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案?嗯,如何攻击西陵宗,其实,各位对于西陵宗,都比刘某更加了解,因此,要是刘某说有什么好的方案,那就有些自大了。”刘一道。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也只有了解敌人,才能布置出正确的对敌方案,而如今,不管是钱宝商行,还是刘一,在西城的时间都比较短,自然不可能很了解西城的各个顶级势力,就更不要说了解西陵宗这样的西城第一势力了。

    刘一他们以前,修为低下,根本就没有能力接触这些顶级势力,现在就是钱宝商行强势了,但是,对于各个顶级势力,也不是很了解,最多就是知道一些公众化的消息,不过这些信息,有些是真的,有些未必是真的,更何况,很多势力,都有自己的隐藏底牌,也只有想北陵宗等和西陵宗同为顶级势力的势力,才有可能了解对方。

    “呵呵,刘门主就不要谦虚了,你们既然决定攻打西陵宗,自然有一套攻打方案。”北陵宗宗主道。

    “说笑了,我也不瞒各位,想必各位都知道,刘某来西城时间尚短,对于西城还不怎么了解,尤其是你们这些一流势力和顶级势力,刘某也没怎么接触过,就更不要说了解你们这些顶级势力了,因此,这次攻打西陵宗,我们也没什么方案。”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我们对西陵宗一点也不了解,因此,我们钱宝商行只能采取一边攻打,一边思考方案,反正就是,面对西陵宗,我们钱宝商行只能见招拆招,根据他们的动向来决定攻打方案了。当然了,诸位比刘某更了解西陵宗,如果有什么好的方案,还望能够提出来,我们大家商量一下。”

    “什么?没有攻打方案?你们来攻打西陵宗,却没有攻打方案?就这么胡乱的攻打?”听到刘一的回答,很多人都大吃一惊。

    其实,对于他们的吃惊,刘一早就猜到了,不过,这也没有办法,刘一对于西陵宗不是很了解,既然不了解,自然也就策划不出什么攻打方案,只能到时候,因地制宜,实际问题,临时变通了。

    如果刘一能够了解西陵宗的话,他肯定也会策划出一套完美的方案来攻打西陵宗,可惜,刘一对于西陵宗不怎么了解,因此,对于其他修士的表情,刘一早就心里有数,也就没有理会他们的吃惊了。

    “哈哈,哈哈,刘门主不愧是刘门主,钱宝商行也不愧是钱宝商行,不了解西陵宗,就敢攻打西陵宗,钱宝商行果然让人佩服。”北陵宗宗主道。

    对于敌对势力都不怎么了解,就冒然攻打敌对势力的老巢,这大概也就刘一,也就钱宝商行才能做的出来,换了其他势力,肯定没有哪个势力敢如此冒然行动。

    也许,如果不是刘一敢冒然行动,上次也不会不声不响的就去攻打盗匪联盟总部,更让人吃惊的是,钱宝商行居然拿下了盗匪联盟在总部,也就是钱宝商行拿下了盗匪联盟总部,西城各个势力才对钱宝商行攻击西陵宗充满信心,否则,他们也就不会这么积极的支持钱宝商行,攻打西陵宗了。

    可是,现在从刘一口中得知,似乎钱宝商行攻打西陵宗,居然没有制订具体的攻打方案,而是胡乱攻击,到时候,怎么攻打有利就怎么攻打,这显得太滑稽与冒险了。

    “过讲了,我们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一来我们来西城尚短,不了解西陵宗,二来以前也没想过要攻打西陵宗,如果不是他们与盗匪混在一起,我们也不会攻打他们,因此,就这么一点时间,想要制订攻打方案,其实也是不太可能。”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不知诸位有什么好的攻打方案没有?”

    “呵呵,刘门主说笑了,我们虽然比你更加了解西陵宗,但是,正是因为了解西陵宗,因此,我们才明白西陵宗的强大,我们也没想过有一天会攻打西陵宗老巢,因此,我们也从来没有制订攻打西陵宗老巢的方案,毕竟那是不现实的,如今,也就看到刘门主的号召,觉得刘门主能够轻易拿下西陵宗老巢,才来凑热闹的。”北陵宗宗主道。

    居然闹乌龙了,大家看到钱宝商行发出攻打西陵宗的声明,都以为钱宝商行有了攻打西陵宗的方案,能够很轻松的拿下西陵宗,因此,也没有想过攻打西陵宗的方案,就直接派人来了,反正钱宝商行有具体的攻打方案,到时候,大家只要配合钱宝商行,听众钱宝商行的指挥,拿下西陵宗就行了。

    现在看来不是这么一回事,钱宝商行居然也没有具体的攻打西陵宗的方案,而是胡乱攻击西陵宗,这样攻打西陵宗的话,就算能够拿下西陵宗,各个势力也得损失惨重。

    于是,各个修士,看向刘一,除了吃惊之外,脸色也不是很好看,这样攻打西陵宗,肯定要损失惨重的,也不知道钱宝商行怎么想的,居然没有具体攻打方案,就冒然攻打西陵宗,难道他们就不知道,这样大规模的战斗,攻打方案是很重要的吗?

