主府出兵,开口道。

    “我看看,我看看,天哪,这次城主府居然一次派出数十万结丹期巅峰修士,太吓人了,城主府怎么有那么多结丹期修士。”其实一个探子看到这数十万煞气惊人的结丹期巅峰修士,忍不住大声道。

    “啊,不可能?什么时候城主府有那么多结丹期巅峰修士?以前怎么一点都没有得到消息,看他们的样子,各个都是法力深厚的结丹期巅峰修士,不是一般的结丹期巅峰修士可以比拟的,以前怎么可能瞒过大家?”又一个探子惊呼道。

    “是啊,数十万结丹期巅峰修士不说,你看他们的元婴期修士,元婴期修士也多的吓人,居然有三人是元婴期中期修士,剩余的虽然都是元婴期初期修士,可是,足足有百来人,城主府什么时候势力这么强大了?”又一个探子吃惊道。

    百来元婴期修士,在其他大地方或许没什么,但是,在西城,就有些多的吓人了,要知道,平常,别说见到百来元婴期修士,就是见到一个元婴期修士都很难,甚至很多小势力和普通散修,根部就没有听过元婴期修士这几个字,在 很多散修眼里,结丹期修士已经是巅峰存在了,再往上,就是超越了结丹期的修士,至于有没有超越了结丹期的修士,大家也不知道,只是猜测有。

    可是,如今,城主府一次就派出百来人,都是很多散修没有听过的,超越了结丹期的元婴期修士。

    “得赶紧把消息传回去,看来西城真的要大变了。”这些探子,一个个大惊,同时,急忙把消息传回去。

    如今城主府派出如此强大的实力,大家都明白,也许这次城主府出兵,不仅仅讨伐钱宝商行这么简单,恐怕城主府此次出兵,还有别的目的,当然了,在大家心里,更可能的是城主府可能借此机会,统一西城,让西城所有势力,都诚服在城主府的管理之下,而不是像先前那样,各个势力和城主府,形成隐隐对立之势。

    也许,以后西城,只有一个声音,那就是城主声音,其他势力,都必须扬城主的鼻息,听命于城主,哪怕顶级势力之主也不例外,而不会像现在这样,各个势力都无视城主府的命令。

    城主府这次派出的实力,迅速传遍了整个西城,所有势力都大吃一惊,显然,各个势力都没有想到城主府的实力居然如此强悍,至于散修就更是如此。

    “城主太好隐忍了,我们所有人都小看了城主府。”北陵宗宗主道。

    “那我们怎么办?”一高层问道。

    “还能怎么办?一切照旧,继续看戏呗,希望钱宝商行能够多坚持一会,让城主府损失惨重一些。”北陵宗宗主道。

    其实,其他势力,都下达了和北陵宗差不多的命令,毕竟,已经违背了城主府的命令,现在知道城主府的实力,想要挽回也没有可能了,只能继续观望,希望钱宝商行能过挡住城主府,最不济,也得让城主府损失惨重,这样的话,短时间内,城主府就没有时间理会他们这些势力了。

    各个势力如此,散修就更加吃惊了。

    “什么,城主府派出如此惊人的实力攻击钱宝商行?完了,钱宝商行这次真的完了。”

    “城主府怎么会有如此强大的实力,以前怎么没有听说过?”

    “不对啊,我前段时间,刚刚听说,超越了结丹期存在,是元婴期修士,怎么城主府就冒出如此多的元婴期修士?”

    “就是啊,城主府拥有如此多元婴期修士,平时怎么能够藏住,不让其他势力知道呢?”

    “谁知道呢?不过,这样一来,钱宝商行就真的完了,就不知道这次西陵宗派出多少修士?是否和城主府一样?”

    这些散修,都是一些看热闹的主,不过也是,就算西城有什么大事,一般来说,他们也只有看热闹的份,除非他们想要成为炮灰。

    因此,在这些散修知道城主府的实力后,也忍不住想看看西陵宗的实力,都说各个顶级势力的实力,虽然不及城主府,但是,却也不会相差太上,联合起来的话,完全不惧城主府,只是在一般情况下,他们是很难联合在一起的。

    西陵宗这次派出的实力也很惊人,元婴期中期的顶级高手,就有一人,而元婴期修士,也派出了二十人,同时,派出数万结丹期巅峰修士,这样的队伍,放在以前,一定会让西城修士大吃一惊,但是,有了城主府做比较,大家也没觉得西陵宗派出的实力很惊人了。

    “哈哈,顶级势力的实力,果然和城主府相差很远,难怪西城各个顶级势力,要联合起来对抗城主府,如果不联合起来的话,根本就没法对抗城主府,城主府光凭借如此势力,就足以剿灭西城任何势力了。”

    “是啊,西陵宗和城主府的差距,相差太大了,其他势力,想必也是如此吧。”

    “很难说,西城第一宗门势力西陵宗,都和城主府相差这么大,那么,其他势力和城主府的实力,也许相差更大呢?”

    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宗门势力和城主府的实力差距,居然这么大。

    然而,在大家都关注城主府和西陵宗之时,以李家为首的钱宝商行的盟友,也纷纷派出修士前往钱宝商行,支援钱宝商行。

    李家居然不声不响的派出了五名元婴期修士,凭借这五个元婴期修士,李家完全可以晋升为顶级势力,虽然和其他顶级势力有些差距,但是,这也完全是顶级势力的标准了。

    一流势力,基本上都没有元婴期修士坐镇,其他厉害的一流势力,就算有元婴期修士坐镇,也只是隐瞒的一两人而已,哪里像现在,李家居然一次性拿出五个元婴期修士,只能说李家底蕴太惊人了。

    由李家五名元婴期修士为首,李家和其他势力的结丹期组成一个个队伍,在五人的带领下,前往钱宝商行,支援钱宝商行。

    虽然他们都知道这次支援钱宝商行,也许是有去无回,但是,他们也没有退缩,似乎把自己的生命置之度外,就连那五个元婴期修士也是如此。

    城主府实力如此骇人,欲剿灭钱宝商行,钱宝商行的盟友义无反顾的支援,那么,天风山脉的刘一,钱宝商行的主要力量又在做什么?他们能够及时来援呢?(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