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城主命令其他势力,别跟随钱宝商行一起攻击西陵宗,西陵宗宗主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城主府虽然在西城一家独大,更是有官方的背景,但是,这次是西城所有势力,所有修士的意愿,就算城主也不敢强行干涉,更何况,就算城主下令,禁止其他势力跟随钱宝商行一起攻击钱宝商行,那也是行不通的。

    上次攻击钱宝商行,西城城主就下达了城主令,命令其他势力跟随他们一起攻击钱宝商行,可是,其他势力都违逆了城主令,没有跟随城主一起攻击钱宝商行,而是选择观望,而李家等钱宝商行的盟友,更是和钱宝商行一起,敌对城主府。

    如果这次城主下达命令,禁止其他势力跟随钱宝商行一起攻击西陵宗,其实,效果和上次一样,各个势力肯定也不会听从城主的命令,这样的话,如果城主坚持下达禁止命令,只会徒增笑料而已。

    不过,就算城主不可能下令禁止西城修士攻击西陵宗,但是,西陵宗宗主还是打算派人去城主府,请求城主的支援,城主虽然不能命令其他势力怎么怎么样,但是,城主派出修士支援西陵宗还是可以的。如果城主真的支援西陵宗,其他势力就算攻击西陵宗,也会顾虑很多,毕竟城主代表官方,攻击城主府的修士,就是攻击官方,其他势力可以不听从城主的命令,却不敢攻击城主府修士,攻击官方,毕竟,大家联合在一起,可以不在意城主府,也可以敌对城主府,但是,却没法和整个官方作对。

    “来人,陪我去城主府,我要见一见城主。”西陵宗宗主道,接着,西陵宗宗主就离开了西陵宗,前往城主府了。

    想要让城主支援,也只有西陵宗宗主亲自前去,毕竟,城主府是比西陵宗更加强势的势力,而这次又是有求与城主,亲自去,也显得西陵宗的诚意以及对城主的尊敬。

    其实,西城所有势力都响应钱宝商行的号召,与钱宝商行一起攻击西陵宗,城主早就得到消息了,现在更是聚集一些高层,在讨论此事。

    “城主,西城这些势力太放肆了,上次城主号令,他们居然违令,现在钱宝商行号召,他们就积极响应,这是明显不把城主放在眼里,城主,我觉得我们是否该警告他们?”一元婴期高层道。

    “是啊,城主,不管怎么说,西陵宗也算我们的盟友了,如今他们攻击西陵宗,就是攻击我们的盟友,这就是在削弱我们城主府的实力,我们必须采取一些措施才行啊。”又一高层道。

    “城主,我看不如你下一道城主令,命令其他实力,不得跟随钱宝商行一起,攻击西陵宗,如何?”又一元婴期高层道。

    “城主,我看不如我们干脆下令,说西陵宗是我们城主府的盟友,谁攻击西陵宗,就是和我们城主府为敌,这样的话,我想西城其他势力也就不敢跟随钱宝是商行一起攻击西陵宗了吧?”又有一高层道。

    “城主,不妥,这次是西陵宗所有势力要攻击西陵宗,如果我们阻止的话,他们也不会听从的,更何况,如果我们宣布我们是和西陵宗一伙的,那么,他们也就有了借口攻击我们了,我们虽然有官方背景,但是,如果真的被他们抓住把柄,说我们和盗匪一起为祸西城,然后把我们给灭了,我想就算我们背后的官方,也不可能把西城势力怎么样,说不定为了安抚西城势力,还说我们罪有应得呢?”有一高层反对道。

    “是啊,城主,民意不可违,如果我们有实力镇压西城所有势力,倒是没什么,但是,我们没那实力,那么,我们就只有放弃西陵宗了。”又一高层道。

    显然,城主府里面的强者与高层,不乏聪明之人,对于厉害关系都分析的一清二楚。

    其实,作为城主,他的智慧与能力都毋庸置疑的,因此,这些高层能够想到的,他也能够想到,因此,对于城主来说,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和西陵宗别清关系,不让西城势力有攻击城主府的借口,但是,不管怎么说,西陵宗也算是城主一方的势力,对于城主接下来的计划,有着十分重要的作用,如果就这样丢弃,城主又十分不舍,这让城主也十分纠结。

