嗖!嗖!嗖!????

    刘一他们看到,几道浑身带血的人影,朝着他们飞奔而来,并且大呼救命。

    “这是?”

    刘一他们看到这一幕,都露出疑惑之色,显然没有搞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

    “逃,我看你们能往哪里逃?”

    接着,刘一他们又听到几个声音传来,同时,几道身影也迅速追击这前面几人。

    “啊,师兄,是你?住手!”

    “师弟,是你,你不是在闭关么?怎么回事?”

    “啊,师父,他们是谁,为什么追杀你?”

    就在这时,从西陵宗的仓库内,传出几声惊呼之声,显然,他们的到来,不仅惊动了刘一,更是惊动了仓库里面正在清点财富的修士。

    “住手。怎么回事?”刘一听到仓库里面传出的这些声音,也就飞了出去,飞到那几人身边,拦住追击之人,救下了那几人。

    “你是谁?为何要阻拦我们城主府办事?”追击而来的几人,看到刘一拦住他们,就开口道。

    “城主府办事?你们是城主府的人?怎么回事?”刘一道。

    “这不是你可以管的,赶紧让开,否则,就是和我们城主府作对,和我们城主府作对,可是没什么好下场的。”那几人道。

    就在刘一问话间,就从仓库里面飞出不少修士,把那几个浑身是血的修士就下来。

    “没了,宗门没了,全没了???????”

    “完了,师父死了,师叔死了,都死了,所有人都死了?????”

    “你们快逃,不要回去了,都死了,都死了??????”

    这些悲惨的话语,断断续续的传入刘一的耳朵里面,显然,这些被救之人,看到自己的同门之后,开始述说自己的遭遇。

    原来,他们几人,是靠城主府比较近的几个一流势力,这次响应钱宝商行的号召,派出了不少修士前来攻打西陵宗,而他们这些人,就是留守宗门的修士。

    本来以为,这次攻打西陵宗,是西城所有势力参与的,就算留守宗门的实力不怎么样,宗门也不会出事,哪里知道,在大家攻打西陵宗之时,城主府却朝他们出手了。

    而他们几个,都是趁机逃出来,逃到这里,给这里的同门报信的修士,而后面几个追兵,自然是城主府派出的追捕他们的城主府的修士了。

    “刘门主,还请为我们做主????”

    “请刘门主为我们做主?????”

    他们响应钱宝商行的号召,前来攻打西陵宗,可是,在他们攻打西陵宗时,他们自己的宗门,却被城主府给灭了,他们也只有请刘一做主了。

    别说刘一是这次攻击西陵宗的发起者,而他们响应钱宝商行,也就是支持刘一,就凭西城,只有钱宝商行有能力和城主府作对,也只有钱宝商行有能力替他们讨回公道,当然了,这一切,都得刘一同意,钱宝商行同意替他们做主才行。

    “你们为什么要攻打他们的宗门?”刘一看着城主府的修士问道。

    显然,想要替他们做主,自然得问清楚具体情况,刘一不可能什么情况都不知道,就傻傻的替人做主。

    “原来你是刘门主啊,我们城主府办事,你钱宝商行管不着,还有,你们钱宝商行作为外来势力,却在西城为所欲为,居然攻击西城第一势力西陵宗,我们希望你们钱宝商行能够给我们城主府一个答复。”其中一个城主府的修士满脸傲气的说道。

    “你们不愿说?那好,我就去问城主,我倒要看看,他为何下令攻击这些势力,来人,把他们给我拿下,我们一起去城主府讨个说法。”刘一道。

    嗖!嗖!嗖!???

    飞出几道人影,乃是钱宝商行的几个修士,他们出手把城主府的几个修士给抓了起来,至于城主府的几个修士,这时被刘一的气势压制,连反抗都反抗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抓。

    城主府居然在刘一他们攻击西陵宗之时,攻击其他势力,这让刘一很生气,城主这么做,这不分明在打钱宝商行的脸。

    大家都来支持钱宝商行,而城主却趁机出手,也就是说,城主是对大家出手支持钱宝商行有意见,因此,才出手灭一两个势力警告大家。

    更让刘一生气的是,他们居然灭了其他势力,还不用找理由,没有任何理由的消灭其他势力,别说钱宝商行,就算其他势力也是看不下去的。

    “多谢刘门主,多谢刘门主???”

