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城主怎么能够这样说呢?”听到城主的话,所有修士都大吃一惊,没想到城主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奇怪了,城主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难道他不在意自己在西城的影响了吗?”那些顶级势力的势力之主,也奇怪城主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不过,话又说回来,城主就算说出那样的话来,最多也就降低他在大家心目中的地位而已,但是,凭借城主府现在的实力,就算城主府和盗匪联盟公开联合,不管西城的势力,西城也没有哪个势力敢说什么了,毕竟,现在的城主府的实力太强大了,可以说,强大到不用在意西城其他势力的感受了。

    “赵飞燕,最后问你一遍,降,还是不降?”城主道。

    西城城主既然都不在意自己在西城所有修士心中的感受了,自然也就不愿意和赵飞燕多说了,如果赵飞燕投降,那么,他能够不费吹灰之力就拿下钱宝商行,那就最好,如果赵飞燕不投降,他也就只有强攻钱宝商行了,凭借他们此时的兵力,虽然钱宝商行有厉害的阵法挡着,钱宝商行的修士也很厉害,但是,相对他们来说,还是小巫见大巫,不值一提。

    “想要我们不战而降,那是不可能的,先不说你们能否拿下我们钱宝商行,就算拿下了我们钱宝商行,我们也要让你损失惨重,不信,你就试试吧。”赵飞燕道。

    钱宝商行的阵法,经过几次改良,威力已经很惊人了,本来,在钱宝商行的一众高层看来,他们的阵法,足以阻止西城任何势力的进攻,但是,这次看到城主府和西陵宗最终派出的阵容,他们也就明白,他们还是小瞧了西城的势力,尤其是小瞧了城主府。

    西城,以前在城主府的压威下,根本就没有什么战斗,所以,各个势力都把自己的实力隐藏起来,尤其是元婴期修士,由于没有了战斗,不需要自己出面震慑哪个势力,因此,基本上都不管事,而是选择潜修,导致西城修士,根本就不知道西城那些势力有多少元婴期修士,别说元婴期修士,就算结丹期巅峰修士,他们也基本上不管事,而是努力修炼,争取早日突破到元婴期,导致各个势力都隐藏了大量的顶尖战力。

    这次不管是城主府还是西陵宗,派出的阵容,都超出了大家的预料,自然也超出了钱宝商行的预料。

    其实,在大家看来,西陵宗第一次攻击钱宝商行,派出的阵容才是正常的阵容,是大家知道,西陵宗拥有这样的阵容,不过,在大家看来,西陵宗能够派出那样的阵容,已经很不错了,想要再派出更加强大的阵法,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了,毕竟,他们多少还得留下一些实力镇守宗门。

    这也是刘一和赵飞燕等一群钱宝商行高层,不担心钱宝商行被攻破的原因,不过,看到现在城主府和西陵宗派出的阵容,赵飞燕就知道,钱宝商行怕是保不住了。

    不过,就算钱宝商行保不住,也不能让敌人好过,也不能不战而降,不战而退,他们也一定要给敌人一个很好的教训,让敌人知道,钱宝商行是不好惹的。

    “既然你们冥顽不灵,那我就不客气了,动手,攻击,给我迅速拿下他们。”城主道。

    “攻击!”西陵宗也在城主下令之后,下达了攻击的命令。

    “攻击!”盗匪联盟的盗匪,也同时下达了攻击的命令。

    嗖!嗖!嗖!??????

    一道道攻击,各种奇形怪状的攻击,朝着钱宝商行呼啸而去。

    轰!轰!轰!??????

    一道道攻击,轰击在钱宝商行的阵法之上,被钱宝商行的阵法挡住了。

    “好厉害的阵法,不愧是钱宝商行。”看到钱宝商行的阵法挡住了敌人的第一波攻击,大家都不由感叹道。

    阵法,是一个宗门必不可少的东西,每个宗门,都有自己的守护阵法,这个守护阵法,能够抵挡敌人的攻击,同时,对于闯入宗门的敌人,还能够困住敌人,并且攻击敌人。

    钱宝商行以阵法著称,他们的阵法,同样能够挡住敌人的攻击,对于闯入的敌人,同样可以困住和击杀。

    如今,城主府的大军和西陵宗以及盗匪联盟的修士,只是站在钱宝商行外围攻击钱宝商行的阵法,而不敢闯入钱宝商行的阵法当中,攻击钱宝商行的阵法,因此,钱宝商行的阵法,也只能抵御他们的攻击而没法攻击他们。

