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城主府一方从东门逃出城外之后,赵飞燕就命令钱宝商行的修士停止追击敌人,并且带领大家从新修建钱宝商行。

    这次钱宝商行遭遇敌人的袭击,不仅阵法运转消耗巨额的灵石,以及阵法被破,需要很多材料才能修复阵法,更是因为阵法被破,导致敌人攻入钱宝商行内部,让钱宝商行内部遭到了眼中的破坏,同时,钱宝商行的修士,也死伤不少。

    当然了,钱宝商行损失不少,但是,他们的敌人,城主府和西陵宗以及盗匪联盟三大势力,损失就更大了。

    此时,城主带领三大势力的修士,从东门逃出城外,看到钱宝商行的修士没有追出来后,也松了一口气。

    “还好他们没有追来,否则,我们真的完蛋了”

    “是啊,没想到钱宝商行的阵法这么厉害,不仅防御阵法,如乌龟壳那般难破,攻击阵法,更是让人胆寒。”

    “真后悔来攻击钱宝商行,如果没有攻击钱宝商行,我们的兄弟也不会死伤如此惨重。”

    看到钱宝商行的修士没有追出来后,三大势力的修士也开始停下来休息,而没有继续逃跑,毕竟,一路逃到城外,他们也累的很,更何况,很多修士,本来有伤在身,带伤逃亡,就更加累,不过,为了逃命,就算累一点,他们也只有咬牙坚持,一路逃闯。

    如今,敌人没有追击出来,他们自然也就停止逃跑,而是在城外休息,同时,议论着此事。

    “城主,我们怎么办?”停下来后,各个势力之主,都清点了一些各自的修士,发现,这次逃出来的修士,居然只有一半,也就是说,他们这次攻击钱宝商行,不仅败了,还被钱宝商行消灭了一半的修士。

    开始三方势力加起来,有百万大军,如今这些残兵败将,只有五十万左右,而且,个个带伤,疲劳不堪,和他们刚刚围攻钱宝商行时,意气奋发相比,相差太大了。

    而且,他们损失的不仅仅是百万大军,更是有不少元婴期初期修士,被梦小娇和黄玲,一拳一个,解决不少。

    唯一的好消息就是,他们的元婴期中期修士,没有任何伤亡,不过也是,元婴期中期修士,都是西城最顶尖的修士了,他们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受伤的,除非遭到同级别修士的袭击。

    元婴期中期修士,城主府有几个,而西陵宗和盗匪联盟,各自才一个而已,都是这次领军的最高首领,如今,就连他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因此,才好问城主该怎么办?

    “我们怎么办?”城主听到这句问话,看了一眼这些狼狈不堪的修士,也是一阵无语,说实在的,他也没有想到,这次攻击钱宝商行,最终会是这种结果。

    百万结丹期巅峰修士,损失过半,而就剩下的这一半修士,也是个个带伤,心中充满畏惧,毫无气势可言。

    别说剩下的这些结丹期巅峰修士,就是剩下的那些元婴期修士,城主也知道,他们也个个充满畏惧,就连西陵宗和盗匪联盟的元婴期中期高手,虽然他们问城主怎么办,但是,从他们的语气也可以看出,他们也对钱宝商行充满畏惧了,如果再叫他们攻打钱宝商行,他们肯定不敢的。

    “先让大家在这里休息,同时,让大家趁机恢复伤势,丹药不够的,我们给他们足够的丹药,让他们尽快恢复。”城主道,接着,又道:“等他们恢复之后,我们再做其他的打算。”

    其实,就算城主不吩咐大家在这里恢复,在钱宝商行没有追来,大家停下来之后,各个修士也在认真恢复伤势,认真疗伤,这疗伤,恢复实力,不为别的,就为万一钱宝商行又追来,他们恢复了实力,也好逃命,他们也得认真恢复。

    当然了,由于大家受到的伤害不一样,有的伤重,有的伤轻,因此,在这里休息,想要把所有人的伤势恢复,也不太可能,城主说的让大家恢复伤势,只是让大部分人恢复,至于那些受伤颇重,不容易恢复的修士,城主自然不可能等他们也恢复,才做出其他打算。

    偷鸡不成蚀把米,这就是现在城主等三大势力修士心中的感受,他们想要攻击钱宝商行,想要拿下钱宝商行,现在,不仅连钱宝商行没有拿下,更是在西城所有修士的面前,被钱宝商行的修士追杀的狼狈而逃,逃出了西城,不仅没灭了钱宝商行的威风,反而成了钱宝商行的垫脚石,让钱宝商行威震西城,从今以后,也许没哪个势力敢对钱宝商行出手了。

