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找出阵法的破绽,能破除阵法,就是最好的攻击方案?”刘一听到这个也是一愣,接着,就明白了,大家说的一点也不错。

    西陵宗,是西城第一势力,也是西城古老传承下来的势力之一,他们的守护阵法传承悠久,是个厉害的阵法,能攻能守,是西城最为厉害的阵法之一。

    在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谁能找出西陵宗守护阵法的破绽,想要攻破西陵宗的阵法,唯有以力破之,强行闯阵,方能破除。

    不过,想要强行闯阵,破除阵法,不是哪一个势力能够办到,也只有像如今这样,聚集着西城所有势力,大家才有信心冲破西陵宗的阵法,不过,想要强行闯阵,破除阵法,需要付出的代价是不小的,同时,就算大家一起闯阵,破除阵法,也需要有组织,有纪律的闯阵,否则,乱闯一通,能否破阵不好说,就算能够破阵,需要付出的代价,也是很大很大,这也是大家一听刘一没有攻击方案,就脸色巨变的原因。

    如果攻破了西陵宗的阵法,那么,西陵宗里面的修士,对于聚集西城所有势力的大家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到时候,大家也是根据自身的特点,寻找各自的目标,击杀敌人,消灭敌人,就不需要统一指挥战斗了。

    因此,所谓的攻击方案,就是统一指挥,统一闯阵,以及大家如何闯阵的一个方案,如果钱宝商行能够找出阵法的破绽,大家在阵法外面攻击破绽,破除阵法,那么,这个所谓的方案也就没有必要存在了,因此,能找出阵法的破绽,能破除阵法,确实是攻击西陵宗的最好方案。

    “好了,大家放心,我们钱宝商行这次攻击西陵宗,就是有破除他们阵法的办法,否则,我们也就不会号召大家一起攻击西陵宗了,不过,由于西陵宗的阵法确实比较厉害,因此,我们的阵法师,需要研究一段时间,才能找出阵法的破绽,还希望大家耐心等待。”刘一道。

    “刘门主放心,我们不急,对了,如果需要帮忙,尽管吩咐一声,我们一定会全力支持的。”北陵宗宗主道。

    钱宝商行的阵法师,居然能够找出西陵宗阵法的破绽,这可是大大出乎大家的意料,也给了大家大大的惊喜,如果真的能够找出破绽,攻破阵法,那么,这次攻打西陵宗,大家的损失将会减少很多很多,甚至根本就没什么损失,毕竟如果没了阵法,双方根本就不是一个层面上的战斗。

    其实,在刘一和北陵宗宗主等势力首领说话之时,梦小娇已经开始观察西陵宗的守护阵法,试图找出阵法的破绽了。

    “小娇,怎么样,这是个什么阵法,能找出破绽吗?”刘一传音问道。

    “门主,我观察了许久,终于有些眉目了,这个阵法,似乎是一个失传已久的阵法,不过此阵法似乎残缺了不少。”梦小娇道。

    梦小娇机缘巧合,得到一个前辈高人的阵法传承,传承里面,自然也介绍了各种各样的阵法,尤其是一些厉害的阵法,也许里面没有介绍怎么布置,但是,却也介绍了各个厉害阵法的厉害之处以及各个阵法的简介。

    “哦,是什么阵法?”刘一问道。

    失传已久的阵法,那么,不用说,也是厉害的阵法了,不过,好在是残缺的阵法,否则,刘一也不敢确定梦小娇能否找出破绽。

    “极阳阵,一种利用灵气,转化成极阳的法力攻击或防御的阵法,和极阴阵,组合在一起,可以组成一种厉害的复合阵法,阴阳无极阵,这阴阳无极阵,刚柔并挤,能阴阳转换,形成无敌的防御和攻击阵法,更主要的是,这阴阳无极阵,能够自主吸收空气中的灵气,进行防御或攻击。”梦小娇道。

    一般的阵法,布置阵法之后,都是靠灵石或者修士注入自己的法力,阵法才能形成威力,但是,还没哪个阵法能够自主吸收空气中的灵气,至少到目前为止,刘一没有见到过这样的阵法。