    “哈哈,各位,实在抱歉,是刘某疏忽了,不过,这也没什么关系,其实,大家来自各个势力,彼此也不算太了解,因此,想要统一指挥,统一攻打钱宝商行,效果也未必就很好,倒不如现在这样,各自带领自己的人马,攻打西陵宗时,根基具体情况,想怎么打,就怎么打,这样的话,也许效果会更好。”刘一道。

    其实,刘一说的也有道理,就算刘一有攻打方案,但是,要命令其他势力,按照方案执行,其他势力也未必会遵从,只是他们认为钱宝商行有了拿下西陵宗的把握,忽然听到刘一说他们居然不了解西陵宗,没有攻打西陵宗的方案,就更不要说拿下西陵宗的把握了,如此巨大的反差,才让他们纠结在钱宝商行没有制订攻打西陵宗的方案之上。

    “嗯,刘门主说的错,现在也不是讨论攻打方案的时候了,都到了这时候,就算没有攻打方案,我们也必须拿下西陵宗,既然如此,我们不如就按照刘门主说的,到时候,各位想怎么打,就怎么打,至于具体该怎么打,各位根基具体情况,自己做决定好了,这样也好,免得到时有修士不听命令,扰乱攻打节奏。”北陵宗宗主道。

    现在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既然没有攻打方案,那么,北陵宗宗主也就不纠结攻打方案了,而是就像刘一说的一样,该怎么打,就怎么打,这样的话,灵活性就大了,也未必就不能起到良好的作用。

    “那我们什么时候开始攻击,总不能发动攻击也不用统一攻击,想什么时候攻击,就什么时候攻击吧?”又有一修士提出疑问。

    “好了,我们钱宝商行虽然没有制订具体的攻打方案,但是,大概的攻打方向,我们还是有的,毕竟,我们也不想让我们钱宝商行的修士去送死,到时候,什么时候攻击,你们就听我钱宝商行号令了,对了,想必你们都知道,我钱宝商行擅长阵法,因此,等下我钱宝商行的阵法师会研究西陵宗的守护阵法,研究透彻之后,我钱宝商行会告诉诸位该怎么攻击,诸位只要按照我钱宝商行的吩咐,攻击自己该攻击的地方,就能破除敌人的阵法了,阵法被破之后,你们想怎么打就怎么打,如何?”刘一道。

    “什么?你钱宝商行能够研究出破阵之法,那太好了,你放心吧,破阵之时,该怎么打,我们听你们的,破阵之后,有没有攻打方案,其实意义都不是很大,毕竟,破阵之后,就算你们有了攻打方案,大家也未必听从。”北陵宗宗主道。

    其实,攻打西陵宗,最大的难题就是守护阵法,只要没了阵法,想怎么打就怎么打,根本就不需要什么攻打方案,到时候,大家肯定各自寻找自己的敌人,开始攻击敌人就行了。

    对于找出西陵宗守护阵法的破绽,找出如何破阵之法,刘一有信心,毕竟,这次梦小娇来了,梦小娇得到了厉害的阵法传承,一般的阵法,梦小娇轻易就能找出破绽,就算西陵宗的守护阵法厉害一点,但是,对于梦小娇来说,不是要求梦小娇破阵,而是只找出破绽,这还是能够办到的。

    “这点大家可以放心,如果没法找出守护阵法的破绽,我钱宝商行也不会冒然攻击西陵宗,毕竟,如果没法找出阵法破绽,想要攻破西陵宗的阵法,代价太大,我们来攻打西陵宗,可是,我们也不希望自己付出的代价太大不是么?”刘一道。

    “好,到时候,该怎么攻击,我们都听刘门主的,有了攻破阵法之法,就是最好的攻打方案,至于其他的什么方案,其实都是次要的。”有修士道。

    “是啊,你们能够找出阵法破绽,就是最好的攻打方案。????”(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