嗖!嗖!嗖!???????

    一道道攻击,朝着钱宝商行呼啸而去。

    轰!轰!轰!????????

    钱宝商行的阵法,闪现阵阵光芒,抵挡呼啸而来的各种攻击,道道攻击与阵法相互碰撞,发出阵阵轰鸣之声。

    轰!

    最后一声巨大的轰鸣之声刚落,一波攻击也算结束。

    “出击!”就在这一波攻击刚刚落下帷幕,钱宝商行众修士耳中,就响起了赵飞燕的命令之声。

    “杀!???”

    “杀!???”

    “杀!???”

    一声声的喊杀之声,冲各个修士口中喊出,同时,他们毫不犹豫的冲出阵法,朝着敌人的阵营中冲去,同时,一道道法术攻击,在他们手中形成,对着敌人轰击而去。

    不仅如此,尤其是那些守卫,更是组成一个个战阵,凝聚出一个个威力巨大的法术,朝着对方修士最为密集的地方轰去。

    嗖!嗖!嗖!???????

    铺天盖地的嗖嗖之声响起,不过,这次不是城主府的大军攻击钱宝商行,而是钱宝商行的修士,冲出了阵法,施展各种法术,朝着城主府的大军以及西陵宗和盗匪军团而去。

    “敌袭!敌袭???????”

    “防御!防御??????”

    面对钱宝商行的突然反击,城主府大军,西陵宗和盗匪大军,也是一阵手忙脚乱,仓促防御。

    轰!轰!轰!??????

    钱宝商行一众修士的攻击,毫不留情的攻入敌人的阵营当中。

    “啊?????”

    “啊????”

    “啊????”

    一声声惨叫,自城主府大军和西陵宗以及盗匪大军中传出,显然,他们一直攻击钱宝商行的阵法,钱宝商行一直都是被动防御,从来就没有反击过,让他们以为钱宝商行只会防御,不敢出阵法,攻击他们,因此,根本没想到这次钱宝商行会主动出击,而且,一出来,就是大量法术招呼他们,让他们一时不知所措,就算临时防御,仓促防御,防御力度也是有限,因此,很多修士,都在钱宝商行的攻击中,被击杀,更多的修士受伤,只有那些在后方的修士,他们距离远一些,受到的波及小,才没有受伤。

    “混账,找死?????”

    “找死????”

    “住手???”

    三声大吼,自三大军团中传出,显然,钱宝商行修士屠杀他们大军之事,第一时间就被他们这些首领察觉,不过,虽然察觉,却也无可奈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些攻击,朝着他们的大军呼啸而去,而他们的大军的前方战士,由于没有准备,被打个措施不及,死伤惨重。好在这只是前方战士,而不是整个军团。

    不过也是,钱宝商行这次出击,派出去的都是一些实力高强的高手,高手,钱宝商行比不上那些顶级势力,就更不要和西陵宗以及城主府比了,如今,西陵宗和城主府联合,再加上盗匪,钱宝商行的高级修士,根本就没法和他们相比,因此,他们就算出了阵法,也只能攻击一下前方的高级修士而已。

    至于一些实力低下的修士,赵飞燕把他们留在阵法里面,让他们替阵法补充能量。

    每当阵法能量快要消耗完时,都需要他们这些修为低下的修士去更换灵石,同时,如果灵石不够的话,还需要他们注入法力。

    他们虽然实力低下,法力不多,但是,他们胜在人多,一人点法力,聚集起来,也是无穷无尽的法力,这就是人多力量大的道理。

    “反击,快,反击????”

    “快攻击他们,快,快???”

    “他们出来了,快攻击他们,留下他们?????”

    看到自己的大吼没有,他们都毫不犹豫的下达了反击的命令。

    钱宝商行的修士出来了,虽然攻击了他们,但是他们损失的也是前方的修士而已,还有很多后方的修士,根本就没有受到攻击,只是,看着钱宝商行的修士突然出现,又在攻击他们的同伴,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而已。

    如今,听到他们首领的命令,他们也反应过来了,是啊,他们出来了,正好可以把他们留下。

    “攻击,攻击,不要管前面的???”

    “杀,他们出来了,杀光他们???”

    “杀,杀,给我杀????”

    一声声的大吼之声,从城主府等军团的后方喊出,接着,一道道的攻击,朝着钱宝商行的修士呼啸而去。

    嗖!嗖!嗖!????

    这些攻击,毫不留情,朝着钱宝商行的修士呼啸而去。

    “撤退,快,撤退???”赵飞燕看到呼啸而来的攻击,下达命令道。

    “快退,会阵法中?????”