    极阳阵,虽然只是阴阳无极阵的一部分,但是,威力也不会差到什么地方去,至少在西城这个地区,是最厉害的阵法之一了。

    “哦,阴阳无极阵这么厉害,这个极阳阵呢?也这么厉害?那有什么办法破除吗?”刘一问道。

    “门主,极阳阵,虽然不及阴阳无极阵厉害,但是,却也是极为厉害的阵法之一,极阳阵,主要是靠吸收灵石里面的灵气,转换成极阳的法力,进行攻击或防御,门主也知道,极阳的法力,也是最为难缠的法力之一,攻击起来,威力巨大无比,就算防御,一般属性的法力,根本就对极阳属性的法力不起作用,是个极为厉害的阵法。”梦小娇道,接着,梦小娇又道:“更何况,极阳阵是古老的厉害阵法,想要找出其中破绽,如果是完整的极阳阵法,我想就算是再厉害的阵法师,也未必能够找出其中的破绽,否则,那就不叫古老的厉害阵法了。”

    也是,一个阵法,被人创造出来后,也许会有许多破绽,但是,像那种古老的厉害阵法,都是经过不断改良的阵法,有什么破绽,早就被前人改正了,后人想要再从其中找出破绽,几乎是不可能的,毕竟,前人的智慧是不容后人置疑的。

    “你的意思是不能破除这个阵法了?”刘一有些失望的问道。

    如果没法找出其中的破绽,想要破除阵法,也只有硬闯阵法了,这样的话,就损失太大了,更何况,他刚才还对众人说钱宝商行可以找出其中破绽,现在就改口,对于钱宝商行的声望有很大的损害。

    “门主放心了,如果是完整的极阳阵,我确实找不出破绽,但是,这只是一个残缺的极阳阵,虽然这个阵法的威力也很厉害,但是,既然残缺了,那么,就能够找出破绽了。”梦小娇道。

    其实,刘一的阵法水平虽然不及梦小娇,但是,相对西城修士来说,刘一的阵法水平,也是十分厉害的,因此,刘一自己也明白,如果是完整的极阳阵法,经过古老传承,有什么破绽都被前人不断的修改,现在想要找出新的破绽,几乎是不可能的了,但是,残缺的阵法却不一样,残缺的阵法,那残缺部分,就是阵法的破绽之处。

    只要找出其中的残缺部分,攻击残缺部分,把残缺部分破坏,让这个阵法不能正常的运行,那么,这个阵法就不攻自破了。

    毕竟,不管什么阵法,哪怕再简单的阵法,都需要顺利的运行,如果运行被中断,那么,再厉害的阵法,也没什么用处了。

    “嗯,你说的不错,只要找出残缺的部分就行了,对了,你慢慢找吧,争取把所有残缺部分都找出来,这样的话,我们能够才能够把这个阵法彻底破除。”刘一道。

    当然了,刘一也明白,以梦小娇的阵法水平,想要找出一两处残缺的部分,还是很容易的,但是,想要把所有残缺部分找出来,就需要时间,而如果长时间不破阵的话,其他势力的修士未必能够有这个耐心等待,不过,只要找出一两处,攻破这一两处,就算不能把阵法完全破除,至少也能降低阵法的威力,如此一来,对于大家攻击阵法,闯入阵法,也就安全多了。

    时间慢慢的过去,虽然梦小娇的阵法水平厉害,但是,极阳阵不愧是厉害的阵法,就是这是个残缺的阵法,但是,想要找出所有残缺的部分,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刘门主,我们什么时候开始破阵,你们的阵法师,真的能够找出阵法的破绽之处吗?”北陵宗宗主等势力首领开始问道。

    “诸位放心,对于我们的阵法师,我是对她有信心的,我也不怕告诉诸位,其实,我们的阵法师,已经找出了几个破绽,不过,我们之所以还没有攻击,是因为我们的阵法师认为这个阵法还有不少破绽,她还没有找出,因此,她想要把这个阵法的所有破绽都找出,这时我们再攻击的话,就能够很轻易的击破这个阵法。”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如果诸位等不及的话,我们也可以现在开始攻击阵法,现在虽然没有把整个阵法的所有破绽找出,但是,只要攻破那几处找出来的破绽,也能够让整个阵法的威力减小很多,甚至这个阵法的很多地方,都将瘫痪。”

    “原来这样,那我们还是再等等吧。北陵宗宗主等势力首领开口道。

    现在攻击阵法的破绽之处,虽然能够让阵法的威力降低不少,但是,这个阵法威力本来就很惊人,就算降低不少,但是,谁也不敢肯定这个阵法降低威力之后,就不厉害了,如果降低威力之后,还很厉害呢?

    这样的话,大家还不如再等等,再等等,等钱宝商行的阵法师找出其中的全部破绽之后,大家一起攻击,一次破阵,把这个阵法完全破除,这才是最好的选择。(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