    钱宝商行至此,一战成名,虽然,钱宝商行展现在大家面前的实力不怎么样,除了梦小娇和黄玲外,其他修士的实力,在大家看来,远远不如其他顶级势力,但是,就凭黄玲和梦小娇两人,就让西城任何势力,都不敢小看钱宝商行了。

    再加上钱宝商行的阵法,不管是防御阵法,还是攻击阵法,以及幻阵等辅助阵法,都让大家看到了钱宝商行阵法的威力。

    现在西城流传一句话,叫做“闯地狱,也许有活命的机会,闯钱宝商行,绝对是有去无回。

    于是,西城的势力,不管是大势力,还是小势力,都给自己的门下弟子下达了一道命令:出门在外,不准惹钱宝商行。

    西城暂且不提,就说城主元婴中期修士,这些元婴中期修士,他们虽然随着大军一起逃到城外,但是,他们并不显得狼狈。

    因此,在其他修士都在休息疗伤之时,他们这些元婴中期修士,聚集在一起,讨论下一步该怎么办?

    “城主,这次我们打败而逃,可谓丢尽脸了,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一个元婴中期修士道。

    “是啊,没想到钱宝商行的阵法如此厉害,居然消灭我们这么多修士,要不,我们几个老家伙再杀回去?”又一个元婴期中期的修士开口道。

    “我们几个杀回去?还是免了吧,你也不看看对方的阵法,对方的阵法太厉害了,再说了,就算没有阵法,如果只是我们几个老家伙杀回去的话,我想我们也是去给人家送菜的,你也不看看那两小丫头,她们虽然是元婴期初期修为,而且才刚刚巩固,但是,凭她们能一拳解决一个,就知道,我们根本不是对方的对手,也许她们的实力和城主相当,你认为凭我们这些人,能对付得了两个城主,外加一众其他修士的帮忙吗?”又一个反驳道。

    “对,对,杀回钱宝商行,跟给人送菜没什么两样,我们已经错了一次,绝对不能错第二次了。”又一修士道。

    “好了,这件事,让我想想,我们杀回去,那是不可能的了,钱宝商行如此善于隐藏,在我们攻破他们防护阵法之前,谁也知道里面还有幻阵,更可气的是,钱宝商行城外,居然也被钱宝商行布置了大量的阵法,而且都是一次性自爆阵法。”城主道,接着,城主又道:“就算他们在钱宝商行外围布置大量阵法,那也没什么,可是,他们怎么不在我们刚刚到达钱宝商行外围时,就激发阵法,攻击我们,非要等到钱宝商行坚持不住,我们才能把他们一点点的逼出来。这也就是说,钱宝商行太会隐藏了,如今,钱宝商行看似所有阵法都被毁了,但是,实际上,谁也不知道钱宝商行是否还有隐藏的阵法没有激活,就等着我们上钩呢?”

    其实,这次城主也被钱宝商行的阵法吓着了,有了这次之后,就算城主府继续和钱宝商行作对,他们也不敢再攻打钱宝商行了,现在的钱宝商行,在大家眼里,是西城最为坚固的堡垒。

    “城主,难道我们就真的没有办法对付钱宝商行了吗?”西陵宗的元婴期中期修士问道。

    西陵宗,何时这么窝囊过,攻击敌人的老巢,不仅没把敌人剿灭,还被敌人杀出了城外,被敌人追杀出了西城,这简直是西陵宗的耻辱。

    “找钱宝商行报仇?对,这是个好主意,我们就找钱宝商行报仇。”城主道,接着,城主又道:“据说这次钱宝商行一众高层,在刘一的带领下,去攻击天风山脉了,而且,根基我得到的消息,刘一带领的修士,只是百万筑基期修士和一万结丹期初期修士,外加几个结丹期中期修士。”

    “什么?就这点实力,也敢攻击盗匪联盟总部?”西陵宗那个元婴期中期修士看向盗匪联盟的元婴中期修士,眼里充满疑问。

    “嗯,由于我们没有想到有人敢攻击总部,因此,总部留的实力弱了一点,才被他们攻破的。”盗匪联盟的盗匪道。

    “才这么一点实力,攻击你们总部,还拿下了你们总部,你们总部留的实力也太弱了吧,不过,这样的话,他们一定也损失惨重,既然如此,我们是不是可以伏击他们?????”西陵宗那个元婴期中期修士,看来一样疗伤的大军,低语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