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骄如此厉害,一拳一个元婴期,虽然,这些情况,其他身陷阵法中的修士看不到,但是,听着惨叫声和对方解决己方修士的速度,就可以看出,肯定是一拳一个,否则,就算施展法术,也没有这么快就能解决己方元婴期修士。

    虽然,惨叫是从同伴口中传出,但是大家都身陷阵法当中,谁也不敢保证,下一个是否会是自己,因此,最好的办法就是脱离阵法笼罩的范围,走出阵法,只要在阵法之外,就是双骄厉害,也不至于一拳一个的解决他们的元婴期修士。

    “快退,赶紧退出阵法???”城主府一方的一众修士大吼道。

    同时,各个修士也确实是在往后退,但是,别忘了,他们是身陷阵法当中,身陷幻阵当中,如果真的想退就可以退的话,这就不是幻阵了。

    这个幻阵,虽然不是什么厉害的幻阵,只是让修士感觉眼前一片荒芜,自己孤零零的站在荒芜当中,甚至连外面的声音都可以传进阵法当中,让他们听到,同样,他们也是这样听到同伴的惨叫之声。

    但是,就算外面的声音可以传进来,传进他们的耳朵里,但是,在阵法当中的修士,却感觉这些声音,好像是从眼前荒芜之地的四面八方传来,根本就辨别不出任何方向。

    而这些修士后退,有些修士确实在后退,甚至都快退到阵法边缘了,但是,更多的修士,他们自己以为自己在后退,其实,他们是在不断的深入阵法当中,或者在原地踏步,只是他们自己不知道而已。

    “退,你们以为可以退出去吗?”梦小娇道。

    这个幻阵是梦小娇控制的,梦小娇对于里面的情况一清二楚,哪些修士是在后退,哪些修士是在前进,都在梦小娇的掌控之中。

    而黄玲以及钱宝商行的其他修士,都在梦小娇的指导之下,对着城主府一方修士进行袭杀。

    “一队,二队,那边?????”梦小娇道。

    “三队,四队,那边????”梦小娇指挥着一队队修士,在阵法中袭杀敌人。

    “啊,啊????”

    “啊,啊????”

    “啊,啊????”

    一声声惨叫,从敌人口中传出。

    “黄玲姐姐,那边,那边有几个快要出去了,你去杀了他们。”梦小娇道。

    “放心,交给我了。”黄玲道,并且按照梦小娇的指引,对敌人进行袭杀。

    “啊???”

    “啊???”

    “啊???”

    几声惨叫,最边缘的几个敌人,被黄玲一拳一个的解决了。

    “他们怎么了?他们怎么不攻击敌人,而是等着敌人来击杀自己????”有人奇怪的问道。

    “是啊,城主大军,怎么这时乱成一团,前进的前进,后退的后退,更有些在原地转圈圈????”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他们肯定是被困住钱宝商行的阵法当中,只有在阵法当中,他们才能找不到方向????”

    “是啊,有次我就在钱宝商行的阵法当中,那次,我身边看不到一个修士,而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哪?????”

    “何止如此,有次我在钱宝商行,钱宝商行阵法一起,我就被传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不,以前我以为是传到一个陌生的地方,现在看来不是了,我应该还在原地,只是我自己以为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而已????”

    “是啊,城主大军肯定也以为自己被传送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因此,才急忙到处乱转,希望能够找出出路,可惜,他们却不知道,这样越转,就越乱???”

    “乱,城主大军乱了,这样一来,恐怕不是钱宝商行被灭,而是城主大军被灭吧???”

    “哈哈,真没想到,钱宝商行居然来了一次大大的逆袭?????”

    钱宝商行的幻阵一出,城主一方的大军一乱,大家就认为,这次城主一方肯定没有活路,除非他们能够破除这个幻阵,但是,现在城主一方所有修士都在阵法当中,想要破除阵法,谈何容易,如果不在阵法当中,也许很容易破除阵法,但是,在阵法当中,想要破除阵法,难上加人。

    “啊,啊,啊????”

