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宝商行的第二次出击,不仅没能击杀敌人,还因敌人的反击,打个措手不及,损失了一些修士,这让钱宝商行的修士有些失望,但是,好在通过他们的出击,也暂缓了敌人的攻击阵法的速度与强度。

    钱宝商行的防护阵法,经过敌人的长时间攻击,已经有些岌岌可危了,不管是各个更换灵石的弟子,一脸疲劳,还是阵法本身,被攻击了这么久,这些布阵材料,都有些快要破损的感觉,这让赵飞燕明白,钱宝商行的防护阵法,可能坚持不了多久了。

    不过,好在通过钱宝商行修士的出击,让敌人的攻击速度和强度都降了下来,这样一来,那些疲劳的弟子,可以得到暂缓,而一些破损的阵法,也由钱宝商行的阵法师临时修补,虽然,他们的阵法水平不是很强,但是,修补稍微受损的阵法,还是没问题的,更何况,就算修补之后,不如原来的阵法强大,但是,也比没有修补强大多了。

    嗖!嗖!嗖!??????

    敌人的攻击虽然缓解了一些,但是,敌人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他们还是施展各种攻击,朝着钱宝商行的阵法呼啸而去。

    “轰,轰,轰???????”

    一个个攻击,被钱宝商行的阵法给挡了下来。

    “出击!”当这一波攻击刚停,赵飞燕就下达了出击的命令。

    现在钱宝商行的阵法相当不妙,如果不主动出击,干扰敌人,很可能,很快,阵法就会被敌人攻破,如果没了阵法的守护,凭借他们这些人,肯定是没法和敌人抗衡的。

    “杀????”

    “杀????”

    “杀????”

    钱宝商行的修士,接到命令之后,又喊杀着冲出去,虽然刚才被敌人打了个措手不及,不仅没击杀敌人,还被敌人击杀了自己不少同伴,但是,这次出击,他们又充满自信和豪气,不管这次能否击杀敌人,至少他们自己会保护好自己,不再像刚才一样手忙脚乱了。

    嗖!嗖!嗖!???

    钱宝商行的修士,一冲出阵法,就毫不留情的施展自己厉害的法术,攻击敌人,一个个朝着敌人轰去。

    “防御,反击???”城主看到钱宝商行的修士冲出阵法后,开口道。

    其实,有了前两次的经验,就算他们没有接到城主的命令,也知道,防御的防御,攻击的攻击。

    于是,城主府大军前面,迅速出现一块巨大的盾牌,盾牌替大军挡住敌人的攻击,而在盾牌后方,除了大军外,还有各种法术呼啸而出,朝着钱宝商行的修士轰去。

    嗖!嗖!嗖!????

    一道道法术,朝着钱宝商行的修士呼啸而去。

    “撤退,快撤???”赵飞燕道。

    这次,钱宝商行的修士没有惊慌,而是听从命令,急速后退,迅速退入阵法当中。

    轰,轰,轰?????

    一道道的攻击,轰在阵法之上,在阵法上砸起阵阵漪涟。

    这次的出击,双方都没能击杀对付修士,也就是说,双方都是无功而返,但是,相对于钱宝商行来说,他们也不算无功而返,毕竟,他们干扰了敌人,让敌人暂缓了攻击阵法的速度和强度。

    而对于城主府来说,其实,他们也不算什么收获都没有,至少,从钱宝商行的几次出击可以看出,钱宝商行的阵法快不行了,否则,他们也不会如此急于主动出击。

    “大家加把劲,他们快不行了。”城主道。

    既然知道钱宝商行的阵法快坚持不住了,城主自然要鼓励自己的大军,提高己方的士气,让己方的士气高涨,同时,也让大军更加卖力的攻击敌人。

    城主府的大军,轰击钱宝商行的阵法,轰击了这么久,都没能轰破钱宝商行的阵法,虽然他们嘴上不说什么,但是,心里难免有些沮丧,如今,听到城主的话,听到钱宝商行的阵法快坚持不住了,对于他们来说,简直就是仙音,是这世上最好听的话语,于是,他们也就更加卖力的攻击钱宝商行,毕竟,如果攻破了钱宝商行的阵法,那么,那是他们的功劳,也是他们的成果。

    “加油,使劲攻击????”

    “快,城主说了,阵法快破了,大家加把劲???”

    “杀,杀,杀???”

    大军中,传出各种喊声,并且,一道道攻击,更加猛烈的朝着钱宝商行的阵法呼啸而去。

    嗖!嗖!嗖!?????

    各种攻击,不停的朝着钱宝商行呼啸而去。

    轰,轰,轰?????

