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一和双莲从山巅下来之后,看到百万士兵都已经突破了,于是,就带领大家急忙赶回钱宝商行,也没有给百万士兵巩固修为的时间。

    其实,也不是刘一不给他们巩固修为的时间,而是现在钱宝商行岌岌可危,他们没有时间浪费在巩固修为上。

    嗖!嗖!嗖!

    一道道破空之声,一道道身影,急速的朝着钱宝商行方向飞去。

    都突破了,百万士兵,百万结丹期修士,行军速度,自然比百万筑基期修士快多了,因此,虽然大家突破时,耽搁了一些时间,但是,刘一相信,他们到达钱宝商行的时间,也不会更迟,相反,还会更早到达,毕竟,他们的速度,快了好几倍。

    当然了,由于天风山脉距离钱宝商行很远,因此,就算以百万结丹期修士的行军速度,也是要一段时间,才能到达钱宝商行的。

    在百万士兵赶往钱宝商行期间,西城城主却率领大军,兵临钱宝商行,准备一举拿下钱宝商行。

    嗖!嗖!嗖!????

    一道道身影出现在钱宝商行外围,把钱宝商行围了起来,并且,来人的修为,皆是结丹期巅峰修士,就没有更差的修士了。

    “这就是城主府的军队?好厉害,清一色的结丹期巅峰修士。”在钱宝商行外围,看热闹的 修士忍不住开口道。

    “是啊,城主府不愧是城主府,清一色的结丹期巅峰修士,而且还是数十万人数,太惊人了。”城主府实力如何,看这第一次出手,就可以看出。

    “钱宝商行的修士听着,你们在本城主闭关期间,祸乱西城,如今,被本城主包围了,如果你们识相的话,就乖乖受降,否则,别怪本城主不客气了。”西城城主看到数十万士兵围住 钱宝商行之后,就开口道。

    “我们怎么办?”李家家主看着赵飞燕道。

    这次,钱宝商行的各个盟友,都派出了大量修士来支援钱宝商行,而李家,实力最为雄厚,甚至还派出了五名元婴期修士前来支援,因此,援军中,自然以李家为主,而一般来说,元婴期修士作为震慑力量,一般是不会参与到具体的战役当中,因此,李家,还是李家家主做主,代表援军和赵飞燕商讨对策。

    “没想到城主府实力这么雄厚,再加上西陵宗,这次想要守住钱宝商行,恐怕很难,不过,诸位别担心,如果到时候实在受不住的话,大家就各自逃走吧,没必要和他们死磕。”赵飞燕道。

    钱宝商行没了,可以再创建一个钱宝商行,但是,人没了,就彻底没了,因此,如果在实在保不住钱宝商行的情况下,赵飞燕是会选择带领大家逃走的,而不会硬留在这里送死,既然他们自己都会选择逃走,那么,自然也得把想法告诉盟友,让盟友也有准备,到时不敌的话,有个逃走的准备。

    “啊?如果这样的话,你们损失可就大了”李家家主道。

    “是啊,如果丢了钱宝商行的话,我们的损失就大了,因此,我们必须努力守着,不到万不得已,我们是不会放弃的,当然了,如果实在不行的话,我们也只能放弃。”赵飞燕道。

    “好,我们就听赵长老的,你说打,我们就打,你说撤,我们就撤,只要你没说撤,哪怕我们全部牺牲,我们也绝不退缩半步。”李家家主道。

    开始时,看到城主府的大军,李家家主还有些担心,担心这次大家都要留在这里了,但是,听了赵飞燕的话,听到赵飞燕说,实在守不住,就逃走,不要死磕时,李家家主也放心了。

    毕竟,他们是盟友,是来支援的,如果钱宝商行要求大家死磕,就算同归于尽也不要退缩,那么,他们就算再不愿意,也不好提出打不过就逃走的要求,毕竟这样会动摇军心的,而现在看到赵飞燕说不用死磕,那么,他就彻底放心了。

    “呵呵,那就多谢各位了,你们都是各自势力中的精英,我自然不能让你们在这里牺牲了,不过,我们虽然有逃走的准备,但是,就算我们到时实在不敌,要逃走的话,也不能让他们好过,我们一定要杀个痛快,再逃走,当然了,如果能够挡住敌人,不用逃走,那就最好了。”赵飞燕道。