    “不错,这个阵法,果然有些名堂,难怪敢无视我们的大军,不过,你以为有这个阵法,就是万无一失了?那就打错特错了。”城主看着钱宝商行的阵法挡住了他们的第一波攻击,也忍不住低语道。

    阵法,尤其是防御阵法,能够挡住敌人的攻击,但是,也有一定限度,当敌人的攻击超越了那个限度之时,阵法自然也会被攻破,阵法被攻破之后,自然也就失效了。

    俗话说,一力破万法,以力破阵法,就是当攻击的力量强大到一定程度时,任何阵法,也挡不住。

    而现在钱宝商行的阵法,挡住了敌人的第一波攻击,那只是第一波攻击,还没超出阵法的限度,但是,这第一波攻击,只是城主的试探性攻击,没有尽全力,因此,等城主府全力出手时,钱宝商行的阵法能否挡住,就未可知了。

    其实,就算这仅仅第一波攻击,也让钱宝商行的修士大吃一惊,他们的阵法虽然挡住了这一波攻击,但是,由于阵法是需要能量才能运转,想要挡住敌人的攻击,更需要消耗大量的能量,而为了挡住第一波攻击,钱宝商行的阵法,就消耗了海量的能量,就算钱宝商行财大气粗,也经不起这样的折腾。

    “继续,给我继续攻击,我就不信他们的阵法,能够挡住我们的攻击。”城主道。

    嗖!嗖!嗖!???????

    一道道攻击,继续朝着钱宝商行呼啸而去。

    轰!轰!轰!??????

    钱宝商行的阵法,再次挡住了敌人的攻击。

    “继续,给我继续攻击!”城主道,显然,城主也知道,钱宝商行的阵法,想要一波攻击,就击破,有些不太可能,但是,这样持续攻击的话,迟早也会攻破钱宝商行的阵法,毕竟,阵法的消耗巨大,就算以钱宝商行的财力,短时间挡住是没问题,但是,时间久了,肯定没法支持的。

    嗖!嗖!嗖!?????

    一道道攻击,继续朝着钱宝商行呼啸而去。

    轰!轰!轰!?????

    钱宝商行的阵法,又一次挡住了敌人的攻击。

    就这样,城主府的大军,一次次的攻击钱宝商行,而钱宝商行的阵法,就像乌龟壳一样,挡住了城主府的一次次攻击。

    “好厉害的阵法,这么久了,居然还能够挡住城主府大军的攻击。”

    “是啊,钱宝商行的阵法,果然厉害。”

    然而,在大家赞叹钱宝商行的阵法时,钱宝商行的修士却焦急无比。

    “赵长老,我们的灵石不多了,再这么下去,我们的阵法也抵挡不了多久,不如我们杀出去,杀他们一个片甲不留?”有钱宝商行的修士,看到这种情况,向赵飞燕请命道。

    “是啊,赵长老,我们这么龟缩,也不是办法,不如我们杀出去,杀他们一顿,再躲进来,如何?”这时,李家家主也建议道。

    他们杀出去,最多也就是杀敌人一个措手不及,等到敌人反应过来时,他们必须躲入阵法当中,否则,他们就算杀出去,也只是送死而已。

    钱宝商行的实力和外面的敌人的实力,相差太悬殊了,否则,大家也就不用龟缩在阵法里面,而是直接杀出去,直接把敌人给灭了。

    “让他们再攻击一会,消耗他们一点力量,再杀出去吧,不过,你们都有记住,我们这次杀出去,主要是以偷袭为主,一旦敌人反应过来,就立刻给我退回来,不得恋战。”赵飞燕道。

    外面敌人实力强大,想要偷袭,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此,只有消耗敌人,让敌人疲惫了,才能偷袭成功。

    而且,就算敌人消耗了不少,也不是钱宝商行能够对付的,因此,钱宝商行的修士杀出去,虽说是偷袭敌人,其实,最主要的还是骚扰敌人,让敌人没法安心攻击钱宝商行的阵法。

    “门主,放心,我们不会恋战的。”钱宝商行的修士道,并且做好了战斗的准备,只等待赵飞燕的命令,只要赵飞燕命令一出,他们就毫不犹豫的杀出去。

    嗖!嗖!嗖!????

    一道道攻击,朝着钱宝商行呼啸而去,攻击了这么久,城主府的大军,都不用城主的命令,而是自发的朝着钱宝商行,发出一道道攻击,一波波攻击,一刻不停的攻击着钱宝商行的阵法。

    轰!轰!轰!?????

    钱宝商行的阵法,也一次次的挡住敌人的一波波攻击,双方就这样持续着。(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