    惨叫在继续,杀戮也在继续,钱宝商行的修士,在梦小娇的指挥下,一队队的灭杀敌人,让敌人一个个的被灭,一小会,就击杀了大片的敌人。

    “不行,不能这样下去,再这样下去,这次大家都要交代在这里。”城主听着一个个己方修士的惨叫声,心里大急,同时低语道。

    厉害的阵法师,布置阵法之后,能够消灭百万军队,一点都不是玩笑,尤其是越厉害的阵法师,在战争中,起到的作用就更大。

    就像如今的梦小娇,只是靠着一个幻阵,就让钱宝商行的修士,开始大量的屠戮城主府一方的修士。

    “幻阵,也是阵法,是阵法,就能破除,而最佳方法,自然就是以力破之,先前的守护大阵,我们都能破除,我就不信,区区一个幻阵,我们还没法破除。”城主心里想到,接着,城主又道:“大家别急,也别急着后退,大家站在原地,尽量别动,同时,攻击眼前的荒芜之地,我相信,凭借我们的力量,肯定可以破除这个阵法的。”

    听到城主的声音,城主一方,果然没有再乱动,而是站在原地,同时,给自己加上防御,也做好了攻击的准备。

    “哼,就算你们破除这个阵法又如何,我们还不杀了你们不少修士。”梦小娇低语道。

    梦小娇从来就没想过凭借这个幻阵,就把敌人全部困住,梦小娇启动这个阵法,只是为了干扰敌人,让敌人没法继续攻击钱宝商行的修士而已,至于能够趁机击杀多少敌人,梦小娇也没想过。

    “啊,啊,啊?????”惨叫在继续。

    敌人没有乱动,钱宝商行的修士却没有停止袭杀,他们继续袭杀敌人。

    “就现在,大家出手???”城主道。

    轰,轰,轰????

    一道道攻击,在钱宝商行乱轰,但是,也正是这种乱轰,把梦小娇激发的幻阵给轰破了,这个幻阵虽然能够迷惑敌人,但是,在敌人的猛烈攻击下也会被攻破的,毕竟这个幻阵比起守护阵法,相差很远,因此,很容易被轰破的。

    “啊,我怎么在这????”

    “不可能,我不是一直在后退吗????”

    “这,这怎么可能????”

    幻阵消失的瞬间,城主一方大军,发现自己的位置之后,皆是大惊,现在的他们,根本没什么队伍可以,都乱套了。

    “还不快退???”城主看到大家只顾吃惊,忍不住大吼道。

    “啊,快退,快退出阵法范围????”

    一瞬间,城主一方的大军,迅速退出了幻阵可以笼罩的范围,不过,他们在后退,钱宝商行的修士自然不能让他们如此从容的后退。

    “攻击,给我用法术轰击他们????”赵飞燕的声音,响彻钱宝商行修士的耳中。

    嗖!嗖!嗖!??????

    一道道攻击,朝着慌乱后退的 城主一方的修士呼啸而去。

    轰,轰,轰?????

    一道道攻击,砸在后退的修士群中,一些退的慢的修士,被各种法术笼罩。

    啊,啊,啊????

    被一道道法术击中的修士,只来的急发出惨叫之声,就被法术淹没,最终殒命与法术当中。

    “好,很好,钱宝商行果然很好,倒是小看了你们。”城主咬牙切齿的道。

    这次大家虽然退出了阵法范围,并且从新整顿了队伍,但是,就这么一整顿,让城主发现,他带来的数十万大军,就已经损失了十万左右,这个损失太大了,不仅城主府,西陵宗和盗匪,同样损失惨重。

    而元婴期修士,更是被黄玲和梦小娇击杀了数十个,她们两人,杀元婴期修士,简直就是一拳一个,不过,由于梦小娇要指挥大家,而且元婴期修士在阵法里面乱转,都拉开了距离,让黄玲和梦小娇只能一个一个的击杀,因此,才杀了这么一点点,如果他们没有拉开距离,也许凭借黄玲左拳一个,右拳一个,就是百来元婴期修士,也不够黄玲一人杀的。

    “小看我们?这就是你们攻击我们钱宝商行的代价。”黄玲道。

    “哼,你们只是凭借幻阵而已,只要我们不进入幻阵当中,你们就不能把我们怎么样,我们这么多修士,就算不进入阵法当中,照样能够消灭你们钱宝商行。”城主道,接着,城主又道:“都给我准备,大家就站在这里,给我用法术,远程攻击,给我狠狠的攻击钱宝商行,我要你们把钱宝商行给我轰成平地。”

    城主府的数十万大军,加上西陵宗和盗匪,总共大军差不多有百来万,而就算这次被钱宝商行消灭了十来二十万,城主一方的大军,还是有数十万,钱宝商行一方没了防护阵法的守护,城主府就凭剩下的这些修士,就足以把钱宝商行轰成平地。(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