    “好了,此事就不用再讨论了,我只有主张。”城主道。

    其实,再怎么讨论,都是一个结果,他们没法阻止西城势力攻击西陵宗,甚至还得别清和西陵宗的关系,但是,要是就这么放弃一个西陵宗,那是十分舍不得的,更何况,他们城主府一直都是西城的主宰,这次妥协放弃西陵宗,选择妥协的话,也就意味着他们彻底失去了对西城的掌控。

    不过,不管城主纠结也好,不纠结也罢,西城所有势力都将要攻击西陵宗,这是事实,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城主,西陵宗宗主求见。”城主纠结的坐在城主府,此时,手下来报。

    “西陵宗宗主?带他进来吧。”城主道。

    “是。”

    “见过城主。”西陵宗宗主见到城主后,开口道。

    “好了,这些虚礼就免了吧,至于你的来意,我已经知道了,说实在的,我很想帮你,下令阻止其他势力攻击你们,但是,你也知道,如果我真的这么做了,也许他们会把我才城主府和你们西陵宗一起灭了,所以,这次我恐怕是爱莫能助了。”城主道。

    “城主,你说的这些我都明白,但是,我们毕竟是盟友,这是西城所有势力都知道的,这次城主是没法阻止他们,但是,我希望城主能够派出修士支援我们,这样的话,其他势力看到城主府的修士,就算攻击我们,也是很是忌惮,毕竟,城主不管怎么说,都是代表官方,他们是不敢把城主怎么样的,否则,就算他们灭了城主府,他们还得遭殃,我想其他势力也是不愿意为难城主府的修士的。”西陵宗宗主道。

    “呵呵,你说的我都明白,可是,你别忘了,他们这次攻击你们西陵宗的理由是什么?是盗匪联盟的盗匪藏在你们西陵宗,有了这个理由,我城主府没有出兵剿灭你们,西城势力对我们都有意见了,如果我们还敢帮助你们,那么,就是城主府和盗匪联盟勾结在一起,一起为祸西城,这样的话,他们就有理由攻击我们城主府了,这样的话,他们就算把我们城主府给灭了,有了这样的理由,官方也不会把其他势力怎么样,也许那些势力正等着我们去帮助你们呢?”城主道,接着,城主又道:“虽然,说你们西陵宗潜藏盗匪,是钱宝商行污蔑你们的,但是,现在这些盗匪确实藏在你们西陵宗,你说在这种情况下,我能帮你们吗?不过,你们放心,等这次事件结束之后,这些攻击你们的势力,我会一个个的找回去,替你们报仇的。”

    “城主,真的不能支援我们吗?”西陵宗宗主道。

    “不能了,最多,就是你挑选出一些精英来,把他们送到我城主府,我保证他们没事,说不定以后他们 可以光复你们西陵宗,我能做的只有这些了。”城主道。

    西城所有势力攻击西陵宗,西陵宗这次肯定完蛋了,这是不用怀疑的,西陵宗宗主也知道,如果城主支援他们,如果其他势力顾忌城主府的官方势力,或许他们西陵宗还有救,可是,现在看来,城主是不会支援他们了,而且,就算城主支援他们,其他势力也未必会忌惮城主的官方势力,毕竟,就像城主说的那样,也许这正给了其他势力攻击城主府的借口,既然在必定灭亡的前提下,城主能够保住他们西陵宗的一些精英,也算很不错了。

    “那就多谢城主了,我告辞了。”西城城主得到城主的答复之后,也就离开了城主府,会西陵宗了,虽然西陵宗必定灭亡,但是,他也不打算这样放弃,打算抵抗一些,就算被灭,也不能让人看轻西陵宗。

    “城主,你真的打算保住西陵宗的一些精英,让他们以后光复西陵宗吗?”西陵宗宗主一走,就有高层问城主道。

    “哼,保住西陵宗的一些精英,那是一定的,但是光复西陵宗,那就免了吧。”城主道。

    城主接下来的计划,正需要人手,而本来城主以为整个西陵宗能够为他所用,不过,现在看来,整个西陵宗都将被灭,自然就不能被他所用了,既然整个西陵宗不能被他所用,那么,他保住一些西陵宗的精英,让西陵宗的精英被他所用,也好过西陵宗修士全被灭,一个都不为他所用强。

    “也是啊,既然西陵宗没了,能够保住一些精英,可用一些精英,也算值了,就是不知道西陵宗送来的精英是多少。”有高层立刻明白城主的意思,开口赞同道。

    “呵呵,有比没有好,只是可惜了西陵宗??????”(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