    “那是自然,这次肯定要打痛他们,让他们损失多一点。”李家家主道。

    这次他们来支援钱宝商行,算是彻底和城主府为敌了,他们都知道,在城主府解决钱宝商行之后,肯定会拿他们开刀,因此,他们只希望这次能够让城主府损失惨重,这样的话,就算钱宝商行败了,城主府由于损失惨重,短时间内,也没法拿他们这些势力开刀,至于说时间一长,那就更不用担心了,别说时间长了,他们自己有布置,再说了,钱宝商行背后也站着一个第一门,如果钱宝商行被灭了,第一门肯定不会无动于衷的,虽说短时间内,第一门或许没法对城主府怎么样,但是,时间长了,第一门肯定有时间对付城主府,就算第一门不对付城主府,支援一下他们这些盟友,让他们不被城主府消灭,第一门还是能够做到的。

    其实,这也是他们如此支援钱宝商行的一个原因,如果没有钱宝商行背后的第一门,他们也未必敢支援钱宝商行,毕竟,这次,怎么看,钱宝商行都是必败无疑,既然必败无疑,他们还支援钱宝商行,在钱宝商行败了之后,城主府肯定要对付他们,哪怕城主府攻击钱宝商行损失惨重,短时间内没法攻击他们这些势力,但是,等城主府恢复以后,肯定会向他们这些势力出手,而那时,钱宝商行又没了,他们拿什么抵挡城主府呢?因此,如果钱宝商行背后不是有一个第一门,哪怕他们是钱宝商行的铁杆盟友,为了自己的势力,他们也未必敢支援钱宝商行。

    “好了,各位都去准备吧,到时候,怎么打,我会通知各位,至于何时逃走,我也好及时通知大家,因此,在没有接到逃走命令之前,希望大家别擅自逃离,从而乱了军心。”赵飞燕道。

    “赵长老放心,你没下令逃,我们绝对不会想到逃这个字。”李家家主道。

    就这样,他们去准备了,至于钱宝商行外,城主的叫喊,大家都没有理会。

    “赵飞燕,我知道现在钱宝商行主事的是你,赶紧给个话,你们是投降,还是负隅顽抗,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城主看到钱宝商行对于他的叫喊,没有理会,没有回答时,就忍不住点名道。

    “呵呵,原来是城主你在外面大叫啊,我说谁在外面污蔑我们商行呢?怎么,城主你这次对我们钱宝商行动手,是打算联合盗匪联盟,一起灭了西城所有势力不成?”赵飞燕道。

    赵飞燕的声音传出好远,就连很远的看热闹的人群,都听的一清二楚。

    “什么?城主府打算联合盗匪联盟,消灭西城所有势力?不可能吧?”

    “嗯?有这个可能?否则,他们怎么不对付盗匪,而对付钱宝商行?”

    “不好,我怎么没想到这种可能,看来我得把消息传回去,让宗主有个准备。”

    “城主这次做法却是诡异,赵飞燕虽然在乱说,但是,也未必没有这种可能,看来还得让宗主准备准备。”

    虽然,很多修士都知道赵飞燕是乱说,但是,大家联想到城主的一些作为,再仔细一想,也觉得赵飞燕说的未必就没有道理。

    ‘“哼,你就别再蛊惑大家了,我这次来,只是为了维护西城的和平安宁,而你钱宝商行,却在西城作乱,灭了西城不少势力,因此,你们钱宝商行留不得。”城主道。

    “我们作乱?笑话,我们何时作乱西城了,就算我们消灭的这几个不入流的势力,那也是他们先攻击我们门主,难道我们钱宝商行的人可以任由其他势力攻击,而我们却不能反击?再说了,要说祸乱西城,谁比得过盗匪联盟,可是,你貌似不仅不灭了盗匪联盟的盗匪,还和他们联手,难道他们祸乱西城,都是你允许的?”赵飞燕道。

    “哼,盗匪联盟的盗匪祸乱西城,自然有盗匪联盟处理他们,用不着我处理他们,倒是你们,你们作为西城的势力,却祸乱西城,如果我作为城主,还对你们不闻不问,那么,以后大家都学你们,西城还不乱套?”西城城主道。

    “哈哈,没想到在城主眼里,盗匪联盟的盗匪,可以随意剿灭我们西城的势力,而我们西城的势力,居然还不能还手,如果还手了,那么,你们就要剿灭我们,你究竟是西城城主,还说盗匪联盟的走狗?”赵飞燕道。

    什么盗匪联盟的盗匪,由盗匪联盟处理,他们都是盗匪联盟派出的盗匪,不管他们怎么在西城作乱,盗匪联盟也不会处理他们,因此,西城城主这话,无疑是等于同意了盗匪联盟的盗匪可以在西城作乱。(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