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一看了一眼钱宝商行的一众高层,开口道:“这次我们钱宝商行的危机算是度过了,这多亏了赵长老,黄长老和梦长老等留守的修士拼死相护。”

    “门主,我们都是第一门的修士,钱宝商行是第一门的重要部门,自然不能这样丢了,因此,我们做的,都是该做的。”赵飞燕道。

    “嗯,飞燕姐姐说的不错,钱宝商行,是我们第一门发展的一道门户,自然不能让它这样丢了。”梦小娇道。

    “嗯,钱宝商行的确对于我们很重要,因此,既然有人敢打钱宝商行的主意,我们也不能无动于衷。”刘一道。

    “门主准备怎么做?”万事通问道。

    其他人也看着刘一,其实,这次钱宝商行遭到攻击,钱宝商行的一众高层心里都有气,只是第一门的实力如何,大家也都清楚,现在百万大军来到了钱宝商行,守住钱宝商行没有任何问题,但是,想要攻击其他势力的话,就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任凭百万士兵,想要攻破西陵宗都不可能,就更不要说攻破西陵宗和城主府的联手了,至于说派遣所有修士前去,刘一不敢这么做,否则,万一在刘一他们攻击西陵宗或者城主府时,有其他势力攻击钱宝商行,那就麻烦了。

    “哼,敢攻击我们钱宝商行,自然要付出代价,盗匪联盟的盗匪居无定所,我们暂时拿他们没办法,城主府的实力太强了,我们也得从长计算,那就拿西陵宗开刀好了。”刘一道。

    “门主,拿西陵宗开刀,好是好,可是,就凭我们的实力,别说消灭西陵宗,就算他们的守护阵法,我们也未必能够击破?”万事通道。

    西陵宗的守护阵法,别人或许不清楚,但是,万事通作为第一门的情报头子,而钱宝商行又和西陵宗过不去,他自然也要调查一番西陵宗,而西陵宗的守护阵法,自然他调查的一个重要任务。想要破除西陵宗的守护阵法,别说钱宝商行不行,两三个钱宝商行加起来,也照样不行。

    “嗯,只靠我们,自然不行,但是,如果是西城所有势力呢?”刘一问道。

    “西城所有势力?要是能联合西城所有势力,肯定能消灭西陵宗,别说西陵宗,就算城主府,联合西城所有势力,也能够把城主府给拔除,但是,门主,我们怎么可能联合西城所有势力呢?”万事通道。

    这个问题,不仅万事通疑惑,就连钱宝商行其他高层,也是很疑惑。

    “能不能联合,试试就知道。”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飞燕,传令下去,让大家准备,我们十日后,进攻西陵宗。”

    “是,门主,我这就去安排。”赵飞燕道。

    “万长老,你把消息发出去,就说西陵宗联合盗匪联盟的盗匪,为祸西城,我钱宝商行欲替西城所有修士报仇,消灭西陵宗,消灭盗匪联盟的盗匪,我们钱宝商行将在十日后,进攻西陵宗,消灭西陵宗以及藏在西陵宗的盗匪,愿意为西城出力的修士,就请在十日后,与我们钱宝商行一起进攻西陵宗。”刘一道。

    “是,门主,只是这样,西城其他势力会与我们一起攻击西陵宗吗?再说了,我们没有任何证据证明盗匪联盟的盗匪,就藏在西陵宗,如此污蔑西陵宗,有效吗?”万事通道。

    “呵呵,西城其他势力是否来,我不知道,但是,我相信有很多修士愿意和我们一起攻击西陵宗的,别忘了,西陵宗这些年在西城为所欲为,得罪了很多修士,只是这些修士碍于西陵宗势大,不敢把西陵宗怎么样,但是,有我们牵头,这些修士肯定会参与的。至于说盗匪联盟的盗匪是否藏在西陵宗,我们没法证明盗匪藏在西陵宗,西陵宗同样没法证明盗匪就不在西陵宗。有了西陵宗和盗匪联盟联合攻击我们钱宝商行的前科,就算盗匪没藏在西陵宗,大家也认为盗匪藏在西陵宗了。”刘一道。

    刘一也没想过盗匪就藏在西陵宗,但是,刘一就是说盗匪藏在西陵宗,就是污蔑西陵宗,刘一相信,凭借他们刚刚消灭盗匪联盟总部的声望,西城的修士愿意相信钱宝商行说的话。

    “好,我这就把消息散布出去。”万事通道。

    “好了,就这样,大家也回去准备一下,我们十日后,进攻西陵宗,散会吧。”刘一道。

    会议散了,而西城,刚刚大家还在讨论钱宝商行灭了盗匪联盟,替西城修士除去危害之事,突然,钱宝商行又发出通告。

    通告内容:由于西陵宗和盗匪联盟联合,危害西城,我钱宝商行欲为西城修士除害,将在十日后,进攻西陵宗,消灭西陵宗以及潜藏在西陵宗的盗匪,欲与我钱宝商行一道为西城除害的修士,请与十日后,与我钱宝商行一道进攻西陵宗。