    看到刘一愿意替他们做主,那几个势力的修士,都感谢刘一。

    “你们别谢我,毕竟你们这次来攻击西陵宗,也算给我钱宝商行面子,如今,居然有人敢在这时攻击你们,这分明是在打我们钱宝商行的脸,在和我们钱宝商行作对,我自然要替你们讨回公道,更何况,如果这次事情我不管,以后遇到西陵宗这样的宗门,谁 还愿意跟我们钱宝商行一道,攻打这个势力呢?”刘一道。

    说起来也是,这次攻打西陵宗,其实很多势力对于西陵宗是否真的潜藏盗匪,还持怀疑的态度,不过,由于钱宝商行灭了盗匪联盟总部,算是为西城修士除害,让大家更加信赖钱宝商行,因此,钱宝商行说西陵宗潜藏盗匪,就是大家怀疑此话的真实性,但是,大家还是一起来攻击西陵宗了。

    当然了,结果在攻击西陵宗时,真的见到了潜藏在西陵宗的盗匪,这就让大家更加信赖钱宝商行了。

    可是,这次城主居然在他们攻打西陵宗时,在背后搞小动作,趁机消灭其他势力,如果这时钱宝商行对于此事不闻不问的话,那么,下次再有哪个势力和盗匪联合,为祸西城,钱宝商行想要联合其他势力攻击那个势力,其他势力也不敢参与了,毕竟,哪个势力都当心,万一自己的主力离开了宗门,自己的宗门再遭到其他势力的攻击,怎么办?

    于是,刘一他们又杀向了城主府。

    很快,刘一他们就到了城主府外面。

    “城主,我想知道,你们为什么要攻击那几个势力?”刘一他们来的城主府外面时,城主府的修士早就注意到了,而且城主也从城主府出来了。

    也是,任谁看到黑压压的一片人影,朝着自己的城主府而来,并且围在城主府外面,也会出来看看的,哪怕他是城主,他也不敢确定刘一他们消灭西陵宗之后,是否会向他们城主府开刀,虽然这种可能性很小,但是,却也有存在的可能。

    毕竟先前,他们城主府和西陵宗联手攻击过钱宝商行,如果钱宝商行趁机攻击他们城主府,那也说的过去,不过,虽然钱宝商行想要攻击城主府,但是,其他势力却未必敢跟着钱宝商行一起攻击城主府,毕竟,城主府和西陵宗不同。

    西陵宗,只是西城的势力,而城主府不同,城主府代表官方,背后还站着一个巨大的靠山,西城势力消灭西陵宗,没有任何压力,但是,如果哪个势力敢消灭城主府的话,就算消灭了城主府,也会遭到官方的无情毁灭,因此,想要其他势力跟随钱宝商行一起攻击城主府是不可能的,甚至钱宝商行也碍于城主府背后的官方,也不敢攻击城主府,否则,先前就不会只发布声明,讨伐西陵宗,而没有讨伐城主府。

    “那只是我和那几个势力的恩怨,你管得着吗?刘门主,别以为你号令大家消灭了西陵宗,西城就是你钱宝商行说了算,什么事都想要管上一管。”西城城主道。

    “哼,如果你在平常攻击那些势力,我是不会管,但是,你在我们攻击西陵宗时,趁机攻击那几个势力,我就不得不管一管了,还望城主能够给个答复。”刘一道。

    别说刘一,就算西城其他势力,对于城主的做法,也是很恼火,都在庆幸,这次城主攻击的不是自己的势力,否则,自己的势力也许和那几个势力一样,已经被灭了。

    “给个答复?我不给,你又如何?在西城,我想要攻击哪个势力,还轮不到你钱宝商行多嘴。”城主道,接着,城主又道:“作为城主,我有权对西城的一些不轨的势力,采取一些行动,怎么?你们这些势力,都要和钱宝商行一起,和我们城主府作对,还是你们想造反?”

    “造反?城主说笑了,我们怎么可能造反呢??????”

    “是啊,城主,我们只是看热闹的,我们不可能造反?????”

    “城主,那只是你跟钱宝商行的恩怨,跟我们无关????????”

    城主造反两字一出,就有些一流势力急了,开始别清自己的关系,不过,几大顶级势力和一些顶尖的一流势力倒是没有开口,只是静静的看着。

    “造反?呵呵,城主,我想你还代表不了官方,所以,我们是否造反,你说了不算,更何况,城主,你真的以为我们不敢攻击你们吗?”刘一道。

    刘一这话可把大家吓了一跳,似乎刘一还真的打算攻打城主府。(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