    各种攻击,再次被阵法挡住。

    “出击????”赵飞燕道。

    “杀,杀,杀????”

    ??????,?????

    就这样,一轮又一轮的出击,双方你来我往的攻击个不停。

    “赵长老,我们的阵法快要坚持不住了,怎么办?”经过敌人的不停攻击,钱宝商行的阵法,已经摇摇欲坠,快要坚持不住了,于是,就有修士开口问道。

    阵法坚持不住了?怎么办?还能怎么办?凭借他们这些修士,根本就没法挡住敌人,如果没了阵法,他们除了逃走,也唯有被敌人宰杀了,还能怎么办?可是逃走真的容易吗?未必吧?

    “大家别急,做好随时战斗的准备,等阵法一破,大家就给我狠狠的攻击敌人,攻击完敌人之后,就立刻逃走,大家分散逃走,逃一个,是一个。”赵飞燕道。

    阵法破了,还要反击,是不想敌人这么轻松的拿下钱宝商行,至于逃走,也是无奈之举,不逃,肯定是死路一条,逃走的话,也许还能成功逃走。

    其实,在这时,城主也失去了耐心。

    城主府,派出如此强悍的阵容,再加上西陵宗和盗匪联盟的盗匪,三大如此强悍的阵容,攻击了钱宝商行如此长时间,居然连敌人的阵法都没有攻破,这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一个耻辱。

    “攻击,所有修士,都给我全力攻击这个阵法,我不信我们全力攻击,这个阵法还能挡住我们所有人的攻击。”城主道。

    城主不仅让所有人攻击,而且自己还带头出手,有了城主的亲自出手,其他修士,哪个不是全力出手,谁还敢留手,没看城主的出手了,你还留手,你是什么意思啊?

    这么一下,不仅大军出手了,连三大势力的元婴期修士,也随着城主一起出手,有了元婴期修士的加入,攻击的威势就强多了。

    嗖!嗖!嗖????

    一道道攻击再次朝着钱宝商行呼啸而去,不过,这次的攻击,比以往的攻击,强大了许多,凶猛了许多。

    轰,轰,轰?????

    一道道攻击,再次轰击在钱宝商行的阵法之上。

    扑哧,扑哧扑哧?????

    不过,这次,钱宝商行的阵法,就没有那么幸运了,没能挡住敌人的攻击,而是被敌人瞬间击破,阵法被破,这些维持阵法的低级修士,自然一个个被阵法反噬,一个个身受重伤,吐血不已。

    双方坚持了这么久,这次,阵法终于被破,阵法被破之后,钱宝商行的修士也就将失去依靠了。

    “呼!钱宝商行的阵法终于被破了,如果再不被破,我的心脏都会承受不了了???”一个围观者道。

    显然,钱宝商行的守护阵法,超出了大家的预料,在先前,在大家看来,这次攻击钱宝商行的大军如此强大,钱宝商行的阵法,还不被敌人一个照面就攻破?

    哪里想到,钱宝商行的阵法,不仅顶住了敌人的攻击,还和敌人僵持下来了,甚至钱宝商行还有余力主动出击。

    如果这次阵法没有被攻破,他们都怀疑钱宝商行的阵法,是否真的就没法攻破了?

    “是啊,可惜了,钱宝商行的阵法如此厉害,最终还是没能挡住城主大军的攻击???”也有修士替钱宝商行惋惜道。

    钱宝商行最大的依靠就是阵法,如今阵法被破,也就是意味着钱宝商行败了,没了阵法,钱宝商行根本就没法和城主府较量。

    “真是可惜了,如此强悍的阵法,居然没能挡住敌人的攻击????”

    “也只能说明城主府的强大,如此强大的实力,你说城主府是否会向钱宝商行说的那样,一统西城,剿灭钱宝商行之后,再灭杀其他实力呢?”

    “这个难说啊,城主一直就想统一西城,奈何西城其他势力隐隐联合,可以和城主抗衡,如今,西陵宗倒向城主府,而城主府本身实力更是强大的惊人,如果城主真的要消灭其他势力,恐怕没有哪个势力能够挡住吧?”

    “算了,这些就让那些大势力头疼去吧,对于我们来说,城主统一西城和不统一西城,其实都差不多。”

    钱宝商行阵法被毁,让各个修士议论纷纷,当然了,也让城主松了一口气。

    “哼,还以为你们的阵法真是个乌龟壳呢?没想到也能攻破!”这次攻击,说实在的,在击破钱宝商行阵法之前,城主也没底,不知道这次集合所有人的力量,是否能攻破钱宝商行的阵法,如今,阵法被破,他也松了一口气。(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