    “快,会阵法中???”钱宝商行的修士,接到赵飞燕的命令之后,立刻转身,迅速进入阵法当中。

    其实,看到铺天盖地的攻击呼啸而来,就算赵飞燕没有命令他们后退,但是,为了躲避攻击,他们也只有退回阵法当中,毕竟,他们的个体实力不及敌人,数量更是不及敌人,面对敌人的攻击,他们除了躲避之外,没有其他办法,想要硬抗,根本就是找死的行为,他们可希望多杀一些敌人,自然也就不希望自己这样死了,因此,接到命令,都撤退的无比迅速。

    轰!轰!轰!?????

    在钱宝商行的修士刚刚躲入阵法当中,敌人的攻击就已经到了,并且狠狠的攻击在钱宝商行的阵法之上,和碰撞,发出阵阵轰鸣之声。

    “混账!”看着这次攻击又是无功而返,西城城主大骂道。

    钱宝商行这次出击,杀了他们城主府不少修士,这些都不是城主发怒的原因,毕竟,战争,有修士死亡,那是很正常的,没什么好发怒,真正让他发怒的是,这次钱宝商行的修士都主动出阵,主动出击了,更是被钱宝商行的修士灭了自己不是修士,可是,自己的修士大军,却没能留下钱宝商行的修士,把钱宝商行出来的修士全部留下,就是哪怕留下一个钱宝商行修士也好,可是,没有,钱宝商行的修士撤退的太快了,让他们的攻击无功而返,这才是他发怒的原因。

    自己带兵来攻击钱宝商行,围攻钱宝商行,攻击了这么久,都被钱宝商行的阵法挡住,让自己不能伤钱宝商行的修士分毫,而钱宝商行的修士只是一次出击,就让自己的大军损失不少,怎么能不让城主发怒呢?

    可是,他的发怒,对于钱宝商行的修士来说,没有任何用处,相反,钱宝商行对于自己这次能够一次就干掉不少敌人,感到开心,感到高兴。

    “真爽快,要是多来几次,说不定我们真的能够把他们杀的片甲不留。”一个修士道。

    “是啊,我们就这样,一次次磨死他们。”又一个修士道。

    “好了,大家也别太大意了,这次趁他们不备,才攻他们一个措手不及,下次,可就没有这么好的效果了。”赵飞燕看到大家这么兴奋,就出言提醒他们道。

    “知道了。”

    嗖!嗖!嗖!????

    城主府的大军,被钱宝商行突袭了一次后,不仅没有停止攻击钱宝商行,反而攻击的更加密集了,他们似乎也知道,钱宝商行也坚持不了太久了,否则,不会派出修士前来骚扰。

    轰!轰!轰!?????

    钱宝商行的阵法,又一次挡住了敌人的攻击。

    “出击!”赵飞燕道。

    显然,面对敌人的攻击,赵飞燕也下达了出击的命令,希望通过主动攻击,缓解一下压力,毕竟,如果敌人攻击阵法太密集,那么,阵法也许会承受不住的。

    “杀????”

    “杀???”

    “杀???”

    钱宝商行的修士听到命令,又如上次那样,冲了出去,同时,对着敌人施展攻击。

    嗖!嗖!嗖!????

    一道道攻击,朝着敌人攻击而去。

    “又来这套,不过,这次可不让你如愿。”城主道,接着,城主又道:“前方修士组织防御,后方修士进行攻击”

    顿时,在大军面前,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防御盾牌,防御盾牌把大军挡在后面,而盾牌的后面,除了大军之外,还有一道道攻击,也飞掠而出,朝着钱宝商行的修士飞去。

    轰!轰!轰!????

    钱宝商行的攻击,被巨大盾牌当了下来,这次,再也没有修士受伤了。

    嗖!嗖!嗖!?????

    后方大军的攻击,却朝着钱宝商行的修士呼啸而来。

    “不好,危险,快退,快退???”赵飞燕发现这种情况,大急道。

    “快退,快退????”钱宝商行的修士听到命令,急忙后退。

    “啊???”惨叫声响起,纵然赵飞燕下达后退的命令及时,但是,由于这次撤退的太突然,让大家都没有准备,因此,有些反应慢了一些的,就没有及时退入阵法当中,被敌人的攻击淹没了,只来及发出一声惨叫。

    “哼。”赵飞燕冷哼了一声,显然没有想到敌人调整的这么快,这才第二次出击,敌人就进行了猛烈的反击,这次出击,不仅没能击杀敌人,还让己方损失不小。(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