    此通告一出,比钱宝商行消灭了盗匪联盟总部,还让西城修士吃惊。

    毕竟,钱宝商行攻击盗匪联盟总部的事情,大家早已知道,正是因为钱宝商行派主力去攻击盗匪联盟总部,才导致钱宝商行内部空虚,让城主府和西陵宗认为有机可乘,才联合起来,趁机攻击钱宝商行。

    如今,钱宝商行的主力回归,大家都明白,钱宝商行应该消灭了盗匪联盟总部的盗匪,不然,钱宝商行的主力不可能这么快就回归了,再说,如果没有消灭盗匪联盟总部的盗匪,盗匪联盟总部的盗匪,也不可能允许钱宝商行的主力这么迅速的回归,更何况,钱宝商行消灭盗匪联盟总部的消息,是钱宝商行的盟友,李家等势力传出的。

    李家等势力,虽然不是西城的八大顶级势力,但是,他们在一流势力当中,威信还是很高的,他们说的话,大家还是愿意相信,更何况,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也没有必要撒谎,毕竟,钱宝商行是否消灭盗匪联盟总部,是否消灭了城外的盗匪,只要派修士到城外转悠一圈,就可以知道。

    既然大家都相信了钱宝商行消灭了盗匪联盟总部,消灭了城外的盗匪,那么,钱宝商行为西城除害,再消灭城内的盗匪也很正常。

    而城内的盗匪藏身何处,至今为止,还没有哪个势力知道,那么,钱宝商行连盗匪联盟总部的能够攻破,是否从盗匪联盟总部得到了盗匪联盟的盗匪在西城的藏身之处呢?如果是的话,那么,钱宝商行说盗匪联盟的盗匪藏在西陵宗,那么也应该是真的。

    更重要的是,西陵宗和盗匪联盟联合攻击钱宝商行,西城的修士都看在眼里,现在别说钱宝商行说盗匪藏在西陵宗,就算其他势力这样说,西城修士也会相信,盗匪就藏在西陵宗的。

    “什么?钱宝商行十日之后要进攻西陵宗?这消息没错?”

    “什么?盗匪就藏在西陵宗?我就说,盗匪怎么凭空消失了,原来藏在西陵宗。”

    “钱宝商行真好,不仅消灭了城外的盗匪,还替大家着想,欲消灭城内的盗匪,真是大善人,要是西城的其他势力也像钱宝商行一样,为西陵修士着想就好了。”

    “西陵宗,真该死,西陵宗怎么就让盗匪藏身呢?他们以前不是西城第一势力,是西城势力的代表吗?”

    “西陵宗居然真的和盗匪联盟联合在一起,他们居然和盗匪联盟一起祸害西城,难怪以前没有哪个势力会替西城修士出头,原来西陵宗早就和盗匪联盟混在一起了。”

    “西陵宗,好恨啊?????”

    西城的一众修士,看到钱宝商行的通告之后,不仅吃惊,更是对西陵宗痛恨不已,以前,西陵宗是西城势力的代表,是西城第一势力,大家都以西陵宗为楷模,哪里想到,大家心中的楷模,这时居然联合盗匪,对付大家,这让大家很失望。

    西陵宗。

    “宗主,不好了,不好了,钱宝商行知道盗匪藏在我们这里,十日之后,要来攻击我们西陵宗,我们怎么办啊?”有西陵宗修士看到钱宝商行的通告之后,大惊道。

    “哼,慌什么,就算知道又如何?你以为钱宝商行能够把我们怎么样么?他们也就是阵法厉害,没了阵法,他们什么都不是,你们怕什么?”西陵宗宗主道。

    钱宝商行的实力确实不怎么样,这个在西城所有势力当中都明白,但是,钱宝商行的阵法确实很厉害,这个在西城所有势力当中也都明白。

    “钱宝商行或许不能把我们怎么样?但是,如果其他势力也一起攻击我们呢?”

    “哼,其他势力一起攻击我们?上次城主发出城主令,也没有其他势力响应,一起去攻击钱宝商行,这次钱宝商行攻击我们,其他势力怎么可能响应钱宝商行,一起攻击我们?”西陵宗宗主道。

    “那我们怎么办?”

    “看着,就看着钱宝商行如何进攻我们,看看其他势力,究竟有几个势力会随他们一起攻击我们,这次钱宝商行要是敢来,我们一定要留下他们。”西陵宗宗主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