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的时间是最为漫长的,也是最考验大家耐心的。

    等待,哪怕只是等待一分钟,也许大家都会觉得过来好几个时辰,但是,对于聚集在西陵宗外面的修士来说,等待的时间可不仅仅是几分钟,而是好长时间,但是,为了能一次性的破除阵法,大家也只有这样慢慢的等待了。

    “好了,门主,所有破绽都找出来了。”梦小娇传音给刘一,并且把破绽告诉刘一道。

    原来,西陵宗得到的极阳阵法,也是一个残缺的极阳阵,而且是残缺了很多很多,不过,好在极阳阵是厉害的阵法,哪怕是残缺的阵法,在修补之后,布置成如今的西陵宗的守护阵法,也能够发挥出惊人的威力,至少现在西城,没有哪个势力敢说能够独自破除西陵宗的守护阵法。

    刘一接到梦小娇的传音,也就明白,这个极阳阵的残缺部分在哪,其实,可以把整个西陵宗的阵法划分成几个区域,而几个区域当中,都有些部位是残缺的,只要把这些残缺部位攻破,西陵宗的阵法,也就不攻自破了。

    “好了,想必大家都等的不耐烦了吧。这样吧,我们开始破阵吧,这个阵法,是一个远古流传下来的极为古老的阵法,叫做极阳阵,极阳阵有多厉害,我就不多说了,总之,如果是完整的极阳阵,我们钱宝商行也没法找出其中的破绽,但是,好在西陵宗这个极阳阵,是一个十分残缺的阵法,这才让我们的阵法师有机会找出其中的破绽。”刘一道。

    “什么?这只是个十分残缺的阵法?”有修士大惊道。

    “是啊,十分残缺的阵法,就有如此威力,如果是完整的阵法,那还让不让人活啊?”有人大惊道。

    “极阳阵,太厉害了,残缺阵法,就有如此威力,太不可自信了”

    各个修士听到刘一的话后,都大惊的议论,显然,刘一说的极阳阵超出了大家的预料,大家本来以为西陵宗的阵法,是一个完整的厉害的阵法,谁知道居然只是残缺的阵法。

    “不错,西陵宗这个阵法,就是一个残缺的极阳阵法,和我们北陵宗的极阴阵法,是相对的阵法,都是远古阴阳无极宗留下来到阵法。”北陵宗道。

    其实,西城的势力都知道,西陵宗和北陵宗,据说都是得到了古老的宗门,阴阳无极宗的传承,不过,他们得到传承的内容不一样,但是具体怎么不一样,大家就不知道了。

    其实,阴阳无极宗,分为阴阳两部分,而西陵宗得到的是阳部分的一些传承,而北陵宗得到的是阴部分的一些传承,两个势力之所以敌对,就是想把对方的那部分传承夺过来,补全自己的传承,可惜,双方一直都不能如愿。

    而极阳阵法和极阴阵法,都是传承的一部分,可惜,他们获得的传承,都不是完整的传承,就算各自的传承功法,也缺失了很多,否则,他们也不至于龟缩在西城了,而是早就成了巨无霸,走出了西城。

    如今,既然刘一说出了极阳阵,北陵宗宗主知道,他们的守护阵法极阴阵,也很快就会被人知道,他还不如现在就大方的说出来。

    “什么?原来如此,怪不得你们双方经常战斗,却从来没有攻打对方老巢,原来你们都是知己知彼啊,知道自己没法攻破对方的阵法。”

    其实,别说西陵宗和北陵宗,就算其他势力,得到了也许会和他们的做法一样。

    “刘门主,你们真的能找出这个阵法的所有破绽?”北陵宗宗主眉头一皱,问道。

    极阳阵法具体如何,他不知道,但是,对于极阴阵法如何,北陵宗宗主一清二楚,而就算极阳阵和极阴阵有些相通之处,但是,他也只能找出西陵宗阵法的一两处破绽,想要全部找出,根本不可能,更何况不了解此阵的钱宝商行修士,居然能够找出其中的全部破绽,这也让他怀疑,而他邹眉头,是因为如果钱宝商行的阵法师,能够找出西陵宗阵法的全部破绽,那么,也就意味着,他北陵宗的阵法,在钱宝商行的阵法是面前,也是和西陵宗阵法一样。

    “嗯,是全部找出,不过,你可以放心,我们的阵法师,没事也不会去你们北陵宗,找你们阵法的破绽的。”刘一道。

    当然了,只是没事不会去找破绽,但是,如果以后敌对的话,刘一他们也是不会手软的。

    “好了,不说那么多了,大家听我的吩咐,赶紧破阵吧。”刘一道。

    现在他们聚集此地,破阵才是主要任务,只要其他的,都是次要的,因此,刘一也就不废话,而是直接开始吩咐大家。

    “好了,我把整个西陵宗的阵法分成八个方位,你们七大顶级势力,分别带领一部分修士主持一个方位,我钱宝商行带领一部分修士主持一个方位,每个方位的破绽之处,我都告诉你们,到时候,你们就按照要求,吩咐大家攻击这些破绽之处,只要把所有破绽之处都攻破,那么,这个阵法也就不公而破,明白吗?”刘一道。

    接着,刘一就各个方位的破绽,告诉了这些修士,同时,也把修士分成把部分,每个顶级势力领着一部分修士,来到自己的方位,而钱宝商行则领着一部分修士,站在原地,显然,钱宝商行的方位,就在自己的站立之地。

    各就各位之后,大家就开始准备攻击了,至于怎么攻击,各个修士都已经知道了,只是等待命令,命令一下,大家就一起攻击,攻破阵法。

    “诸位,准备好了吧?准备好了,我们就要开始攻击了。”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准备,攻击!”

    在刘一发布命令之后,刘一就率先攻击,瞬间,刘一前方就出现一个巨大的灵力拳头,巨大的灵力拳头,狠狠的朝阵法的一个薄弱点攻去。

    其实,在刘一下达命令之后,一个个修士都开始凝聚法力,攻击自己该攻击的地方。

    嗖!嗖!嗖!???????

    一道道法力,朝着西陵宗的阵法飞奔而去,而去都是直奔那些残缺部位。

    轰,轰,轰????

    一声声巨响,一道道攻击,攻击在了西陵宗的阵法之上,而去都是攻击在西陵宗阵法的残缺部位,发出轰鸣巨响。

    咔咔,咔咔,咔咔????

    一道道攻击,攻击在阵法的残缺部位,残缺部位自然不如原本阵法,很容易被攻破,而现在,被一道道阵法攻击,这些残缺部位都发出咔咔之声,显然,这是奔溃的征兆。

    “不好,宗主,阵法快要被敌人攻破啊????”

    西陵宗,也是一阵鸡飞狗跳,显然,阵法的状况,也瞒不过西陵宗的修士。

    咔咔,咔咔,咔咔????轰!的一声巨响,最终,西陵宗的阵法,还是应声而破。

    极阳阵,就这么被大家破除了,但是,在大家破除西陵宗阵法的同时,大家料想不到的是,城主府,城主身前,居然站着西陵子等西陵宗的一些精英和一些盗匪联盟的精英。

    “现在,他们开始攻击西陵宗了,西陵宗是保不住了,接下来,是你们开始行动的时候了。”西城城主道。

    “城主请吩咐,我本来就是你派去西陵宗的,这些精英,都是可靠的,有什么需要我们出手,尽管吩咐。”西陵子道,同时,西陵宗脸上,一点也没有西陵宗即将被灭的悲伤。

    “我们在西城潜伏这么久,我们这么做的目的,想必你们都知道,可惜,盗匪联盟被钱宝商行灭了,而西陵宗也将被灭,这让我们的计划多出许多变数,不过,时不待我,没办法了,我们也只有趁机出手,否则,也许我们的计划会出现更多的变数。”西城城主道。

    此时的西城城主,看起来,一点也没有作为城主的威严,倒是多出了一些阴森的气息。

    “是啊,我们的大好计划,都被钱宝商行毁了大半,不过,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一定不会让钱宝商行好过。”西陵子道。

    “钱宝商行,哼,我会让钱宝商行为他们的行为付出代价的,不过,现在不少讨论钱宝商行的时候,对了,你们和我城主府的修士一道,给我以最快的速度,剿灭最靠近我们城主府的五个一流势力,这五个一流势力原本实力在我的压制下,也不怎么样,更何况这次他们还派出不少修士攻击西陵宗,我想你们应该能够很快把他们拿下的。”西城城主道。

    “是,城主,我们必定不让你失望的。”城主道。

    原来,在钱宝商行指挥大家攻击西陵宗时,城主府也没有闲着,而是派出修士,趁机攻打其他势力,不过也是,这时大家都被西陵宗吸引,就算城主派出修士攻打其他势力,也不会引人注意。

    当然了,这些都还不是让人好奇的,最让人好奇的是,城主说的这个计划是什么,钱宝商行又是怎么破坏了他们的大半计划?(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